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幽会
    漆黑的街道上,冷风过巷,一点零星火光明灭而逝,那是被掐灭的烟头。

    当徐子瑞点燃第二根烟的时候,长街转角处就已经驶来了一辆黑色凌志。

    车子缓缓在他面前停下,他拉开车门上去。

    车上已经有一位乘客了,他降下车窗看向夜空种的高楼:“我说徐队,你的儿子,睡着了?这么晚把小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可不全啊。”

    徐子瑞周身一凛,已然迸发出属于男人的张力:“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我儿子下手,信不信我让你潘家没法在a市玩下去!”

    “哈哈哈!”潘二转过头来,露出自己的招牌微笑,一脸讨好的给他弹弹肩上的灰尘:“徐老弟,别这么凶嘛,我信,我当然信!在咱们大a市!您跺跺脚那东西南北都得颤一颤!我潘二这点本事在您眼里都不够看的!我怎么敢动你儿子呢!你多虑啦,哈哈哈哈!”

    徐子瑞知道他最擅长的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明着不行就来暗着,一张嘴最是能说会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

    “最近啊,有一批药要通过海关进入中国市场,销往各大医院和药店。”潘二说着将一份资料递给了徐子瑞。

    后者随便翻了翻,微微蹙眉:“你是跟方家干上了?这次打算收网了?要我查处这批药品?”

    潘二将食指竖在眼前晃了晃:“nonono!不是让你查处,是让你放行。”

    “放行?”徐子瑞蹙眉:“你到底想干什么?再说了,这方面不归我管,归海关和药监局。”

    “药监已经过了,海关我自会打好关系,将来销往各处的时候,你们公安

    部打假办到时候谁领头,还望徐队通融通融?啊?哈哈哈、”

    潘二笑的有点恶心,一双小眼迸射出精明事故的光芒。

    “你这是想帮方静秋发财?”

    “要发财一起发,国内的代理我已经拿下,我发财,自然也会谢谢徐队,该有您的好处那是万般不回少的,放心了您呐!”

    徐子瑞冷哼一声,没好气道:“在利益面前,你所有的目的都可以背弃!当初是你要让我加入!要让方锦程自讨苦吃!可这一转眼就开始帮他的姐姐?奸商奸商!无奸不商!”

    “消消气,消消气。”潘二赶紧讨好他:“甭生气,火气大了那可伤身体啊,咱不值当的。再说了,要弄方锦程那还不是轻而易举?不过,方家不倒,你弄个方锦程有毛线用?到时候肯定能把我俩治死了!死的连渣都没有!”

    “既然这个道理你也懂,为什么还要帮方静秋?”

    “我这是帮吗?我这是帮她罪名放大化!”

    潘二说完,一脸期冀的看着他,表情跃跃欲试,似乎出了个字谜,迫不及待的等着对方猜出来,明明答案已经到了嘴边,马上就要呼之欲出了!

    徐子瑞又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资料,最后吐出三个字:“明白了。”

    潘二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原处“这就对了!徐队,您往后夺帮衬!”

    徐子瑞道:“好处我不要,坏事我也不做。”

    “那是当然,咱们做的就是呈现真相而已,就好像一块肉早就已经在内部变得肮脏腐烂,我们就是那正义的刀剑!划开表面的光鲜亮丽,将真正发臭的内在呈现出来而已,您说我这话,在理不在理?”

    徐子瑞没搭理他:“还有别的事吗?”

    “也没啥事,您早点上去陪儿子睡觉吧,我就在这儿送您了!”

    徐子瑞打开车门下车,重新点燃一支烟,乍暖还寒的天气有点凉,丝丝入肺。

    看着他的背影离去,潘二忍不住往窗外啐了一口:“还真把自个儿当正人君子了!穿着一身警察的皮,不也是小人一个!走!”

    司机发动了车子,流下一长串弃车尾气,车子消失在夜幕之中。

    不远处的墙角闪现出一个人影,因为穿着黑色的衣服,在孤寂的长街上也显得并不突兀。

    拨通一个号码,他压低声音道:“八哥!八哥!”

    “唔……”对面还在睡梦中的大王八翻了个身,迷迷糊糊道:“干嘛?”

    “八哥!你不是让我跟踪徐子瑞吗!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没好气的磨牙:“你最好是发现他和警花姐姐幽会这种劲爆新闻,否则,你就死定了!”

    “这倒没有!真没有啊!八哥你虽然让小弟来当狗仔,但咱可以有狗仔的精神理念!但绝对不学狗仔的造假手法!这个报告新闻呢,就是要实事求是!实话实说!”

    “你有完没完?信不信我一枪子儿崩了你?”

    “说说说!徐子瑞是幽会了!不过不是警花姐姐,是潘二!”

    “什么?!”大王八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你丫给我再说一遍!是谁?潘二?真tm是潘二!?”

    “哎,八哥,我发现你不结巴了啊!怎么回事?”

    “去!去你tm!提醒我!我,我好不容易,忘记,我,我是个结巴!”

    “好吧……我错了。”

    “谁?确定,确定是潘二?!”

    “我敢肯定!”黑衣人重重点头:“上次跟踪潘英的时候也折车,连车牌都一模一样!”

    “有,有,有意思!”

    他本来以为方锦程让他在徐子瑞身边安插跟踪者就是怕媳妇儿给他戴绿帽子,一眼看不住就投入前任怀抱!

    现在看来还真不是,重头戏在这呢!

    真是有意思!潘二居然和徐子瑞搞上了。

    这一个未婚,一个丧妻的,将来还不知会有怎样的火花碰撞出来呢!

    他兴奋的一晚上都没睡几个觉,本来以为这已经狗糟糕了,结果一大早准备睡个回笼觉,简单的香味另他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靠!”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大王八顺着香味进了厨房。

    王向阳在临湖别墅区的房子都有巨大的落地窗,就连厨房也不例外。

    明媚的眼光洒落在他的身上,短发,白衬衫,挽到手肘的袖子,肌肉匀称的身材,无一不彰显出他恍如贵族般的优雅气质。

    厨房的料理台上已经摆了两个碟子,里面是煎熟的荷包蛋,双面金黄,用刀子切开就能看到蛋黄呈现半凝固状态。

    男人将腌制好的牛排放进了烤箱,随手调好温度,顺便将大王八要偷鸡蛋的手拿开:“先去洗脸刷牙,一会吃。”

    “行,行啊三哥!你现在的厨艺!都快,快赶上我了!”

    “我觉得应该在你之上。”王向阳又拿来水果,每一颗每一粒都认认真真,静静细细的切成不一样的形状。

    大王八立马抱着个沙拉碗送过去:“三,三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将来,你,你们真的结婚了,你,你给她做,一辈子饭?”

    那个她指的的是谁不言而喻,两人之间也是心知肚明。

    “不知道,看看再说。”

    “你娶她,没问题,但你现在,都,都快变成妻管严了!说出去啊!丢人!”

    王向阳不以为意,继续切水果。

    大王八算是败给他了,与其说两人现在感情升温,不如说这是莫晓晓变相的报复。

    他真是越来越担心三哥听信莫晓晓的话,并且深陷温柔乡不能自拔,这样对王家来说这个晴天霹雳不低于王向阳失忆。

    从厨房出来正好碰到莫晓晓,小丫头穿着家居睡裙,冲大王八打了个招呼:“昨晚睡的好吗?”

    “挺好的,要,要是不做那些奇怪的梦应该会更好。”

    莫晓晓微微一笑,温婉雨润的姑娘,令人有点移不开眼睛。

    看看自家三哥,又看看莫晓晓,两人站一起到时登对……

    回房间去,他决定先忍忍,暂时不要去当他的电灯泡了,等人家吃完饭了,他去收拾点残羹剩饭就已经够了。

    拨通号码,很快被方锦程接通。

    “有事?开车呢!”

    大王八急急说道:“说是大事也不大,说是小事也不小!”

    “能不能别卖关子了?”方锦程有些不耐烦了:“如果没什么事要说,那趁早挂了!”

    一边苏楠却道:“你把手机给我,我来听,你专心开车。”

    手机似乎递给了苏楠,她在里面问道:“喂?王向阳?你有什么事赶紧说吧,不要卖关子。”

    一听是苏楠的声音,他反而不敢说了,斟酌再三,愈发结巴起来:“我,我就是,就是来告诉你们,一声!我,我三哥好事将近!你们现在可以准备红,红包了!”

    苏楠纳闷:“就这个?没别的有意义的新闻?你还口口声声说你不会让我们失望。”

    “这,这莫晓晓和我三哥的事不够有意义?”

    “虽然是挺有意义,但一点也不惊喜!”苏楠道:“挂了,真看不出你这么一粗犷大汉竟然对爱情也有着美好的向往啊!”

    一句话说到大王八的心坎里去了,天知道他多想有个另一半!奈何,天不遂人愿!

    方锦程看到苏楠把电话挂断,问她道:“大王八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也不知是不是在卖关子,说什么莫晓晓和王向阳的事情。”

    这显然是在转移话题,显然是话题不能当着苏楠的面说,如果可以,也不至于撒这么蹩脚的谎言,看来一会真的很有必要去个安静的地方给他回个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