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那什么的伴侣
    “mylady,不要生气,等晚上随你怎么惩罚他们都心甘情愿。”

    站在一旁的男人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且不论李川这话说的是真是假,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言论,那这对男女的脸皮得多厚啊。

    再一次的冲他伸手,笑容不变:“行李,难道你也想加入我们?”

    “神经病!”没好气的将行李扔在地上,男人转身就走。

    “这个人也太没礼貌了。”秦明月忿忿道:“怎么能说脏话,刚才我还觉得他是个好人。”

    李川把行李拎起来,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问她:“所以说,在他说脏话之前你还一直觉得他是个好人?他都要跟你喝咖啡了你还觉得他是个好人?都要跟你发展性伴侣了,你还觉得他是好人?”

    “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你是我的性伴侣难道就是坏人?”

    “好好好!”李川不住点头,笑容已经维持不住了:“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接受他呢!他可是给你拎了一路的行李啊!”

    “我这个人有点洁癖,性伴侣,一个就够了,偶尔满足释放一下对身体有好处。况且,为了感谢他,我刚才打算付钱,但被拒绝了。”

    这一下李川真的彻底说不出话来了,有时候他真的想撬开秦明月的脑壳,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

    “闹了一点小插曲,不要影响你这次过来的心情才好,想吃什么,我请你吃饭。”

    “aa制就好,不用请我。”

    “我请你吃饭,你请我开房,如何?”

    秦明月想了想觉得还可以,便点头同意,两人一起出了机场。

    是的,这就是他李川和秦明月的相处模式,最熟悉的陌生人——性伴侣。

    两人出了机场就径直去了酒店安放行李,当所有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也就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了。

    正兴冲冲的准备去吃好吃的,方锦程一个电话打过来了:“小舅,到a市了吧,你姐让你回大院吃饭!”

    “忙着呢,跟你媳妇儿吃去吧。”

    “忙什么啊?别让我告诉你姐,你又在外面风流快活,我跟你说啊,这不是个事儿!你也老大不小了你说是不是,你好歹也为将来考虑考虑啊,你姐又当妈又当姐的把你拉扯大,你就不能为她想想?良心呢?”

    李川一个脑袋两个大,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威胁他:“好像不对吧?以前谁把我奉为偶像的来着?”

    方锦程道:“此一时彼一时,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结婚真的挺好的。”

    言罢还冲着自己媳妇儿飞了一个媚眼,苏楠坐在沙发上吃红糖糯米藕,目不斜视的看着电视,看都不看他一眼。

    “臭小子,我跟你说,你丫再不挂电话,影响你未来舅妈过门有你好看!”

    “那……”话音未落,对面的电话已经被挂断了,心情不错的把手机扔桌子上,一屁股坐在媳妇儿的身边,靠过去张着嘴要吃糯米藕。

    苏楠大发慈悲的赏给了他一口,后者嚼的那叫一个心满意足。

    “改天咱们去看看外公吧,好长时间没去看他老人家了,一家三口去。”言罢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摸了摸。

    苏楠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是该去了,不过这个案子眼看就要收尾了,我暂时还有点脱不开身。”

    “快了,用不了几天也就出结果了。”

    “嗯,就是现在苏琛还一直不肯松口,又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是他所为。”

    方锦程微微张嘴,似乎在怀疑自己听错了:“不是把露娜逮住了吗,怎么回事啊?”

    苏楠反问:“露娜是凶手?”

    方锦程摇摇头:“我也不确定,但她的嫌疑最大。”

    “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师兄觉得她也就只是一个不法商人,还有动机和胆量去杀人。”

    “徐子瑞?”半是讥嘲的,方锦程冷哼出声:“就他这水平还做刑侦队长?真怀疑他背后是不是有军师助阵,或者你们的师父直接帮他出谋划策了!”

    苏楠想了想道:“师兄确实有点不对劲,对露娜太包容了,也可能因为她是女的,还是一个如此风情万种的女人。”

    “风情万种……你这成语用的可真够溜的。”言罢在她鼻头上刮了一下。

    苏楠笑了起来,看向方锦程道:“难道不是?这种女人男人不都喜欢吗。”

    “男人喜欢,但不是‘都’喜欢!”

    “那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

    “啧,这还用说吗,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苏楠白他一眼:“遇到我之前呢?你谈女朋友的标准是什么?”

    想了想,还真不好说:“也没什么标准吧,好看的?不过我也记不清他们的脸了。”

    “除了有好看这个共同点外,还用一点就是年轻吧?应该没有比你大的女生吧?”

    因为当过兵的原因,他上大学的年龄比同届的都要大上一岁,所以比他年龄大的要么是超级学姐,要么就是已经走上社会的女人。

    “没有,您老人家是独一份儿!我终于发现为什么找不到真爱了,感情我的真爱是您老人家!”

    “你才老!”

    “不老,不老,我媳妇儿天生丽质难自弃!”

    没好气的又插了一块糯米藕塞进他的嘴里,苏楠一想到露娜信口开河说的话心里就堵的难受,下午的时候给苏苏打了个电话,她似乎是刚睡醒。

    苏楠表示好久没见他们了,星期天回家一起吃个饭,苏苏则飞快的表示苏贺要紧急训练,自己也面临期末考试要在学校好好复习。

    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本来想要去核实一下,但又担心发现真相是自己不想知道的内容,那就未免太残忍了。

    看着身边这个年轻的男人,苏楠有种恍然如梦的错觉,她不知身为一个大龄剩女,她竟然有这样的魅力去吸引一个天之骄子。

    不仅吸引了,还结婚了,这个男人甚至还真的为她做出改变了。

    露娜为什么说那样的话?师兄为什么言辞闪烁?他们不过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罢了,不过就是想挑拨离间罢了。

    她是谁啊,她可是苏楠啊,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民警察,执法多年什么样的没见过?

    如果她能三言两语被挑拨成功,那也真够耻辱的。

    “说到案子,你如果需要大王八的帮助就尽管开口,”方锦程道;“现在王家那边暗地里的生意大王八接管了一大半了,王向中倒下之后他几乎快要成半边天了,现在失忆谈恋爱,暂时还管不了大王八。”

    “他手上到底掌握着什么证据?干脆让他把所有证据都上交好了,每个公民都有义务有责任向公安机关举报违法分子,提供违法证据!”

    “媳妇儿……”方锦程有点哭笑不得,又有点无可奈何:“不是大王八不愿配合,主要是他现在也不是普通市民啊,他们混这道的总归得讲究一个道义不是,彼此之间手握弱点和牵制对方的砝码,很正常,如果他跟你们和盘托出了,那他也不用混了。”

    这一点苏楠是明白的,不过她就是看不惯这些人的行为方式,要她说,要漂白就赶紧漂白,再耽误下去下次扫黑行动全给端了算了!

    “关于这个案情,关于露娜,是不是还有很多隐情?”

    方锦程点点头:“露娜表面上掌控着不少财产和场子,但事实上胸大无脑,不擅经营也没什么智商,都是她身边的人在出谋划策。你可以想象一下,什么样的属下会这么忠心于她这种智商的女人?答案只有一个,她不是他们的主人。”

    “你是说潘杰?我也想到了,我甚至连潘英都想到了。”

    “现在大多数证据都指向了潘英,这孙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潘英不是好东西苏楠当然知道,在他手底下吃过亏,还真是没齿难忘,一直想找机会端掉潘英,奈何他树大根深,一直无从下手。

    除非是上级明亮,多方布控,才能将他一网打尽。

    “在家里还商量工作上的事情?锦程,你就不能让少奶奶歇歇!”芬姐有些嗔怒的说了两句,将手上的水果拼盘放在桌上:“来,吃水果,少奶奶多吃点。”

    “嗯嗯!”苏楠忙不迭的点头:“妈回来了吗?”

    “太太可能会回来的晚点,跟方先生一起回来。”

    今晚方太太和方良业去参加军部的一个晚会了,说是晚会,其实说是聚会沙龙更为合适一些,毕竟这些一丝不苟的军政要人碰到一起也不敢载歌载舞,也就吃吃喝喝。

    方锦程拍拍手起身:“行,咱们也早点睡觉吧,媳妇儿你先吃着,我去楼上收拾一下。”

    “去吧,奖你一朵小红花。”

    “谢媳妇儿!”

    谢恩完毕,屁颠儿上楼铺床去了。

    苏楠吃了两块芒果就跟芬姐叫屈:“实在吃不下了,我已经尽力了!”

    芬姐一脸难色:“这怎么行呢,每天吃的也太少了,这哪里像是有了身孕的人啊,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还不得多吃点。”

    苏楠摸摸肚皮吐舌:“他还小呢,吃不了多少,芬姐您吃吧,我真的吃不下了。”

    芬姐也不勉强,嘱咐她睡前站站,不要马上躺下,这才把水果端回了厨房。

    苏楠上楼,轻手轻脚的走到房间门口,侧耳往门缝里一听,果然听到他在打电话的声音。

    听了一会苏楠已经可以确定,他确实在打电话,只是声音不太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