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眼见为实
    “您是在这里上班的警察吧?”

    “师傅为什么这么说?”她也忍不住打量了一遍出租车司机,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到这种地方来的要么是办事情的,要么就是犯事情的,我看您这两样都不像,估摸着是在这里上班吧。”

    苏楠笑着点点头:“没错,我是在这里上班。”

    “呦,您是警察啊。”

    “是啊。”

    “呵!警花!”

    苏楠有些不好意思的将额前的发掖在耳后,以前在派出所的时候可没人叫她警花,还是方锦程一口一个警花姐姐让她这个女汉子直接转型了。

    “我说你们警察就不管管游行的事?老城区的步行街附近,路本来就窄,人也多,三天两头的游行,我们开车过去都堵半天!那地方是咱们市的特色旅游购物街,去的客人多啊,我们不带还不好,带了吧,堵车有损我们的形象,看到游行有损咱市的形象不是!”

    “老城区那边也有游行?”

    “可不是,当地派出所不管啊,天天堵车,我们也没辙。”

    老城区可离的有点远了,听说马上就要单独划分一个县级市了,那地方大,市局管不到那边,正常情况下都是当地派出所管的。

    现在看来当地派出所要么不作为,要么就是是故意的。

    “谢谢您的反应,我会跟我的上级沟通,到时候会妥善处理。”

    司机嘿嘿干笑了两声:“我反应反正反应到了,到底能不能处理不还得看你们的进度吗,哎呀,听说这次的游行是给嘉航集团做的变相营销啊,故意打响嘉航药品集团的名声啊,你们内部是不是知道,所以故意任由他们游行啊?”

    “什么?”苏楠一颗脑袋还没反应过来。

    司机师傅又道:“您如果不方便说就悄悄跟我说呗,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不然这车堵的我心里憋屈你知道吗?”

    苏楠看了一眼他的手机,刚才他按了一个快捷键,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录音。

    现在是人民群众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愚昧单纯了,也已经懂得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合法权利。

    更有勇气和政府做斗争了,这虽然是看得到的进步令人欣慰,但当苏楠切身体会到的时候,又深深觉得有些心寒。

    “没有的事,不管是嘉航集团在恶意炒作自己,还是游行的人真的只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这种不合法的行为我们都要杜绝到底。”

    司机有些失望:“你知道?你什么职位啊,你们上司做的事情你怎么可能知道,嘉航集团炒作也不可能跟你商量。”

    “我职位虽然不高,但领导下达命令的时候有多坚决我还是知道的,最近多起游行事件已经被驱散了,也抓了不少人。”

    “抓了也白搭,嘉航集团那么有钱,还可以雇更多的人。”

    苏楠蹙眉:“师傅,我有点纳闷,你为什么就一口咬定是嘉航集团的炒作,为什么就不相信是民众自发的意愿?”

    “都这么说的啊!”

    “谁这么说的?”

    “网上啊,微信上啊,电视啊,新闻报纸啊,都说是嘉航集团在炒作!”

    确实,在不明真相的前提下,大众的观点很容易被社会舆论所左右。

    但苏楠不一样,她是嘉航集团总裁的弟妹,也是知晓真相的人。所以当游行爆发的时候,她除了担心方静秋之外也希望她能悬崖勒马。

    但在方家那次谈话失败了,她当时还在想,方静秋到底打算怎么收场,没想到她一转身就开始操控大众的舆论了。

    确实,恶意营销的罪责可比垄断药品市场,添加违禁药品的罪名小多了。

    “其实你们不用替他们隐瞒,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又不是傻子,稍微动动脑子也想到了。”

    “好吧,我不是负责这一方面的,所以也不是很清楚,相信以后会有答案。”

    司机点头,哼着小曲儿,似乎为自己早已洞悉一切的智商感到骄傲。

    清源小区门口,苏楠下车,她之所以要过来,不仅仅是那天露娜的话,徐子瑞的话让她心生疑惑。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苏苏刚才跟她通电话的途中,她好像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是一个经常在清源小区收破烂的声音,因为是外地人,所以高声叫起来的时候很有特色,声音拔的很高,他们家住五楼也听得见。

    下车之后果然看到收破烂的大叔已经被好几个大妈围在了小区的空地上,各位大妈手上牵着孙子,拎着纸盒和酒瓶子,等着一一过称。

    “呦,楠楠回来了啊!”一位大妈看到苏楠,兴奋的冲她招招手:“好些日子没见了哩!”

    “你们好,我路过,过来拿点东西。”

    另有一位大妈立马说道:“我还以为楠楠结完婚又搬回来住了呢,经常看到你男朋友回来,敢情是帮你拿东西的啊!”

    苏楠嘴角扯的有点僵硬,就她那一亩三分地能有多少东西,婚前都已经搬的差不多了,甚至有些东西她嫌占地方恨不得给搬回来,怎么会指使方锦程来拿东西呢。

    “那我先上去了。”

    “好好好。”

    收破烂的不忘加上一句道:“家里有用不上的可以拿来卖啊!”

    苏楠点头:“好。”

    言罢埋头进了楼道,阴暗狭窄的楼道快要将她闷的喘不过气来。

    还是以前熟悉的扶手,熟悉的台阶,但墙上的小广告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

    一口气上了五楼,她掏出钥匙打开门。

    家里跟以前没什么区别,玄关上的鞋子乱糟糟的,东西照例扔的到处都是。

    苏楠换了拖鞋进去,苏苏的房间门虚掩着,里面传来唱歌的声音,跟苏楠猜的没错,苏苏果然在家里。

    她在家里做什么?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的,她流产了,在家里养身体?

    没有进去,也没有直接去问,她又进了厨房。

    厨房的灶台上摆着几个饭盒和保温桶,电饭煲里还烫着粥。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几个保温桶是方家的。

    方家能接触这些东西的除了方太太和芬姨就只有方锦程了,方太太和芬姨来探望苏苏不可能不让她知道,而锦程则会打着给她吃的名义将保温桶带过来,比如之前那一份她没见到过的乌鸡汤。

    方锦程,方锦程……

    苏楠的脑子有点乱,她在极力找证据证明,找说辞说服自己,方锦程和苏苏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脑海里一遍遍回响的却都是露娜一字一句的跟她说:“你被三了!你男人和你妹妹好上了!你被三了!”

    不,这不可能,她告诉自己,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转身出了厨房,她颓然坐在沙发上想要理清思路。

    如果苏苏确实和方锦程来往密切,这也有可能被有心之人利用,到头来添油加醋让自己误会,害了三个人!

    但是,苏苏和方锦程为什么要来往密切!为什么?!

    就因为他们年龄相仿有共同语言?!就因为一个俊男靓女,打打闹闹性格合拍?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苏苏不止一次的在她面前夸过方锦程,而方锦程呢,也曾一次又一次的称赞苏苏护着苏苏。

    深更半夜打电话发微信她知道的都好几次,那不知道的呢?

    苏楠觉得头晕脑胀,眼前有些发黑,闭上眼睛捏捏鼻梁,她一边深呼吸,让自己的心情不至于有太大的波动。

    再睁开眼的时候,乱糟糟的茶几上,几盒药吸引了她的目光。

    拿起药盒看了看,基本上都是消炎药,药盒下面垫着一份出院证明。

    出院证明已经湿了干了好几次了,在茶几上也没被好好保护,纸张已经变得脏兮兮的了。

    好在打印上的字迹依然很清晰,苏楠赫然看到手术签字栏方锦程龙飞凤舞的名字,以及医生做的人工流产手术的诊断报告。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把这份报告放下的,也不知是怎么打开苏苏的门的。

    躺在床上的苏苏嚼着芒果干,骤然看到出现在门口的苏楠也是愣住了。

    “老姐……你,你怎么回来了!”

    她动了动嘴皮子,却没有发出声音,直到苏苏再一次的叫她,她才平静答道:“我回来看看。”

    说完这话她就走了出去,苏苏却从床上爬下来追着她出来,拉着她的手一脸歉意:“对不起啊老姐……”

    对不起什么?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所以要说对不起?

    眼前的苏苏还是正值花样年华的小姑娘,言谈举止跳脱可人,而她苏楠已经是个老姑娘了,跟她站在一起突然有着深深的自卑感。

    方锦程也会比较吧?

    她松手向门口的方向走去,苏苏又赶紧从背后抱住她撒娇哄道:“对不起啊老姐,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骗你的!不过我就算没有去图书馆,我在家也复习的!我肯定不会挂科的!你相信我!”

    苏楠觉得自己快被她勒的喘不过气了:“赶紧松手,看你的书去!”

    “那老姐,你不准生我的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