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行贿
    “好好好,求之不得!”

    马处长喜笑颜开的掏出自己的手机,屁颠儿凑苏楠跟前要加微信,赵局一声干咳立马又让他蔫了,加也不是,不加也不是。

    苏楠反倒神态自若道“赵局,也加个微信吧,以后有事没事多交流交流。”

    赵局这才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来:“美女同志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啊。”

    马处长不忘急道:“这位小同志也加一下吧,小同志才毕业吧?今天上午的态度有点不好,小同志见谅,明天请你吃饭!”

    小林面带难色摇摇头,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道:“我没有微信。”

    “那就留个电话号码!”

    “我没有电话。”

    “开什么玩笑呢,都什么年代了啊,还有人没有电话号码?小同志是不想给我吧?”

    苏楠哂笑:“你怎么知道。”

    马处长顿时尴尬的有点下不来台了,苏楠在他肩上拍了拍:“马处长,人家就是不想跟你联系,何必强人所难呢,毕竟像我这么好说话的人,可不多了。”

    马处长点点头:“是,是我没有自知之明了。”

    赵局瞪他:“像什么话,赶紧坐回去!”

    后者灰溜溜的走了,苏楠加完微信并不急于把手机收起来,顺手放在了桌上。

    随着饭菜陆续上齐,几个人轮流给徐子瑞和苏楠敬酒,寒暄,先是介绍了风土人情,又介绍了名人名事,甚至还邀请他们多住一段时间,也好带他们各地转转,旅个游,买点纪念品。

    徐子瑞最是端正沉稳的,一本正经的他也不愿跟这些人说太多话,应付的担子大多还是落在苏楠的身上。

    几番交流下来苏楠很是自觉,对他们此番来调查的案子只字不提,待到酒酣耳热,还是检察长在赵局的示意下有点坐不住了。

    “我说小苏同志啊,你们这次要查的案子我不是很明白,到底怎么一回事啊?”

    “嗨,也没什么大事,这次过来主要是调查调查苏琛父母的死因。”

    “我知道是调查那两口子啊,不过这都时隔十年了啊,还有什么好调查的?难道苏琛在最高检上访了?”

    徐子瑞抬眼看他,目光敏锐的让检察长脸上的笑容都有点挂不住了。

    “你是害怕他在最高检上访吗?”

    “那不能够!”检察长吃饱喝足,一笑起来油光满面的:“不是怕他上访,上访是咱们每个公民应有的权益不是,这不是好奇吗,都个过这么长时间了,早不上访晚不上访的,现在要旧案重提?”

    徐子瑞道:“不是旧案重提,是苏琛涉嫌两起杀人案,我们在调查他的作案动机。”

    马处长听闻忙不迭的点头:“对对,他们今天上午就说了,不过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报复社会?”

    苏楠摇摇头,表示有点痛心:“马处,这也是我们好奇的原因,我们要是不好奇,也就不来这跑这一趟了。”

    赵局那边表情有点悲恸:“没想到啊,这孩子竟然还会杀人,我记得,记得十年前,还在上中学吧,挺精神的一小伙子!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呢!”

    苏楠笑道:“人都会变,不过现在也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人就是他杀的,我们这次过来也只是调查而已。”

    赵局点点头,端着酒杯向苏楠敬酒道:“不管怎么说,那孩子是我们县的人,父母去世之后我们县有责任担负他的教育,没想到竟然走到这一步了,我也是执法者,不求法外开恩,希望美女同志能让他早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执法者可不会一口一个美女同志。”徐子瑞在旁边已经有点变脸了。

    苏楠笑着点头:“好说,好说。”

    言罢端起自己的果汁和他碰了一下杯子,赵局继续呵呵笑道:“为了感谢您几位对咱们县公民的照顾,带一些咱们本地的特产洋梨回去吧!啊?哈哈!这洋梨那叫一个甘甜多

    汁,带给a市的同志们也尝尝!”

    徐子瑞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墙边摆着的三个礼盒手提袋,外包装是洋梨的图案,至于里面是什么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从他们一开始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几盒东西,现在听这口风,果然是送给他们的。

    徐子瑞果断拒绝道:“谢谢你们的好意,今晚吃这顿饭本身就涉嫌违规,我们不能再收礼物回去。”

    “不值钱的东西,违什么规啊!要是这么推辞,那可就见外了!”

    徐子瑞面无表情的反击:“我们本来很熟?”

    “那是!这饭都吃了,酒都喝了,可不是很熟吗!”

    后者冷哼一声,显然不给这赵局面前,要放在别人的身上早就火了,然而这赵局毕竟是个‘有故事’的人,端的是有涵养。

    苏楠从中斡旋道:“梨我们就不要了,您的心意我们领了,我们查完案子就走了,别到时候给您留下什么把柄,影响您的声誉不是!”

    赵局摇头笑道:“话不能这么说,好不容易来一趟不是,要不然这样!我以批发价给你们!你们就当是花钱买的!这还有什么关系呢!五十块钱一箱!就这么定了!”

    苏楠真是哭笑不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这位南石县的公安局长干起微商来了呢,强买强卖啊?”

    一桌子的人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其中有人说道:“苏警官,你可能不知道,咱们这洋梨都是卖两百块钱一箱的,那要做微商不是亏大了吗!”

    苏楠赶紧摆手:“那这可不行啊,多少钱就多少钱!”

    “就五十,五十!”赵局也赶紧说道:“亲戚家的!成本价!不收就是不给我们南石县的面子啊!收下了拿回去给大家伙尝尝,想买的可以在网上买!就当是给我们南石县打广告了!这是广告费!广告费!”

    苏楠和他一推二去的,就这么收下了洋梨。

    一顿饭吃的差不多已经七八点,本来赵局提议还要去唱歌打麻将,但都让苏楠以睡眠不足给拒绝了,打道回检察院的招待所。

    提起那三箱梨的时候,重量明显不对,不过也没说什么,三个人上车苏楠透过后视镜看向那站在酒店门口跟他们挥手的几尊‘佛爷’忍不住笑出了声。

    “估计还得续摊儿吧。”苏楠道:“你们县这几位领导平时经常聚一块?”

    开车的司机倒也长了个心眼:“这我不知道,我平时就开开车。”

    苏楠不再问了,歪头看向徐子瑞,后者看看脚边放着的洋梨,沉默不语。

    招待所开了两间房,苏楠和小林一间,徐子瑞一间,他们三人先在一间房内会和,将洋梨礼盒放在了桌上。

    苏楠冲小林使了个眼色,后者点点头拿出苏楠的手机,将摄像头对准了那三箱梨。

    徐子瑞戴上手套打开第一箱,上面码着六个黄橙橙的大洋梨,里面却整整齐齐排着红色的人民币。

    苏楠忍不住乐了:“师兄,这梨有点贵啊。”

    徐子瑞没说话,眉头却越来越紧,又开了剩下的两箱,情况一样,一箱六个梨却有五十沓人民币,整整一百五十万。

    “都拍下来了吗?”苏楠问小林。

    小林点点头,把摄像关掉还给苏楠:“都拍下来了,不过刚才在酒店的时候因为偷拍的原因不太清楚。”

    苏楠会看了一下偷拍内容,自觉没什么问题:“行,这样就行了,行贿的证据,虽然我不清楚他们南石县的公检法为什么要向我们仨行贿。”

    “他们是在阻止我们继续调查下去,”徐子瑞看着三箱钱皱眉:“更加肯定了我的猜测,他们必然和那两起杀人案有关。”

    小林道:“那我们现在收了钱了,明天还去不去了?要是不去就白来了,要是去了,就有点打草惊蛇。”

    “当然不能去,你放心把一百五十万块钱摆招待所里啊?不怕贼偷还怕贼惦记呢!这可不是一百五十块钱洋梨!”

    小林噗嗤一声笑道:“他们就是想用这钱绊住我们的腿呢!”

    “钱都放在我这里保管,你们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会联系本省公安厅,我有同学在那边工作,直接越过市级带人过来处理。”

    苏楠道:“别这么铁面无私嘛师兄,人家钱都送你了,你倒好二话不说把人抓了。”

    徐子瑞看她那嬉皮笑脸的模样也忍不住有点想笑,但却依旧假装的一本正经:“行了,睡觉去吧,别的事情明天再说。”

    苏楠是真的困了,已经睁不开眼了:“你也早点休息,我们要是起不来您明儿一早记得来敲门。”

    跟小林回了房间,小林先去洗澡,苏楠就躺在床上美滋滋的掏出手机来。

    先把小林拍的视频上传到云端,又打开微信,方锦程的未读消息有八条,每一条都是嘘寒问暖,问完了她问宝宝,无非就是你忙着呢?吃了吗?我现在特想你,想你想的晚饭都吃不下去,觉也睡不着,这正常吗。

    苏楠也老老实实的回他:睡不着觉就对了,结婚的人都这样。

    真的都这样吗?我读书少,你可不许骗我。

    人民警察能骗你吗。

    那警花姐姐你也睡不着吗?

    睡不着,想我老公呢。

    对方发来一个偷笑的表情我也睡不着,想我媳妇儿。

    那咱们互相想着睡吧

    我看行

    哄着小老公睡觉,苏楠颇有成就感,她对小时候的苏苏和苏贺都没这么大的耐心。

    正打算关掉微信,忽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果断打开了赵局和马处长的朋友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