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需要哄的小孩子
    “信不信我现在就查你?”

    小林也跟着乐呵呵道:“怎么,马处长不是走了吗?还没走啊?在门口听墙角呢?”

    马处长冷哼一声脸色不好:“不是要查我吗?我走了你怎么查?!”

    苏楠指着他道:“你给我进来,我今天就查你了!”

    “你让我进去我就进去?要查我那也得上头的手续和指示!你以为你是谁啊!”

    “进来!”徐子瑞也跟着一声呵斥。

    马处长不为所动甚至还抬高了下巴,一副睥睨的神态。

    徐子瑞这下二话不说直接出去,抓住他的胳膊一个使力把人给拽了进去。

    马处长惊慌挣扎:“你们干什么!这什么地方!你们想干嘛!”

    “这什么地方?别以为在你们南石县公安局我就不敢动你!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苏楠知道,对这种色厉内荏的角色你就应该给他一点颜色瞧瞧,省的他在这里胡作非为!

    然而给他颜色瞧瞧还不算,还要把他的气焰给压低喽,欺善怕恶的主儿,你就得比他还恶。

    苏楠和徐子瑞双双往他面前一站,人高马大气势十足,愣是让他咕嘟咽了口唾沫,语调都有点不太连贯了:“你们想问什么?想查什么?我配合就是了!”

    苏楠晃着苏琛父母的资料对他说道:“当年这两个人死的时候你在不在这个公安局?”

    后者飞快摇头:“不在。”

    “马处长,你是哪一年进的南石县公安局?升到处级想必也不容易吧?”

    “额……”马处长微做沉吟,刚想出一个数字要回答,苏楠就将他打断。

    “不用编了,既然上级让我们过来调查事情的真相,还希望底下的兄弟机关能够配合,你要是不配合,我们只能来强的了。”

    马处长一脸难看:“没错,我来了之后才发生这起事件,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苏楠笑道:“什么都不知道你来糊弄我们?南石县的公安局还真没有什么不敢干的啊。”

    “这不是我领导让我来检察院配合你的工作吗?我也不想糊弄你们啊,奈何案件发生的时间太久远,很多问题都不清不楚啊的,唯一的答案就在这些卷宗上了,你们可以好好看看好好研究研究,就知道我们有没有糊弄你们了。”

    徐子瑞道:“你知道苏琛的家在哪吗?”

    “我不知道。”脑袋摇的飞快,巴不得赶紧和这件事脱离干系。

    “你知道吗。苏琛涉嫌一起犯罪杀人案,死者是两位市级重要干部,如果能够找到他的杀人动机和杀人线索,你还会得到很多奖励。”

    马处长还是摇头:“我真不知道。”

    苏楠道:“你不知道没关系,我们知道,这上头不是写的很清楚吗,只是我们初来乍到,到了您马处长的地盘,人生地不熟的,还希望处长您明天能给我们带个路,让我们亲自去苏琛的老家看看。”

    “哎,那地方不好走啊,公路都被拉煤车给压坏了,还是不要去了吧。”

    苏楠继续说道:“哪怕步行也得去,不然我们千里迢迢来这是为了什么?”

    马处长好像吞了黄连,有苦说不出,早知道不来招呼这几位了。

    “那行吧,要没什么事我就先撤了,卷宗都在这,你们慢慢看。”

    徐子瑞一边看卷宗一边吐出两个字:“坐下。”

    “啊?还让我坐下干什么啊?还有我什么事吗?”

    苏楠道:“我师兄的意思是说,还没查完你呢,先坐下吧。”

    马处长这下也不似刚才那么颐指气使了,讨好笑道:“公安局还有事情要忙呢,我得赶紧回去,晚上咱们公检法机关还给三位设宴,准备了洗尘接风!”

    徐子瑞道:“甭来这套。”

    “不是,不是那个意思,纯粹是欢迎您三位来玩,就当是招待朋友了,别的什么意思也没有,您看您三位,虽然是市里搞刑侦的吧,但不是咱们市的,咱们讨好你们也没必要不是。”

    苏楠道:“不用,我们吃喝就只在招待所,回去告诉检察长和你的同事们,就说谢谢他们的好意。”

    马处长不死心的再问:“真不去了?”

    “不去了。”

    他又小心翼翼道:“那我走了?”

    苏楠头也没抬:“跟你闹着玩呢马处长,赶紧忙你的去吧。”

    “好好好,唉,虽然咱们是个小小的县公安局,但也忙啊,也忙啊。”

    说完马不停蹄的溜了,小林忍俊不禁噗嗤一笑:“我看这个马处长也挺有意思的。”

    “没意思的人能做到处长吗。”

    徐子瑞看了苏楠一眼:“不要管别人的事了,先看卷宗,明天去苏琛的老家看看,明天晚上就回a市,时间紧急,不容浪费。”

    小林吐吐舌头,也赶紧掏出随身带着的笔记本和相机忙碌起来。

    明天晚上就回去了,苏楠私心想着,今天晚上方锦程发现自己跑来南石县的时候就算要来找她也没必要了,这小子兴许会生气,不过明天就回去了,回去之后再跟他道歉吧,大不了好好哄哄,小孩子嘛,哄哄就好了。

    需要被哄的小孩子这会儿还在哄别人呢,一边逗着小外甥女高兴一边听老妈在旁边唠叨。

    方太太有些不放心道:“你现在是上班族,又是在国家机关单位上班,不好好上班整天请什么假,鸡汤让芬姐送过去就行了,你请假你领导没意见啊?”

    “还真没意见。”

    “那是萧婷照顾你,但你可千万不能给她拖后腿,萧婷一个女孩子坐到这样的位置也不容易,你自己不进步反而耽误她进步,我和你爸都不会饶了你,你听到没有?”

    方锦程道:“我说老妈,以前怎么没发现您这么啰嗦呢,是不是要做奶奶了,也不能脱俗?跟广大啰嗦师奶为伍了?”

    一句要做奶奶了又让方太太喜笑颜开:“是是是,要做奶奶了,你也要做爸爸了,做父亲要有做父亲的样子,不能再跟以前似的,要知道养家,知道吗?”

    短促一笑:“知道!我还能饿着媳妇儿孩子不成?您多虑了!”

    芬姐装好了鸡汤从厨房出来笑道:“咱锦程自从结婚后就懂事多了,出息多了。”

    方太太乐呵呵的点点头“楠楠也真是不容易,能降的住他这么个小魔王!”

    方锦程把一诺抱起来放在老妈身边,自己则接过芬姐给的保温桶:“我怎么就是小魔王了?你们现在就觉得我混了?这要是我将来有孩子了,不管男的女的,那估计比我还混!你们看我一肚子气,到时候估计得把他给捧在手心含在嘴里!”

    芬姐笑呵呵道:“这倒不假,哎,少奶奶晚上回来吃吧?我去准备着!”

    方太太也不禁无奈笑道:“不忙,不忙,这会儿午饭还没吃呢,就准备晚饭了,你看看你啊,是我要得孙子了,还是你要得孙子了?”

    “那不都一样吗!我儿媳妇儿怀孕的那段时间,你不也整天惦记着今天送点这个过去,明天送点那个过去!”

    “得,我们都是你们的儿孙!好了,我走了,你们午饭多吃点。”方锦程说完就挥挥手,潇洒的拎着保温桶走了。

    走出门就开始心虚,这哪是给他媳妇儿的啊,这是给他小姨子的啊。

    小姨子不让人省心,连带他也开始做欺骗父母的坏孩子了,等她以后好了,一定要好好鞭笞鞭笞。

    把鸡汤带回医院,小姨子已经坐在床上玩手机了,消消乐玩的不亦乐乎,抬眼瞥了他一眼急道:“快点,快点,就指着这顿汤呢,饿死我了。”

    方锦程没好气道:“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你忘了昨晚受那罪了?忘了自己要死要活了?”

    苏苏嘟着嘴巴不乐意:“我当然没忘!但我现在饿了你还不让我喝汤了?不让我喝汤你回去拿什么?”

    “喝喝喝,咱喝还不行吗,你真是个麻烦精!”

    苏苏眨巴着灵活的大眼睛看着他:“是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麻烦精?”

    方锦程哭笑不得:“麻烦精哪还有讨人喜欢的。”

    “那你是个口是心非的大坏蛋!”

    “叫姐夫!”

    “我姐夫是大坏蛋!”

    “大坏蛋不给你汤喝了,大坏蛋就不该管你死活!”

    “好好好,我姐夫是好蛋,是好蛋还不行吗,快点,我都要饿死了。”

    方锦程算是彻底败给她了,给她洗刷了汤碗,亲自倒汤,夹了个鸡腿放进碗里:“吃吧。”

    “姐夫你也吃。”

    “女人喝的,我喝什么!”

    苏苏噗嗤一声笑道:“大男子主义!”

    冷昵她一眼,方锦程懒的跟她纠结:“你慢慢喝,我去办理出院手续,下午送你回家。”

    “嗯嗯,谢谢姐夫!”

    方锦程出去给她办理出院手续,刚要去护士站,冷不丁看到角落里似乎有人在盯着他看,可当他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一切如常,并没什么异样。

    走廊里来回穿梭的除了医生护士就是一些孕产妇和家属,所有人看上去都再普通不过,他却好像看到了一些别的什么。

    正兀自纳闷的时候又觉得那裸的目光冲他来了,他回头一看,正好捕捉到一个人的衣角闪身消失在安全出口处。

    他快步冲了过去,楼梯口中空空如也。

    因为上下楼都乘坐电梯,所以安全出口的楼梯一直都没什么人经过,难道是他眼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