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连环杀人案
    苏琛一回头就被迎面而来的拳头招呼了一下,直接被打倒在地。

    “还有安全感吗?!”方锦程活动了一下手腕,看着摔在地上的人,恶狠狠道:“把你的脏手拿远点!否则小爷让你没手你信不信!”

    一屁股坐在地上的人显然被揍的有点蒙圈,半晌没反应过来,有点不知所措。

    “你,你是,王,王八爷的朋友?”

    “滚!”扔下一个字,他转而看向苏楠,只见她正倚着墙,好整以暇,笑的恍如偷腥的猫,心里更加窝火。

    “走吧,还愣着干嘛?等着被占便宜啊!”忍不住凶起了自家媳妇儿。

    苏楠随即惊慌失措恍如小白兔连连点头:“多,多谢!多谢帅哥出手相助!多谢!多谢!”

    言罢手脚不利索的就往楼下跑,好像后面有豺狼虎豹在追她一样。

    方锦程急了:“靠!你倒是慢点!摔着了怎么办!”

    说着就追了上去,剩苏琛倒在地上,摸着慢慢肿起来的腮,忿忿不平。

    回去的路上两人一合计,一交流,发现有些事情远比他们看到的要复杂。

    “以前我和大王八还猜呢,这潘杰八成是露娜的傀儡,挡箭牌,上次见了她一面,觉得她没我们想的那么深,今天试探了一下,我初步可以确定,她背后还有人,是潘二。”

    苏楠道:“苏琛的背景也不简单,可能是混迹社会时间太长,所以多少有点事故,擅长伪装。还有,他跟宋亚飞之间好像并没那么恩爱。”

    开车的方锦程扭头看她:“那我这媳妇儿魅力也太大了吧,才见几面啊,就要拆散一对情侣了!”

    苏楠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我看魅力大的是露娜吧,我老公魂都被勾去了,我说什么了吗。”

    “我连正眼看都没看她一眼。”

    “真的?”

    “比真金还真!”

    “好吧。”苏楠冲他抛了个媚眼:“晚上回去犒劳你。”

    方锦程跃跃欲试有点迫不及待了:“怎么犒劳?还得等回家去”

    “你懂的。”

    “我不懂。”

    “我知道你懂的。”

    “我觉得不回去也能犒劳。”

    “……”

    方锦程到底没等到媳妇的犒劳,一个电话打过来,连夜出警去了。

    又是一起死亡事件,死的是宋亚飞的父亲,那个在市劳动局担任一把手的男人。

    发妻的遭遇杀害后他就被折磨的形如槁木,这段时间都没能投入到工作中去。

    等到处理完后事,好不容易能够接受现实后,他今天第一天上班,却在晚上主持完了一场会议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暴毙。

    暂时不知是被人杀害还是自身原因暴毙,法医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徐子瑞和苏楠也随即赶到。

    事发路段在城市道路还算比较热闹,设立了隔离带仍然有不少市民围观。

    苏楠赶到后就看到现场已经取证,尸体也已经挪动到车外,死机站在一旁瑟瑟发抖,正在接受民警的简单问询。

    “徐队!”现场民警迎上他们,对徐子瑞敬礼:“死者的死亡时间是21点17分,或许还要早,这只是司机发现的时间。”

    “司机是怎么发现的?”徐子瑞扫了一眼死者就去查看车辆。

    这是一辆普通的黑色轿车,政府统一配车,室内空间也不大。

    “跟死者说话没有得到回应,司机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死者以奇怪的角度扭曲身体,以为死者睡着了,开出一段路程之后才觉得不对劲停车检查。”

    “如果是他杀,这里已经不是案发现场了。”苏楠说完就检查这辆车有没有遭受外力破坏的痕迹。

    上下左右都看了一遍,没有明显的痕迹,行车中最有可能的杀人法式就是狙击。

    “徐队,这是司机,现场只有他一个人。”

    司机是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不知是受到惊吓还是太过紧张,冷汗涔涔,不停的用手帕擦自己脑门上的汗。

    “警,警察同志,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也吓了一跳,宋局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啊,怎么就发生这种事了呢,我也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苏楠道:“你知道什么说什么好了,他上你车的时候还好好的?”

    “好好的啊,上我车的时候好好的,但我真的不知道他怎么就,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苏楠耐着性子说道:“不要一直强调自己不知情,我问你,他上车的时候是几点,从哪里上的车?情绪怎么样?”

    司机又用手帕擦了一遍额头上的汗珠:“今天宋局来主持了一个会议,宋局的老婆不是才,才死吗……哎,祸不单行啊,宋局来的时候情绪很低落,不过也没看出来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还有呢。”

    “到了会议现场就好多了,跟所有人都有说有笑的,会议结束时间是八点半,送了快餐过去,吃了点饭才走。”

    苏楠抬眼看他:“继续,走的时候怎么样?”

    “走的时候没看出什么来,笑呵呵的跟别人再见,然后上车。”

    “一上车就‘睡觉’了?”

    “没有。”司机想了想到:“我们还说了会话,他说儿子还在国外,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不想让儿子担心,所以没告诉他。”

    这倒让苏楠有点意外,妈妈离世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告诉儿子一声?

    按照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来看,所谓的养儿防老就是担心死了之后没有儿子送终。

    “还说了什么?”

    “我就劝他啊,得让他回来,那好歹是他妈妈啊,虽然理解你,知道你不想让他耽误学业。但是将来要是知道了要生你气的啊,要不怎么说你都不让他见妈妈最后一面呢!你这么做不对,真不对!”

    “他说了什么?”

    “他就不说话了啊,我等啊等,等啊等,回头看了看,以为他睡着了,我也就没当回事!但是过路口的时候有车闯红灯,我来了个急刹车,他不仅没有醒,半个身子还滑下来了,我一琢磨,觉得事情不太对!”

    后面的事情苏楠就知道了,当他下车检查的时候死者已经没有了呼吸。

    “师兄,看来我们得到开会的地方去一趟。”

    徐子瑞已经吩咐人将车开了过来,让法医把尸体带走,司机还要去警局做进一步的笔录,他们则驱车径直去了市劳动局开会的地方。

    地方不远,很快就到了,仍然有不少与会人员陆陆续续的离开会场,还有全程记录会议的记者收拾设备准备撤退。

    一看到警车到了,嗅到新闻的味道,记者蜂拥而来,将话筒举到了警车门前:“发生什么事了?”

    “有什么案子吗?”

    “是有政府官员贪污受贿?”

    “是不是今天的会议有什么不能发稿的内容?又要让我们整改?”

    “不好意思,让一让。”苏楠下车隔开记者们:“你们想的有点多啊,是你们围上来的,不是我们找你们的,整改什么整改,再说了,这好像也不归我们管。”

    其中一个女记者道:“之前不就因为劳动局出

    台的新规定责令我们不能发吗,我们要发还砸我们机器。”

    “谁砸的找谁去,不行报警也行,让一让。”徐子瑞下车,铁面无私的将人推开。

    几个民警也快速奔向会场内的休息室,翻找里面的垃圾桶。

    记者们蜂拥而上,将镜头对准了垃圾桶和民警,又开始窃窃私语了:“藏了什么东西?”

    “不会是吧,很有可能。”

    “是不是什么赃物?杀人是凶器?”

    几个民警已经在手脚麻利的搜索了,苏楠也探头过去看,找到了不少快餐盒和剩菜剩饭,以及一次性的筷子。

    将东西装起来,记者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调查食品安全的。”

    “也是,人家当官的吃的东西当然得先找人试吃,再进行化验,完了还要查查各方面的指标超不超!”

    苏楠有点受不了了,像莫晓晓这样的良心记者真是越来越少见了:“我说了,你们能不能不要胡乱猜测了?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都让一让,拜托!”

    几个记者被她推开,其中有人眼尖道:“我认识你!你是之前殴打记者被停职的女警察!”

    刹那间闪光灯亮了起来,此起彼伏的冲着苏楠招呼开了。

    还有记者手忙脚乱的打开了摄像机,放在了三脚架上。

    “喂喂喂,”苏楠额角青筋跳起来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能不能有点身为记者的节操,不要什么事情都当回事肆意报导行不行?”

    “我们是记者,应该实事求是实话实说!”

    “对,这是我们的责任,就好像你们警察也有维护社会安全的责任一样!”

    “原来你这个警察没有被停职!而是变相的升职了!都调到市局去了?”

    “不会是有什么后台和背景吧……”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好像真有什么新闻是关于她的……”

    苏楠急了:“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我停职也停了!罚也罚了!这事你还抓着不放了啊?还能不能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了?不对!我本来就没错好吗!当时的新闻你们没看吗!”

    其他人可不管这些事情,对着苏楠就啪啪啪按快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