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互相欺骗
    李川曾经跟苏楠说过,方静秋在东南亚有药厂做药物生产和研发,但是因为研究并不成熟,所生产的药物有很大的副作用。

    好像是副作用吧,对药物方面的东西她也搞不明白。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是那批药已经进口国内了?这些人是在抗议药品上市?

    正兀自思考纳闷的时候公交车终于驶出堵塞严重的路段,向前开去。

    到家后先去把要带的简单衣物和日用品装好,苏楠围着楼上楼下转了一圈,拿起自己和方锦程的结婚照看了看,戳了戳他可爱的小脸蛋,忍不住对他亲了一口。

    “出差几天,你要在家乖乖的,等我回来,mua不说话?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默认了。”

    照片上穿着白西装的年轻人英俊不羁,微微翘起的嘴角和那微微抬起的下巴,透露出恰到好处的倨傲。

    “回见,我走了。”

    把照片放回原处,苏楠拖着行李箱离开。

    在回警局的路上方锦程又一个电话打来了:“媳妇儿,回家了吗?晚上吃什么?我带给你?”

    坐在公交车上,苏楠犹豫了一下:“那什么……不用,我刚吃了点,暂时不饿,等你回家给我煮个番茄面吃就行。”

    “那怎么行,吃面条没什么营养。”方锦程道:“要不然我接了你回家吃去?”

    这个回家自然是指军区大院了,苏楠赶紧叫停;“我想吃番茄面了,就是要吃番茄面,你不要惹孕妇生气知道吗!”

    “成,番茄面就番茄面,等我回去。”

    “嗯嗯。”

    挂断电话,方锦程转头看向病床上的小姨子。

    只见这个小姨子也正眼巴巴的看着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也饿了……”

    虽然是来做流产的,但饭也不能不吃。

    “下头有餐厅,过去吃吧。”

    “我不!”苏苏坐在床上踢腿:“我可吃了药的!这万一要在路上流了呢!万一,万一在餐厅流了呢!”

    “好好好,您歇着!我去给您买饭!行不?”

    这才喜笑颜开的点点头:“行!”

    又叮嘱了一遍在病房乖乖的,又不舒服的地方赶紧呼叫护士,他这才不放心的下楼给她买饭去了。

    因为是一家小型的私立医院所以医院里并没有为病人提供的食堂,医院周围的营养快餐店倒是比比皆是。

    甚至还能买好了食材交给快餐店制作,每一份都是对病人殷切的祝福和关怀。

    走到一家店里,给苏苏买了一份米饭,连带两个清淡的小菜,他又快步回了病房。

    打开病房的门,他傻眼了,小姨子呢?

    不是吧,就这一会的功夫小姨子药效发作了?难道说,她是害羞所以故意支开了自己?这小妮子真不让人省心!

    转身就向医生的办公室快步找去,一进门就问:“23床的苏苏!苏苏呢?!”

    办公室里的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摇摇头:“没看到啊。”

    “她,她的药效发作了没?”

    护士再次摇头:“应该没这么快,她还得再吃两次药,快的话今晚,慢的话明天。”

    听护士这么说方锦程不觉松了口气,这才想起要掏出手机给苏苏打电话。

    号码刚拨出去肩膀就被拍了一下,一回头就看到苏苏这小妮子正背着手笑嘻嘻的看着他:“姐夫!”

    眉头一紧,方锦程不由冷下脸来:“你哪去了!”

    “上厕所啊,还不让人上厕所了啊?”苏苏又撅起了她那张可爱的小嘴巴,让人见了不忍心苛责。

    “回屋躺着去!”连哄带推的,把人给弄回病房:“没事少出去!你倒是不怕碰到熟人!”

    苏苏歪头眨巴着眼睛笑道:“姐夫,你在担心啊?”

    “我担心我自己!”

    “啊?你自己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担心把你弄丢了你姐空手劈死我!”

    苏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才不会呢!我姐怎么舍得劈你啊!劈我差不多,唉,嫁出去的姐姐泼出去的水啊!”

    “我跟你说,少在这里跟我耍贫嘴,论贫嘴,你姐夫是鼻祖!赶紧把饭吃了,吃完饭继续吃药,发作的快就晚上,发作的慢就明天。”

    “啊?晚上?”苏苏不由怔怔然道:“万一是晚上怎么办?我自己一个人好害怕啊。”

    方锦程如临大敌:“你甭在这里跟我打感情牌,你有本事就告诉你姐你在这里做人流,让你姐同意我在这里陪你!否则我若夜不归宿,夫妻感情不和,谁也担不起!”

    苏苏摇摇头,虽然把饭盒都打开了,但却并没有打算吃:“没关系,我自己一个人可以,你回去吧姐夫,谢谢你……”

    本来已经下定决心离开了,他自诩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正人君子,但是一看她这面色戚戚的样子就有点不忍心了。

    苏苏用筷子戳着米饭,戳了没一会方锦程就忍不住呵斥她道:“你要戳出花来?还是你要种花?吃饭就好好吃饭,跟谁学的这臭脾气。”

    “哦……知道了。”言罢就抱着饭碗又开始巴拉米饭了,两个清淡小菜一下也没吃。

    “你不喜欢吃这个菜?”

    “不是……”摇摇头,她继续扒饭,挡着大半个脸的饭盒里的米饭却在快速的减少。

    “喝口水。”方锦程忍不住提醒她,这是得多爱吃白米饭啊,是不是在学校天天挨饿?看这痩的。

    直到饭被巴拉了一半,苏苏有点吃不下去了,但却不肯把饭盒放下,依旧挡着个脸。

    方锦程看了纳闷,伸手要把饭盒拿下来,对方却抓的死紧,就是不肯松手。

    没好气的一个使力把饭盒给拽下来了,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已经泪流满面的苏苏。

    苏苏哭的好不伤心,那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鼻涕泪痕上还沾着米粒,看上去活脱一花猫。

    她在这里哭,方锦程却在那儿没心没肺的笑起来:“你丫也知道哭?差不多行了!哭归哭,要意识自己的错误才行!”

    苏苏哽咽:“我知道错了!我早就错了!我不该让姐姐和弟弟担心,也不该让他们生气。”

    “还有呢?”

    “还有姐夫!哇!”这一下干脆嚎啕大哭起来。

    方锦程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没办法,他就是这么一心慈手软的人。

    “不哭了,见好就收吧,我今晚不回去了,在这里陪着你。”方锦程叹了个气道:“都说长姐如母,我是你姐夫,就委屈一下当你爸吧。”

    苏苏气的用小拳头捶他:“你还委屈!你占我便宜!”

    “便宜两个字不是随便说的啊,让别人听了误会,赶紧吃饭,吃完饭还得吃药呢。”

    苏苏这才破涕为笑,又吃了两口饭道:“你不回去,我姐不会让的跪搓衣板吗?”

    “想什么呢,不会!”顿了顿又补充道:“也就是跪遥控器不准换台。”

    “哈哈哈!”

    得,好了伤疤忘了疼,真羡慕这种没心没肺的小丫头片子啊,一会风一会雨,倒也热闹。

    留苏苏在病房吃饭,他出去给苏楠打了个电话:“媳妇儿,我得跟你说一事儿。”

    苏楠纳闷:“什么?你说,说完了我说。”

    “我今晚不回去了,有在国外的朋友回家,晚上要聚聚,大王八在郊区租了个温泉旅馆,今晚我就住那了。”

    说完之后苏楠没有回应,不知道这个谎言有没有骗过她。

    不过就算没有骗过也没关系,他已经跟王向中通过气了,苏楠打电话给大王八只会得到一样的答案。

    “媳妇儿?”

    “啊?”苏楠如梦初醒道:“不回家了?”

    “嗯,这不是……”

    “没事儿,你玩你的去吧,有没有美女?”

    方锦程哭笑不得,用充满磁性的嗓音说道:“我媳妇儿天生丽质难自弃,所有美女在我眼里都是渣渣!”

    “嘴可真够甜的,那你好好玩,少喝酒听到了吗?”

    “得令!对了媳妇儿,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

    说什么?苏楠看看办工桌旁的行李,她立马打着哈哈说道:“没什么,就是问你几点回来。”

    “等急了吧?饿坏了吧?”

    苏楠摇头:“饿倒是不饿,我已经吃过面了。”

    “嗯,我明白了,你是想老公了。”

    打个电话而已,给苏楠打出个大红脸,唯恐刚才那句话已经通过听筒传遍了办公室。

    “行了,我挂了!”

    “哎哎哎!”方锦程赶紧叫她:“你自己做的能吃吗?要不然我叫芬姨来给你做顿好吃的?!”

    苏楠直想翻白眼,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你就算把芬姨叫来做一桌子好吃的我也吃饱了,不能给我硬塞吧?时间不早了,你该下班了,我就先挂了啊。”

    “好,在家里老老实实的,晚上关好门窗。”

    “知道了,罗里吧嗦……”虽然口头上抱怨,不过心里仍然像吃了蜜糖一样。

    挂断电话就跟大王八打了个招呼,这个理由听上去毫无破绽,如果苏楠想要调查那问题也不大。

    安顿好家里的琐事,一看到做在床上看着电视的小姨子方锦程又开始止不住的头疼。

    他不禁扪心自问,他俩年龄相差不大,怎么脑容量相差这么大?!

    “姐夫,你打完电话啦?我姐怎么说?”

    方锦程推门进来:“你姐不让我跪遥控器了。”

    “太好啦!”

    “嗯,是挺好的,让我跪方便面。”

    “……姐夫,你当我啥也没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