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两个极端的结果
    留下吧,毕竟以后她估计没可能再嫁人了,也不想再嫁人了,这兴许会是她一生的陪伴,也兴许会成为她一生的痛。

    不留下吧,一想到方锦程那样的基因兴许会生出一个超级可爱的宝宝,她又陷入了深深的不舍之中,这要是不生的话,那就未免暴殄天物了吧!

    “苏警官!”阿智又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口,扶着门框喘粗气。

    小林赶紧迎了上去:“哎呀,你跑什么啊,好好走路不行吗?”

    阿智虽然气息不稳但看到小林的同时也嘿嘿笑了起来,摆摆手示意她自己没事。

    “我,我就是想快点过来,跟,跟苏警官汇报一下!”

    苏楠转着椅子面向他,冲他一摊手道:“u盘呢?”

    “没,没了。”阿智说着便走过去把u盘递给了苏楠,从桌上抽了两张纸擦擦汗。

    苏楠一脸狐疑:“什么叫没了?”

    “在做鉴定的时候为了分析透彻已经毁了。”

    “毁了?”她不由蹙眉。

    以前在海新区派出所的时候她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证据,做个鉴定也不至于把内容给毁了啊。

    不过毁就毁了,反正她已经备份好了好几份。

    没好气的插上u盘打开,视频还在,只是已经无法正常播放,就好像过去看dvd的影碟机卡住了一样,画面和声音都不清晰,断断续续的。

    苏楠气不打一出来,拔下u盘问阿智道:“这怎么回事?师兄没说?”

    “徐队说了,从检验科拿回来就这样了,不过徐队也说了,你不是有备份吗,毁就毁了好了。”

    “什么叫毁就毁了?!你是怎么上的警校,怎么当的警察?你们难道不知道,如果开庭审理,只有原件能作为开庭证据吗?!”

    阿智真有点哭笑不得了:“苏警官,不都已经鉴定出来是假的了吗,是人为伪造的了,你还这么纠结干嘛啊!这又不能拿去作证了,那要是真的,毁了的话徐队肯定比您都着急。”

    “我看未必!是他成心毁的也说不定!”

    小林也在一旁辩解:“楠姐,都已经说了不小心毁了的,您就不要生气了,而且这个已经不能作为证据了。”

    “我会找第三方做鉴定的。”

    阿智道:“复印件做的鉴定不作数的苏警官,别说你在警校没学过啊?”

    小林暗地里撞了阿智一下,似乎对他反过来讥讽苏楠的行为表示愤怒。

    阿智吐吐舌头赶紧辩解:“我开玩笑呢。”

    苏楠可没心思跟他开玩笑,拿起鉴定书就起身向外走去。

    小林赶紧在后面叫人:“楠姐,你去哪啊?”

    “找人!”

    阿智耸耸肩,摊摊手:“不是我说啊,这苏警官就是太较真了,咱们徐队也较真,这要是两个较真的人都送到咱们刑侦大队去,估计咱们都得天天吃不了兜着走,哎,你们以前是怎么熬过来的啊?”

    小林推推眼镜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总之,楠姐对我们挺好的,没你说的这样,楠姐说了,她要是去刑侦大队我也就能调过去了。”

    阿智不由兴奋的睁大眼睛道:“真哒?”

    小林点点头,那叫一个羞答答,把阿智乐的差点没蹦起来。

    两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又同事低下了头露出个羞答答的表情,任谁都看得出来有猫腻了。

    这边苏楠已经拿着鉴定书直接去了检验科,检验科的科长没坐办公室却在实验室里,苏楠敲了两次门他才勉为其难的出来。

    “你是哪位?”

    苏楠亮出手上的鉴定书:“不好意思,我是刑侦科的,之前我们徐队有送过一份音视频的资料过来做鉴定,我想问一下,鉴定是谁做的?有没有什么偏差?我这边还有备份的可以再中心鉴定。”

    科长个头不算高,跟苏楠差不多,但却让人觉得有股趾高气昂的傲慢,没好气的接过苏楠手上的鉴定书看了两眼道:“这个鉴定我知道,我负责全程监督的,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要再做鉴定?”

    “我觉得这两个视频并没有你们鉴定报告书里写的这么严重,也没有这么明显的偏差错误,会不会是你们的鉴定结果有误?或者是拿错了鉴定报告书?”

    检验科的科长眯缝着一双小眼睛没好气道:“如果单从眼睛看就能看得出来的话,还要我们做什么?我们是专业的,还是你的眼睛是专业的?如果不相信我们的鉴定,但可以不用!”

    苏楠急了:“我这边带来的了备份的视频,你要不要再重新做一下二次鉴定?”

    “不好意思,我们也很忙的,我们也不是单单只为你们刑侦科服务,还要各个部门等着我们的检验报告呢,如果不相信们的能力你大可以自己鉴定。”

    言罢就将鉴定书塞给苏楠,转身打开实验室的玻璃门走了进去,任苏楠在外面怎么敲他就是不再给一点回应了。

    有些懊恼的踢了玻璃门一脚,痛的她赶紧抱住了脚尖,恨恨转身回去,手上的鉴定书却好像一个烫手的山芋,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阿智已经走了,取而代之的是徐子瑞正坐在苏楠的电脑前,翻看着她桌上台历做的备忘录。

    “师兄?”

    徐子瑞转身看她,先是看到她略有些苍白的脸色,又看了看她手上拿着的鉴定书,低沉的嗓音只吐出两个字:“坐吧。”

    是有些疲惫了,不对,是相当的疲惫。

    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苏楠让他看手上的鉴定书:“你相信这个鉴定结果吗?师兄,视频是你跟我一起看的,你觉得这两个视频有这么明显的剪辑痕迹。”

    “我也问过检验科了,他们说鉴定出来的痕迹我们用眼是看不出来的,想必那人作假的手段也非常高超。”

    “可是我还是不相信,我觉得是真的。”

    “这是你的猜测还是你找第三方做出来的鉴定?”

    本来想把方锦程给供出来,但一想到他们俩这不共戴天的关系,说的再多也没什么意思。

    摇摇头:“是我的猜测,我总觉得没人会费尽心机去存一个包裹存一个月,他怎么知道一个月之内宋家两口子就必死无疑?”

    “还有一个可能,寄存视频的人就是杀人凶手,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

    苏楠蹙眉,靠在椅背上,捏着鼻梁,拨开的迷雾再一次的遮住了眼睛。

    徐子瑞静静坐在她对面看着,沉吟良久道:“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楠姐今天出去的时候有点中暑。”小林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说道:“反正马上要下班了,楠姐,要不要叫方少过来接你先回家休息?”

    “不用!”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快到小林的话头才刚落下。

    小林有点着急:“可您现在有了宝宝,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拼命了啊,万一要是有什么不适了,我们怎么跟方少交代啊。”

    “我还要等他们的调查结果,先去接待室休息吧。”言罢要起身,一只手却被徐子瑞抓住。

    不动声色的挣脱开,她有些纳闷的看他:“怎么了师兄。”

    徐子瑞道:“接待室只有几把椅子,也没个床没个沙发,过去也休息不好,这样吧,我正好要去幼儿园接晨晨,把晨晨送回家后再回来,你正好可以在我车上眯一会。”

    “这样也行啊,车上多舒服,比坐硬板凳强多了,而且车上比较容易睡着。”

    苏楠一想也是,点点头跟徐子瑞下楼去了。

    徐子瑞早先换了一辆城市suv,空间比较大,减震效果做的很好,开了没一会苏楠就有点昏昏欲睡了。

    可一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来的就是苏苏的出院记录,还有方锦程跟她打过的电话发过的微信,一条条的,好像子弹一样向她射了过来,让她无处可躲。

    徐子瑞透过头顶的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座位上躺着的苏楠,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还不是放学的高峰期,但因为是周五不少接送孩子的家长已经提前出动,有几条比较窄的路段也是车满为患,走走停停,也相当耗费时间。

    好不容易到了晨晨的学校门口,听到晨晨上车的声音,没有睡实的苏楠终于彻底清醒了。

    晨晨奶声奶气的跟老师再见,关上车门,刚要兴奋的尖叫,又刻意的压住了声音,中指竖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爸爸!是楠楠阿姨!”

    徐子瑞嗯了一声:“见到爸爸也没见你这么高兴。”

    小家伙仰着粉雕玉琢的小脸蛋马上讨好道:“因为一个星期就能见到爸爸了,但是很久很久很久没见到楠楠阿姨了。”

    “她工作忙,一直没时间过来看你。”

    “楠楠阿姨要是变成晨晨妈妈就有时间了吧!”小孩子童言无忌的话里带着满满的期冀。

    苏楠睫毛微掀,看着副驾驶上的小家伙兴奋的手舞足蹈,肉嘟嘟的手和脸蛋看上去都分外讨喜。

    “爸爸对不起晨晨,做的还不够好,没法让楠楠阿姨做晨晨的妈妈。”

    晨晨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徐子瑞,慢慢将小小的身体靠了过去,抱着他的胳膊,小声说道:“爸爸很好,楠楠阿姨可能还没有发现,晨晨可以等到阿姨发现的时候。”

    宠溺的在儿子的脑袋上摸了一把,徐子瑞继续开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