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方少不是那个方少
    方锦程觉得自己从没像现在这么好学过,答辩在即,他早早的到了学校,顶着一众学弟学妹异样的目光进了图书馆。

    这么早来学校不正常,还进图书馆学习,更不正常。

    说他改邪归正了也不够严谨,毕竟他以前顶多是贪玩,也没走上歧途不是。

    开了台电脑,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窗外的梧桐树被风吹动摇曳,将大片的阴影投影在窗内。

    “方少!”对面有人叫他,抬了眼皮看了对方一眼,又将目光落在了电脑上。

    对面的人不死心,屁颠的凑到他跟前来:“感情今天你也来答辩啊,准备的怎么样啊?你的课题是什么?论文给我看看。”

    同班同学,上次招兵买马的时候他也来吃饭的,现在在一家外企的法律团队实习,据说转正后工资不低,同班同学当中他算是有出息的了。

    将论文随手递给了他,方锦程输入学号和密码登录校园网,头也没抬的说道:“今天的答辩时间怎么安排的?我上午还是下午?”

    “同学群不是发了吗,你下午。”

    “哦,”同学群早屏蔽了,无关紧要的内容他不想看,想看的内容随便问问人就行。

    “你上午吗?要不要换一下。”

    那同学一边翻他的论文一边摇头:“我也下午,着什么急啊,下午多好,多点准备时间。”

    方锦程想说自己已经准备的很充分了,但又深觉说出来又得让人大跌眼镜,索性闭嘴。

    登录qq,难得的进了同学群看了一下,想问问谁是上午的能不能跟他换一下时间,他可赶着接媳妇儿下班呢。

    来的路上都想好了,不管她受什么刺激还是遇到什么误会了,先把人弄家里去。

    大门一关,床上一按,二话不说先吻个昏天黑地再说。挨打他也认了,被媳妇揍本来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等该说的说了,该打的打了,该跪下认错的认错了,顺势滚个床单,他们是合法夫妻,所做所为都合理合法!

    在群里问了一句,立马招来不少回应的,还有不少妹子问他现在在哪呢,他说一句在图书馆,众人纷纷吐血。

    这一大早的跑图书馆去了,不按常理出牌,好像不是方少的作为啊。

    群里几个人都表示可以换答辩时间,毕竟谁都不想赶早,多点准备的时间总归是好的。

    纷纷表示一会到学校了详谈,自打出去实习后,他们这些曾经朝夕相处的同班同学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聚在一起了。

    这次相聚固然是为了答辩,也为了吃最后一顿散伙饭,还约好了晚上出去吃饭唱k。

    问方锦程去不去,他说完要陪媳妇,也不管群里的人是不是风中凌乱,顺手关了群聊。

    旁边的同学翻了两页论文就嘿嘿笑了起来,他一边在电脑上查电子文档一边头也没抬的问道:“笑什么,还笑的这么猥琐。”

    “方少,在论文面前人人平等,既然要答辩,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这种抄来的论文是不可能通过的。”

    “你怎么知道我抄来的?”

    “……”对方看看论文看看他,恍然大悟,在他肩上用力拍了一巴掌一副我懂的表情。

    方锦程却不懂了:“有问题?”

    “早知道你有路子也帮我找个代笔啊,我这段时间又是工作又是写论文,都焦头烂额了。”

    “早说啊,给你介绍。”他也懒得解释论文是自己写的,不然是还得逼他拿出证据不可,到最后拿不出证据还得承认是代笔的功劳。

    他又在电脑上修改了一下论文,顺便打开文档准备写个答辩的思路。

    敲了一会键盘抬头看身边的同学:“怎么了你这是?”

    “乖乖!这论文不会是你自个儿写的吧!”这同学如遭雷击,受到十万分的惊吓。

    方锦程挑眉,不置可否。

    同学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真人不露相啊!”

    “一般一般,全班第三。”

    同学有些一惊一乍起来,又奔回自己的座位上拿来一份论文,极为虔诚的双手送到他面前:“还请指教一二,让我顺利通过!”

    被他缠了一早上早就有些不耐烦了:“自己检查去,当我是你辅导员啊!”

    “你就帮我看看呗,反正咱们下午答辩,不着急。”

    “下午答辩的是你,不是我,小爷早就跟人换了。”

    同学再一次受到了惊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

    “早答完早撤。”

    同学还是一脸悲怆:“帮我看看呗,也帮我梳理个思路出来。”

    “自己看。”干脆不去鸟他,专心致志的写自己的答辩流程和思路。

    同学有点受挫了,正准备再软磨硬泡一下,就听到电脑室外面有人叫道:“方锦程,有人找。”

    回头看了一眼叫他的同学,方大少不为所动。

    笑话,从来都是别人屁颠的凑他跟前来,一句有人找他就得过去?

    没一会门口又传来一声呼唤:“方少,有人找!”

    有些不耐烦的回头看了一眼,传话的人已经换了一个,那小子叫完了还茫然的围着整个计算机室看呢。

    方锦程没好气的起身走过去,对着对方脑袋就来了一下:“这呢!”

    “靠,你!”在对上方锦程杀气腾腾的目光后闭嘴了:“方,方锦程?”

    “叫学长!没大没小。”没好气的往外走去:“谁找我?”

    传话的小子指指图书馆楼下:“楼下停着一辆车,说是找你的。”

    从走廊的窗户向下看去,那辆黑色的商务轿车在太阳光下有点扎眼。

    来的是谁?开这种车的人他认识不少,今天是他毕业答辩的大日子,难不成是谁来给他加油助威的?

    一边伸着懒腰活动筋骨一边下楼去,司机一看人下来了,殷勤的给他打开车门。

    车内凉爽的冷气扑面而来,他先往车里看了看,又微微变了脸色,探身坐进了后排。

    王向阳已经等候多时了,自从失忆后他重掌王家的产业还有点吃力,所以无论去哪总是在恶补这几年失去的记忆。

    戴着四平八稳的眼镜,手上拿着个资料夹,方锦程注意到时间是两年前的公司业务,等这一会的空当他已经翻了好几页了。

    脑袋枕着手心靠在真皮座椅上,方某人百无聊赖的叹了口气:“我还当是谁来给我加油助威呢,敢情是你,怎么着,来看小爷笑话?”

    王向阳这个冰山总裁依旧面无表情的看资料,坐在旁边的人觉得着实无趣。

    “有事没有?没事我撤了,对了,我答辩的教室在a栋305,你可以去观摩学习一下。”

    “你最近真的什么都没察觉到?”对方惜字如金,说这话的时候仍然在专心看文件。

    一句话却引的方锦程有了几分兴许,双眸危险的眯紧,瞳孔微缩,他的舌尖舔了舔唇瓣:“这是要开始行动了?”

    “已经行动了吧?”王向阳说着推推眼镜框,又翻了一页,看到这里他似乎觉得自己的记忆找回了一部分,兴许不是找回的,哪怕是失忆的他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你还真别说,确实行动了,一来就来个大的,妄图挑拨我媳妇儿我小姨子和我的关系。”

    这下轮到王向阳眯眼了,他转头看了过来,神情古怪:“你没有把柄人家怎么挑衅。”

    “一言难尽,这里头道道太多,我都忍不住怀疑我小姨子在利用我了,可人家是我小姨子,这事绝对跟她无关。”

    王向阳薄唇紧抿,神色冷峻。

    他人长得本就峻拔冷酷,高鼻薄唇,一张脸恍如经过精心雕刻一般,令人心驰神往,就是太过冷漠,任何人看他的时候都觉得捉摸不透他的心思,这就有点恐怖了。

    方锦程也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他打算做什么,不过就算之前的打算做什么也来不及了,因为他失忆后早就将原先的布置和计划忘了个一干二净。

    所以说,求爷爷告奶奶也不如靠自己。

    “静秋那边的事情有点棘手,你现在的身份最好不要插手。”

    方锦程微微蹙眉,姐姐的事情一直让他又着急又担心,甚至连他都是茫然无知的,不清楚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发生到了哪一步。

    可是现在,似乎他想插手都没办法插手了。

    “我不插手不是因为我现在的身份,而是我无从下手,也没法行动。”他实话实说道:“我和我小姨子的事只是一个最小的把柄,既然对方不是专门针对我,或者针对我姐来的,很有可能是冲着我们整个方家来的。”

    王向阳的表情依旧严峻,正兀自思考,肩膀一沉,却是方锦程揽了过来,活像个八爪章鱼一般贴着他往怀里带。

    “我说姓王的,就算你失忆了我也得告诉你,这些年咱们的感情可不算差!正所谓唇亡齿寒,你肯定不愿看我们方家倒霉的不是。要真是我们这些年做错了事说错了话,那我认了!主要是我们家世代忠厚啊!老爷子规行矩步,行的端做得正,甭说我不信他会做什么倒霉催的事,就是你,肯定也不信吧!”

    王向阳看看他,离的太近,甚至能看出他眼底是惶然无措,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也是没什么底气的。

    “还是第一次听你夸方首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