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协议夫妻
    “我爸爸也很懂事。”

    “是吗?”不满的翘起唇角,当着孩子的面有些话他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如果这个姓徐的真懂事,就不会把别人的媳妇儿拐回家里吃饭了。

    他这个老婆也着实不让人省心,好端端的,招呼也不打一个玩消失,要不是他找到小林问清楚状况也就找不到晨晨的幼儿园。

    找到幼儿园也不算,孩子已经被接走了,于是乎又马不停蹄的回市局去问,没回来。

    这一次他干脆找到徐子瑞家里来了,没敲门之前他希望苏楠不在这,又希望她在这,陷入了两难境地。

    咬牙切齿的看着正和徐子瑞面对面吃饭的苏楠,忍不住腹诽,一会一定得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听话的媳妇儿才行,他到现在可仍然饿着肚子呢!

    吃了两片小饼干,味道不错。

    晨晨献宝一样说道:“这是我爸爸做的,好吃吧!”

    第三块饼干被他给扔回去了,恨不得把咽下去的两块吐出来。

    “叔叔噎着了吗?喝水!”晨晨热情的厉害,小小年纪的他全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阻碍苏楠成为他妈妈的罪魁祸首。

    端起水喝了一口又默默放下,一想到这捅纯净水是徐子瑞给搬到楼上来的,他就想把喝的那口也给吐出来。

    “晨晨,你饭还没吃完呢,快过来吃饭!”苏楠叫了他一声,那气势全然如这个家的女主人一般,把方锦程气的啊,就差吐血了。

    晨晨显然是个非常听话的孩子,屁颠儿的跑过去端着自己的小饭碗吃饭。

    苏楠给他盛了点汤:“喝点汤。”

    小孩饭量小,看着方锦程坐在沙发上冲他扮鬼脸,三两下把饭吃完了又巴巴的跑过去,甜甜唤道:“叔叔,什么是老公啊?”

    “就是两口子,在法律上讲,男人是女人的老公,女人是男人的老婆!”

    “那叔叔,楠楠阿姨是你老婆?那我可以让楠楠阿姨当我的妈妈吗?”

    方锦程乐了,隔空对着小家伙啵了一口:“行啊!怎么不行!”

    吃饭的两个人同时一僵,顿感不妙。

    只听方锦程眉飞色舞道:“你非要让她当你妈,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当你爸吧!”

    晨晨不满的嘟嘴摇头:“我已经有一个爸爸了,一个人可以有两个爸爸吗?”

    “不可以,如果你认我当爸爸楠楠阿姨就是你妈妈了,如果不想要我这个爸爸,那不好意思,她没法当你妈妈。”

    小孩子的脑袋有点转不过弯了,心里有点难受:“怎么这样……叔叔你太坏了。”

    “叔叔还有更坏的呢!”言罢张牙舞爪的冲他扮了一个鬼脸。

    小孩子啊的叫了一声转身跑向苏楠,躲在她身边咯咯直笑。

    方锦程嗤笑一声:“胆小鬼!”

    苏楠却瞪了他一眼:“你能不能老实点?不要闹了?怎么跟小孩子似的。”

    “可不就小孩子吗……”不满的嘀咕一声,老老实实的捧着个杂志坐在沙发上,却时不时的用眼睛去瞄苏楠。

    这饭也有点吃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这位二世祖还不知会不会把晨晨逗哭。

    擦擦嘴起身道:“我已经吃饱了师兄,先回局里去了。”

    徐子瑞欲言又止:“我,送你。”

    “徐队,当我是不存在是吧?”方锦程好脾气道:“谢谢你这顿……”瞄了一眼桌上的饭菜,他挑眉道:“并不怎么丰盛的晚餐,改天我一定替我媳妇儿请回来!”

    两人之间浓烈的杀气已经藏不住了,苏楠也不知该怎么应付这两个人。

    徐子瑞想起去年他们在一起吃的那顿饭,所谓的道歉,实则就是示威,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可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我让锦程送我回去就行了,先走了师兄,局里没什么事你晚上好好陪陪晨晨吧。”

    “叔叔阿姨再见。”晨晨有些依依不舍道:“你们以后有空要常来找我玩啊。”

    苏楠蹲下去抱着晨晨亲了一口,转而和徐子瑞告别,几乎是逃一般的出了门,飞快下楼。

    楼道里的声控灯应声而亮,她下楼的步伐走的飞快。

    方锦程紧追不舍的跟在后头:“媳妇儿!你慢点!小心脚下!”

    身后追她的好像是洪水猛兽一般,她恨不得直接从楼上跳到一层去。

    脚下一滑差点踩空,与此同时,手腕被方锦程一把抓住。

    苏楠大骇,惊出一声冷汗,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捂住了小腹。

    这一次,方锦程甚至都没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将人拦腰抱起,稳稳的下楼去了。

    苏楠也不挣扎,尚未从刚才的惊吓中苏醒过来,直到将人抱到停车位前,才把人放下。

    苏楠伸手去开车门,没打开。

    新车是指纹解锁的,方锦程却靠着车,将她困在自己的面前,大喇喇的站在那里看着她,全然没有要解锁的打算。

    苏楠蹙眉:“你倒是开门啊。”

    没有得到回应,身高体长的他站在那里挡住了大半的路灯,背着光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就苏楠对他的了解来看,这小子应该是生气了。

    他生气?那自己生了一天的气找谁说理去?!

    “走不走?不走我找师兄送我。”她要离开,肩膀去被那人板住。

    没有使多大力气,似乎是怕伤到她,但态度却是异常坚定的决绝。

    “一口一个师兄,你叫的倒挺亲切。”口气波澜不惊,听不出他的情绪如何,但苏楠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他是真的生气了。

    “走不走?局里还有事情,不耽误我时间。”

    “跟我吃饭,跟我回家是耽误时间,跟徐子瑞在一起,就是心甘情愿?”

    “你不要在这里跟我耍小孩子脾气!”

    “是!我是小孩子!我在你眼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孩子!”男人顿时暴怒,一拳用力捣在这车上,整个车身被震的都晃了一晃。

    他这么一吼连带苏楠的怒火也拔地而起,一把拽住方锦程的衣领,她目眦欲裂的恐吓他道:“你最好给我闭嘴!老实点!这里可不是你家!你要真的生气有本事来打我!来揍我!但你给我闭嘴!”

    “我打你?”男人气到几乎快要暴走,一口恶气憋在心口,恨不得给自己的新车再来一拳。

    “我tm倒是舍得打你!我让自己粉身碎骨也不舍得让你掉一根头发丝儿!你丫可以啊!仗着小爷这么宠你!疼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是不是!”

    苏楠反过来质问他:“我怎么无法无天了?我比你做的那些事还要无法无天?!我跟我师兄本来就是朋友!以前是,现在也是,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我和你方锦程结婚之后就不能跟其他异性做朋友!”

    “不可以!我规定的!这tm就是我规定的行不行!”

    “你是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人!你就是个混蛋!”

    两人脸红脖子粗的在这里争执,引的不少路人纷纷侧眸,怕惹事上身,又脚步匆匆走的飞快。

    苏楠气喘吁吁的看着他,对他简直无语了,最后冷笑一声道:“你还记得我们的结婚协议吗?你签了字的,不要忘了上面白纸黑字,互不干涉。”

    “你跟我讲结婚协议?!你肚子里都有小爷的种了!你跟我将结婚协议!苏楠!你别告诉我徐子瑞给你灌了什么**汤让你失忆了吧!你是我老婆!是我媳妇儿!是我方锦程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你跟我讲结婚协议!我tm做的这一切都抵不过一张结婚协议?!”

    苏楠站在原地除了冷笑也说不出其他的话来了,此时此刻,她眼眶生疼,鼻头发酸,当着这个人的面,最后一丝倔强又让她强忍着不要流出眼泪。

    “我累了,我要回市局去,你不送我,我打车。”

    她要逃,铁钳一样的胳膊将她的去路拦了个结实,阻止她继续走。

    “你能不能不要拦我了方锦程,我真的很累很不舒服,我希望你有时候也能尊重一下我的思想,不要总是这么大男子主义,也不要想做什么做什么,你这样,真的很自私,很自私。”

    他想说,他就自私了怎么了,就是大男子主义怎么了。但最后一分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两人之间总要有一个人妥协,而他就是这个妥协的人。

    伸手打开车门,对苏楠说道:“上车。”

    坐进车里,给苏楠扣上安全带他才坐上驾驶位。

    车子驶出小区,苏楠浑身疲惫的瘫坐在椅子上:“我要去市局。”

    “回家!”

    “你可以试试,与其让我从家里去市局还不如现在就把我送回去。”

    开车的人低声咒骂一声,一打方向盘,差点将人甩出去,一脚油门踩的飞快。

    苏楠皱眉,一只手已经按住了小腹。

    方锦程这才意识到什么,后知后觉的放慢了速度,一颗心也逐渐平复许多。

    “苏楠,你到底什么毛病,今天上午不还好好的吗,下午你就给我玩消失?”

    “我工作忙。”

    “我找你你就工作忙,工作忙还有时间跟徐子瑞接了晨晨回家吃饭?”

    苏楠不说话了,漠然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霓虹。

    她越是不说话方锦程就越是气不打一处来:“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手机没电了。”

    冲她伸出一只手来,似乎想要检查她的手机。

    没好气的将已关机的手机交给了他,按住开机键,很快屏幕就亮了起来,里面赫然还有一半的电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