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陌生的人
    任凭他们说笑,苏楠全然不管的将桌子上的杂物收拾干净全部拎出去。

    办公室里的人不好意思了,纷纷说苏警官的老公送了夜宵来,吃完了还得苏警官收拾,那多不好意思。

    苏楠倒是无所谓,拎着东西出去扔在了垃圾桶里,一转身进了隔壁的办公楼。

    两座楼只用一道天桥连接,过去再上一层就是鉴定科。

    说好了十二点左右过来拿鉴定报告,现在虽然还不到十二点,但也差不多了。

    隔着玻璃门,她敲了敲。

    值班的白大褂回头看她一眼点点头,示意自己看到了,也知道了,马上出来。

    在门口等了一会,白大褂就把u盘和一份鉴定报告书拿给了苏楠。

    “没问题,”他脱口说道:“白天看到的那份原件之所以鉴定出拼接制假的成分,是因为有认为毁坏的原因,这份反而没有一点问题。”

    虽然苏楠早就已经想到了很可能是这个结果这个答案,但听他从嘴里说出来就如释重负一般。

    接过鉴定报告书翻了翻,露娜的嫌疑又坐实了一分。

    “如果作为证据指控杀人,这份证据倒是很有说服力,”白大褂笑眯眯道:“多亏你备份了,不然那份所谓的原件被人毁坏了,证据就没了。”

    “恩,今天晚上麻烦你了,谢谢。”

    “不用客气,对了,你叫苏楠是吧?”

    他错愕抬头,看向眼前这个身着白大褂的民警。

    个头高高的,身体看上去还挺强壮,一张年轻的面庞被太阳晒的黑黝黝的,这样的身材这样的笑容,让苏楠想到了那个叫大虎的年轻人。

    “你认识我?”

    “不认识,”白大褂笑呵呵道:“不过我看到你的签名了。”

    言罢冲苏楠手上的鉴定报告努努嘴,似乎还想让她夸夸自己聪明。

    苏楠也随之一笑“行,那不打扰你了,我先回去了。”

    “今晚急用吗?”

    正要转身的苏楠顿住:“什么?”

    白大褂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冲她伸出手道:“我叫侯阳,调来市局两年了,怎么没见过你。”

    “啊?”苏楠也赶紧腾出一只手来跟他握了握:“你好,我调过来没几个月,第一次参与刑侦,要不是这个证据有问题也不会到这里来。”

    “今天这个证据不着急用吧?今晚其他部门也都不上班吧?”

    “嗯,还不着急用,”苏楠道:“有事?”

    侯阳笑道:“一起去吃个夜宵?很晚了饿不饿啊?”

    苏楠下意识的看了手表,已经十二点了,脱口而出的拒绝在想到方锦程后,她又像个鸵鸟一样的躲了。

    “好,去食堂?”

    侯阳一听立马来了精神,将白大褂脱了拿起皮夹克道:“走吧,我知道一个好地方。”

    两人下楼,入夜后的温度比白天凉了很多,侯阳顺手将皮夹克披在她的肩上。

    苏楠抬头看了他一眼,大男孩的侧脸竟然也挺像大虎的。

    大虎的死看似归结在龙乃山的身上,但现在看来龙乃山也是局中人,设局的人就是当初泄漏消息给警方的人,所以大虎的仇还没报。

    “你不冷吗?”

    她要把衣服脱了还给他却被侯阳按住,只穿着一件短袖t恤的他将手揣在裤兜里,一边健步往前走,一边大大咧咧的说道:“女孩子注意保暖,我不冷。”

    苏楠也不跟他推辞,跟他一起出了公安局的大门。

    午夜的街上已经空无一人了,昏黄的路灯恍恍惚惚,将树木的影像拉长,也拉长了他们的影子。

    出了大门侯阳就向旁边的小巷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跟我出来不怕我把你拐卖了?”

    苏楠道:“我倒是挺想做第一个被拐卖的警察。”

    侯阳回头冲她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放心吧,就算要拐卖你也得去个像样的地方啊,带你来这种地方算什么事。”

    在他没说这话之前苏楠就已经闻到香味了,这应该就是侯阳所说的夜宵。

    市公安局附近还有一片没有拆迁的老城区,年轻人去市中心买房定居,这里要么是一些空房子,要么就是住着一些上了年纪的老街坊。

    香味就是从其中的一条巷道里传来的,巷道不宽,两人并排走就有点挤了,平时这里连普通的三轮车都进不了。

    沿着香味传来的方向,苏楠看到了一片闪烁的霓虹。

    霓虹灯是一家网吧的,香味却是属于网吧旁边的一对老夫妻的。

    网吧门面不大,看上去也已经有一些年头了,诚如这些老街一样,带着一种历史的古朴。

    让苏楠没想到的是,网吧里似乎还有不少人,因为门口停着许多电动车和自行车。

    这对老两口就坐在网吧旁边,面前看着一只煤球炉子,炉子上架着铁饼铛,中间放个面团,两面一合,在炭火上炙烤,两面一翻,就能闻到香味了。

    “童年的记忆啊。”苏楠显得有些惊喜,这种花纹饼她小时候就经常吃,也喜欢吃。

    但是随着生活品质的提高,各种食品层出不穷,这小圆饼就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果不是今天看到了她估计也永远也想不起来了。

    “夜宵,我请你。”侯阳说着就在老两口身边蹲下了,一脸热切道:“先来两个。”

    “好。”老太太捏着块面团,往面里塞了一勺馅料,老头打开铁饼铛,面团被塞了进去,在模具中压出了花型。

    火苗舔着模具,不一会馅料里的汤汁就渗透了出来,在碰到火的时候发出滋滋的响声。

    两个翻转,再次打开的时候一个饼就已经做好了。

    老太太用餐巾纸捏着饼递给侯阳,将另外一块准备好的面团放了进去。

    侯阳则把饼递给苏楠:“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虽然才吃了饺子,但看到年幼时的美食仍然有些克制不住了,吹了吹热气就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

    馅料很简单,萝卜丝,白菜,粉丝,虾皮,但是吃起来却非常鲜美。

    侯阳指了指旁边的辣椒酱和甜面酱道:“要不要来点?”

    吃惯了沙拉酱和番茄酱的她还真就每样来了一点,味道还不错,有种小时候的味道。

    不一会侯阳的那个也做好了,但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圆饼肯定不够吃的,苏楠表示不饿不吃了,侯阳又另外要了四个,吃不了倒是可以带回办公室。

    两位人民警察有些没出息的蹲在路边小摊前,每人抱着个饼吃的热火朝天。

    苏楠道:“这是主要卖给网吧里的人的吧?”

    侯阳点头:“嗯,不过也有很多人从外地过来,就是为了吃这口熟悉的味道。”

    “可以理解,你当初是怎么发现这地方的?不要告诉我你是来这网吧查未成年人的。”

    侯阳火急火燎的吃着饼,不忘跟她解释:“不是,我是来上网的。”

    “……”苏楠登时有些无语了。

    两人蹲在那把饼吃了,苏楠要站起来,双腿一颤,有些发麻,侯阳赶紧扶了她一把:“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蹲的时间长了,有点不得劲。”

    “来,在外面时间长了也不好,咱们回去吧。”

    “你饼还没吃完呢。”

    “不着急吃,回办公室吃一样,走吧。”

    两人说着就一起回去,这大晚上的出来散散心也觉得挺舒服的。

    只不过在进市局后,看到二楼办公室窗前站着的人,她又有点头疼。

    方锦程似乎已经在那里站了很长时间了,看着她的表情倒是一动未动。

    跟侯阳分道扬镳,她硬着头皮上楼。

    方锦程双手环胸站在那里看着她,看她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在她还没转弯进办公室之前就拉住了她的胳膊:“我觉得我们得谈谈。”

    苏楠略有些疲惫的点点头:“好,谈,但不是现在。”

    “我现在不跟你谈别的,别的咱们明天你下班了,好好睡一觉了再谈,我现在只想知道,他是谁?跟你是什么关系?你们大晚上出去在干嘛?”

    苏楠挑眉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方锦程,对他居高临下的气势做出了有力的还击:“你在审问我?”

    “不敢,你可是苏警官,我只是在以丈夫的身份对你做出适当的关心。”

    这才走出校园的大学生说起话来就是不一样,一套一套的。

    “不认识,陌生人,鉴定科的,我收到的视频请他重新做了一遍坚定。”

    言罢扬了扬手上的鉴定书,方锦程还是有点不相信的接过去打开看了看,鉴定结果和他在检察院的一样,看来这个人并不是有意弄虚作假的人。

    “坚定视频要去外面?不要告诉我这里没有设备。”

    一句话问的苏楠更加想要生气了“对,就算在外面又怎样?我们不仅在外面做了鉴定,还在外面吃了夜宵。”

    “怪不得没有把饺子吃完,原来还留着肚子打算跟别人吃啊?”男人一个旋身就将她困在了墙壁与自己的胸膛之间,一个霸道的壁咚就把苏楠吓了一跳。

    反应过来之后要伸手推他,后者却声音低沉道:“别动,想让各办公室的人出来围观?”

    他眉目恍如刀削斧凿,带着十足的峻拔气场,好像和他对视一眼就能让人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