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听话与不听话
    “虽说做什么吃什么,但只要你想吃的,芬姨肯定能给你做出来!”

    苏楠压低声音说道:“我还真没什么想吃的,挑食不好,我不挑食说不定以后咱们家宝宝就不挑食了。”

    方锦程低头看着自家媳妇儿这软绵绵的小表情,加上这小心翼翼的眼神儿,一个刚硬的人民警察就这么在他怀中化作了绕指柔,忍不住低头在她脸颊上吧嗒亲了一口。

    苏楠拿眼睛瞪他,对上他那双含笑的眉眼就愈发使劲的瞪他,瞪的最后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方太太从厨房出来,笑呵呵的给他们收拾桌子:“都来啦,坐过来坐过来,吃饭了,来,一诺坐到你妈妈身边。”

    “不要,不要,我要跟舅舅坐!”言罢已经奔到了方锦程的身边,小胳膊小腿往他身上爬。

    “一诺乖,自己坐。”方太太跟在外孙女身边好声好气的哄她:“咱坐好了吃饭,以后在学校里也要自己坐,听到了没有。”

    “我不要,不要,我就要和舅舅坐,就要和舅舅坐嘛!”

    方锦程顺手把她拎自己腿上:“行了妈,我抱着她吃。”

    对面已经落座的方静秋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嘴角是弯的,眸中却没有带笑,轻飘飘的说了句:“一诺过来自己坐。”

    这小妮子就如霜打的茄子一般,从舅舅腿上爬下来乖乖的走过去了。

    方锦程和方太太似乎对此见怪不怪了,都说小丫头怕她妈妈,听她妈妈的话,也只有妈妈能治的了她。

    但是苏楠却细思极恐,常听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小姑娘最常撒娇的对象应该是父母才对,方静秋到底是怎样教育的孩子,让她一个还处于撒娇年龄的幼儿这么惧怕自己的妈妈?

    她也是快要当妈的人了,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也想过以后的子女教育问题,但怎么想也想不到如何能让调皮的孩子变的乖巧听话。

    不过人家方锦程说了,不要扼杀孩子的天性,调皮一点没事,只要不做出格的事情就行。

    但看现在的一诺,她竟有些心疼。

    小姑娘自己爬到了凳子上,乖乖的坐着等待开饭。

    方锦程帮方太太盛饭:“妈,我发现你虽然早就退休了,但似乎现在才开始真正过退休生活。”

    “你这话说的我就有点不明白了。”

    “你看看你以前,有事没事就惦记着我那点麻烦事儿,现在多好啊,含饴弄孙!我早就说过,你就应该做个饭,跳个广场舞,那叫一充实!”

    方静秋也忍不住笑道:“是啊,这是沾了楠楠的光。”

    方太太点头:“锦程说的没错,我们老了,唯一惦记的就是你们,我宁愿操持家里,不管外头的琐事。”

    “等少奶奶肚子里的宝宝呱呱落地,有的你忙呢。”芬姐也乐呵呵的附和,一家人其乐融融。

    苏楠笑着点头,却一直有些心不在焉,身为警察的敏感让她忍不住怀疑方静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先是保姆在她家门口闹事一事,又是市内游行,听说姐夫的父母也是莫名其妙离开的a市。

    说到保姆闹事,她忽然想起那个保姆在自己和徐子瑞面前控诉方静秋的不是,言之凿凿。

    她那时候只当是这个保姆被扫地出门所以心生怨恨,现在看来,她说的如果是真的,那方静秋未免就太可怕了。

    “一诺,妈妈怎么说的,不准挑食。”

    方静秋低头看着女儿,眉眼清清却不怒自威。

    坐在儿童椅上吃饭的小姑娘甚至看都不敢看她一眼,将勺子里挑出来出来的胡萝卜不情不愿的塞进嘴里,闭上眼睛的模样活像在吞毒药。

    “不吃就不吃吧,来,挑给外婆。”方太太心疼外孙女,帮她把碗里的小胡萝卜给挑了出来。

    小姑娘看看外婆,又看看妈妈,似乎在征询妈妈的意见,那表情看上去也是可怜巴巴的。

    “静秋管孩子有点严了,挑食虽然不好,但多吃一点少吃一点也没什么关系。”方太太已经把胡萝卜挑出来了,为了让她吃得下胡萝卜她特意切成了很小块。

    苏楠看方静秋正看的出神,冷不丁的对方一抬头四目相对,一时有些怔忪,舀出来的汤也不小心洒了桌上。

    “媳妇儿,想让我喂你就直说。”方锦程抽出纸巾给她擦了擦桌子,接了勺子端起碗要给苏楠喂。

    勉为其难的喝了两口,在苏楠的推脱下这才放回去。

    方静秋看着她微微一笑:“刚才还说一诺不能挑食,这孕妇也不能挑食的。”

    方锦程乐了:“我媳妇儿不挑食,深明大义!为了咱们老方家的下一代可是付出太多了。”

    “你知道就好,以后要对楠楠好一点!”方太太忍不住苛责儿子:“尤其要听她的话,知道了吗。”

    “妈,锦程已经很听话了,对我也很好了。”

    “不要这么容易满足嘛。”大男孩无奈笑道:“我其实还可以对你更好的,真的。”

    苏楠淡淡笑着点头:“好吧,我低估你了。”

    饭也没心思吃,聊天也聊不进去,一顿饭吃完他们七手八脚的帮忙收拾,她就坐在客厅里吃着水果看电视。

    电视虽然是开着的,但她的心思又不全在上面,时不时的看看手机,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已经八点多了,照理说师兄那边应该有结果了吧?

    想给他打电话,却又担心会影响他们的行动,手上拿着手机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那叫一个纠结,早知道今天去参与行动好了。

    “行,我知道了,先问问我媳妇儿。”方锦程一边打电话一边走了进来坐在苏楠身边,抬手将她揽进怀里。

    苏楠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无声的问他是谁打的电话。

    “行行行,辛苦了,回去犒劳你还不行?先挂了挂了,没事少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

    直接将手机挂断,他眸中带笑的看着苏楠,其中的深情款款让她几乎要怀疑他要直接亲下来了。

    抬手挡住男人的嘴巴,苏楠莫名其妙:“干嘛呢?”

    “咳……”方锦程但笑不语。

    苏楠被他笑的发毛,忍不住搓搓胳膊:“谁打的电话?”

    “你是不是在等电话?”

    “师兄给你打电话了?”她不由警觉,刚才方锦程说话的口吻又不太像。

    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捏着媳妇儿的鼻子就拧了两下:“你能不能不要老惦记着你那个师兄?嗯?也不怕你老公吃醋!”

    苏楠保护好鼻子瞪他:“我就是在等我师兄电话啊,你既然问了,我当然也要问一下是不是师兄给你打的。”

    “甭等了了,他今晚应该不会给你打电话了。”言罢洋洋得意的往沙发上一靠指指自己的肩膀:“给我揉揉,告诉你。”

    苏楠看他一眼,只觉得这小子有点欠揍了,夫妻俩关着门怎么揍他都行,但这在人家家里,就有点不方便了。

    “妈!锦程让我给他做按摩!”

    吓的那小子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捂住苏楠的嘴巴,立马换上了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苏楠挑眉,后者小心翼翼的把媳妇儿按在沙发上,殷勤的跪在旁边给她捏肩膀捶胳膊。

    方太太和方静秋从外面进来道:“楠楠刚才说什么?”

    眼疾手快的把水果塞媳妇儿手上:“来,媳妇儿吃水果。”

    苏楠看他一眼继而对方太太笑道:“没什么的妈,我就是问问大姐今晚不住在家里吗?锦程还想搂着一诺睡觉呢。”

    方锦程如临大敌,用口型问她:“我说过?”

    “不住了,明天我打算带她去学校见见老师和校长。”

    “好吧,你们现在就走?”苏楠作势要起身。

    “嗯,你和锦程不用出来了,早点休息。”

    苏楠却坚持要走,临别跟一诺亲了两口,这小丫头这才不情不愿的跟着妈妈上车。

    苏楠目送方静秋的车离开,苏楠百感交集:“一诺什么时候上学?已经确定是寄宿学校了吗?”

    “一年级九月份开学,一周住校五天。”方太太一想到这个就有点忧心:“别人都是上大学才住校,一诺这么小的孩子就住校……真让人担心。”

    方锦程道:“您就甭操这个闲心了,我姐那是想培养一诺的独立性,再说了,也就我上大学才住校,你们还不想让我住校呢,别人住校早的多的是!”

    方太太拢了拢肩上的披肩,半是含笑的看着他道:“虽说你从小就在我们身边,但也有一定的独立性,你们姐弟两个都没有让我和你爸失望过。”

    “得,这话说了可要打脸的啊,老爷子哪次回来不是对我满满的嫌弃。”

    方太太笑着摇头:“你这孩子,他那是恨铁不成钢,是不是啊楠楠?”

    被点名的苏楠楞了一下,继而笑着点头打开门道:“是,听到没,咱妈已经觉得你很优秀了,你可以骄傲了!来,咱到屋里说吧,好像起风了。”

    几人进屋,芬姐忙着给他们收拾了一下,叮嘱他们早点休息。

    苏楠拿起手机看了看,仍然没有任何信息和电话,转头问方锦程道:“你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来,咱到屋里说,妈,您也早点休息,我和媳妇儿回屋了。”

    “嗯,去吧。”方太太点头,目光慈爱温和:“楠楠现在怀孕了,千万小心一点,不要太过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