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我每天都在胆战心惊
    “你说什么?楠楠怀孕了?”

    “没错,**不离十了。”

    “那真是太好了,爸妈知道吗?多长时间了?”

    “还不知道,多长时间也不知道,我估摸着不到一个月吧。”

    “……”

    王向阳干咳一声,一语道破天机:“这不会都是你估摸的吧?”

    方锦程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是啊。”

    方静秋随即松了口气:“你是多想当爸爸啊,不过楠楠现在的事业才有了一个新的高度和起点,应该不想要孩子,你也不要太勉强她,会影响夫妻感情。”

    方锦程蹙眉:“说实在的,我也有点担心这个,万一真有了,她再不要,那孩子多可怜。”

    “好在现在还早,就算有也只是一个没成型的胚胎,要不要你还是要尊重楠楠的选择,你也不要给她太大的压力,你们还年轻,孩子以后会有的。”

    老姐说的固然没错,但他心中多少有点不甘,看看别人,又撇撇嘴。

    林孝先也道:“静秋姐说的没错,苏警官才是那种独立自强的人,你要太强迫她,真的会刚极必折!”

    “行了,这事咱先不提了,对了,老姐,我这次过来还要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律师团队,蒋思文就是那边的主要负责人。”

    蒋思文被点名,赶紧起身递上自己的名片。

    林孝先这次又笑喷了,蒋思文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儿,还是方静秋接过名片,看着上面的内容微微一笑。

    新的律师团队才组建,在社会上信任度不高,如果对外宣传和几家大型企业有过合作,以后的路也比较容易走,单子也比较容易接,方锦程带他过来就是这个意思。

    方静秋把嘉航集团的律师团介绍给蒋思文,让他们彼此对接,多给一些帮助和扶持,这小子也终于慢慢习惯,看上去也没一开始进门时那么紧张了。

    把他单独留在嘉航集团,林孝先也先一步离开,方锦程就蹭着王向阳的车回去。

    “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近距离的看着王向阳的脸,看的他很不自在。

    “想什么?”

    “你的脑子什么时候能好?你知不知道现在我对我媳妇儿的关心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我每天都在胆战心惊。”

    “看出来了。”

    方锦程没好气道:“你看出什么来了?你都把过去的事情给忘了!你忘了你怎么三番两次的被人迫害,忘了我媳妇儿曾遭遇过怎样的危险了吧!”

    王向阳道:“没忘,你还记得胡自刚吗?”

    “那个市电视台社会新文部的记者?先被我媳妇儿揍又被我揍那个?”

    王向阳点头:“这个人的基本情况我已经调查清楚,只是还不确定他背后的人,直接把人控制又担心打草惊蛇,所以现在先在外面放养。”

    放养是他们这一行人的黑话,就是暗中盯紧目标人,但凡时机成熟就此收网。

    “这么说,你心里已经有谱了?”

    王向阳点头,继而看向他道:“最近你也小心点,树大招风,你平时行事太过招摇。”

    “你知道吗,你知道你失忆这四年小爷收敛了多少了吗?还招摇?”

    王向阳道:“别的我不知道,你请你同学吃饭,就不该去那么豪华的消费场所,更何况,你现在是公职人员,所作所为都会和你的职业挂钩,你的收入足以支持你这么高的消费?”

    方锦程蹙眉反问:“你什么意思?”

    王向阳掏出手机,随手划出一张照片:“你之前的消费账单,我虽然给你截下了刷卡签名的原件,但保不齐会有复件流出去。”

    方锦程仔细看着那张照片,账单的消费场所在东宫,正是那天晚上姜玉琪所订的地方。也是那天晚上,他带着蒋思文在饭桌上招兵买马,组建了一支不算专业的律师团队。

    “靠!有人跟踪小爷!还查我!?”

    王向阳道:“你太大意,你现在和过去不一样,踏入社会你的所作所为牵涉太多,就算不是冲着你来的,冲着你父母来的也不能掉以轻心。”

    看着那张照片,他微微蹙眉,心电急转,不禁勾唇而笑:“有意思,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竟然还要对小爷下手。”

    王向阳亦看向他:“我带你去个地方。”

    言罢对司机报了个地址,司机找对地方就调转车头。

    “什么地方?”方锦程有些纳闷:“你以前不是这种人,有话直说,还藏着掖着?”

    习惯性的想要推眼镜框,却发现今天没戴眼镜:“到了你就知道了。”

    方锦程往他面前凑了凑,扒着他的脸仔细看,忽然惊叫道:“不是吧……姓王的!你竟然戴隐形眼镜!你骚包不骚包!”

    后者表情严肃,不苟言笑:“晓晓给我戴的,说是显得眼大。”

    “……”

    “我以前没戴过?”

    方锦程已经不知自己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此刻内心的震惊,他除了摇头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王向阳干咳一声道:“她又骗我。”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这一脸幸福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方锦程最后笃定道:“你完了,彻底完了。”

    后者不以为意,看来脸皮已经修炼到一定境界了。

    两人直接驱车到了离市公安局不远的地方,去年a市的食品药监局也都搬到了这里,公职办公楼都在这附近也方便民众,免得再到处跑了。

    此时的食品药监局门口熙熙攘攘全是人,有拉着横幅抗议的民众,也有不少等着大新闻的记者。

    这些人似乎来了有段时间了,也都累了,全都围坐在地上,等着里面的人给一个答复。

    药监局的大门从始至终都是紧闭的,门口站着一溜儿的防暴警察,防止民众冲突。

    方锦程道:“这怎么回事啊?干嘛呢?”

    “国内引进了几批唯一,且必须的,控制罕见病发作的药物,需要病人长期服用的药物。”

    “你跟我说这些干吗,我不懂这些。”

    王向阳道:“这些药是潘英引进的。”

    “什么?”提起潘英,方锦程不由蹙眉,这龟孙子好像没干过什么好事。

    “大部分罕见病药物生产成本高,需求量少,就算有国家补贴也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盈利。所以各国的生产厂商都逐渐停产,更不会有专人提供技术力量研发治疗药。”

    方锦程看看窗外抗议的人群,又看看王向阳:“虽然听上去潘英似乎做了一件好事,但这孙子怎么可能做好事?”

    “国内的各大厂商也已经停止生产可以抑制发病的药物,市场上的存货也都在黑市高价拍卖。”

    “但凡是药,都是造福人类的事情,怎么就能因为适用人群少就停产?”

    “这也很好理解,药厂的经营也需要资金维持,现在国家对药品的价格管制太严格,只能把没有盈利的药品下架。就拿威尔逊病人需要长期服用的青霉胺片来说,市场售价在百元以下,生产成本和销售成本过高,大批量生产卖不出去,少量生产无法回笼资金,最好的选择就是停产。”

    方锦程稍作沉吟,微微蹙眉道:“什么是威尔逊病?”

    “这是一种染色体隐性遗传病,患者本身因为基因变异无法代代谢铜元素,铜离子长期在体内积压会损害肝功能,引发神经性障碍,无法说话,肢体硬化。目前还没有能够根治的药物,只能长期服用青霉胺片来帮助铜离子代谢。”

    经他举了这么一个例子,方锦程才算彻底明白所谓的罕见病:“那这些人是在抗议药厂停产?”

    王向阳摇头:“他们在抗议引进的国外药物,有人发现这些药品含有令人上瘾的成分,服用一段时间就算想换别的药品,或者将来将病彻底治好,也无法离开现在吃的药了。”

    “这怎么听上去跟毒品似的?”

    “差不多。”

    本来开玩笑的说了那么一句,没想到得到了王向阳肯定的回答,方锦程有点笑不出来了。

    “所以这些患者认为,是有不怀好意的人故意来用这样的药来进行人权操控,将来这些药物流入市场,将会有更多的人离不开,说白了,就是有人对他们发起了又一次的‘鸦

    片战争’。”

    方锦程道:“没那么严重吧,不都说是罕见病了,这些人会不会太敏感?这种东西进出口药监局应该会做好一系列的检测吧。”

    “如果潘英和这些人打过招呼了呢?”

    潘英在a市树大根深,往前推一百年,他们家族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要想打通路子简直太过方便。

    “药监局没有回应?”

    “请愿的人太少,媒体就算报道也只占据新闻一角,药监局的回应都只是彻查此事。”

    方锦程忍不住磨牙了,双瞳危险的眯紧:“你跟我说这个干吗?让我跟家里老头子打声招呼?我觉得你跟军子说更直接一点,直通市长信箱啊,让他跟他爸反应反应。”

    “潘英引进的那批药,来自东南亚的几座药品科研基地,基地的创始人是你姐。”

    那一瞬间,方锦程那一向吊儿郎当的表情就僵在了脸上,他嘴角微微一动,有些不可置信道:“你,你没搞错吧?我姐的药厂不在国外啊。”

    王向阳对司机说道:“走吧。”

    “姓王的,你把话说清楚。”

    “在市公安局门口把方少放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