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神转折
    “老公,跟谁打电话呢?”坦然自若的推门进去,苏楠问他。

    “哦,同学,问他们答辩时间。”言罢又对着话筒道:“行,我知道了,先挂了。”

    苏楠往床上一坐,整个人向后倒去,长舒一口气道:“我书不吃了吧芬姨非让我吃,得,今晚肚子又给撑大了!”

    伸手在媳妇儿肚子上摸了一把:“那你先歇着,我去洗个澡。”

    “对了,你同学没说什么时候答辩?”

    “下周。”

    苏楠正色:“你可得给我好好准备,不准给我丢脸!”

    “放心!你老公就算是临时抱佛脚也能给你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安全起见,你还是不要临时抱佛脚了,现在就给我忙起来。”

    “得令!得令!”忙不迭的应着,赶紧后退进浴室。

    苏楠看着被他随手扔在床上的手机,顺手给摸了过来。

    虽然不知道他手机的密码,但之前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多设置了一个指纹,那就是她苏楠的右手拇指。

    顺利解锁,刚刚打出的电话号码虽然没有备注,但苏楠知道,那是苏苏的号码。

    盯着那个通话9分钟的号码出神,她搞不懂方锦程为什么要骗她。

    曾几何时,真的以为浪子也会回头,对她不会有所隐瞒了,没想到,两人之间还是隔着这么多的秘密。

    方锦程的微信不像她的,安静,简洁,一打开他的微信,无数信息已经争先恐后的挤满了对话框。

    往下找了一圈看到苏苏的微信号,今天以前的聊天内容已经删除了,仅剩的两条内容也似乎也没什么端倪。

    苏苏:我先回学校了。

    方锦程:随你,到时候不舒服了可别找我。

    苏苏回以一个翻白眼的眼神,似乎对这个姐夫的关心很不屑。

    两人偷摸着发微信的事情被苏楠撞到好几回了,有时候信息让人想入非非甚至还带着些许暧昧的关系。

    她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夫妻之间要有最起码的信任,如果连这点信任都没有还结什么婚,还怎么过一辈子。

    摸摸关掉微信,将手机放在一旁。

    和所有女人一样,她没有大度到能假装不知道这件事,也能做到视若无睹的不追究不质问,只不过她在等待时间,等待证据。

    如果真如露娜和徐子瑞所说,那就看看他们能不能拿出证据了,拿得出那是事实,拿不出那就是诽谤,没办法,谁让她是从事警务工作的呢。

    虽然暗示自己不要往心里去,也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方锦程和苏苏不可能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

    但心里还是有道坎过不去,以至于一夜没有睡几个踏实觉,总会下意识的在迷蒙中醒来,看看身边酣睡的人,翻了个身和他拉开距离。

    这件事直到第二天上班都在困扰着她,提审苏琛的时候她都有点神游天外。

    还是徐子瑞干咳一声让她清醒过来,她微微蹙眉看着面前之人,苏琛被关了几天却好像没事人一样,面带微笑,依然是那个闪着光芒的大帅哥。

    “你父母的死跟宋明夫妻俩脱不开干系,不管你承不承认,你都有很大的作案嫌疑。”

    “我知道,我无言以对。”苏琛笑道:“我也是知道我们两家应该算得上是仇家了,所以我才拒绝了宋家对我的帮助,也拒绝了宋亚飞。”

    苏楠正色他道:“还是那句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们会对你的犯罪嫌疑进行取证,到时候落实的内容可跟现在承认所导致的后果不一样了。”

    苏琛摇摇头:“是我做的我会承认,不是我做的,我不会承认,相信法律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法律确实是公平的,就算曾经宋明夫妻俩巧取豪夺多年,也最终遭到了报应,而他们的犯罪事实也被公之于众。

    离开了审讯室,徐子瑞道:“今天还得再派一批人去搜查苏琛的住处。”

    苏楠纳闷:“不是已经搜了好几遍了吗,还有遗忘的角落?”

    “多搜搜说不定有别的新发现。”话音落便急匆匆的去办公室了。

    苏楠蹙眉,也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老钟从走廊尽头走过来道:“苏队,有你的包裹。”

    “什么包裹?”苏楠纳闷,快走两步迎上他,接了他手上不算厚的一份包裹。

    老钟不算老,但一笑满脸褶子:“刚才看你在审讯室,我就去给拿了过来,怕是要紧事,万一耽搁了呢。”

    拿在手上掂量了一下,寄件人模糊不清,里面的内容却不多,装在一个大大的信封里,不仔细捏还以为是简单的文件。

    回办公室打开的一瞬间苏楠就吩咐小林道:“去,找徐子瑞,查这个寄件人。”

    “是!”小林接过信奉就急匆匆的去了,苏楠则把信封里抖落出来的u盘插在了电脑上。

    里面是两个视频,确切的说,第一个视频应该算不上视频,只能算是录音而已。

    镜头对准的是天花板,旁边有两个人对话的声音,录音似乎是经过剪辑,一上来就是男女二人缠绵过后的喘息声。

    其中女人对男人说道:“你信不信,我说到做到,我真的能让宋亚飞死!”

    苏楠心里咯噔一下,一双眼睛紧紧锁定大屏幕,想从摄像图对准的天花板中发现些许的蛛丝马迹,这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她很熟悉,是露娜。

    “我相信,我全都相信,您之前不还说要让她爸妈也死吗,我都没怀疑过啊。”

    这个声音是苏琛的,果然,这两个人就如自己所想的一般,有着不正当的关系。

    “好啊你!敢拿我开涮!看我不把你榨干!”

    “来啊,我还真的求之不得呢姐。”

    “跟着姐怎么了,非要去选那种小丫头片子,她有姐这么好的技术吗?不要跟我说为了前途,前途姐也能给你!”

    “可是,我们就是传说中不能在一起的,相爱的人。”

    露娜低低叹了口气,继而响起两人交换彼此口水的声音,后面的音频再次被截断了。

    第二个视频已经不单单是固定的画面固定的音频了,这是偷拍的视频,角度晃动的厉害,光线也不清楚,更加不可能对要拍摄的东西对焦。

    苏楠盯着视频看了老半天,模糊不清的分辨出这似乎是一间实验室,实验室内只有露娜一个人,她的面前摊开这几个五谷杂粮的罐头,正在往里面添加搅拌什么东西苏楠不能确定。

    偷拍的时间不长,苏楠坐在原地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如果这视频是真的,宋明所吃的五谷杂粮养身餐很有可能是露娜下的黑手。

    正想的出神,肩膀上落下一只大手,让她不由一惊,摘下耳机回头,徐子瑞正看着她。

    “你让他们查什么东西的?”

    苏楠不由兴奋的拉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给他套上耳机:“有转折了师兄,这证据怎么样。”

    两三下点开自己刚才看的视频,让徐子瑞看了一遍。

    但不知为何,这位冷面阎王徐队的脸却越看越黑了,最后简直有点想要摔耳机的冲动。

    “怎么样师兄,是不是神转折,露娜很有可能是因为嫉妒而起的杀心!你想啊,苏琛是宋亚飞的男朋友,又和露娜有着不正常的人物关系,这就是杀人动机啊。”

    徐子瑞却有些不耐烦的摘下耳机,捏捏鼻梁:“还要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别有用心的陷害、误导,你这些资料是从哪里获取的。”

    看看窗边坐着的老钟,苏楠直接对他说道:“有人寄到局里来的,所以我才想查查寄件人是谁。”

    “寄件人已经去查了,至于这些内容因为涉及重要案情,还要交由检验科的同志们查验一下。看看有没有人为制作的可能,也看看有没有ps的可能,你不知道现在网友的力量有多强大。”

    苏楠还没开口呢,徐子瑞就把u盘给拔了下去带走了。

    小林从后面窜出来挽着苏楠的胳膊:“楠姐,真的是大突破啊?”

    苏楠点点头,有点后悔刚才没有把u盘里的内容拷贝一遍,她也可以好好研究研究,看看这个案子的突破口在哪。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样这个案子很快就能结束了。”

    连根都还在沾沾自喜呢,苏楠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方锦程的,赶紧到楼道里躲起来接通了电话。

    “谢谢你,谢谢王向中!”

    对面方锦程一头雾水:“谢我娶了你,减轻社会负担?那你谢大王八干嘛?结婚那天他就一伴郎,没起什么作用。”

    “你不是说王向中手上掌握着部分证据吗,他今天就把那能用得上的部分证据给我发来了,你说我是不是得好好谢谢他。”

    方锦程有些纳闷:“什么证据?他怎么没说过呢?”

    “好了好了,一把年纪了还学小学生装糊涂,总之,谢谢了,你帮我把感谢带到。”

    “不是,媳妇儿,不是带不带到的问题,主要是大王八真没做什么啊!”

    “证据,证据!”

    “我知道证据,大王八掌控的内容比这个案子要大的多。”

    苏楠一时说不出话了:“所以,我这边收到的证据不是大王八提供的,有可能还是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