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师兄有问题
    苏楠回看向他,对他的行为不置可否,虽然没有挣脱,却随时保持警惕。

    “我明天要去学校论文答辩。”方锦程道:“跟我回去吧,让我好好睡个觉?”

    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祈求,看她的眼神却又不容置喙。

    “你回去。”苏楠道:“我还有工作没做完。”

    “工作可以留到明天做,晚上加班,你有没有为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考虑过?”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了解。”如果真的会失去这个孩子,那也只能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缘分。

    男人有些气急败坏,原地转了两圈,几次想伸手抓住苏楠的衣领用力晃晃,却又恨恨的收回去,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苏楠笑了,忍不住往前靠了靠:“知道什么?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需要瞒着我?”

    “我没有见不得人的事情瞒着你,就算是瞒着你,那也不是我的事情!”他现在还不确定自己和苏苏在一起的照片苏楠是不是看到了,如果看到了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如果没看到自己反而承认了今天这场矛盾就在所难免了。

    苏楠伸手推他:“你回家吧,我要工作了。”

    “我们一起回去。”这一次,他干脆抓住了她的手腕,用一个男人霸道强硬的手腕对她进行要求。

    “你让我一个人静静,有些事情,我需要自己好好想想,最迟明天我们好好谈谈。”

    想了想,松开手,男人点头:“好。”

    苏楠转身进了办公室,不过那人却并未离开,而是跟着苏楠回去,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的看他们办公。

    被这双眼睛盯着苏楠浑身不自在,还是办公室里其他人劝她好好休息她才进了休息室,关上门躺下,一天的疲惫汹涌而来,也将内心平息的海浪再次掀起波澜。

    明明困得睁不开眼睛,脑袋却异常清醒,想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眼前所浮现的也是方锦程那张脸。

    好不容易睡着好,她做了一个梦,梦到她看到爸爸妈妈带着一个小小的孩子,软糯的好像一个小包子。

    她有些纳闷的说苏贺怎么这么一点点,爸爸却说这是我们的外孙啊。

    看清孩子的脸,长得和方锦程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她想伸手去抱,却听孩子冲着苏苏甜甜叫了一声妈妈。

    这个梦就在她一身虚汗中惊醒了,躺在休息室狭窄的小床上,她很长时间没有缓过来。

    她一遍遍的问自己,那是梦,那是梦吗?

    一颗心跳终于恢复之后她才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早,才八点,还不到上班的时间。

    有些头重脚轻的出了休息室,外面阴云密布,似乎要下雨了。

    办公室里的人已经七七八八来了不少了,刚要进去迎面和沈岸之碰了个正着。

    沈岸之一把抓住她,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似乎受到了惊吓:“你这是怎么了,黑眼圈这么大!一晚上没睡啊?”

    苏楠也定定的望着他,欲言又止了半天也没开口。

    沈岸之有些纳闷,瞪大眼睛盯着这个女徒弟半天。

    苏楠有些迷糊,转头看了一圈,没看到方锦程。

    “上夜班了啊?”沈岸之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她:“上夜班了就回去休息吧,今天给自己放假。”

    “没有,”苏楠晃晃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奈何大脑还是有点短路:“师父,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说,我想想怎么说,一会找你去。”

    沈岸之点头,在她肩膀上拍了拍:“行,我先进去了。”

    目送沈岸之离开,苏楠又看了一圈办公室,没看到方锦程,他应该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小林背着包从外面进来,风尘仆仆的和上班的同事问候早上好。

    “楠姐,早啊。”

    “早。”苏楠打了个呵欠。

    小林把手上拎着的保温食盒放在桌上:“给你带早餐了,方少天还没亮就把我轰炸起来,让我煲个粥给你带来。”

    不禁蹙眉嘀咕道:“门口有卖包子八宝粥的,至于吗。”

    “外面卖的不一定干净,而且会加一些乱七八糟的佐料,哪能跟咱自己做的比啊。”小林说着就打开了保温桶,皮蛋瘦肉粥,加上自己做的鸡蛋煎饼,还热乎着。

    “对了,方少说回家拿论文去学校参加答辩了,结束后过来接你。”

    苏楠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坐下喝粥,也不知他昨晚睡的没有,会不会影响今天的发挥。

    小林收拾办公桌上的东西,把苏楠的办公说也给整理了一下,拿起昨晚的鉴定报告书道:“又重新做过鉴定了啊?这是在哪做的?”

    “鉴定科,不过不是科长给做的。”

    “侯阳?”小林翻了翻鉴定书,笑嘻嘻道:“这个侯阳我听说过,好像进市局有段时间了,但是一直不怎么招人待见,级别没升,还天天被挤兑上夜班。”

    不招人待见?苏楠想起昨晚他跟自己的交流以及吃夜宵的事,隐约觉得这个人还挺好的,怎么就不招人待见了。

    “哪里听来的八卦?我觉得侯警官挺好的。”

    小林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楠姐,从第一份报告出错开始,你不觉得鉴定科的水有点深吗?”

    怎么可能不觉得,这也是她想对沈岸之说的话。

    敲响了沈岸之办公室的门,苏楠将新的鉴定书放在沈岸之的桌子上。

    正在享受老婆做的便当的沈岸之立马用胳膊一圈,把便当围困在自己的怀中,小心翼翼的看着苏楠,如临大敌。

    “我不是来抢你早餐的,是有事要汇报。”

    “不是,我不那意思,来来来,尝尝你师母的手艺。”嘴上说没关系,身体却很诚实的将饭盒的盖给盖上了。

    苏楠将新的鉴定书送到沈岸之的面前:“昨天的鉴定报告您了吗?”

    已经把饭盒转移到安全地点的沈岸之这才拿起鉴定书看了看,看完之后忍不住啧啧两声:“这差距有点大啊。”

    “我想了很长时间要不要来跟您说。”苏楠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他的,眼底有不容置喙的坚定:“但我选择相信您,相信外公。”

    沈岸之嘿嘿乐了起来:“你这丫头啊,得,干咱们这一行的,哪个不是想很多,想的多有时候是好事,有时候也不是好事。不过你和子瑞是两个答案,两个极端的答案,我这个做师父兼领导的,也不知该相信谁喽。”

    “我之前有给您发过复印件,您看呢?”苏楠神色自若道:“那两个视频完全看不出剪辑的痕迹,鉴定科居然鉴定出了那么大的毛病,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当然我也不是怀疑师兄,我如果真的怀疑他就先去质问他了。”

    沈岸之点点头,三两下已经把鉴定报告给翻完了:“谁也不能保证干净,但你师兄在市局这么多年,不说是矜矜业业吧,却也从未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但凡经他手的案子,他都秉公处理绝无徇私,你这样,我还真不知该说什么。”

    “我心里也有点难受,从当初他没有抓住露娜开始,我就有些怀疑,他是偏袒露娜的。”

    “为什么偏袒露娜?因为那小娘们长的好看?”沈岸之有些嗤之以鼻,在他的心目中,任何女神都比不上自己的老婆。

    “在抓捕露娜之前,他明明已经派人盯紧露娜了,却还是让他跑机场去了。同样是盯人,王家就能把人给扭送过来。”

    沈岸之沉默了,指尖敲打着桌面,看着鉴定报告久久不语。

    苏楠只得直奔主题:“师兄有问题。”

    “这个案子盘根错节,还牵扯出多年前的杀人案和一系列的贪污舞弊案,确实不能排除会不会有人授意你师兄维护露娜的可能,除了现在正在调查的这个案子之外,你还需要留意你师兄的举动。”

    苏楠难得见沈岸之的表情这么严肃,他在市局摸爬滚打多年总给人一种游手好闲的感觉,无所畏惧又无所事事,关键一发生什么事情上头还得指望他,总给人一种好像是什么世外高人的错觉。

    “是!”她站直身体敬了一礼,表情也跟着严肃道:“师父,如果师兄真的有问题怎么办?”

    她有点担心,打心眼里却又不相信师兄是这样的人。

    沈岸之稍作沉吟道:“怀疑归怀疑,只要一天没有水落石出,就一天不能盖棺定论,该查的也得去查。”

    苏楠点头,默默收起桌上的文件,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沈岸之又叫住了她:“楠楠。”

    “师父?”

    “你爸妈……”

    苏楠神情一僵,有些诧异:“怎么了?”

    “你爸妈是不是十年前失踪了?”

    知道她父母失踪的不在少数,她也没有刻意隐瞒,一方面是想人多力量大,说不定别人能有什么线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近几年明里暗里在调查父母的事情。

    “是,有什么问题吗?”

    沈岸之眨巴着眼睛看着她,犹豫了一下说道:“没什么问题,我经手过两个失踪案,也对比过你父母的失踪案,疑点不少,相同点也不少,本来打算在这个案子结束后给你看看,现在看来这个案子已经快要结束了,你没事的时候带着看看吧。”

    言罢从抽屉里拿出两个文件袋,苏楠上前一步接住,拿在手上沉甸甸的,看来沈岸之早有准备。

    “去吧,忙去吧。”

    有些疑问到了嘴边,苏楠也没多说什么,拿着文件袋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