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庞大的真相
    “何止是找来了啊,我耳朵差点被揪掉了!”

    言罢还搓搓耳朵,好像那样的疼痛还历历在‘耳’。

    苏楠额角的青筋忍不住一跳,有种想要回去好好教训教训他的冲动。

    但是……教育归教育,怎么想都觉得那小子应该不会揪人耳朵吧,况且还是沈岸之的耳朵!

    “额……锦程,找师母告状了?”

    “可不是!”

    呼……暗地里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他还算有点尊老爱幼的公德心。

    “我说他小你还别不服气,也就只有我们院里的小孩被我孙子欺负了找你师母告状!他还特会演戏你发现了没?”

    苏楠郑重点头:“发现了。”

    “……”沈岸之被堵了个正着:“你的认知还挺明确。”

    苏楠一脸严肃:“认知一直很明确很到位,话说我老公在您跟前演什么戏了?”

    沈岸之叹气了:“哪是在我跟前啊,在你师母那哭诉啊,说什么媳妇儿怀孕初期就给派到外地出差,跋山涉水差点流产啊!说什么知道媳妇儿是公职人员,不能徇私,但看在怀着方家三代单传的份上能不能怀孕期间多点宽容,多点谅解,让你生下孩子再为我国的正义事业做贡献啊!”

    “咳!”强制憋笑的苏楠忍不住咳了一声,为了让给自己的表情看上去严肃,她已经快要痉挛了。

    沈岸之一拍桌子:“你听听,你听听,说的好像我让你上刀山下油锅一样!当初是谁让我收你当徒弟?!哦,现在又是我的不是了啊?现在出去动辄就是飞机火车!用得着跋山涉水?这话说的!我冤不冤啊!”

    “师父,师父,您老消消气,锦程就一孩子,您别跟他置气!”

    沈岸之又拍桌子了:“孩子!?你现在承认他是一孩子了啊!”

    苏楠尴尬的咳嗽一声,眼神不知该往哪里去瞟。

    沈岸之算是败给这夫妻俩了,互相维护的够可以:“行了,我也不跟他计较了,你怀孕是不该到处乱跑,这次怎么样?身体没事吧?”

    “没事,没事,已经满血复活了!”言罢摆出一个炫肌肉的姿势。

    “那好。”沈岸之道:“那个案子你继续跟你师兄负责,已经准备收尾了,这可是一场大好戏。”

    苏楠听闻不由有些兴奋:“凶手定了?”

    “找子瑞去!他跟你说,我这还一堆事呢!”

    “行,我就是今儿来报道,顺便问候您一声,那您忙着先。”

    言罢就飞快的奔着刑警大队去了,这里跟她走的时候没什么两样,每个人忙的跟陀螺一样。

    找到徐子瑞的时候他正在给一个专项小组布置任务,苏楠进去听了一会发发现他们在讲一个抓捕工作。

    等到散会之后苏楠才跟单独留下的徐子瑞说上话:“为什么要去抓露娜?之前不是已经排除她的嫌疑了吗?”

    上次把露娜强行带回局里审问的时候就是因为她涉嫌接触过毒死宋明的五谷杂粮养生餐,后来盘问不出什么人也就给放了,倒是露娜在外头还在不遗余力的想要将苏琛给救出来。

    没有确凿的证据,苏琛是嫌疑人当中疑点最大的一个,但是他的杀人动机却并不明确。

    “露娜不简单,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她负责的另一个洗脚城内出现过麦角碱病毒和致幻剂,否则我们也不会贸然去逮捕她。”

    苏楠倒抽一口冷气:“是不是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宋亚飞的妈妈……是,被她爸爸杀死的了?”

    徐子瑞点点头,致幻剂和麦角碱病毒都能使人变的狂躁,甚至有可能化身成为杀人狂魔,当初这只是他们一个大胆的想法和猜测。但如果麦角碱病毒以及致幻剂确实存在,那么宋亚飞妈妈的密室之死就容易解释的通了。

    “我让法医特别留意了一下,查看第一死者身上所留存的宋明的信息,有许多细节证明死者身上许多宋明的信息是在行凶的过程沾上去的。”

    苏楠双瞳不由放大,“那行凶的凶器找到了吗?”

    “还在找,要找起来应该没那么简单,不过已经派遣稽查组去稽查宋明生前常去的一些地方,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吧。”

    苏楠点头:“那如果真是宋明干的,宋明的麦角碱病毒很有可能是露娜下的?”

    徐子瑞沉默的看向苏楠,后者对上他的眼睛有些不自然:“师兄,你想说什么?”

    “露娜没有作案动机。”

    苏楠一愣:“这么说,苏琛的作案动机出来了?”

    “宋明夫妻俩应该就是当初杀死他父母的凶手。”

    “什么?”苏楠一惊,心里咯噔一下,虽然在南石县的时候她就做过这样的推测和猜想,但当事实真的摆在眼前的时候,她还是不相信这就是真的。

    徐子瑞走出会议室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苏楠赶紧跟上,她没想到自己不在的这两天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案件果然像沈岸之所说的,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徐子瑞的办公室里堆放着各种文档,他在桌上翻找了一会抽出一份文件夹递给苏楠道:“我昨天去了老同学的公安厅一趟,这是他那边的进展。”

    苏楠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里面是关于南石县几位公检法人员的初步调查报告,事实上还涉及市级几位领导以及省级领导。

    当她全部看完的时候也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苏琛的父母和宋亚飞的父母还有过这样一段过去。

    早年间苏琛的父母也是给别人打工的,后来在自家宅基地里发现了煤矿便开采了一段时间,却发现越开越多,请专业人士测试之后发现那是一个巨大的煤矿是,单靠他们这种个体户是无法开采完成的,其中还涉及到巨大的开采设备。

    至于他们是怎么想的已经无从得知了,小两口去县上上报申请开采许可证的时候,这事被当时县里的一把手得知,而现在的赵局在县政府还名不见经传,背后却有个很硬的后台,那就是宋家两口子。

    宋明和妻子林娟当时在市里担任一把手,便以商议投资开采为名目将这夫妻俩骗到了市里,想用巧取豪夺的手段侵吞整个煤矿。

    两夫妻虽然是没有什么文化水平但也知道他们的目的,便不同意投资入股当天就回去了。

    后来市里县里都几次三番的来找过他们,今天是宅基地手续不合法,明天是上交国家,各种政策施压下来便让当时的老百姓有了民不和官斗的想法,索性一次性转手相安无事。

    政府官员当然不能拿出一大笔资金来收购煤矿,只能巧立名目,以外省富商的名义收购煤矿。

    出售当天宋家夫妻俩将价格一压再压,压到只有一块宅基地的价钱,夫妻俩不干了,准备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就遭遇了不测,遇到了泥石流。

    就姓赵的公安局长交代,这夫妻俩确实不是死于泥石流的,是他按照宋家两口子的指示派人伏击杀害了,泥石流也是他们人为的,为了就是掩盖事实真相。

    苏楠看的只觉得咂舌:“要不是我们不受那十五万的诱惑上交给省厅,这姓赵的还得逍遥法外,十年前的秘密也就石沉大海了。”

    “有了宋家夫妻俩的帮助,他也算是顺风顺水的当上了公安局长还占据了煤矿的两成干股,因为南石县是煤矿大县,足以捞到巨大的油水,他也没有要调离的打算。”

    徐子瑞说着又把一份资料递给她:“他的豪宅不止你在朋友圈看到的,这些也都是,遍布全国各地。”

    文件夹内的豪宅照片奢华的令人咋舌,也得亏是在南石县,要是别的贫困县,把全县老百姓的腰包搜刮干净都不够买一座的。

    “那南石县的其他官员有没有涉案?”

    徐子瑞就回了四个字:“都不干净。”

    苏楠沉默了,他们看到的兴许是刁民,但看不到的呢?

    “所以,当年苏琛认定父母被害是对的,这些人掩盖了事实真相又给了一部分的封口费?”

    徐子瑞点头:“是这样。”

    “那卖煤矿的钱呢?真的给过?”

    “卖煤矿的钱一分没有给过,合同也是夫妻俩生前以高价诱惑他们签订的。苏改革的大哥搬走不是因为拿了煤矿的款项,而是避祸,所搬走的那个地址虽然存在,但他们一家并没有住在那里,省厅那边正在积极寻找,想让他们作为证人指控这些人。”

    苏楠点点头,一时间脑子有点乱。

    她在海新区派出所干过几年的片儿警,不少人的行凶动机都让人唏嘘。

    如果宋明夫妻俩的死真是苏琛干的,这就未免太是让人绝望了。是怎样的走投无路才走上了这样一条犯罪道路?

    而且一走就是十年,机关算尽,先是接近他们的女儿,又设法进入这个家庭,最后实现目的,再把自己的一生都赔进牢狱之中?

    不,不太可能,像他这样心思缜密的人,不可能不给自己留后路,大大咧咧的撞进公安局来,让苏楠逮个正着。

    “苏琛怎么说?”

    “还没有提审,现在科长的指示是先控制露娜,就算不是主犯,也有可能是从犯,手上藏有不少违禁药品。”

    苏楠点点头,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露娜可能就是苏琛的后路,就方锦程所得知的情况来看,露娜的背后还不知藏有多少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