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办公室恋情
    露娜的抓捕行动定在了晚上,就她的行程来看,当天晚上她还是会去小巨蛋,警方就埋伏在小巨蛋的停车场,准备在她下车的时候将她截获。

    这次的抓捕行动苏楠没有直接参加,因为沈岸之说了,你现在是整个科室的重点保护对象,所有危险行动你都不能参加,为了避免你爬楼辛苦,要不要把办公室挪到楼下去?

    苏楠哪还敢多说别的,赶紧撤了,中午跟方锦程回去吃饭的时候还忍不住抱怨呢:“你当初就不该给师母打电话!这不给我的工作添乱吗!我哪有那么娇贵!”

    方锦程喊冤:“你是没那么娇贵,肚子里带着块肉呢,我怕你给你们公安局的工作拖后腿。”

    苏楠火了:“原来你是为了这个!你都不关心我!我是不是你老婆!”

    “是是是!当然是!”

    “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方锦程无语了:“演琼瑶剧啊?”

    苏楠道:“今天晚上的行动没我的份,我只能干着急,你高兴了吧?”

    “什么行动?”将车子开到军区大院的门口,哨兵例行上前检查,车窗打开见是院里的二世祖头目——方大少,立马放行。

    “方少回来了,换车了啊?”

    “嗯,以前的不开了。”自从他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被撞到报废他就一直在开姐夫的车。

    老姐曾经出资要让他重新买一辆,但他说了,报废的法拉利就是他的过去,要跟过去说再见!以后这买房买车养老婆孩子都得凭他自个儿的本事,一个男人再怎么样也不能让自家媳妇儿瞧不起。

    结果手上刚有点小钱就立马换了辆家庭式的suv款,带怀孕的媳妇儿更稳当。

    “行,我记住了,以后跟他们说一声!”兵哥哥敬了一标准的军礼放这车进去。

    方锦程又不依不饶的问苏楠:“你们晚上有什么行动?还是冲着那个案子?”

    苏楠道:“这是机密,不能说。”

    “我是你老公,这车里又没别人,怎么就不能说了。”

    苏楠斜睨他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不能说!”

    方某人拉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胯下摸去:“这儿有!”

    苏楠趁机捏他一把:“给我老实点!”

    方锦程又道:“那你快说说,不然憋的慌。”

    苏楠摇头,还是不肯说。

    方锦程开车穿过训练的操场进入后面的家属住宅区,将车停好,侧身看她:“媳妇儿,我来猜猜。”

    “好,你来猜。”苏楠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她就不信了,这小子就能猜到今晚对露娜的行动。

    “你们是不是准备对小巨蛋的露娜下手了?”

    苏楠一惊,不用她回答,她的表情已经将答案说出来了。

    方锦程郑重点头,在她鼻尖上捏了一下:“我就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你们和萧婷查贪污**查到了露娜的头上?”

    “不是我们查的,是大王八查的,有时候吧,这黑社会就是比警察好使,你还真得服气。”

    作为根正苗红的人民警察苏楠当然不服气:“你的视角太过片面!”

    “所以我说有时候!比如在床上的时候你这警察就挺好使!”言罢就轻佻的勾起苏楠的下巴,给了她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年轻就是好啊,这小子的花样整天逗的她云里雾里的,赶紧干咳一声正色说道:“那你说吧,王向中查出什么问题来了?”

    “露娜涉黑,涉

    毒,涉黄,涉枪支弹药,涉违禁药品。”

    乖乖,苏楠听的眼睛都直了:“不是吧?这都是怎么查出来的?有证据吗?让大王八来市局举报啊!”

    方锦程道:“证据得你们搜集,不过他们同样都是社会人,说白了,做的都是社会的生意,消息准确度和灵敏度比你们这些置身事外的警察高的多。”

    “说的好像我们不接地气一样。”苏楠没好气的抢白了他一句。

    方锦程忍俊不禁,又对苏楠道:“所以说,这次是嗅到了什么味道,要对露娜下手?”

    “宋明夫妻俩的死可能涉及违禁药品和致命病毒,不管她背后有什么势力也得严打,一旦流入市场将会不堪设想。”

    “抓捕时间?”

    “今晚。”

    “证据充分吗?”

    “不充分,但来个突击行动,相信能有不小的收获,至于你说的涉嫌其他犯罪,我会跟师父通通气,市局那边将会派更多人手深入调查。”

    方锦程点点头:“涉嫌违规方面就交给我们吧,事无巨细,你不用什么都亲自去办。”

    苏楠叹了口气:“得亏你就是一小小的实习检察官,否则我都要怀疑你打算把我权利架空了!”

    方锦程笑呵呵的看她:“一方面我希望能在这个单位一直干下去,等到将来官大一级,咱俩没玩成校园恋,也玩玩办公室恋爱?潜规则什么的,不让我潜规则我就不让你的送审通过!”

    “行啊,不过你方检察官什么时候能混个比我高的职称啊?”

    “这不快着吗,不过啊,这个社会是个看钱的社会,在机关单位工作不能寻徇私枉法,尤其是身边还睡着一个人民警察,我琢摸着,得干点赚钱的事业,男人的目标是让媳妇儿过的好,你说是不是。”

    苏楠却不敢苟同:“多少钱才够花?钱是挣不完的,我也用不着你养,你还年轻,不管想做什么事业什么工作,我都支持你,真的。”

    方锦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他下车去给苏楠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咱先不想这个,先吃饭。”

    芬姐在门口已经站了半天了,看到他们两个下车还有点不敢相信:“锦程换车了?新买的?”

    “嗯,新买的,付了个点首付,慢慢还贷呗。”他说的挺轻松,却让芬姐忍不住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出息了,出息了,太太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方锦程干咳一声憋笑,在自家媳妇儿耳边轻声说道:“就这还出息呢,以前买车都是全款,现在还贷还这么高兴呢。”

    苏楠暗地里掐了他一把:“以前的钱是你的吗?现在的钱是你自个儿挣的!”

    方锦程连连点头:“媳妇儿教育的对!”

    方太太听到声音也从屋里出来,看了看外面的车也是满面笑容:“这车不便宜吧?你这几个月的工资付得起吗?有什么困难就跟家里说。”

    苏楠替他答道:“锦程说这车有个低首付,我们结婚的时候还有点余款就拿出来用了。”

    方太太看向自家儿子,后者赶紧点头:“是,结婚的余款!”

    知子莫若母,方太太无奈笑着摇头倒也没再说什么,让芬姐张罗着准备午饭。

    “芬姐挑了一上午的燕窝毛,炖了盅燕窝,楠楠先喝了吧,我去给你端来。”

    方太太说着就要往厨房去,苏楠赶紧起身道:“不用,不用,我去就行了,两步路还劳驾您端来。”

    方太太赶紧支使儿子:“锦程去端。”

    “锦程也不用去,我在厨房喝完就行了。”苏楠撒丫子跑的飞快,自己还真成少奶奶了,一家人忙前忙后的伺候着?

    那她心里可会有愧的。

    进了厨房,乌鸡的香味扑面而来,前两天请假在家的时候芬姐就说要炖乌鸡给她吃,结果那两天吃药,饮食比较清淡,就一直没喝成。

    苏楠不无陶醉道:“这乌鸡汤的味道和其他鸡汤的味道就是不一样,真香!”

    芬姐赶紧打开炖盅,端出里面小小一盅燕窝笑呵呵道:“香吧,上次锦程给你带过去的乌鸡汤放了不少中药,这次我少放了几味药,乌鸡的香味更容易出来。”

    苏楠两口把燕窝喝了,权当解渴了:“上次?什么时候啊?”

    她怎么不记得锦程有给她送过乌鸡汤。

    芬姐道:“就是四天前啊,说你工作忙,没空来家里吃午饭,把乌鸡给你带过去了。”

    “啊?哦哦!”苏楠忙不迭的点头,四天气她在南石县呢。

    不过仔细一想又再次确认道:“中午?”

    “不是中午难道还是晚上?对了,晚上也叫你们来的,说忙,没过来,你以后工作千万注意,不能透支身体,这怀孕的女人啊,身体一旦有所亏损对孩子也不好。”

    苏楠点头:“放心吧芬姐,我明白。”

    出了厨房看到方锦程正在给外甥女扎小辫,小姑娘坐在小板凳上,小舅舅坐在沙发上,柔软的头发细细的一缕却无法被两只大手掌控,不是这里漏了,就是那里松了,不小心还揪的小姑娘哇哇叫。

    方锦程一个脑袋两个大,对于自己怎么也玩不转小姑娘发型这件事深感遗憾,以后要生个女儿咋整,有没有奶爸培训班?专门学扎辫子的那种。

    “我来吧。”苏楠一屁股把他给挤走,接手了被他搞的一团糟的头发。

    “你行吗?”

    “苏苏打小的辫子都是我扎的,你说行不行。”

    “那小妮子也太幸福了,我都要嫉妒她了。”

    苏楠莞尔“那你过来,我也给你扎一个。”

    “算了算了,我头发短。”

    方某人避之不及。

    苏楠两三下把一诺的头发扎好了,顺便将带着樱桃的发卡给她仔仔细细的戴好:“行了,让外婆看看好不好看。”

    一诺一听兴奋的蹦了起来,甩着小辫子找外婆去了。

    方锦程把自家媳妇儿拥入怀中:“我媳妇儿手艺真棒,我真要对你刮目相看。”

    苏楠道:“少贫,我问你,乌鸡汤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