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圣安东尼之火
    苏楠叫了声徐子瑞的助手:“阿智,你联系一下检察院那边负责宋明林娟贪污案的人,他们的女儿有话要跟那边说,我这边还有一段录音,帮我交过去。”

    阿智点头,接过录音,转而问苏楠道:“什么事情?重要吗?要不要叫醒徐队?”

    “不用了,一点小事,他昨天累坏了,让他好好休息吧。”

    “好,”阿智点头。

    苏楠一走他们就围在一起听录音,听完之后也明白了事情的大概,看看徐子瑞休息的方向,又看看苏楠离开的方向,纷纷低声表示:“他们俩不愧是师兄妹啊,一个个都够绝情的,别人跟她倾诉感情问题,她这边一点面子不给的取证了。”

    “徐队不也是,早上把人叫过来问她爸的事情,把人家都问哭了,完事拍屁股睡觉去了。”

    “所以说啊,这天天跟谋杀跟死亡打交道的人,一颗心早就已经波!澜!不!惊了!”

    “听说徐队的老婆是死于车祸?”

    “是啊,中年丧妻,本来大家都以为他和苏警官能成的,结果……人家苏警官喜欢小鲜肉。”

    “这事我知道,当初我们这边有什么任务需要底下派出所帮忙的时候徐队总是点名海新区派出所的苏队,一来二去的大家伙也都知道,这是徐队在特别照顾他的小师妹呢,想要把人弄到咱们刑警大队来。”

    “可惜了,不然两人还挺郎才女貌的。”

    苏楠道:“其实我觉得你和徐队更般配。”

    “哪有,哪有,人家虽然是个可爱的男孩子,但徐队应该只喜欢女人的。”

    苏楠道:“你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先恭喜你了。”

    “真的吗?我真的要试……苏!苏警官!”

    苏楠双手环胸站在这群人的面前,目光冷漠,缓缓环视一圈,众人如芒在背。

    最后目光落在阿智的身上:“我交代你的事情做了吗?磨蹭什么呢,虽然我不是你们领导,但事情紧急,请不要拖沓好吗?ok?”

    “你刚才还说不是什么大事……”

    “现在紧急了行不行?”

    “行行行!”阿智赶紧敬了一礼去处理她交代的事情了。

    这边苏楠又点名刚才意淫自己和徐子瑞的男警官:“你,去好好安抚安抚你们徐队办公室那位,不都说你们gay蜜都挺懂女生的g点吗,我看好你哦~”

    “是!保证完成任务!”撒丫子奔着徐子瑞的办公室去了。

    苏楠又是一招手:“跟踪这个案子的都跟我进来开会,另外,把徐队叫醒吧,有重大发现。”

    “重大发现?”众人不敢懈怠,叫了徐子瑞就赶紧奔进了小型的会议室。

    今天苏楠身边多了一个美女警花,戴着个眼镜,文文静静的,不少男同事已经在那边暗自猜想,这个美女是谁。

    苏楠倒也不多说废话,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是小林,新过来的同事,虽然在刑侦科做文员,但手上没有分配新的任务,我就拜托她过来帮我们几天。”

    男同事都兴致高昂的拍起了手,显然非常欢迎小林的加入。

    小林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道:“你们好,以后大家就叫我小林吧,我以前就在楠姐的手底下工作,现在初来乍到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

    “应该的,应该的。”众人附和。

    徐子瑞看上去似乎是刚闭上眼睛就被叫醒了,眼眶里还有红血丝,这个案子应该是他就任职以来最棘手紧迫的案子了。

    之前那个方锦程故意转到他手上的杀人分尸案都没这个困难,第一起凶杀案没有凶手,没有凶器,小区监控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东西拍下来。

    第二起凶杀案更是离奇,死者居然死于慢性中毒,更不知凶手何在了。

    也难怪他会这么着急,苏楠觉得自己虽然也有压力,但压力必然没有徐子瑞的大。

    “刚才小林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苏楠示意众人将会议室的灯光关掉。

    小林把笔记本放在桌上,将投影内容折射在会议室的白板上。

    上面是一张图片,不仔细看好像是一支柔软的火把,火苗似乎还在跳跃。只不过这火是绿色的,和常见的红色不同。

    当小林将照片放大的时候,众人就看的更加清晰了。

    这火苗还有无数个小型‘火把’组成的,不知道再放大是不是还能看到‘火把’上的火苗是由新的‘火把’组成的。

    仔细看,竟然还有几分绚烂。

    苏楠道:“这是昨天检测报告中被忽略的一种菌类,名叫麦角,又叫圣安东尼之火。”

    刚进门的阿智笑道:“还真够形象的啊,确实像火。”

    苏楠道:“小林你说吧,我也说不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小林点头:“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楠姐说,让我遇到不懂的就查一下,我发现这种圣安东尼之火,也就是麦角碱毒素会寄生在黑麦以及谷物上面,而死者的胃中又检测有大量的谷物残料,我就跟楠姐说了一声。”

    徐子瑞坐直了身体,终于来了点兴趣。

    阿智也道:“那这么说,这个慢性中毒的毒药是麦角碱?也就是这个什么火?”

    苏楠点头:“很有可能,我已经通知了法医部门,重点去排查这个可能,很快就能知道答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调查这份食物的来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化验的谷物应该是从死者家里的冰箱中带来的吧?”

    徐子瑞转头问手下的人:“宋亚飞呢?”

    “还,还在你办公室呢。”

    “去问问,怎么回事。”

    很快那边就给了答案,这本来是一份五谷养生餐,这段时间宋明丧妻所以茶饭不思,体恤的未来女婿特地送来了一份五谷杂粮养生餐,希望能就此补充一点老人家所需的膳食营养。

    结果就是这份五谷养生餐,检测出了麦角碱真菌。

    会议结束,苏楠好像看到了曙光。

    徐子瑞翻看着小林打印出来的,关于麦角碱真菌的真实内容,不禁称赞起小林的细心。

    “你第一天过来上班就发现了这么大一个情况,不进法医部门可惜了。”

    小林不好意思的笑笑,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多谢徐队的夸奖,其实我也是歪打误撞,而且楠姐也跟我说了,让我注意看看有没有我没见过的,没听过的可疑名词。”

    “下面就让法医部门重新尸检宋明,在他体内着重寻找麦角碱真菌,可能这就是导致他慢性中毒的元凶。”

    苏楠也点头说道:“我一开始不是没怀疑过苏琛,但仔细想来这对夫妻俩如果死了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

    徐子瑞道:“说不定他有别的杀人动机也未可知,我让人去苏琛的老家跑一趟吧,这个人现在要重点调查。”

    苏楠表示赞同,苏琛年纪轻轻就来a市打工,在社会上遇到过各种形形的人,如果受人利用或者胁迫,来对付宋家也未可知。

    而且他在宋家出事之后就立马和宋亚飞分手,划清界限,更加让人怀疑起来。

    会议室中就只剩下她们三个人,徐子瑞看着案件的卷宗,忽然说道:“从那天在安眠药中检测到的麦司

    卡林残留,我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苏楠的眼睛则亮晶晶的看着他:“师兄,你先别说,让我猜猜。”

    徐子瑞点头:“你说说看。”

    “你是不是怀疑宋明的妻子林娟,是被他杀害的?因为他长期服用含有致幻剂麦司

    卡林成分的安眠药!”

    徐子瑞点头:“我咨询了一下,这种药物确实具有强烈的攻击性,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杀害妻子,非常有可能。”

    “与其说他因为丧妻不惶惶不安,不如说他是因为愧疚。”苏楠道:“他还不让自己的儿子回来奔丧,应该不仅仅是不想让儿子置身危险,还应该是害怕面对儿子。”

    “没错,当然,这一切都还只是猜测,在找到确实的证据之前,目前只能先就这条猜测的线索追查下去。”

    直到此时此刻,这个困扰了他们很长时间的案子才在他们的抽丝剥茧之下慢慢显露真相。

    派出去找苏琛的人空手而归,苏琛工作的地方给出的答案是他回老家了。

    徐子瑞迅速部署前往苏琛老家的办案人员,注意苏琛的行踪,一旦发现就抓捕归案。

    苏楠却有点怀疑,他如果是得到风声想要潜逃的话肯定不会回老家,也给各大机场,火车站,车站,下达了抓捕公告。

    宋亚飞已经被移交检察机关,有录音在,她应该也会乖乖交代。

    中午跟小林在市局食堂解决了午饭,小林一副倍感荣幸的样子,什么好吃的都往她碗里夹。

    “你吃你的,我都吃不了了。”苏楠忍不住小声抱怨。

    小林嘿嘿傻乐:“楠姐你现在一个人要吃两个人的饭量。”

    苏楠右是一瞪她:“说什么呢,我不跟你说了,八字都没一撇,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缩缩脖子,小林一边吃饭一边笑的合不拢嘴。

    “对了楠姐,你不跟方少一起吃饭吗?我记得他工作的地点好好像也不远。”

    “嗯,不远,”苏楠道:“就在对面,有时候闲着了出去吃,平时忙了就在食堂吃,食堂味道并不比外面差。”

    小林道:“虽然也不差,但你现在得多补充营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