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虚荣害死猫
    沈岸之听的哈哈大笑:“这小子还真tm是个奇葩!”

    苏楠道:“嗨,说白了,他就是利用网络舆论满足自己被追捧的虚荣心罢了,不过这样的虚荣心每天都在膨胀,以至于后面直播写恐吓信。”

    “写就写了,他还真敢寄!”

    “他自己也说了,本以为对方会报警,捅上媒体,再引发一波舆论效应,就算最后被捕,他也很快就会出来。他的粉丝和追随者将会更多,社会中反对这项提案的人也会膜拜他的胆量,敬佩他的勇气。”

    “这小子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宋家把这事儿给压下来了,不仅没报警,更没捅上媒体,他的美梦破灭了。”

    苏楠道:“现在不是实现了吗,以指控杀人的罪名带进来,他差点吓的尿裤子。”

    “哈哈哈!好在没尿,人又不是他杀的!”

    苏楠也道:“我也觉得不是,他还没那个本事去杀人,况且还布置的这么周密。”

    “人怎么处理的?”

    “师兄已经先把他关起来了,本来以为抓住了一条线索,原来不过是巧合,离上头要求的时间可近了啊师父,您老人家也不伸个援助之手?”

    沈岸之一本正经道:“为师都已经退居二线了嘛,你们年轻人要好好磨砺磨砺滴,要不然为师再给你们放宽几天期限?”

    苏楠不由一喜:“真的可以吗?上头不会为难您?”

    “他敢!这查不出来还要逼人命啊?有本事他们自个儿查啊!我们撂挑子不干了!”

    苏楠嘴角一抽抽,忍不住提醒他:“你当初说……什么提头来见……”

    “我说过?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怎么不记得了!哎呀,都这个点儿了!赶紧的,撤撤撤,下班下班!回家陪老婆孩子热炕头了!你也赶紧走吧!别一会你家小朋友跟你闹别扭!”

    苏楠鼓着嘴巴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出去,回办公桌前收拾东西给方锦程打了个电话,

    “你下班了?”

    “下班了,门口等着呢,也不知道你忙完了没有,也不敢给你打电话。”

    苏楠听的心里甜滋滋的:“好,我马上下去。”

    “嗯,下台阶的时候慢点。”

    “我又不是小孩子,走个路还要你教?”

    “好好好,我是小孩,我是小孩!”

    苏楠带上自己记录的办案资料打算回去看,拎着包就出门:“你情绪有点低啊,怎么了,工作累着了?”

    “可能是。”

    “好了,我马上下来,先挂了。”

    “嗯。”

    挂断电话,方锦程看着手机上苏苏刚刚发的朋友圈照片,一只手腕缠着厚厚的纱布,隐约透露出些许血色。

    搭配照片的文字是骗子!骗子!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是骗子!我恨你!我恨你!我更我自己!

    似乎有歇斯底里的呐喊从文字的背后传递而出,光是看到这张照片,这样的文字,方锦程就已经猜出个大概:苏苏这小妮子八成是失恋了,毕竟那个……那个叫什么东西来着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且,她这个无忧无虑的年纪,也就只有男人会引起她情绪上的波动了。

    唉,没经历过什么挫折的温室花朵,人生的大风大浪多着呢,现在就割腕,以后是不是得割喉了?

    关掉手机下车给苏楠开门,顺手接过了她的包:“今天你们也挺忙?”

    苏楠系好安全带,活动了一下脖子:“忙是忙了点,不过还是没有什么进展。”

    “这个案子这么棘手?现代社会还有不留下任何证据的凶手?”

    “你别说,还真有,这有点类似密室杀人暗了,忒邪乎!”

    方锦程道:“其他方向呢?你之前不是说有封恐吓信?”

    不提那恐吓信还好,一提这个,苏楠又想起杨庆庆这个欠抽的了,面对他的脸一整天,威逼加利诱,完全没有掌握什么有用的东西,感觉这小子就只是是一个简单的网络蛀虫,顶多再加一个恐吓罪。

    把杨庆庆的事迹跟方锦程一说,开车的他半晌没有发表评论,似乎全神贯注都在这辆车上。

    苏楠侧着身子看他,用手指戳戳这小子的腮帮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了听了。”

    “不发表一下见解?”

    “我的见解和你一样。”方锦程淡定说道:“直播恐吓信起于网络,杨某被扒皮出来也起于网络,网络这条通道还没完全堵死。”

    苏楠稍作沉吟道:“你的意思是说,扒皮杨某的博主应该还知道一些内容?”

    “我也只是猜测,虽然这个案子曾上过新闻,但也不过就是一闪而过的谈资,大多数人都是过眼就忘,日后要是能只能出现在今日说法这样的栏目中,混迹于网络博取眼球的博主不会却介绍这么一个没有任何吸引力的杀人事件。”

    苏楠慢慢举手:“那,那什么,打住,都已经有人被杀了,这还不够劲爆?”

    方锦程没好气的看她:“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似的?”

    “我有吗?”苏楠有点心虚。

    “这个帖子被发出来,而且还被你们当警察的看到,应该不是巧合那么简单吧?”

    苏楠一拍大腿恍然大悟:“也有可能是真凶弄的一个掩饰!一晃眼,我们把杨某当成杀人凶手,真凶就能逍遥法外了!”

    方锦程倒抽一口凉气:“媳妇儿,你这铁砂掌有点厉害啊!”

    一看自己拍的是方锦程的大腿,她赶紧吐吐舌头收回了手,笑眯眯道:“没事儿,你皮糙肉厚。”

    他可不就皮糙肉厚吗,这么小小一巴掌还是能承受得住的。

    只是不知道苏苏这细皮嫩肉的小妮子,手腕割成什么样了,伤口深不深,是不是在正规医院做的包扎?要是感染可就不好了。

    这件事其实用不着他斟酌,绝对不能告诉苏楠的,以自家媳妇儿这暴脾气铁定把苏苏暴打一顿,这样只会让苏苏的情绪雪上加霜。

    晚上的时候苏贺可能下课也看到了苏苏的朋友圈,在底下留言:你怎么了?

    没一会的功夫,又接二连三的留了好几条:有人欺负你?那你也不该自残啊!你是脑残吧?有病!

    到底是谁欺负你的?

    好,既然你不说话,明天我去你们学校找你

    这个时候苏苏终于回了一句:我没事,你不要过来。

    私聊。

    正看的热闹呢,事情的来龙去脉似乎马上就要呼之欲出了,结果苏贺就来了一句私聊!

    这是不待见姐夫啊,做姐夫的表示对他们的青春期无法劣迹,有代沟了,有点伤心。

    苏楠坐在桌边忽然一拍桌子,吓的他差点把手机摔了:“我说没事吧媳妇儿,遇到什么问题了?”

    “这个发帖的博主非常非常可疑!杨某在贴吧杜撰编造的话题非常多,但在这个博主在和粉丝互动的过程中可以看得出来,他除了这件事之外,对杨某一无所知!”

    方锦程道:“这显然是特地做的功课。”

    “所以!这个博主要么是故意发的帖子引发警方注意抓住杨某,又或者,他是被人指挥操控的!”

    指挥操控这四个字让方锦程浑身不舒服,他自从娶了这个媳妇儿,没少和那些背后的神秘人斗智斗勇。

    “我看看。”他走过去,把苏楠从椅子上挤开,随手下载了几个软件,在下载安装的空当他已经吧博主的帖子全部看了一遍。

    帖子的内容对杨某的扒皮很成功,尤其是将他之前直播时的照片全部贴了出来,有理有据。

    评论几乎分成了三个阵营,一个阵营极力拥护杨某的壮举,并且表示他真的有很多很多钱财,就算警察来抓你了也不用怕,交够保释金,爱怎么走就怎么走!

    第二个阵营则是站在同情的角度赖进行评论:楼上有没有良心?人都已经死了,你们还在这里抨击!

    第三个阵营就是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了,群众表示,坐等更新,话说那人到底被抓了没有?言行逼供后出来能直播个:带你看监狱。

    “我给你追踪一下ip地址和域名,你明天去办公室出警,看看能不能找到发帖人。”

    苏楠站在椅子后头,看他指尖如飞的在键盘上飞舞,一时间看的都呆了:“这么厉害?你辅修的计算机黑客专业?”

    “这种东西用得着学吗?”得意洋洋的哼唧一声:“小爷信手拈来。”

    “厉害,厉害!”

    难得听到媳妇儿夸赞自己,不仅很是受用,而且还干劲十足!

    三两下搞定,他将定位和纬度全部制作成容易看的地图模式,给她保存在了桌面:“地址所在地在临江去,明天让男同志出马,你要是不听话小心小爷以后再也不帮你了!”

    “好嘞!”欣喜若狂,从背后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就吧唧一口,一边把人推开,迫不及待的坐在电脑前看着面前的一堆数据:“我特佩服那种计算机玩的溜的人,苏苏常说我跟现代社会脱轨了,为了不脱轨,你以后教教我呗。”

    “教你不是问题,不过有我在,也用不着你亲自上手啊,我估计你们警局要查这些东西还得专门聘请专业人员,网警光破译就得好几个小时。”

    “还真是!计算机这么复杂,我也不学了,反正以后有你。”

    “这就对了!”方锦程想说,结婚了,有老公了,你跟那些单身狗可不一样啊,你有人依靠了,凡事不必自己逞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