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狼狈为奸
    “我再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送给您!方董!”

    方静秋微微抬起下巴,神情倨傲。

    潘英往她身边靠了靠,低声道:“怎么样,被自己养的狗反咬一口的感觉不好受吧?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了,那个保姆还记得吗?她在你眼中甚至都不如一条狗吧?有了她的指认,只需要水军作势,你的风评可是在直线下滑啊。”

    “你怎么知道我扶持你,就是让你当替死鬼?”方静秋也卸下了平日端庄得体的表情和微笑,嘴角勾起来的时候,眼底一片阴冷之色。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真心想和你合作?到头来,只怕潘总,你可能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对付我?这还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我哪敢跟您叫嚣啊!”潘英哈哈笑了起来,重新翘起了二郎腿:“您是谁啊!方首长的女儿啊!别说在a市了,就是全国,方首长跺跺脚,那各级政府都得抖三抖啊!”

    “你真是太抬举我父亲了,他也只不过是人民公仆而已。现在是法治社会,凡事都要讲事实,你如果只想煽动舆论搞垮整个嘉航集团,那未免有点太心急。”

    潘英微眯着眼睛看着她,说实在话,他对方静秋了解的还不透彻,只知道这个女人常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背后所下的决定和命令却是雷厉风行的。

    至于她手上的王牌,最厉害的应该也就只有她爸了,可这样一位老革命肯定不愿掺和商业纠纷,更何况儿女出事,他自己也是自身难保,无论资格多老都不行。

    想通了这一关节,他反而又增添了不少自信。

    “得嘞!”他站起身道:“既然方董您都说现在是法制社会了,那,代理的药品我全数上交,听从政府安排进行封存,您不会有意见吧?不过就算有意见也不是你我说了能算的了,您如果想跑路,近期还来得及。”

    言罢冲着她飞吻一个大步向门口的方向走去,出门前不忘回头冲着方静秋咧嘴一笑,露出尖锐的虎牙:“听说您和贾总关系不太好啊,这贾总也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怎么着,跟了我呗,别说这事儿我潘二给你摆平,什么都给你摆平喽!”

    言罢冲她吹一声口哨,意味深长的将她上下看了一遍这才转身离开。

    门口的助理已然憋了一口恶气,冷不丁的伸了一脚没把人绊倒,却绊的他一个踉跄。

    气的潘二伸手就要打助理,奈何当着方静秋冷锐的目光到底还是收回手了。

    扯着衣服上的背带弹了两下,他冷哼一声大步离开。

    助理回头看向方静秋,神色有些着急:“咱们算是被这个潘二摆了一道了,这段时间的游行示威,还有网络舆论都是他在引道,整天还装的没事人一样!还一副着急的样子!咱们都上了他的当了!”

    方静秋虽然早知道潘英不是省油的灯,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着了他的道。

    在和潘英合作之前她就已经调查过这个人,知道此人喜欢贪些小惠小利,而且长袖善舞最擅辞令,平时任何场合都装成老好人一个,实则是最是胆小,唯恐惹是生非。

    相对于他的不求上进,潘英的哥哥潘杰反倒让人刮目相看,似乎是个城府很深的人。

    可越是城府深就越是心眼多,跟这样的人合作很有成就感,可是找上门来的却是潘英。

    经此一事,她忍不住要怀疑,那个从未露过面,但在a市有不少资产的潘杰,跟潘英,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入夜后的a市依旧繁华锦绣,在这纸醉金迷的背后,总有些看不见的黑暗滋生而出,恍如长着一只大手,正在慢慢蚕食着周围的一切,将人包围。

    徐子瑞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像就是一个站在黑暗中心的人,那些见不得光的影子把他包围在中间,纵然离他不远处就是炫丽的灯光和躁动的身躯,但与他有关的却只有指尖夹着的香烟。

    烟灰已经有老长一段了,他深吸一口却并没有弹掉的打算。

    这是潘英的酒吧,吧台上‘onenight’几个英文在随着灯光的闪烁而不断变化。

    舞池中,无数身着清凉的男男女女腰肢扭动的仿若妖精一般,黑夜是他们最好的伪装,在躁动的音乐声中迷失自我尽情狂欢。

    坐在卡座中的徐子瑞终于将烟头掐灭,看了一眼勾肩搭背走过来的几个人,端起桌上的啤酒喝了一口。

    潘英一手搂着一个美女在他面前坐下,吹了声口哨给他倒了一杯洋酒,推他跟前去:“徐队!喝啤酒多没意思啊!整点烈的!”

    徐子瑞浓眉一紧,到底没去拿那杯酒:“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别啊!”潘英推开了美女直接一屁股坐在他旁边,带着一身甜腻的香水味就去勾他的肩膀,毫无节操的摸了上去。

    “我说徐队!出来玩就甭端着你警察的架子了!就算是演戏!就算是妆模作样!你也给我尽兴了啊!”

    镭射灯光甩在徐子瑞的脸上,让他的表情明灭不定,要不是潘英离的近,还听不到他嘴里吐出‘不了’两个字。

    潘英端起他没喝的那杯洋酒,对着他的啤酒杯碰了一下。

    后者勉为其难,也只好端起来和他喝了杯酒。

    潘英意犹未尽的放下酒盅,示意美女给自己满上,美女也非常有眼力的给徐子瑞的跟前也送上一杯酒。

    潘英乐了:“怎么着,干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嘛!今儿出来就图一乐!可千万别再藏着掖着了!平时你那么活的不累啊!”

    “我和你不是一路人。”

    “是是是!您徐队怎么可能和我是一路人呢!您是人民警察啊!我是过街老鼠啊!可是今天,就冲着咱们合作一场的份上!咱徐大队长能不能自降身份,委屈委屈!跟我潘二称个兄道个弟!”

    徐子瑞没吱声,倒是端起那杯洋酒一饮而尽。

    潘英知道他的意思了,击掌道一声痛快,自己也满饮一杯,旁边的美女赶紧给倒满。

    徐子瑞看他;“你下一步打算怎办?”

    潘英将手上的酒盅嘭的一声放在桌上,吐出四个字:“各个击破!”

    徐子瑞微微眯紧了眼睛:“你野心太大,方家背后是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说兄弟,现在是什么社会啊!现在这个社会,你就是皇亲国戚你也不好使啊!别说是法治社会了!就说这社会舆论吧!这信息传播的速度吧!甭管什么事儿!这要是被老百姓知道了!一口一个唾沫星子也能淹死他们!”

    “祝你好运。”

    “我这好运也得好好谢谢您吶!要没您多方协助,我今儿能有这底气跟方静秋说话?!那当真叫一个痛快!”

    徐子瑞没说话,只是端了酒杯又喝一口,显然有些心事重重的。

    潘英往他身边凑了凑,用胳膊肘撞他一下:“我说兄弟,还有一事你还没给我办成呢,忘啦?”

    当然没忘,他知道潘英说的什么,只不过这事着实有些棘手了。

    “苏楠已经找到了一些证据,种种嫌疑都指向了露娜,他到底干不干净你应该比我清楚。”

    长年从事刑事案件,徐子瑞这个人除了比较冷酷之外,看人的眼神也多了许多威慑力,让天生有点怕警察的潘英心底发憷。

    挤个笑容出来,他故作从容道:“有些东西,我是给嘉航集团旗下的医药公司行方便,顺便弄点在黑市交易,我知道那是违法的!兄弟你眼里揉不得沙子!所以我及时清理了嘛!至于露娜这败家娘们到底有没有做什么,我还真不清楚!”

    “不过还好,她现在始终咬死不肯认罪,只要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露娜是杀人凶手,光凭苏琛父母十年前的案子,他的作案嫌疑依然是最大的。”

    潘英摩挲着下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你是说……只要她不认罪……”

    徐子瑞看了看他,觉得他的担心有点多余了,没人会迫不及待的将罪名往自己的身上招呼,至少他办案这么多年并没有发生过。

    “是我干的。”a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审讯室内,露娜憔悴的几乎快变成一具空壳。

    她坐在桌子后面,就着一盏刺目的台灯,神色从容的看着对面的人缓缓说道:“你有什么想问的,我全都告诉你。”

    苏楠却不急着问,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这两天加班有点厉害,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露娜被关了几天几乎可以用形容枯槁来形容了,皮肤和头发缺少护理全然不似平时的光鲜,整个人看上去老了十岁。

    她在说出这句话之后便如释重负起来,叹了口气看向苏楠:“我全告诉你,你不要去为难他了,也不要逼他了,他什么都不知道,都是我做的。”

    苏楠打了个呵欠,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桌子后面的人急了,猛的站起来拍了一把桌子:“等一下!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什么都告诉你!你回来!回来啊!”

    苏楠头也没回的挥挥手,两个女警察将露娜连拖带拽的给送了回去。

    苏楠一出去小林就有点激动,给她递了杯热水:“楠姐,怎么不审了?你觉得露娜会撒谎?”

    摇摇头,活动活动脖子,苏楠接过水杯喝了一口:“不是,她不会撒谎的,让她再关一晚上,我得睡个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