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毕业答辩
    “还是第一次听你夸方首长。”

    “小爷不夸他不代表他不够优秀!这么一优秀的老爷子党和人民都是有目共睹的,你不是党,可你是人民不是。”

    王向阳没说话,似乎真的在琢磨方良业到底够不够优秀。

    方锦程眨巴着眼睛看他,无法从他那张冰山脸上看出个什么,忍不住晃了晃他的肩膀:“说话啊你。”

    “有些话不用我说,你管好自己就行。”

    “如果那只黑手是冲着小爷来的,我不怕,冲着咱整个方家来的,这可就有点麻烦了,老爷子那么一耿直的人,估摸着会被人下套。”

    王向阳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抓住他这点情绪,方锦程锲而不舍:“请开始你的表演,说说有什么见解。”

    “能不能先松开?”

    手脚并用的将人放开,和他拉开距离,方锦程道:“还有呢?”

    “没了。”

    “……”

    他忍不住要腹诽了,怪不得大王八不愿跟这个三哥住一块,又闷又冷不算,明明什么都看的最清楚,偏偏要卖关子!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卖关子?”

    方锦程忍不住想给自己来一个大嘴巴子,不对,他刚才好像只在心里想了想,并没有说出来吧。

    “难道你没有?”他将这个问题反抛给了他。

    “没有,我对情况的了解并不比你清楚,目前只知道你和静秋被盯上了,我今天过来一方面是警告你的,一方面是来带你脱身的。”

    “脱什么身?”方锦程的眸中闪过一丝警觉的光芒:“整个a市还没人敢对小爷下手吧?”

    “确实没人敢对你下手。”王向阳的话似乎只说了一半。

    对上他的眼睛,方锦程忽然灵光一现,了然于胸了。

    回头看了一眼图书馆的方向,他问:“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

    一抹浅笑绽放在唇边,大男孩的神情不再冷锐沉重,而是如往昔一般飞扬跋扈起来。

    他勾起的嘴角笑的蔑视而又狂傲,一抹嗜杀的狠厉在眼底一闪而过:“很好,小爷手早就痒了,等了这么长时间,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对方证据充分,你要小心。”

    “不是还有你吗。”言罢又要厚着脸皮去蹭他了,姓王的这一次躲的比兔子都快,一个侧身完美避开。

    冲他竖了一个中指,方锦程下车了:“等着,我去答个辩!”

    “这么急?厕所远吗?”

    刚要迈步上台阶的人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扑倒在地,再次回头比了个中指:“你丫就算失忆了笑话也还是那么冷!”

    全程冷着脸的王向阳才终于微微笑了笑,虽然笑意不深,不得不说,比失忆前的棺材脸好多了。

    “我只想缓解一下你的紧张气氛。”

    “我谢你!”

    回图书馆的第一件事就是专心准备他的论文答辩,就算天要塌,那在塌下来之前先让他把答辩过了吧,也不枉这半年来他辛苦一场,也算是给他的学生时代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上午答辩的同学已经陆续到了学校,想跟他换答辩时间的也找了过来。

    稍微准备了一下就去教室等着了,几位老教授对门口等候的毕业生一一问好就进去叫名字。

    等轮到方锦程的时候已经快晌午了,早就做好充足准备的他把自己的资料全部放在了几位教授的面前。

    在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几个人交头接耳了一番,在看了看论文之后又忍不住抬头想将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跟这篇论文联系在一起。

    为了让自己显得成熟一点,他今天特地穿了件白衬衫,袖口挽到肘部,露出结实健壮的小臂。

    就连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全然不似那个出现在校园招生简章封面上的篮球少年。

    不过不管哪一种形象,他英俊的相貌和高挑的个头都是最扎眼的,同样,还有他在这个学校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传说。

    几位老教授也不知他是什么身份,只知道他家世背景不一般,不少校领导也纵容他,所以算得上是一个问题学生。

    今天看到这篇逻辑严谨且用词专业的论文后,几个人得到了和他同学一样的答案:八成是抄的。

    不约而同看向他的导师,导师早就阅过论文了,是不是抄的在网络时代一查就清楚。

    导师摇摇头,几个人又得出了一个结论:九成是代笔。

    既然是代笔,那就很有可能漏洞百出,找人代笔还想毕业?做梦吧你!

    带着有意刁难的心理,问出了此次答辩的第一个问题,方锦程面不改色,带着礼貌谦虚的笑容将问题回答了出来,除了论文上所写的之外,还有他自己的一点结合时事的临时见解。

    侥幸,这个问题他准备充分,一定是侥幸。

    紧接着又抛出一个个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等问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发现,这小子准备的还挺充分,和传说中的纨绔子弟不太一样啊。

    忍不住对这个学生有些刮目相看了,眼神之中都带着些赞赏。

    “老师,接下来还有别的问题吗?”知道自己半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方锦程秉持着不骄不躁的优良作风,依旧谦卑恭顺。

    他觉得自己老妈要是见着他这副样子,铁定泪流满面。

    “没问题了,呵呵”导师笑道:“方同学,准备的很充分嘛、”

    “一方面是老师这些年教的好,另一方面我确实下了不少功夫。”面带微笑。

    老师表示明白,第一句话是恭维嘛,我懂的,要不是你小子有人替你答道,你学分都修不满,还教的好!

    “行了,也没其他问题了,恭喜毕业。”

    真心实意的对老师道谢,鞠躬,离开。

    一出教室的门就有同学围了上来,着急忙慌的问他过了没有,怎么进去这么长时间。

    他当然知道怎么会这么长时间,还不是遥想当年,名声在外!

    三言两语打发了同学,看了一眼腕表,已经快一点了。

    他一边快步向校园停车场走去,一边掏出手机给小林打了个电话。

    后者接电话的声音有些迷糊:“喂,方少……”

    “我媳妇儿在办公室吗?”

    小林先啊了一声,继而打了个呵欠:“你们还没和好啊?楠姐又不接你电话了啊?”

    “不是,我担心她在午休,把她吵醒了。”

    “……”小林有些无语,感情就你老婆要午休,别人不用午休是不是?!

    有气无力的回他:“拜托,大少爷,楠姐昨晚加班呢,这会儿应该在家里!你打我电话也没用啊!”

    “行,知道了,你继续睡。”

    “……”这哪还睡得着啊!被恩爱狗伤害到了有木有!

    小林觉得自己当务之急还是找个男朋友比较好,以后再有人怕吵到老婆睡觉把她吵醒,她就让男朋友去揍他!

    不过苏楠虽然加了一晚上的班,还被师父等人强行逼回家休息,她还是有点睡不着。

    坐在沙发上怔怔然看着漆黑的电视屏幕,她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不能总是一个人在这儿胡思乱想。

    既然不让她去市局上班,那要不然下午回家一趟,找苏苏核实一下情况,晚上再跟方锦程摊牌,表示自己什么都知道了,看他有什么打算吧。

    只是不知方锦程会给她一个什么样的态度,照以前的秉性来看,两人说不定能够好聚好散。

    说曹操曹操到了,进门的人第一句就问道:“吃饭了吗。”

    苏楠看了他一眼本来不想回答的,奈何他又问了一遍,没事人一样换拖鞋,去厨房倒了杯水又问了她一遍。

    “没吃。”

    “想吃什么?”好像昨晚的不愉快都不复存在,两人的相处模式一如往昔。

    苏楠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随便。”

    “随便这个东西可不好做。”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冰冻的冰冻的排骨放进微波炉解冻。

    又从柜子里拿出两人份的大米用水洗了洗放进电饭锅里:“媳妇儿,你怎么不问问我今天答辩过了没有。”

    张了张口,到底还是没问。

    自诩十佳好男人的某人在厨房忙碌:“我答辩过了,就等着拿毕业证了,回去得问问婷姐,就我现在的情况什么时候能转正。”

    萧婷,这个曾经在方锦程最叛逆的年纪出现的女人,在他脱下稚气后又再次回到他身边的女人。

    如果将来有人告诉她,这个花花公子终于改过自新,收敛锐气,那她一定不会怀疑,这个功臣必然是萧婷。

    “对了媳妇儿,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千万不要加班了知道吗,而且我估计这个案子应该快结了,沈岸之也不会给你什么重大案件了,你先安心养胎。”

    听到这里苏楠微微蹙眉,她想说,你凭什么干涉我的工作。

    可一想到马上要跟他谈谈未来过去,说不定两人不会再有什么牵扯了,他说的这些也不会真的左右自己的工作。

    方锦程又开始在啰嗦道:“以后要听话,咱甭跟以前似的,还当自己女强人啊,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得懂,这么大一人了,用不着我教吧。”

    苏楠低头抠着手指甲,不想往厨房的方向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