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不安生的夜
    把人抱回病房放在床上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方锦程又忙里忙外的下账请值班医生检查,还不忘伺候着小姨子的吃喝。

    苏苏整个人脸色苍白如纸,手腕上插着点滴,目光呆滞的看着头顶上的灯光。

    担心那光芒太过刺眼,方锦程想了想将最亮的灯关掉了,留下了床头上的壁灯,整个房间的光线也就暗了许多。

    “好了,没事了,都结束了。”看着护士离去,方锦程在苏苏的病床边坐下:“跟那渣男有关的都结束了,都过去了,别想了。”

    苏苏还是不说话,凌乱的发丝被冷汗粘在脸上,看上去略显狼狈。

    方锦程见她不说话,摸摸鼻头起身道:“你先闭上眼睛睡一觉,我盯着呢,点滴打完了我叫护士。”

    “姐夫……”苏苏一张嘴,嗓子眼里好像堵了口痰,是一种有气无力的沙哑。

    “姐夫,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说……我跟姐姐道歉,她会原谅我吗?”

    方锦程一愣,随即点头:“原谅,肯定原谅你,姐妹哪有隔夜仇啊。”

    苏苏又慢慢说道:“当初姐姐反对,我却伤害了她,我为了一个伤害我的坏人却伤害了最爱我的姐姐,我觉得我,真的是个混蛋!”

    本来想奚落她两句,可看她才流产完这一脸憔悴的模样又有点不忍心:“没事啊,放宽心,都结束了,过去了,你姐生气归生气,但爱你之心不减,放心。”

    “姐夫,你不知道流产有多疼……”

    方锦程附和:“他们这一群无良医生,打着无痛人流的广告行骗,改天查了他们!”

    “肚子好疼……为什么疼,一想到那个孩子在做临死前的挣扎,我就好难受……”言罢也不禁低声哽咽哭了出来。

    方锦程想安慰她两句,却不知从何说起,不管怎么样,那也是一条生命,但凡有办法也不该出此下策。

    “那东西伸进我的肚子里,把,把他给刮了出来……好凉,好疼……好可怕……”苏苏一想到刚才在处理室的一幕又再次嚎啕大哭。

    方锦程也是,光是听这叙述也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罪简直不是人受的。

    古人诚不欺我,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结婚对于女人来说意味着第二次的重生,这要是嫁错了人,那就意味着这辈子算是毁了。不仅毁了自己,也让亲戚朋友跟着着急担心,这也是她不想让苏楠知道的原因。

    “都过去了,不疼了,不疼了,医生说明天就能出院了,你要是不舒服咱就在这里多住几天,等调养好了再回去。”

    他除了这么说也不知还能说什么了,安慰别人从来都不是他所擅长的。

    苏苏抽了一下鼻涕,一张笑脸苦哈哈的。

    方锦程看不过去了,抽了张纸巾拧住她的鼻头:“擤个鼻涕。”

    苏苏有点尴尬,想自己接过去,却听他道:“使劲!”

    苏苏只好任他把自己的鼻子擤了出来,一时也忘记哭了,脸蛋红红的有点不好意思。

    方锦程道:“这么大一姑娘了,也不注意点形象,哭哭啼啼,鼻涕糊的满脸都是。”

    “你才糊的满脸都是呢!”

    方锦程乐了:“是是是,我糊的满脸都是,你要是不疼了就赶紧睡一觉,好好休息休息。”

    苏苏撅着个嘴巴不说话了,倒也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方锦程又查看了一下点滴的速度,这下也不敢睡觉了,在陪护床上坐下,打开手机翻了翻苏楠的微信。

    她现在应该已经睡熟了,不知道晚上做梦的没有,有没有梦到他。

    话说,没有老公在身边真的睡得着吗?

    一方面希望她能安安稳稳睡一觉,免得影响明天的精神状态,一方面又私心里的占有欲想让她的情绪受自己左右,不在身边怎么也得失眠到天亮吧,不然怎么彰显的出他方锦程的重要性呢!

    想了想最终摇头确定,他还是希望媳妇儿能安安稳稳的睡一觉。

    事实上苏楠也确实睡熟了,忙了一天,虽然躺在行走的火车上,她仍然睡的踏踏实实,连个梦都没有,更遑论梦到方锦程了。

    只不过当火车停靠大站的时候,上下火车的喧哗声会把她吵醒。

    停了两三个大站就离他们的目的地不远了,她迷迷糊糊的醒来看看手表,火车稍微有点晚点,到站时间大约是凌晨四点左右。

    低头看了看下铺的小林,只见小林正在玩手机,也不知是睡醒了还是没睡。

    苏楠脑袋昏沉沉道:“小林,你嘛呢?怎么不睡觉?”

    “楠姐,我睡不着……”小林打了个呵欠道:“虽然困的要命,但闭上眼睛就是睡不着。”

    苏楠道:“让你跟着出差真是苦了你了。”

    小林莞尔:“我知道楠姐你到底良苦用心,也是想让我早点调入刑警大队嘛。”

    苏楠是这个意思,沈岸之给她方便,让她跟着刑警大队办案,将来也就不是刑侦科的一职文员了。她现在帮小林也同样是这个意思,小林和她一样,对刑侦办案有兴趣,但对坐办公室没兴趣。

    只不过坐办公室轻松点,也不用直面危险,当然,工资和奖金也相对的低一点。

    “楠姐,还要多久到啊?”

    苏楠用手机查了查路线,又看了看时间:“快乐,用不了一个小时就到了。”

    “那天还没亮呢,咱们在火车站休息一下?”

    “嗯,打个盹,等第一班短途客车,坐车去南石县”

    南石县就是苏琛的老家,要想去苏琛的老家还得转乡镇公交车去石岭。

    不过他们第一站不是苏琛的老家石岭,苏琛父母死亡的案件资料一直保存在南石县的检察院,调查这件事的也是南石县的公安局出的警。

    “嗯,那我收拾一下。”小林起身把手机充电池,零食还有带来的杂志收拾了一下。

    没一会徐子瑞就从隔壁的车厢过来了,他对苏楠和小林道:“快到了,你们提前准备,不要太匆忙。”

    “放心吧徐队,我和楠姐都准备了。”

    苏楠低头看看小林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出去春游呢,一晚上没睡还这么精神。”

    “我激动啊,第一次跟楠姐出去!”

    徐子瑞看看苏楠,又看看小林:“你楠姐虽然年龄不大,但办案经验已经很丰富了,你可以多学学。”

    苏楠有点受宠若惊:“师兄,你还是第一次夸我呢。”

    “我经常夸你,你不知道罢了。”

    苏楠干咳一声,怕这个话题聊着聊着跑偏了,赶紧说道:“咱们是先去检察院还是公安局?”

    “检察院。”

    苏楠点点头,和她想到一块去了,难道自己真的有那么一点聪明,智商快赶上徐子瑞了?

    思及此处不禁有些骄傲起来,这边已经翻身下了铺位:“就是不知道检察院得知情况之后会不会通知公安局,这样了一来没法突击了,他们肯定会准备好说辞,嘴巴估计难撬。”

    “到时候只能再寻找其他的时机了。”

    苏楠摇摇头,对徐子瑞的说法有点不敢苟同,“要不然这样吧师兄,你一个人去检察院,我和小林去公安局,给他们来一个措手不及。”

    “不用,所谓搪塞的说辞在上次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既然上头已经开始查这个了,公安局和检察院那边有准备也正常。”

    小林点点头:“楠姐,我觉得徐队说的挺有道理的,咱们一共就才三个人,最好不要单独行动了。”

    徐子瑞也是这个意思,看向苏楠。

    苏楠干咳一声点点头“行,我服从。”

    言罢又叹了口气看向小林,小林啊小林,我要怎样说你才能让你明白我是想要跟他拉开一段距离才想分开行动的啊。

    之前发生的种种让苏楠尽量避免和徐子瑞有什么接触,就连他们现在共同办的案子,她发现了什么线索要么以开会的形式告知,要么就是痛快别人的口耳相传,传到徐子瑞那里。

    夜晚的火车晚点的时间不会很大,毕竟晚上不会有突发性的事情发生,到站的时候如苏楠所推测的时间差不多。

    这是一座小城市,无法跟灯火通明的a市相提并论。

    火车站里也是空荡荡的,只有几个等车的人枕着行李睡觉。

    虽然离天亮还早,但就因此去开个酒店休息休息,苏楠还是极力反对的。

    苏楠觉得这个酒店要么不开,要开就好好睡一天。

    结果现在一天都不到,确切的说也就一两个小时就用班车去南石县了,开酒店浪费时间浪费钱。

    “先在车站休息休息吧,小林你闭闭眼睛,刚才在火车上你给我守着,现在轮到我给你守了,快。”

    苏楠拿过行李箱催小林赶紧眯眯眼睡一觉,小林优点哭笑不得:“我真的睡不着啊楠姐。”

    “你没睡怎么知道自己睡不着呢,睡一会明天精神好一些。”

    小林点点头:“那行吧,我试试,要是睡着了出发前您可得叫我,别把我一人留这。”

    “留你在这干嘛?等着人贩子来抓吗?”苏楠忍俊不禁。

    小林也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苏楠就坐在她身边,她踏实的闭上了眼睛。

    苏楠也跟着打了个呵欠,将东西圈在怀中也对徐子瑞道:“师兄,你也睡一会吧,在车上没怎么睡吧?”

    徐子瑞仍旧是沉默寡言,丝毫没有因为地域的改变而改变。

    “楠楠……”

    “啊?”苏楠一愣看向他道:“我帮你拿行李,你先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