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网瘾少年
    网瘾少年

    “做的太漂亮了!”

    虽然对师兄有点不待见,但她不得不承认,在寻找线索搜查证据方面,师兄有着比自己多得多的破案经验。这样的经验让他年纪轻轻就接手了无数大小案件,一跃成为市局领导班子都极为信任的刑警队大队长。

    这些年他收到的所有荣誉都不是徒有虚名,雷厉风行油盐不进一直是他的作风和代名词,苏楠觉得自己曾经对他高山仰止,仰慕他的这份才华和气魄所以才萌生了一种可能是爱恋的错觉。

    审讯室内的灯光灼刺目,迎面看一眼似乎都能灼伤眼球导致泪流满面,不知道的还以为犯罪嫌疑人终于改过自新了呢。

    这样的灯光也是徐子瑞的佳作,无论是灯光,还是逼仄的空间,或者是身着制服的他们,都给被审讯者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精瘦的小青年坐在椅子上,双手扣着手铐,一双腿不住的哆嗦。

    “不用紧张,有什么说什么就行。”

    徐子瑞和苏楠在桌前坐下,另外还有两个人已经摊开了笔录,随时准备做记录。

    “谁,谁紧张了,我很随意。”对方还死鸭子嘴硬,故作轻松,只不过双腿抖的有些厉害。

    “随意就好,要的就是你的随意!”徐子瑞问他:“姓名,年龄,籍贯!”

    “警察同志,我身份证不在你手上吗……您问我,不多此一举了。”

    苏楠一拍桌子:“问你你就老老实实回答!哪这么多废话。”

    后者缩了缩脖子,整个人看上去愈发的佝偻:“杨庆庆,19,f省临河市……”

    “十九?”苏楠有点惊讶,虽然眼前这个人年纪看上去不大,但瘦削的身形,高耸的颧骨,疲惫的黑眼圈,以及深陷的眼窝让他看上去怎么也得二十多岁了啊,起码在二十五之上,说十九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身份证假的吧?”她有点不可置信,从徐子瑞手上把身份证接过去看了看,确实是十九岁的年纪,只不过身份证上的人看上去比眼前这个人更像个十九岁的少年,也更加丰满一些。

    “我要想,造假,就弄个十八的了……”

    苏楠听闻觉得好笑:“你醒醒吧,现在未成年人年龄降低到十六岁了,而且不管是多大,犯罪就要伏法,这是常识。”

    后者咕哝一声道:“我知道……”

    “知道就好,希望你态度端正一点。”徐子瑞拿住受害人的照片给他看:“这个人你认识吗?”

    看了一眼,低下头,没说话。

    “问你话呢,老老实实回答!”苏楠没好气道:“与其这样拖到最后什么都说,不如现在就来个痛快!”

    这个十九岁的少年在嗓子眼里吐了两个字,气的苏楠再次拍桌子:“你没吃饭啊?能不能大点声?”

    “民警同志……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眼冒光芒,一脸期冀的看向苏楠:“能让我先吃个饭吗?我吃完了保证什么都说,坦白从宽!”

    “你事儿还挺多啊!”徐子瑞没好气的对值班民警道:“看看食堂还有没有早餐了。”

    杨庆庆赶紧说道:“有馄饨吗?来碗馄饨!不,两碗!”

    苏楠一声冷笑:“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那你什么也甭想吃了!进这地方的还没有不能好好说话的人,我倒要看看你嘴巴是什么做的!”

    “别别别,别上火,民警同志!”杨庆庆小心翼翼道:“什么都行,给我吃点吧,我昨晚也没吃呢。”

    言罢一脸痛苦,用戴着手铐的手摸摸肚皮。

    “你不会昨天中午也没吃吧?”

    “吃了,吃了一碗泡面!”言罢还嘿嘿傻笑起来,似乎在回味那碗泡面的滋味。

    苏楠和徐子瑞对视一眼,彼此都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就眼前这十九岁的少年,就算和恐吓信有关,但也应该和谋杀无关。

    很快,民警给他端来了一碗粥,两个馒头,一碟腐乳一碟咸菜,另外还特意让厨房给他煎了俩鸡蛋算是额外的。

    忍不住的大快朵颐,奈何双手不利索,连咸菜都夹不住。

    苏楠跟徐子瑞要了钥匙给他把手铐打开,在这种地方,以他的能耐铁定出不去的。

    “嘿嘿,警察姐姐,您人真好,虽然凶了点,但心地特善良!”

    苏楠道:“给你吃个早餐就是心地善良了?你这善恶定义的可真容易。”

    “当然,做坏事的就是坏人,做好事的就是好人,这和性格没有关系的。”

    苏楠道:“我谢谢你了,你这个年纪不是应该在上学吗?没考上大学出来打工的?”

    “上什么大学啊,上大学多没意思!现在大学生这么多也没出路!”

    “这么说,你很早就出来混社会了?”

    “不早,不早,才出来四五年吧。”

    四五年前的他本应该坐在中学的课堂上,随时准备备战中考,当别人都是温室的花朵的时候,他作为一个小小少年郎已经出来混社会了。

    “你年纪那么小,哪有地方会让你打工。”

    “一开始嘛,在亲戚家洗车房洗车,工资特别低,也就给一口饭吃,给一点生活费,都不够我上几次网的。”

    苏楠继续问他:“后来呢?你做过什么工作?”

    “在饭店干的多,传菜员嘛,后来还去工厂干过,太累了,不是人干的!”

    徐子瑞道:“比你上学还要累?”

    “当然累!”

    “是不是后悔辍学了?”

    “这倒没有……”大力的咬了一口馒头,险些被噎着,咳嗽了两声的杨庆庆表示:“不上学我不后悔,上学多累是,天天上课,看书,背书,做作业,一大早就得爬起来去学校!”

    “但上学可以收获美好的人生。”

    杨庆庆笑着摇头,用一种鄙夷,轻蔑,无可奈何的眼神看向苏楠:“警察姐姐,那你说,什么才叫美好的人生?”

    “我比较想听你的高见。”

    “当然是一觉睡到大天亮!数钱数到手抽筋!”

    苏楠道:“你实现了?”

    “我实现了一半!一觉睡到大天亮!”言罢还洋洋得意起来,忍不住要翘二郎腿,但审讯室特殊的椅子不给他在这样的机会。

    “所以,你现在是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和收入?”

    对方还是嘿嘿笑:“天机不可泄露,不可泄露啊。”

    苏楠微笑,眼角隐现邪佞之光,她的身体稍稍往前倾了一下,近距离的看着他,四目相对,锋芒毕现。

    一把夺过他还没吃完的馒头,苏楠招招手,示意将粥碗和鸡蛋也端下去。

    “哎哎哎,”杨庆庆急了:“我还没吃完呢。”

    “我改变主意了,等你交代清楚了再吃饭,吃什么,视你所交代的内容价值而定!”

    “我,我不是说了交代吗,你们做警察的也不能让人饿肚子啊!”言罢一脸求助的看向徐子瑞。

    后者面无表情道:“我同意。”

    杨庆庆看着被端走的蛋和饭,不由咕嘟咽了口唾沫,本来那些全吃了也未必能填饱肚子,这下好了,还没尝着味呢,就没了!

    “我们还是先从你的经济来源和收入说起吧,看你的交代的能为你的午饭换来几只鸡腿。”

    再次咽了口唾沫,杨庆庆重重点了点头:“好!我交代!”

    苏楠一整天的时间都耗在了这个杨庆庆的身上,小伙子虽然只有十九岁,但在社会上也属于事故老道的了。

    下午临下班之前去跟沈岸之汇报了一下案件进展:“师父,已经可以确信,就是这个杨庆庆写的恐吓信。他在网络上写的,用a4纸打印,装入快递袋内,以手写快递单的方式寄送,因为快递单只有一张,快递员为了销账只得将唯一的快递单撕走,所以才出现了快递查无可循这个原因。”

    沈岸之点点头:“嗯,他又是为什么要写这封恐吓信呢?”

    “这要从他这几年的生活履历说起,他早年辍学,打过一些零散小工,因为好吃懒做所以被辞退。也是因为好吃懒做,干脆不去上班,每天坐在电脑前玩游戏。”

    “后来兼职了去各大贴吧粘贴小广告的工作,一个月零星能赚个两千块钱左右,除去房租水电还能有可观的剩余,所以一发不可收拾,沉迷网络。去的贴吧多了他也会看一些帖子,逐渐也荒废了自己的兼职,从一开始作为看客,推崇某位搂住到自己终于有勇气发评,并且引来众多讨论之后,点赞的虚荣让他自我满足感爆棚!”

    沈岸之道:“嗯,看出来了,他那副样子就像个网瘾少年!”

    “这也只是刚开始,后来就四处搜集新鲜事发布到网上引发众人讨论,听着别人的奉承,他自我感觉非常好。已经不满足一个话题被多人传抄,所以他就开始自己编造话题,制作舆论,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他的追随者,很多网站的站长,贴吧吧主为了留住他也常会给他寄一些东西,发个红包什么的,收入虽然不多,但也不至于饿肚子。”

    “他在网络上的身份是某某富二代,身价过亿,所以每天可以不上班,抨击实事,也曾用一张巧嘴骗了不少姑娘,因为长时间的不见面不视频,姑娘们纷纷甩他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