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媳妇好像吃错药
    将手机还给苏楠,方锦程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确切的说,他什么也不想说了。

    接二连三的短信和未接电话的提醒发了过来,简单看了一下,苏楠道:“你能不能开快一点。”

    心里默默靠了一声,没好气的瞥她一眼,加快了车速。

    拨通了一个未接电话,对方很快接通:“苏警官,你可算是开机了!”

    苏楠道:“怎么样?查到了?证据在哪里?”

    “一家女装店的视频!我们已经把视频拿回来了,本来还想你要是今晚不回来就明天再来呢!这多亏没走!”

    “你们先不要走,我马上就到了。”

    方锦程看她这风风火火的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媳妇儿,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对我这么凶?”

    苏楠依旧没说话,后者耐着性子锲而不舍的问道:“是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了?那你完全可以对我发脾气,但也不要躲着我还给徐子瑞好脸色行不行?我真的能被你气死你信不信?”

    苏楠还是不说话,方锦程叹气了。

    女人的情绪真像暴风雨,说来就来,呼啸而至,不给人一点心理准备!

    正兀自琢磨的时候苏楠又道:“你把我送回去就回家吧,我要加班。”

    “都怀孕了,还加什么班啊!而且前段时间出差点流产的事情你忘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流产两个字恍如针尖一样扎在苏楠的心口,带着一股无法言说的刺痛。

    当时她确实比较凶险,但较之苏苏呢。

    苏苏可是残忍的选择了放弃这条路,让她的孩子离开了这个世界。

    她从小那么怕疼,那么喜欢哭,当时得多痛苦多无助。

    而身边这个男人却是整件事的罪魁祸首,苏楠红着眼眶看向他,眼底的愤怒让方锦程对上的同时就不由发憷:“媳妇儿?”

    “你永远就是个长不大的,没有任何责任心的小孩!”

    这话说的方锦程就不爱听了,什么叫长不大,什么叫没有责任心?!

    “是,我是年轻,比你小几岁!但这也不能是你鄙视我的理由!你喜欢徐子瑞那样的?成熟稳重的!可他就一大尾巴狼!你甭管我年纪小,但我对你真心实意,跟谁比我都有这个自信!”

    “我怎么知道你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

    “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很久以前就跟你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一定要选择无条件的相信我。”

    苏楠再次发出一声冷嗤:“你这大男子主义的毛病也是没得救了。”

    “我!”方锦程气的牙根疼,本来好好的吧,欢天喜地的,也不知哪里不小心得罪了这位姑奶奶。

    “媳妇儿,你有脾气冲着我来,有误会咱们好好说清楚,别一个人气着身子,听到了没有?”

    苏楠没有说话,低头看手机。

    方锦程瞥了她一眼,有些话憋在嗓子眼里不好说,担心一开口就弄的彼此不愉快。

    一路上车厢内显得异常沉闷,时不时的看她一眼,犹豫再三还是说了句无关紧要的:“少玩手机。”

    “开车的又不是我。”

    好吧,她本来想说手机辐射会伤身体,但事实上大家都是成年人,知道手机辐射并没有网上说的那么危言耸听。

    到了市局门口,他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媳妇儿,有什么事明天再处理吧,我在楼下等你,咱们回家去。”

    苏楠的眼神不过是在他脸上轻飘飘的扫过,没拒绝也没答应,径直下车离开。

    这登时让方锦程有着深深的挫败感,好像他就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在她的眼中什么都不是。

    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手指敲击着方向盘,一边掏出手机拨通了小林的电话。

    对面小林有些着急道:“方少,你找到楠姐了吗?”

    “找到了。”

    “呼——那就好,那就好。”

    方锦程看着夜色中,苏楠娇小矫健的身影快步登上台阶往办公室走去,一边无奈的叹了口气:“她今天干什么了?是不是有人跟她说了什么?还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啊!”对面的小林有些纳闷起来:“楠姐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方锦程忍着怒火压低声音问她:“小爷还想问你呢!今儿一整天可都是你跟她在一起的啊!按理说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我……我……”小林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道:“今天下午楠姐出去查案子的,回来之后脸色很差,嘴唇都白了,好像中暑了!”

    “什么!”他倏忽坐直了身体,握手机的手指收紧,好像攥着的不是别的,是他的心一般。

    他早就说过,这工作简直没法做了,沈岸之也不是个通情达理的,你说你明知道自己的徒弟怀孕了吧,你还给她派什么任务啊案子啊!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责任谁来负!

    “在办公室休息了一下好多了,结果又出来伪造的证据,楠姐可能着急了,还去我们这的检验科找人理论呢。”

    伪造的证据?

    “你是说,那个陌生人寄过来的视频?”

    “方少……你怎么知道啊?不不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蹩脚的掩饰也太过明显,方锦程没好气道:“你楠姐什么都告诉我了,你就直说吧,那证据怎么了!”

    “啊?楠姐都告诉你了啊?这,这可是我们这的机密啊……”虽然都是办案人员,但职责和所涉领域不同,有必要互相的保密的,结果没想到楠姐先知法犯法了。

    “我是她老公,不告诉我告诉谁去!”这话他可以说的理直气壮,还有比他俩更亲密的关系存在吗?没有!

    小林噗嗤一声笑了,忍不住说道:“今天出去就没告诉你,可不把你给急坏了吗。”

    “她手机没电了!”为了男人的尊严,他也就随着苏楠了,撒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谎。

    “哦……这样啊。”

    “快说吧姑奶奶,今天下午那证据怎么了。”

    “哦哦……是这样的,那份匿名寄过来的视频由检验科鉴定之后基本可以确定是人为剪辑拼造出来的,连配音都是假的。楠姐不相信啊,跑去检验科问,问也没问出个结果出来,看上去挺失落的。”

    “假的?”在视频鉴定方面方锦程虽然不是专业的,但他多少有些了解,在送去鉴定的同时他自己也用专业的视频剪辑软件播放过,逐帧观察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况且他在看望之后也给检察院的专业人员进行鉴定了,在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跟苏楠说的。

    怎么这一转眼的功夫,就变成假的了。

    “我媳妇儿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事儿闹的不开心了?就因为这事儿所以给我甩脸色了?觉得我欺骗她了?”

    小林犹豫了一下:“不至于吧……楠姐不是这样的人啊,应该不会这么小心眼的。”

    别人不了解他媳妇儿,他自个儿还不了解吗,苏楠绝对不是这种小肚鸡肠的人,那如果不是因为这事还能因为什么生他的气?

    “她有没有说出去干嘛了?”

    “没有……走访案件相关知情人的吧?最近我们一直在做排除调查。”小林想了想道:“说起来好像也是回来之后脸色不好了,应该是中暑的原因吧。”

    走访,外出,中暑?

    只要苏楠不说,别人无从探究她的内心活动。

    挂断电话之后就给苏苏打了个电话,还没等他开口,对面苏苏就嚷嚷起来了:“是不是我老姐问你什么了?你千万要给我守口如瓶!千万要给我保密!保密!再保密!”

    心中隐隐有了点不好的预感:“你姐知道了什么?”

    “啊?”苏苏一愣,随即说道:“我姐今天过来了,正好撞见我在家里,啊!不对,不对!是我骗我姐我在学校复习,结果我姐碰见我在家里!”

    虽然苏苏说的语无伦次,但以方锦程超高的情商已然猜出了个事情的大概。

    “她跟你说了什么?”

    “虽然没说什么,但肯定生我的气了……”苏苏不无惆怅道:“我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我老姐了,也从来不敢对她撒谎,现在被她抓了个现行,我都要吓死了!”

    生苏苏的起?这虽然说的通,但也有点纳闷,让人费解。

    固然苏苏欺骗她不对,但她也不该殃及池鱼还给自己甩脸色,还跟徐子瑞回家吧。正常的剧情发展难道不是她向自己吐槽,顺带苦大仇深的表示拿什么拯救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姨子?

    “姐夫,姐夫?你有没有在听啊?”苏苏纳闷道:“我姐没跟你说什么吧?”

    “放心吧,没说,不过马上要期末考试了,你也抓点紧。”

    “知道了!一个老姐还不够!又来一个老姐夫!整天念叨个没完!挂了!”

    言罢挂断电话,方锦程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坐在车上,他看着这幢威严的市公安局办公大楼,对他不利的信息或者照片肯定已经进入了这片区域之内。

    苏楠直接,或者间接的接触到了这样的信息,在没有找到确信的证据之前,她选择暗地里调查自己。

    虽然是枕边上的夫妻,但因为两人工作上的特殊性,有些事情发生了无需互相坦白剖析,而是以工作上的手段去取证调查。

    方锦程内心也是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又有种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