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同一条船
    “所以,我这边收到的证据不是大王八提供的,有可能还是假的?”

    方锦程也难得严肃起来:“如果只是涉及露娜有可能杀人的案子,大王八是绝对不会提供的,毕竟露娜是否涉案对王家没有任何直接的影响。”

    确实如此,道上的人自然有道上的道义,大王八也不会做出违背道义的事情。

    “至于你收到的证据是真是假,是否涉嫌伪造,这就要看你们检验科的本事了。”

    “师兄已经把u盘拿去检查了,很快就能出结果。”

    方锦程微微蹙眉,稍作沉吟道:“你有没有备份?”

    “还没来得及。”

    “你最好马上去把u盘拿去做一个备份,我不是怀疑你师兄是否有问题,只是既然之前都已经说了,市局可能有个别的老鼠屎,这所谓证据在几经转手之后可能会出什么差池。”

    经他这么一提醒苏楠就更加后悔刚才没有备份了:“行,那我去拿过来备个份,先挂了。”

    挂断电话就急匆匆往刑侦大队走去,径直推开徐子瑞办公室的门。

    正正在床边的徐子瑞长身而立,他的电话贴在耳边,似乎是跟人打电话,骤然看到苏楠没头没脑的窜进来已经显得有些不满了。

    目光冷锐的睨着她道:“都这么久了,能不能先学会敲门?”

    苏楠硬着头皮在门板上咚咚咚敲了几下,注意到他没拿电话的手上正握着那个u盘,马上快步上前从他手心拿走:“太好了师兄,我先去做个备份你再拿去做检验。”

    “哎!”

    苏楠不等他说完就拿着u盘一溜烟的溜了出去,徐子瑞的眉心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

    对面跟徐子瑞通话的人也不由紧张起来:“谁?是不是苏楠那老女人!”

    徐子瑞目光一沉,克制了自己的情绪道:“你最好对她尊重点!”

    “呵呵,尊重点,是,尊重点,我都差点忘了,咱徐队当初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才跟我潘二狼狈为奸的!那女人到底哪里好!她那么羞辱你,你还就偏偏执迷不悟了?!早晚得栽她手上!她早晚坏我们的事!”

    “坏事?自己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谁能坏你的事!”

    “我说徐队,咱们现在可是一条船上啊!你现在就算是tm要跳江!也晚了!我告诉你!”

    徐子瑞薄唇紧抿,胸口起伏,一只手攥成拳头,眸光沉冷:“一条船?潘爷真会说话,感情是我和露娜合伙杀了两条人命?”

    潘英也压低了声音:“徐老弟,哥们话说重了,说重了,你知道的,我这种混社会的人,脾气暴躁,多担待担待嘛!我错了,我收回!露娜的事还请你多搭把手,多帮忙周旋周旋。”

    “我帮你们周旋的还不够?!我看你真想把我拖上贼船!我答应跟你一起调查方家!可没答应要包庇你们的罪行!”

    “这哪是罪行啊!人又不真是露娜杀的。”潘英好言相劝:“露娜到底是个女人,没见过大阵仗,拘留所那什么地儿啊!一大老爷们关那都能疯了,更何况是露娜,你说是不。”

    “我看她现在挺享受的!”

    “她那是不懂事!我可为我大哥上着心吶,只要能平安把人送国外去,咱俩的好处少不了,您就放心吧!”

    徐子瑞吐了口气来平复自己的心情:“早先我已经给了她机会去机场,现在人已经在所里关着了,这么多眼睛看着,没有绝对洗清嫌疑之前根本不可能保释。”

    “就没别的法子?通融通融?”

    “除非洗清嫌疑,不过现在出了一个这样的视频作为证据,就算是假的,验明真伪之前她也不能被保释。”

    潘英稍作沉默,又半是轻笑,半是认真道:“徐队,别不是哥们哪里得罪了你,你不给哥们面子吧?咱们可不许公报私仇啊。”

    这一次徐子瑞干脆不做回应了,直接挂断了电话。

    刚挂断潘英的电话就又一次的打来,一叠声的我错了,我错了,赔着笑让徐子瑞原谅。

    “我说了,现在只能洗清她的嫌疑,否则她出不去!你有找我的功夫不如多搜集一下苏琛的涉案证据!”

    “哎呀!哎呀!一语点醒梦中人!苏队说的真好!对对对,我这就去办!”

    又一次的将电话挂断,徐子瑞在桌前坐下,有些烦躁的翻阅着手上的卷宗。

    就现在来看,最大的嫌疑是露娜和苏琛两个人,而这两个人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单纯,背后兴许还存在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这还不算,似乎还有两个不同的势力在他们背后进行着拉锯战。

    一个是潘英,另一个是谁他就不知道了,起码今天这个人已经浮出水面,送来了能帮苏琛洗脱罪名的视频。

    “徐队!”底下的警员敲开了办公室的门:“派出去查快递的人已经来消息了,说是这个文件一个月前寄存在邮局的,本来邮局有录像,但只保存一个月,现在没法查证当初是谁寄存的。”

    “寄存人的签名呢?”

    “查证过了,不是人名。”将同事发过来的签名照送到徐子瑞的面前,上面端端正正的写着三个字:穿山甲。

    如果当初寄恐吓信给宋家的那小子知道有邮局寄存这么个东西,也就不会费尽心机最后还被抓了进来。

    “想尽一切办法调查寄件人,调查内容告诉苏楠了吗?”

    “苏警官刚才正好在,她已经知道了。”

    不耐烦的挥挥手:“出去吧,你们是刑侦大队的人,不用事无巨细都向她汇报,虽然她是过来协同我们工作的,但说白了只是刑侦科的一个文员而已。”

    小警员有点不明所以,用‘文员’两个字来形容苏楠好像有点对不起她平时的努力。

    “是!”不过还是应了下来,敬了个礼出了徐子瑞的办公室。

    想了想也起身跟了出去,苏楠正在办公室里做视频备份,他走过去站在她背后,看着电脑上的读条一点点的充满。

    “备份好了吗?”

    苏楠吓了一跳,回头看他一眼把u盘拔了下来:“弄好了,我发给师父一份,存在云盘和硬盘各一份。”

    徐子瑞接过u盘点点头:“那你先忙,我送过去了。”

    苏楠点头,目送徐子瑞离开,立马又给方锦程发了一份,看着一个电脑玩的溜的老公不用未免有点太浪费资源了。

    给我看这两个是视频有没有后期加工合成的部分。

    很快,方锦程简单了看了一眼视频就给她回复道

    给他发过去一个么么哒,对面也秒回了一个么么哒,苏楠恼火了不好好工作调戏良家少妇!

    请良家少妇鞭笞我吧。

    有点无语了,忍着笑放下手机,方锦程这小子有毒,再这么跟他斗下去今天的工作也不用完成了。

    对面的人等了半天没等到媳妇儿的信息,百无聊赖的翻着嘴唇夹着笔,吧嗒掉在桌上,又给夹在嘴唇和鼻之间。

    电脑上正播着苏楠传过来的视频,他用的是专业的视频制作软件来进行播放的,精确到每一帧的画面。以他观看了这几遍的流畅度来看应该没有经过加工,当然,还需要专业的设备和软件进行检测,这方面他不是专家,好在当初在部队的时候认识了这样的专家,部队有严格的保密条约也不用担心消息泄露。

    “锦程,你帮我把这个案子的证据链按时间整理一下,我要出去取证。”萧婷将几个大大的文件袋放在他桌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制服,系上枪套,检查子弹,一一佩戴整齐,穿上外套。

    作为一个比苏楠年龄还大的剩斗士,她一向稳健从容的举止通常让不少男士望而却步。

    就这一点她好像一直没有什么自觉,甚至比苏楠还自暴自弃,苏楠起码还有相亲的觉悟。

    “我不能出去放放风?”方锦程试探她:“都坐在办公室好几天了。”

    萧婷笑着在他肩上拍了拍:“我看你是想往对面跑吧。”

    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的市警察局,方锦程心虚了:“那不能,这不是想跟婷姐你出去长长学问。”

    “以后机会多的是,你先把手头工作做好。”

    看来这次出去没戏,给上司敬了个礼,方锦程打开文件袋开始认命一般干起了自己的工作。

    仍然是宋家贪污舞弊案,宋明和妻子林娟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要不是他们突来横祸,这些深藏的秘密恐怕到现在都没法查出来。

    在翻看资料的时候忽的看到了什么,给苏楠打了个电话过去。

    两人平时在办公室都是以微信交流,骤然接到电话苏楠肯定以为是视频有所突破了“老公!有什么收获!”

    方锦程乐了,很是受用的在椅子上转了两圈:“再叫一声听听。”

    苏楠大囧,这才意识到办公室里有人已经向她看过来了,赶紧压低声音道:“快说,是不是视频有发现了?”

    “视频没有……”

    “那你给我打电话!”她都忍不住要暴走了,要不是有人在看着,她绝对要挂电话了。

    方锦程气定神闲道:“咱甭着急啊,我就问问你,寄存包裹的人叫什么。”

    苏楠蹙眉:“无名氏,还没查出来是谁寄存的呢。”

    “你刚才不是给我发微信了吗,说那人叫穿山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