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十年前旧案
    书记想也不想的直点头:“有印象,有印象,咱们这泥石流少见,死于泥石流的更少见。几位同志应该知道我们这里煤矿多,天气不好的情况都停止作业,也会广播禁止村民出门,所以一般不会有自然灾害导致的死亡事件!这件事呢,往前推三十年那都是少数,更别说现在了。”

    徐子瑞点头:“那好,,那户人家的户口档案镇上应该有保存吧?”

    “有是有……”书记犹豫道:“不过他们家没人了啊,两口子走后家里还有两个老人一个孩子,后来两位老人相继去世了,至于那孩子,外出打工,也没回来过。”

    徐子瑞道:“我们就是为了那个孩子的事情来的,他涉嫌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我们过来调查他的家庭情况。”

    书记一听立马严肃起来,赶紧出去叫人:“把苏改革家的档案调出来。”

    “哪个苏改革?”外面人问他。

    “十年前死于泥石流的那两口子!”

    安排好后书记又回来对徐子瑞道:“他们家那小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在a市犯的事?”

    “目前还不确定,只是有嫌疑在身,具体的还要等调查结果。”

    “哦哦……”书记点点头:“可怜啊,这一家人都可怜啊,唉。”

    苏楠道:“年纪轻轻就无父无母确实可怜,不过就他自己交代,家里应该还有个煤矿吧,这算是父母给他留的遗产了,目前是谁在替他打理?”

    书记一愣,微微蹙眉,最后摇摇头道:“煤矿早被他父母卖了,结果卖了煤矿当天回来就遇到了十年不遇的大风雨,遇到了泥石流,人就没了。”

    “卖了?!”苏楠大惊:“卖给谁了?卖了当天就遇到泥石流了,天下有这么巧的事情?”

    书记摇摇头没说话,这才想起来要给他们倒水,拿了一次性的纸杯在饮水机下接水。

    徐子瑞盯着这个男人的身影看,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刻意回避着与他们眼神接触,越是如此,他就盯的越紧。

    坐在旁边的苏楠都感受到了来自师兄的‘杀气’!

    书记将三杯水放在三人的面前,踌躇坐在桌边,近晌午的日光落落在他的身上,晒出了一脑门油汪汪的汗。

    “你要是不想说也可以,不过一个村子这么大,这种事应该不是秘密吧?煤矿要经营要开采,随便问一个人就知道了,你说是吧,书记?”

    镇书记点点头:“不是我不说,是不太好说,正如这位女同志说的,这两口子卖煤矿的当天就出事了,当初在这十里八村的也是传的沸沸扬扬,接手煤矿的经营商在背后没少挨骂。”

    “既然我们大老远来了,不如就跟我们好好说说,到底是什么人收购的?多少钱收的,背后有没有什么势力支持。”

    书记想了想刚要开口,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外面进来一个小平头,拿着一个文件袋:“书记,他们家的户口没有载入电脑,只有这个。”

    “行!这个看着还方便!”书记说着就将那文件袋接了过来:“行了,你去忙吧。早些年电脑在我们这普及,上头就要求科技化办公,各户的户口全部输入电脑了,想要查找也方便。不过这苏家人都没了,户口也没往电脑里输,这要是再过个十年,要么苏家的儿子把户口迁出去,要么这户口就得进地下档案室,要找就更麻烦了。”

    档案袋打开,这一家人的资料就全部一目了然了。

    小林赶紧打开相机,对着几张档案拍照。

    苏楠翻看了一下道:“苏改革的妻子是哪个村的?”

    “也是我们镇的,隔壁村,不远。”

    “家里还有什么人?她的兄弟姐妹在吗?”

    “这我得查查。”

    苏改革老婆的档案上有苏改革兄弟姐妹的名字,书记打开电脑在人口资料中输入名字没一会就查到了。

    “家里还有个老妈妈,一个大哥,小妹一家户口迁市里去了。”

    “麻烦你把她大哥的资料打印一份,家庭住址也打上,我们还要走访一趟。”

    书记稍作犹豫,最后不好意思的笑笑:“同志,我能看看你们的证件吗?刚才他们看了,我还没看呢。”

    “可以。”徐子瑞说着就掏出证件的工作证,苏楠和小林的也都掏给了他。

    书记拿着证件看了半天,其实也看不出个真假,完全是试探,从这几个人的表情神态以及言谈举止来判断这几份证件到底是真是假,这几个人到底可不可信。

    “我得好好看看,毕竟这档案属于机密,不能随便给的。”

    “您慢慢看,统共就那么两页,还能看到半夜?”苏楠倒也好脾气,气定神闲的坐在那儿,端着个水杯喝水。

    徐子瑞几乎已经可以猜到他到底怎么想的了,只得开口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我们不是来查煤矿的,也不是要查十年前那两口子,只是想了解一下他们的儿子和家庭环境,以确定他有没有犯罪的动机和嫌疑。”

    书记又赶紧点头:“明白,明白,我也是照章办事,虽说要配合你们的工作吧,但也不能不走流程,这要是上级追究起来我也不好办啊。”

    虽是这么说的,单已经将三张证件还了回去,不管信不信任他们的身份,知道他们不是奔着煤矿来的,多少酒放宽心了。

    把苏琛舅舅家的资料给打印了出来,小林全部收好。

    只听苏楠又道:“苏改革家里还有什么兄弟姐妹吗?”

    “没有了,都搬到外地了,家里两个老人不肯搬,可能是想等孙子回来,但没等到孙子就去世了,家里没个年轻人,日子不好过,也是我们这里的五保户。”

    “卖煤矿的钱都给孙子了?老两口没留?”

    “那谁知道,有人说钱被苏改革的哥哥拿走了,有人说在老两口手上攥着,等孙子结婚了娶媳妇儿用,谁知道呢,也没跟外人说。”

    苏楠和徐子瑞对视了一眼,忍不住大胆猜测道:“卖煤矿的钱不会没给吧?”

    书记赶紧摆手:“话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的!人家也是大企业,有合同,合同上写了,钱款交付到位!”

    苏楠点头:“我明白,我就那么随口一说。”

    书记道:“我能不能问一句,他们家那小子到底犯什么事了?是杀人了啊,还是放火了啊?你们千里迢迢的跑这查案子了?”

    “在事情没有进一步的定论之前我们也不能随便说,等将来出结果了,您肯定会知道。”

    书记表示了然的点点头,这边苏楠和徐子瑞把该查的资料都查到手,书记派了一人开车送他们去隔壁村找苏改革的大舅子。

    出了镇委会大院司机就将车子驶上了坑洼不平的水泥路,一边略有些赧然道:“不好意思啊,我们镇上的路都有点颠,跟大城市的没法比。”

    苏楠道:“都是运煤轧坏的吧?再结实的路也不经这么折腾。”

    司机点点头:“是啊,咱们这边有几座规模不小的煤矿,其中有一座就是你们刚才查的那资料,苏改革以前卖的矿!估计十年前卖的时候没想到这矿的地底下媒这么多,要是知道了肯定不卖。”

    司机说着就摇下了车窗,车外飞扬的尘土就扑面而来。

    他指指不远处一座高高的开拓立井,恍如镇上的标志性建筑一般。

    “谁能想到这么个矿能开十年啊!要是这两口子还活着,矿没卖,那绝对的,估计也都跟别的老板一样移民国外了!”

    苏楠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立井周围还有许多其他的建筑,一片连城一片,甚至还有设施完善的生活区,可见若不是开采的年限长时间久,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规模。

    巨大的采掘设备将岩梅采出,装入运输设备,源源不断的运往指定地点。

    要是那两口子还活着,苏琛也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他不会漂泊到大城市,也不会进入娱乐场所打工,不会整容,不会遇到露娜,不会遇到宋亚飞,也不会有后面那些事情。

    如果他们还活着,且不论夫妻生活是否幸福,作为他们唯一的儿子,必然会过上太子一般的生活。一个煤老板的儿子,那小子日可比方锦程那个官二代好太多了。

    “跟苏改革家里有关系的人都不在了?”

    “应该不在了吧,早些年听说他大哥都搬走了,咱们镇上除了矿之外没多少常住人口了,生活条件稍微好点的都搬走了,哪还住这啊,尘土飞扬的整天。”

    说的也是,刚才书记说的苏改革的大哥,很有可能就是得到了那笔钱之后搬走的,当然,这也只是他们的猜想。

    很快到达苏改革的大舅子家,家里只有老人,儿子媳妇,孙子孙媳也全都在矿上做工。

    这位老人就是苏琛的外婆,一听说他们的来意就红了眼眶,拉着徐子瑞的手就不停絮叨:“那孩子不会做错事的!不会犯错误的!老实巴交的,绝对不会犯错误的,你们要相信他啊,相信他!”

    苏楠打量着苏琛大舅家的院子,新盖起来的二层小楼已经装修完毕,室内用色多以金色为主,给人一种暴发户的真实感。

    在煤矿上上班虽然赚得多,但那一分一毛都是真正的血汗钱。

    苏楠道:“您老还记得苏琛长什么样吗?”

    老人家连连点头:“我孙子!能不记得吗!从小我看着长得的!”

    “苏琛小时候住在您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