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家长大作战
    “姐夫你别管他了,我们走,我们走。”

    方锦程看看她,又看看苏贺,这小子身上挂彩不少,但凶狠的目光之中依旧狼性不灭。

    “看不出你平时整天低头玩游戏,打人还挺有本事。”

    苏贺怒道:“我还能杀了他呢!”

    “你杀吧,我一个电话把你姐叫来铐了你回去,以后我们会给你送饭的。”

    苏贺不说话了,情绪看上去也有了少许平复。

    保安也急急赶来,大声吆喝:“都干什么呢!散了吧!散了!”

    方锦程道:“走吧,两位祖宗,进了保安室今天这午饭也就甭吃了。”

    一手一个,牵着苏苏和苏贺,他这个称职的姐夫把人带上了车,远离危险。

    先把苏贺送医院检查包扎了一下,又找了个安静的餐厅带着两个人去吃饭。

    坐在包间里,双手环胸看着对面这两个还处于青春叛逆期的青少年,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

    “苏贺,我说你好像不是这学校的吧?你们学校不封闭式管理吗,谁让你跑出来了?”

    “关你什么事。”苏贺哼了一声,带动嘴角的伤口忍不住蹙眉,表情倒是酷酷的。

    “你说关我什么事?我是你姐夫,是你家长!”

    苏贺冷睇他一眼:“家长?就你?”

    “你这是是挑战姐夫的权威,小心我告你姐去!”

    苏贺瘪着嘴巴不说话了,他只好再问一遍“为什么打架!”

    “他欺负我二姐!”这次回答的倒是利索,而且很大声。

    方锦程还没开腔苏苏却率先气哭了,逮着苏贺就好一顿捶:“谁让你来了!谁让你打他了!关你什么事!关你什么事!”

    苏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挨打,躲都不躲,方锦程敬他是条汉子,赶紧叫停苏苏:“差不多得了,刚才没被打死,这会子该被你弄死了!”

    苏苏眼眶泛红,抽噎抹眼泪,用长长的卫衣袖子擦的眼睛都花了。

    最受不了女孩子哭了,尤其还是自家的小姨子,简直让他‘父爱’泛滥。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真欺负你了?那人谁啊?”

    苏苏哽咽:“王平智啊。”

    王平智?

    苏贺道:“他是我二姐的前男友,把我二姐甩了!”

    恍然大悟,弄清楚那人是谁方锦程总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联系在一块了。

    “他啊,怪不得觉着眼熟,小爷怎么说的来着,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偏不听。”

    苏苏气道:“你就是什么好东西了吗!我和他之间的事用不着你们管!”

    ‘啪’的一声,苏贺一拍桌子,震的桌子上的花瓶都是一颤。

    “为什么不管!你是我二姐!你都为他自杀了!他把你甩了你就自杀?你想过我和大姐的感受了吗!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是一个这么自私的人!”

    “是!我自私!我不好!既然我这么不好,你们干嘛还要管我!别管我了!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你简直要气死我了!为了一个不珍惜你的人!让你最亲的人痛苦?!”

    “我乐意!不关你事!”

    “静静,静静!都给我消停点!”方锦程忍不住敲击玻璃杯道:“你们两个真不让人省心,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苏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那叫一个悲怆,连上菜的服务员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甚至想过要不要报警,可看在座的两位长得帅气阳光,也不像是坏人啊……

    方锦程看她哭的差不多了,好言好语道:“你割了哪个手腕?好些了吗?”

    苏苏不说话,苏贺见状直接伸手抓过她的右手,将卫衣的袖子往上拉了拉,露出被纱布包着的一截皓腕。

    “不管怎么说,这事你做的不对,这才哪到哪,以后你还会交很多男朋友,被甩很多次……”

    “喂!”苏贺不乐意了:“你是来劝人的,还是来添乱的!”

    “姐夫只是想告诉你们!这些路过的,错过的,都是为了让你们经历人生百态,好让自己越变越好,将来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才能相处的更加默契!”

    苏贺道:“你来给她灌心灵鸡汤来了。”

    方锦程义正言辞:“别不信,我自个儿就是个例子,你姐夫谈过几个妹子不用给你们扒着手指头数吧?但那又有什么用呢!过去的浮花浪蕊都比不上你姐的一根手指头!”

    苏苏吸了一下鼻子:“道理我都懂,就是无法控制自己,就是很伤心。”

    方锦程道:“咱不哭了,来,化悲痛为食欲,吃完了我送你们回学校去。”

    苏贺道:“你一会冒充我家长去我们学校保安室签个字。”

    果然,这小子偷溜出来的,虽然也是逃学一族,但他实在不想看到小舅子步自己的后尘!

    “用得着冒充吗,我本来就是你家长。”

    “自大狂!”

    “我说你!”方锦程本来要爆粗口了,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住:“算了,小爷不和你一般见识!”

    先送苏贺回了学校,又送苏苏回去,一打听,被揍的王平智已经去医院了,估计得住几天,这才放心的把苏苏留宿舍。

    “你先在这上学,星期天去我那,要是有人找你麻烦,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

    苏苏点头,眼眶依旧红彤彤的。

    宿舍里一个胖胖的妹子用漂亮的马克杯给方锦程倒了杯水:“帅,帅哥,喝水!”

    方锦程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谢谢,我不渴,你有口吃?”

    胖美眉将头摇的飞快:“没有!没有!只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帅哥姐夫,我先是有点紧张,后来……后来还是紧张!现在也紧张!”

    她站在那里看着方锦程傻笑,被身后的地址拖着赶紧远离这两个人。

    方锦程打了个呵欠,在苏苏的肩膀上拍了拍:“行了,我先走了,检察院那边还有案子。”

    苏苏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姐夫,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姐姐今天的事情?”

    “甭说今天了,你又是失恋又是割腕的,我哪一件也不能跟她说!他要是知道了,那还了得!”

    “谢谢你,姐夫,以后我有什么麻烦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再也不冲动了。”

    “这就对了,都是一家人,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

    言罢又看向其他几位舍友,笑眯眯的说道:“我小姨子就麻烦你们照顾了,改天请你们吃饭。”

    几位美女暗中欢呼了一下,却还是故作镇定道:“没什么。没什么,都是一个宿舍的,应该的。”

    离开苏苏的学校就已经到上班时间了,好不容易赶回办公室,他将自己整个人累瘫在沙发上。

    “吃个午饭也能累成这样?”萧婷过来,把优盘还给他。

    方锦程道:“不是身体上的累!是心理上的!”

    “心病?有什么想不通的可以跟我聊聊。”

    方锦程立马坐直,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看着她:“女人失恋之后想自杀,这种现象多吗?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现象?难道在女人心中,爱情就是人生的全部?”

    萧婷双手环胸慢慢踱步,最后说出了自己的一点个人见解:“你说的也是少数人,并不是所有女人失恋之后都想自杀。正如你所说,爱情可不是人生的全部。”

    “婷姐,我知道你可能就是这么过日子的所以给出的建议真的非常中肯,但对于那些想要自杀的女人,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拯救她?”

    萧婷道:“那就只有时间了,时间可以带走一切,也可以慰藉所有悲伤。”

    说着她的语调都变得沉默伤恸起来,令人听着有点怪怪的。

    方锦程不敢问了,他干咳一声说道:“那就好,我也是帮别人问,上班时间,咱就不玩这个了,不玩了。”

    萧婷看他一眼,一看到他对视过来的目光,顿时就有点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去。

    而另一边忙的脚不沾地的苏楠接到苏苏电话,对方上来就问方锦程跟她说什么了。

    苏楠纳闷:“没说什么啊。”

    “哦哦,我错了,老姐你工作不要太辛苦,我挂了。”

    “莫名其妙……”作为一个警察,苏楠显然听出她话中刻意的隐藏和掩饰。

    也不知道她这小妮子和锦程之间闹了什么事,还是晚上回去问问吧。

    “发帖人已经抓到了,你会大吃一惊!”徐子瑞从外面进来,冲苏楠招招手:“过来听口供。”

    她不敢停顿,赶紧收拾了自己的小本子跟着徐子瑞去审人了。

    进了问讯室一看,还真让她大吃一惊,坐在桌面之后的人,赫然就是宋亚飞的男朋友苏琛。

    苏琛相对于上次进派出所已经冷静自然了许多,看向苏楠的时候竟然还抬手跟她打了招呼。

    得到的回应却是徐子瑞的一声呵斥:“坐好了!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也要说!”

    苏琛忍不住吐吐舌头,,本就长了一张娃娃脸,这让他看上去像个小朋友一样。

    “你这么可爱的话徐队可不舍得对你用刑,好了,言归正传,咱们来聊点有建树性的话题。”

    苏琛笑道:“苏队要给我们讲笑话听吗。”

    “对啊,从前有个人,长得像自行车,有一天他在路上走着走着,你猜怎么着,他被人给骑走了!哈哈哈哈!”

    苏楠捧腹大笑,笑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审讯室内陷入了迷之尴尬,就连一直在转笔的徐子瑞都安静下来。

    明明不好笑却为了配合她,笑了!那就未免太荒谬。

    然而,很快就听到苏琛跟着笑了起来:“好好笑哦,哈哈,长得像自行车!”

    苏楠笑的抹眼泪:“是吧,好笑吧,我就指着这笑话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