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我不会相信的
    “自己都被亲妹妹‘三’了,哪来的理直气壮?”

    “你说什么?”

    “楠楠”徐子瑞出手拉住苏楠,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竟然不自觉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颇具威胁力的看着露娜。

    露娜虽然性格泼辣,但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面对苏楠的逼问倒也能够hold住,一双大眼冲着苏楠扑闪了两下,一字一句的重复:“我说,你都被自己的亲妹妹‘三’了,怎么还能理直气壮的来指责别人?”

    “恐怕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这可不是能让你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的地方!”苏楠这一次干脆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一双眸子冷锐非常的逼看向她:“在这里,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负起法律责任!”

    “哎呀,好疼啊,警察

    打人了!”露娜扯着脖颈在那儿冲着摄像头叫唤开了。

    “楠楠你先坐下。”徐子瑞道:“从事刑侦工作这么多年,如果还能被嫌烦轻易激怒,那你这些年的工作经验岂不是白费了。”

    苏楠一把将人甩开,后者揉着手腕,一脸得意洋洋的冲着苏楠笑,那表情活脱在说:我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有没有是故意激怒苏警官,徐警官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明白人就不要说暗话,还不如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总是这么瞒着别人,对别人不好,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自己还是个傻子,多不公平啊。”

    苏楠脸上的表情几乎快要绷不住了,一颗心噗通噗通跳的飞快,她不会相信,也不愿相信方锦程和苏苏真的有什么。

    方锦程曾经说过,让她信他,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信他,都要知道他只爱她苏楠一个人,所以她选择相信,毫无保留的相信!

    可是这段时间来的点点滴滴,让她本就敏锐的一颗心变的更加细腻起来,出于亲情爱情的考量,她不往坏的地方去想。

    但这就像是和真相蒙了一层薄薄的纸,只需要一个外力轻轻一碰就能捅破,让她看到残酷的现实和真相。

    一口恶气化作一个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苏楠呵斥她道:“尚芳菊!不要转移话题!我们今天要问的是你的问题!问什么你就老老实实的说什么!”

    “我说了,不要叫我尚芳菊!”露娜要发飙了:“就算我杀人放火十恶不赦了!我在这里也应该抱有人格尊严!你们如果再叫我尚芳菊我就什么都不说了!”

    看她生气苏楠却发出一声冷笑:“如果你不老实交代,你还会以尚芳菊的名字登上社会新闻头条!”

    露娜恶狠狠的盯着苏楠,气到磨牙,双手环胸往椅子上一靠,没好气道:“好,你赢了,不过问话就问话!不准那么凶!如果你凶我,我就不配合!”

    “你还要跟我讨价还价了!?”苏楠忍不住又要拍桌子了。

    露娜做出楚楚可怜的样子看向徐子瑞:“帅哥警官,你看看这个母老虎啊!怎么那么凶啊!我算是明白方锦程为什么要婚内出轨她妹妹了,要是我我也出!”

    苏楠又腾的站了起来,一把抓住露娜的衣领,对方啊的发出一声尖叫,徐子瑞眼疾手快的抓住苏楠的胳膊:“住手!”

    一只手抓着露娜,一只手抬到了半空。

    她并不是真的要打人,作为警察,这点隐忍的素质还是有的。

    但这个露娜一次次说的话实在磨光了她的耐心和棱角,只想狠狠出手教训教训她!就算不能真打,吓唬吓唬也是好的。

    露娜这一次果然被震慑住了,挡着脸往后缩,想要逃出苏楠的动作范围。

    苏楠一把将她甩开,随手整理了一下衣领:“再有一次,可没人救你了!”

    露娜惊魂未定,想抱着椅子往后边躲躲,发现椅子是被固定在地上的,也只得作罢。

    徐子瑞看了一眼露娜又看看苏楠:“你坐好,不准再胡来了。”

    路南一脸的委屈,还在跃跃欲试:“你,你打我可以,我告你刑讯逼供!但是先说好了,不准打脸!”

    “你就这个小身板还受不了我一巴掌!”苏楠没好气的发出一声冷哼:“你一直避重就轻,一次次的把我惹怒,是不是在拖延时间?你以为你就这么一直拖延时间就会有人来救你了?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只要有我在,拼个同归于尽你也休想出来!”

    露娜咕嘟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试探她:“为了我这么一个不痛不痒的人,同归于尽值得吗?”

    “为了你?你少在这里给我自恋!”

    露娜点头:“对对对,不是为了我,为了正义,为了真相!”

    无奈叹了口气,她看向苏楠的表情多了许多同情,那其中甚至还有蔑视的情绪。

    苏楠有点上火,硬生生的克制了自己,一支笔在指尖捏的很紧。

    “交代你一下你自己的问题吧。”徐子瑞把一张化验单推到了露娜的面前:“这是我们在你名下的一家洗脚城内发现的,以青红霉素进口的药品,里面却是打量的麦角碱病毒,甚至还有培养皿,这是怎么回事?”

    露娜点头,承认的倒也大方:“我什么都不知道,东西不是我的,是有人陷害所以放在我那的,不信你们去查海关。”

    这一点徐子瑞早就已经派人跟海关核实过了,露娜说的倒也无可厚非。

    又问了她几个问题,顺便推出了几张疑似吸毒的照片,疑点虽然不少,但都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露娜就是这背后是操控者,也没有办法证明这些疑点和露娜有任何联系。

    小小一间审讯室不通风,让苏楠有点胸闷,审讯期间除了该问的也没再多说别的,直到出了那间小小的审讯室,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办公室里的人也都下班回去了。

    “楠姐,”小林从食堂回来,给苏楠带了一份饭菜,先把手上的矿泉水交给她:“审完了吗?情况怎么样?”

    “不怎么样。”她喝了口水靠着墙站在那里发呆。

    徐子瑞对小林道:“你先进去吧,我有点事情要和她商量。”

    小林点点头离开,看苏楠脸上不太好又有点担心。

    苏楠有气无力的转了个头:“师兄,露娜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觉得呢?”徐子瑞将问题反抛给了她。

    “就算是你说是真的我也不会相信的,方锦程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徐子瑞道:“那你还问我?”

    她苦笑出声:“我这不是好奇这种谣言是怎么传播出来的吗,不搞清楚感觉心里总有点什么事一样。”

    “这不是谣言。”

    苏楠一怔,转而看向他,笑都笑的有点不自然,她觉得自己的样子肯定看上去比哭还难看:“不是吧师兄?真的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只有我一个人梦在鼓里?今天要不是露娜,这层窗户纸就不打算捅破呗?”

    徐子瑞叹了口气,跟她一起站在墙边,注视着走廊外的楼下,夏日的阳光折射的玻璃,大中午的,有些刺眼。

    苏楠觉得自己好像被脱光了衣服,曝晒在阳光下,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围观的人数众多,只有她自己不自知,还跟着围观的人一样傻傻的笑。

    “不可能的……”她告诉自己:“真的不可能的,事情不是这样的,这就是谣言。”

    徐子瑞倒也非常从容不迫:“你见过有图有真相的谣言?也许方锦程确实喜欢你,也爱你,但他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也清楚,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他已经改了。”苏楠锲而不舍的为方锦程正名:“他改变了很多很多,虽然以前他也交女朋友,但都是他们朋友圈子里的跟风炫耀而已,他现在结婚了,已经改了。”

    徐子瑞道:“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所说的。”

    苏楠闭嘴了,静默不语。

    徐子瑞又道:“有人拍到了照片。”

    苏楠道:“什么照片?”

    “方锦程和你妹妹在一起。”

    “那很正常,”她点点头:“锦程经常和苏苏、苏贺在一起玩,他们是同龄人,共同话题也多,他又是他们的姐夫。其实有时候我工作太忙,还要感谢经常帮我照顾他们俩。”

    徐子瑞道:“你知道在一起干什么吗?”

    “干什么?”苏楠笑了,鼻头有些发酸,眼眶有些发晕:“最坏最坏的结果,难道是被拍到在床上?不可能的,锦程除了上班就是跟我在一起,有些人别有用心的有点过头了。”

    “我们出差的那几天。”

    苏楠的瞳孔骤然睁大,眼前瞬间一黑,随即摇摇头以求清醒。

    出差的那几天,出差的那几天?就两三天而已,而且锦程还说要去找她,怎么可能会和苏苏在一起?

    徐子瑞道:“并没有拍到在床上,但如果你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在不在床上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师兄,你不要再说了,锦程是我老公,苏苏是我妹妹,我真的很清楚他们的为人,打死我我也不会相信他们俩会做出对不去我的事情。”

    徐子瑞看着她,目光深邃有些欲言又止,这个饱经风霜的男人也并不想说太多,因为他知道,有时候现实残酷的太过可怕“好吧,我不说了。”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些谣言的?露娜又是怎么知道的?”

    “露娜喜欢方锦程,所以派人去调查他,从而查出了一系列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