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匿名照
    方锦程捏了捏文件袋,里面的东西不算厚,也不知是什么。

    “谢了。”挥挥手,他拿着文件袋跟蒋思文向食堂的方向走去。

    午休时间,天气有点热,操场上也没几个人,他们沿着林荫道一路走来,宽大的阔叶梧桐将阳光筛漏下来,这一路上也没碰到几个熟人,真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等到九月份的时候,新生入学,这地方就不再是我们的天下了,伤不伤感?”方锦程转着手上的文件袋问蒋思文。

    后者摇摇头,因为皮肤太白的缘故,晒了一会就皮肤就开始泛红了,蒋思文顶着一张红扑扑的圆脸还挺可爱。

    “不伤感,这本来就不是我的天下。”

    “怎么不是你的天下了!你可是制霸a科大的男人!就你这学习水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说不定以后你的学弟学妹们得把你当考神一样来膜拜,有事没事的给你弄个牌位点两根烟!哈哈哈!”

    说完就快步往前跑了两步,怕挨打呢,可意识到蒋思文是那种怎么逗都不会急眼的人,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果不其然,他只是略有些羞赧的笑了笑:“我又没死,给我上坟啊?”

    “开玩笑啊!童言无忌!”方锦程又一本正经的干咳一声:“不过你将来会成为传奇肯定是真的!”

    蒋思文道:“你也会成为传奇的。”

    摸摸鼻头摇摇头:“谁年轻的时候没做过什么丢人的事儿!小爷还真不想成为什么传奇,给我们家下一代树立不好的榜样。”

    “对,你老婆怀孕了,你是得收敛了。”

    就方锦程这个大嘴巴,苏楠怀孕的事情自然没有忘记告诉这些个跟自己创业的同志们,正所谓,老子名利双收,有老婆有事业,你们这些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愣头青请羡慕一下。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想让自己的孩子活成什么样,就让自己变成什么样。”

    蒋思文憨厚一笑:“对,确实是,没想到你结婚之后真的成熟很多。”

    “那是!”下巴要翘上天了,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食堂就直奔风味小吃区,来自全国各地的美食窗口正在向他们招手。

    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食堂里也没什么人了,空间一空旷有什么人也就一眼看清了。

    所以当姜玉琪隔着大老远喊方锦程的时候,食堂里稀稀落落的几个人都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你们怎么才来吃饭啊,方少!呦!还有我们的大才子蒋总!”

    蒋思文扳起了脸,小声嘀咕了一句:“我不是蒋总。”

    “蒋总!”方锦程也学着姜玉琪的口气叫了他一声,顺带在他肩上拍了一巴掌,这把蒋思文震的脸更黑了。

    姜玉琪拉着小姐妹的手穿越餐厅小跑过来,精致的妆容让她看上去恍如素颜一般,她也算的上是系花,跟方锦程站在一起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我说,你们怎么才来吃饭啊,不饿啊?”仰着小脸蛋,她问方锦程。

    “饿呢,你要不叫住我,这会儿都吃上了!”说着就去窗口前寻思,看吃个什么好。

    姜玉琪拉着小姐妹屁颠儿跟上:“呦,这么给我面子啊?”

    “那必须给。”

    小姐妹也咯咯笑道:“还在我们玉琪脸大!”

    姜玉琪嗔怒:“去你的,你才脸大!”

    “好好,脸小脸小!瓜子小脸,天生丽质!”

    姜玉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跟上方锦程和蒋思文:“你们论文答辩了吗?什么时候答辩?”

    “什么时候?”方锦程一脸茫然的看向蒋思文,不是他故意的问的,是他真的忘了。

    “你们班好是下周二。”

    方锦程僵在当场张大嘴巴,额角青筋突突直跳:“下周二?怎么没人告诉我!”

    “辅导员通知了,而且老师和班干部应该也会通知到位,没人给你打电话?”

    方某人干咳一声不说话了,看到陌生电话习惯挂断是他最新养成的习惯,怕自己曾经的风流债找来,当着媳妇儿的面他会无地自容的。

    “一样,你现在告诉我一样。”他冲着窗口里的打饭阿姨道:“来一份过桥米线,你们要吃什么?蒋思文请。”

    蒋思文欲哭无泪了,捏着手上的饭卡有点肉疼。

    姜玉琪吐吐舌头:“谢啦,不过我们刚吃完,正要走呢。”

    “哦,那你们随意,蒋总,你要吃什么?”

    蒋思文又被他勾住了脖子,红着脸道:“也来一份米线吧。”

    “你不用跟我吃一样的,想吃什么点什么。”

    说的好像请客的人是他一样,蒋思文叹气了:“我只是觉得这样做的比较快而已。”

    方锦程哈哈笑了起来,笑声爽朗,在食堂内回荡。

    被无视的姜玉琪有点尴尬:“我们先走了,还要去准备答辩呢。”

    “拜拜,祝你顺利!”

    “好……”

    两个女生离开之后二人就到座位上等着吃米线,蒋思文指指桌上的文件袋:“不打开看看?”

    拿了文件袋上下左右看了看,没有什么寄件信息。

    “万一是呢,嘭的一声。”

    蒋思文汗颜:“怎么可能是,这么小的?”

    “说你学习好却是个书呆子,你是不知道现在的黑科技有多牛掰!”

    “不感兴趣……”

    “对和女人都不感兴趣,你还是不是男人?”

    蒋思文急了:“我只是暂时没有女朋友,以后会有的。”

    “是吗?那你加油。”说实在的,他并不觉得蒋思文以后会打光棍,现在喜欢学霸的女生不要太多,不是有个流行词汇专门用来形容他们的吗?呆萌。

    想到这里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随手拆开快递的文件袋,从里面倒出来几张照片,还没细看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随即变成冷笑。

    从桌上收拾起那几张照片,照片里的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和苏苏。

    他们出现的场合是那家私立医院,走廊里,病房里,还有清源小区的照片。另外还有苏苏的出院记录,住院明细,流产手术单上的签字赫然是他方锦程的。

    虽然没有只言片语,但他已经猜到了这个人给他照片的目的了。

    “怎么了……”蒋思文似乎注意到空气有点僵冷,便伸手抽走了他手上的几张照片,抽的动,说明他并不拒绝自己去看。

    待看完照片,他也紧跟着惊骇起来,惊骇过后又有些愤怒,表情瞬间千变万化,重重将照片放在桌上。

    方锦程挑眉看他:“怎么了?说说,你看到这几张照片的感受。”

    “你以前虽然有点混,但结婚之后懂收敛,我以为你真的改变了,没想到你还在和别的女人藕断丝连,连小孩都有了!”

    方锦程低低一笑:“你继续。”

    看到他这副无所谓的表情,蒋思文更是憋了一肚子气:“你!你都已经结婚了!如果你不喜欢现在的苏警官,那你离婚啊,你和这个小三在一起吧!你们为什么又把这个孩子流了!这也是一条生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只选一个人就那么难?”

    方锦程起身要走,蒋思文吓了一跳,有些语无伦次:“我,我就那么一说,你不用往心里去!”

    “老实坐着!”呵斥他一声,已经去窗口端来了两碗过桥米线,热腾腾的米线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蒋思文松了口气,看他毫不在意的吃了一大口米线,又忍不住开口道:“你这样真的不对,你应该好好反省反省。”

    方锦程点头:“对,我反省,感觉确实很不对。”

    蒋思文又道:“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只跟一个人在一起?不要让另一个人伤心。”

    “嗯,我考虑好了。”

    蒋思文有点紧张的盯着他看:“谁啊?你不会真的要和小三在一起吧?”

    低头吃米线的人不说话,似乎感觉味道不够,又去窗口要了点食盐洒进汤里,尝了一口,味道棒棒哒。

    蒋思文却没吃进去,继续盯着他看:“到底是谁啊?”

    “还能是谁?我媳妇儿。”

    “苏警官?”

    “我还有两个媳妇儿?”

    蒋思文一想也对,点点头,这才开始吃米线:“那你就好好对人家,以后千万不要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让她伤心难过。”

    方锦程道:“这tm就是有人想陷害我!你作为一个局外人看到这么几张照片都能猜得到发生什么事了,别人看到这个照片的想法肯定跟你一样,我媳妇儿要是看到了也跟你一样。”

    “啊?”学霸到底不是白叫的,马上想到了什么:“这些照片是假的?伪造的?”

    方锦程摇头,瞳孔微微一紧:“照片不是假的,但你所猜测的内容是假的。”

    如今的蒋思文算的上是他的左膀右臂,也是最值得信赖的伙伴,有些话跟他也不是不能说。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人是我老婆的妹妹,我陪她完全是看在我老婆这层关系上你信不信?”

    蒋思文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拍照片的人无非就是想威胁你,威胁你老婆,节能他也没不知道照片里的女人就是你老婆的妹妹。”

    方锦程叹气了:“重要的是,我老婆也不知道我小姨子的事啊!这万一她再以为我和小姨子出轨,那误会大了。”

    蒋思文一时有些结巴:“那,是有人,故意找你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