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世上只有姐夫好
    这是一家小型妇幼保健医院,私营的,从医生到护士都是一水儿粉红色工作服,打着的旗号就是给人宾至如归的温柔。

    方锦程骤然踏足此地的时候忍不住想问,这真的不是红灯区?

    因为是私立医院所以价格比较高,**性也相对的好一些,医院内部环境和设施也都是一流的。

    苏楠所在的医院隶属军区,作为军人家属她有那方面的优待,对于苏苏,方锦程也不想让她受委屈,而且到这个医院来还能尽量避免熟人。

    苏苏彩超室做检查,他就在外面焦灼的等待,期间小护士出来笑着对他说道:“先生,恭喜你,你太太怀孕了,你不进来看看?很清晰哦。”

    方锦程听闻蹙眉,怕什么来什么,如果说验孕棒还有可能误诊,那这彩超绝对不可能了。

    “那不是我太太。”

    小护士捂着嘴巴吃吃笑道:“明白了,没结婚是吧?不过你们真的是郎才女貌很般配呢。”

    方锦程也懒的跟她分辨,又问小护士道:“下面还有哪几项内容需要检查的?”

    “不多,不多。”言罢将检查单都一并交给方锦程,告诉他怎么走。

    等着苏苏从彩超室出来,眼眶红红的,抽了一下鼻子,撅着嘴巴一脸不乐意。

    方锦程没好气道:“我告诉你啊,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孩子是我的呢!”

    “那个混蛋!混蛋!混蛋!”苏苏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医院走廊的不少人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笑颜如花的小护士又出来对她说道:“您好,请小声一点哦,不要影响别人哦。”

    方锦程无奈道:“知道了。”

    苏苏抽着鼻子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方锦程二话不说将人给提溜起来:“赶紧的,查完了去准备准备流了,混蛋的种不要也罢。”

    “他骗我!他跟我说,只要不在体内

    射

    精就不会怀孕!”

    “这种鬼话你也信?你是三岁小孩?”方锦程简直要败给了她了,不得不说,多少男人为了贪图一时的快意就让女人背负所有的后果。

    好在发现的及时,妊娠初期,要想扼杀这个小生命轻而易举。

    “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就一次而已!”

    方锦程不耐烦了:“赶紧起来,还要查很多项目!”

    不情愿的站起来跟他去做检查,最后办理了住院手续,她准备接受所谓的无痛人流了。

    广告做的再好,什么无痛人流,无痛分娩,那都是骗人的,生孩子不痛什么痛?哪怕这个孩子还只是一个胚胎!

    因为胚胎还小,所以最安全的方式是药流,医生开的药不一定马上就能生效,苏苏得在病房观察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不知是多久,也许马上,也许要吃几天的药才行,方锦程已经做好了让她长期住院的准备,忙碌了一番买了不少日用品送到的病房。

    “你有没有值得信任的朋友或者同学?让他们来陪陪你,我下午得上班。”

    苏苏坐在床上,身后垫着个枕头,正拿着遥控器吧嗒吧嗒的按电视。

    听到方锦程说的之后一张嘴吧又撅了起来:“你忙你的吧,我自己可以。”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呢,你最好找个人过来陪你。”

    苏苏依旧不看他:“用不着。”

    一副强势的口吻,却一副自怨自艾的表情,好像自己欠她几百万似的。

    “你这孩子可不是我的,我没义务在这陪着你,我得工作。”方锦程再次义正言辞的提醒她道:“流产不是小事,虽然有医生护士,但有个亲密的人陪着总归是好的。”

    “我倒宁愿这孩子是你的!”苏苏突然大声吼道:“这要是你的孩子我就不用躲躲藏藏来流产了!我就能高高兴兴的生下来了!你走!走吧!不让我告诉任何人!那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方锦程急眼了:“你给我消停点!什么叫我的孩子!我是你姐夫!甭说不是我的,就是我的,有你姐在你也不能生!”

    苏苏被他这么一凶,整个人都楞在当场了,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失言,结结巴巴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假如我是我姐,假如我跟你结婚了,我是说假如!我当然知道你是我姐夫,我当然不会跟你有孩子,你这么凶干嘛!”

    方锦程气急败坏道:“你就使劲作吧,难怪你姐天天被你们俩气的要命!把这孩子一流,这事就当没发生过,二十年之内不准对你姐提起!听到没有!”

    “听到了!”没好气的冲方锦程翻了个白眼,苏苏道:“难道你还得让我签个保密条款啊!”

    “那敢情好!”

    苏苏气的冲他吐了一下舌头,转而又开始吧嗒吧嗒的按电视。

    “躺下休息会吧,刚吃了药。”

    “你管我!”

    “我是你姐夫!我不管你谁管你!”

    “你不还让我找别人来!我能找谁啊!我信得过谁啊!你知不知道女生嘴里最藏不住的就是秘密!”

    方锦程哑然,彻底败她了,虽然苏楠也够泼辣的,但毕竟是长姐,行为处事方面不知要胜过这个妹妹多少,他简直是捡到宝了。

    打了个电话跟萧婷请了半天假,在苏楠下班之前他都可以陪在医院,陪着这个小姨子,希望她的药效能早点发作,早点把那个孽障给流了,省的让人担惊受怕。

    没曾想苏楠半下午的时候就给他打电话来了:“你下午下班甭来接我了,我提前下班先回家了。”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方锦程站在医院的楼道里跟苏楠打电话道:“要不然我让老妈的司机过来接你?”

    “不用,几步路就到家了,又不是肚子大的走不动路,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轻快着呢。”

    方锦程还是有点不放心:“那你路上小心点,打个车,不要坐公交,省那几块钱够干什么的。”

    “知道了,知道了。”苏楠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对他真有点哭笑不得了。

    这个时间不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不挤,而且省那几块钱够吃一顿饭了好吗!

    跟小林在公安局门口分道扬镳,苏楠上了回家的公交车果然空荡荡的的,找了靠窗的位置舒舒服服的坐下,为自己机智的省下了钱而感到高兴。

    订的火车票是晚上的,虽然人到市局了,但机关单位的节俭作风已经大力展开,出个差都得半夜坐火车。

    她已经想好了,这事如果告诉方锦程他肯定不让自己去,所以打算来个先斩后奏,回去把行李收拾好带到办公室,等到晚上他下班回家再找她的时候,她已经在火车上了。

    如此一来也就省的解释,也省得费那些口舌。

    看了一眼窗外的夕阳,她还在为自己的如意算盘高兴呢,结果就看到了不想看的一幕。

    一队举着旗子游行的市民被防爆警察驱赶并疏散,因为有私家车停下看热闹,前面的路况有点堵了。

    公交司机不停的在按喇叭,让前面的车赶紧动起来。

    车上的人也都趴在床边看热闹,不忘啧啧叹道:“好端端的出来游行?示威?”

    “咱们这个国家啊!根本就没有王法!老百姓发表个言论都没有自由!游行都不行!”

    “就是!人家西方国家,天天游行!天天罢工!这才是民主!”

    苏楠本来只是看热闹不想插嘴的,听到这里也忍不住替国家打抱不平了。

    她干咳一声道:“不是国家不允许游行示威,而是我国游行示威法有明确的规定,游行前要向当地的机关单位比如公安局报备,并且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路线内游行示威。”

    “我们国家还有这种法律?听都没听过!”

    苏楠耐着性子道:“当然有,而且你也看到了,这种没有经过组织和严格要求的已经妨碍到我们的交通和生活了,所以这种法律非常有必要存在!”

    这确实是,前面已经堵起来了,半天就挪动了几米的距离,苏楠不着急,忙了一天正好在公交车上休息休息,看看夕阳什么的。

    防暴警察疏散了游行的团队,交警前来指挥交通,车子再一次的过去。

    在那些被冲散的散兵游勇中,苏楠看到几个人扛着的旗子上面竟然写着嘉航集团四个字。

    嘉航集团是姐姐和姐夫的公司,她几乎瞬间就想到,是不是姐夫公司的工程闹出人命了?这些人不会是要求理赔的吧?

    可就算是要求理赔,也不至于闹这么大的阵仗啊,姐姐姐夫看上去也不像是差钱的人。

    正兀自纳闷的时候,就听身后有人提出了和她一样的提问:“这个嘉航集团不是本市最有名的的房地产吗?怎么回事啊?不卖房子开始卖药啦?”

    “那谁知道,也不知那药是他们自个儿生产的还是从国外进口的。”

    “这还用想?肯定是代理的呗,想转行,想赚钱呗。”

    “一看你就是外行,嘉航集团这几年已经涉足医药领域了,说不定你家的常用药里就有嘉航集团旗下的。”

    “一卖房子的不好好卖房子,整天整这些干啥玩意?”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都是互不相识的人,在公交车上却热络的攀谈起来。

    苏楠听了却大感不妙,那天中午在军区大院的家中,方静秋和李川的对话仍然在耳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