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谢谢你姐夫
    “我帮你拿行李,你先睡。”

    “楠楠,我其实一直想问你,你喜欢方锦程,喜欢他什么?”

    凌晨的火车站显得比较安静比较空旷,零散几个人坐在候车区等车,还有人躺在几张椅子上休息。

    苏楠将背包抱在身前,深呼吸一口气,淡淡一笑:“喜欢什么?好像什么都挺喜欢的,自从跟他在一起后,别人眼中的缺点我看着都挺喜欢的。”

    徐子瑞紧抿薄唇,眉心似乎隐隐藏有不甘的怒火,忍不住再次问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日久生情吗?”

    “对,就是这个意思,”苏楠脸上带着大方得体的微笑“师兄,咱们这次出来是查案的,您怎么盘问起我的事情来了。”

    “我只是比较想知道,如果将来方锦程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了,你会不会离开他。”

    苏楠心头一凛,正要开口却被徐子瑞伸手阻止。

    “你现在不必着急回答我,你们应该算是新婚,你又才怀孕,现在说什么你都只会站在他那边。”

    苏楠面带微笑,尽量维持着自己表情,让她的笑容看上去平静的没有一丝漏洞和破绽。

    “师兄你说的对,既然你什么都知道,就不要再问我们两人的问题了好吗?”

    徐子瑞道:“出于我是你师兄的身份,善意的提醒你一下,让他该收敛的时候记得收敛一点,有些事,不要做的太过明目张胆,太过分。”

    苏楠点点头:“好的,那我就替锦程谢谢您了,师兄。”

    生气归生气,但徐子瑞说的话她也并非完全不重视,虽然她知道方锦程每天都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但他是不是还在做其他事情自己一概不知。

    又或者说,他现在虽然在机关单位上班,但背地里却仍然和以前的狐朋狗友坐着无法无天的事情,这不仅会让他丢了工作,一不小心还会走上犯罪道路。

    思及此处便打算等回去的时候好好鞭笞鞭笞他,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徐子瑞干咳一声转移话题道:“就我们这次拿到的资料来看,苏琛家的亲戚大多都在外地打工,这次我们来主要要走访的就是他的邻居。”

    苏楠道“石岭当地都是以外出务工为主?”

    “也不全是,当地有些比较小规模的煤矿,不少市民都在煤矿上班。”

    “煤矿?”苏楠觉得挺有意思的,这个省市好像不是煤矿生产大省,怪不得她以前从未听说过,不过但凡有煤矿的地方纠纷就从未停过,一旦上新闻就是个大新闻。

    时间一点点流逝,随着日出东方,车站里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站里站外的喇叭也都更加频繁的响了起来。

    苏楠打了个呵欠看向还没睁眼的小林起身道:“我去买去南石县的车票,先别叫小林了,让她再睡一会。”

    “我去吧,你再坐坐。”徐子瑞将苏楠按下大步出了候车大厅向隔壁的汽车站走去。

    苏楠打了个呵欠,看着车站里人来人往,掏出手机看了看,六点多了,方锦程没发信息过来,估计还没睡醒。

    等了没多久徐子瑞就回来了,手上拎着早餐,作为一个已婚男人他也算是心细如发了。

    苏楠叫醒小林起来吃早饭,几个人吃完早饭就去汽车站的候车厅等坐第一班车往南石县检察院。

    临上车前又看看手机,还是没有方锦程的信息,这懒觉睡的可以啊,难道今天不用上班?

    跟苏楠想的恰恰相反,方锦程不仅没有睡懒觉,几乎可以说的上是一夜无眠了。

    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小姨子,一瓶点滴打完就叫护士赶紧换下一瓶,天快亮的时候哦终于打完了,他这才得以在床上躺一躺。

    躺了没一会,苏苏又一声尖叫把他吼醒了。

    “怎么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苏苏拿着手机眼泪汪汪的看着他道:“姐夫,学校突然通知,说我们明天有场考试……”

    方锦程又一头栽倒在床上:“下次补考吧。”

    “要交补考费……”

    “我给你交。”

    “可是补考很麻烦的,这次要是不考还得扣学分。”

    方锦程有气无力道:“你能不能消停点?就你现在这样子就算去考了也肯定不及格。”

    苏苏还是不死心道:“你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学习可好了。”

    “呦,看不出来,你们仨都是学霸啊?”

    “是啊!”苏苏笃定的点头说道:“姐夫,我明天应该能去学校吧?”

    “你现在是流产,护士不是说了吗,跟坐月子差不多,我觉着你还是在医院住两天比较好。”

    苏苏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着急:“我不能再住了,我想回宿舍,姐夫,你让我回去吧。”

    苏苏的情况还算可以,应该不用住院,医生也表示今天就可以出院,但这毕竟是他小姨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还真没法跟媳妇儿交代。

    只得好言相劝:“行吧,我再跟医生商量商量,要是能出院了我就接你出去,但先回家,不要回宿舍了。你身体还没恢复,回去肯定不能像以前一样,估计会被你舍友看出什么,到时候传出去不是坏你名声吗,听姐夫的。”

    苏苏委屈的点点头,想到自己曾经遇人不淑,又不禁红了眼眶。

    方锦程看她这样也不禁有些心疼,抬手在她脑袋上摸了摸,苏苏小心翼翼看他一眼道:“你说,我以后还能生孩子吗?”

    “怎么不能?”他蹙眉有些不悦。

    苏苏抽噎道:“电视上说,流过产就不能生小孩了。”

    “我早就想问你了,你看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你又没伤到身体,放心吧,以后肯定能生一窝。”

    苏苏听闻破涕而笑,又点点头道:“那咱们出院吧,我回家去休息几天,再让舍友请几天假。”

    “你之前没请假?”

    “那,那广告上不是说随时可以出院吗,我就请了两天假……”说完又羞愧的低下了头。

    方锦程已经不知说什么好了:“你连一点基本常识都没有吗?行了,甭跟我说什么电视剧什么广告了,看着你头疼。”

    “你头疼是不是昨晚没好好休息啊……”苏苏又小心翼翼看他。

    方锦程凶她:“你也知道啊!”

    “我错了姐夫……”

    “这话留着跟你姐说吧,看到你还是头疼。”方锦程挥挥手起身道:“我去找医生,你乖一点,再睡会。”

    “哦……”

    先去洗手间洗了把脸,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已经有了两个深深的黑眼圈了,看来今天也有必要请个假了,不然到办公室去还不知道会怎样。

    尤其是婷姐,刨根究底问出来不算,估计还得跟老爸打小报告,想想就更加头疼了。

    洗完脸就去找了医生,商量了一下出院的时间,并听取了一些注意事项,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他才下楼去买早点。

    心里琢摸着给小姨子买点有营养的东西吃吃,却不知流产应该吃点啥。

    正兀自琢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打个呵欠接通电话:“芬姨?”

    电话号码是他家的座机,不是老妈就是芬姨,这个时间老妈应该还没起床。

    “锦程啊,今天你和少奶奶工作忙不忙?不忙的话中午回来吃饭?”

    自从苏楠怀孕之后芬姨和老妈就三天两头琢摸着把儿媳妇弄回家补补,这要不是苏楠还得工作,她非得在家里被养成猪不可。

    方锦程的眼睛还在扫描餐厅的菜单,点了几个清淡的对服务员示意打包,服务员结果菜单赶紧做去了。

    “今天中午……”方锦程琢磨了一下:“您做什么好吃的了?给孕妇吃的?”

    “炖了只乌鸡,补身子,给孕妇吃,你也能吃,回来吧。”

    方锦程道:“我晚上带媳妇儿回去,中午有点事儿。”

    中午还得伺候小姨子吃喝呢,让苏楠一人回去吧她肯定会怀疑什么,所以干脆就不回去得了。

    “中午有事啊?呦,这乌鸡我刚给小火炖上,要不然我送少奶奶局里去?”芬姨有些遗憾道:“晚上回来咱们再吃别的。”

    方锦程顿了顿忍不住说道:“这乌鸡……流产的人能吃吗?”

    “什么!”芬姨大惊失色:“什么流产?谁流产了?”

    方锦程赶紧安抚她:“您老甭担心,咱家少奶奶好好的呢,我说别人,随口问问。”

    芬姨这才松了口气,连连拍着胸口道:“吓死我了,这流产就跟生产一样,吃乌鸡补身体当然好!”

    方锦程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对了芬姨,您甭送乌鸡去市公安局了,我开车回去拿吧,下班高峰期你出行也不方便。”

    芬姨道:“不是说有事吗。”

    “我媳妇儿有事,我闲着呢。”

    “那也行,等做好了我给你电话。”

    “成。”

    挂断电话他接过服务员打包好的早餐回医院楼上,查房的医生刚走,护士正在给苏苏输液。

    方锦程把早餐放在桌上:“等输完这瓶先吃饭,吃完饭再打,一会你在医院休息,我中午回家给你拿乌鸡汤过来,不管怎么说,咱也得补补不是。”

    苏苏小心翼翼看他:“乌鸡汤……是不是给姐姐喝的?你不要拿了。”

    “你姐好吃好喝多着呢,晚上带她回去进补,你喝你的就是了。”

    苏苏再次点头,悄悄看向方锦程,在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后不禁红了脸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