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围着你转
    苏楠眨巴着眼睛看着面前这张放大的脸,被窝里的四肢动弹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正以一种亲密且扭曲的姿势和方锦程缠抱在一起。

    想要抽身出去,却好像系了一个死结,已经彻底绑在一起无法挣脱,再一个使力,却将那人惊醒。

    扑扇着长睫,慵懒的的掀开眼皮,此时的方锦程在苏楠的严重恍如一个安琪儿,纯净无暇的让她觉得自己好像特别下流……

    “早,媳妇儿……”

    在她额上亲了一口,大男孩将怀中的她愈发抱紧。

    苏楠觉得他的行为有点无耻:“松开……”

    嘴里幽幽吐出两个字,对方却置若罔闻。

    一个使力终于把人推开,也不知是自己用力过度还是怎的,竟然浑身上下酸疼的难受。

    被转过身掩饰自己蹙眉的样子和不适,她于被窝中默默活动手脚,想要追寻酸疼的根源。

    “昨天晚上,我快被你折腾死了……”大男孩充满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廓上,让她恍如被毛刷刷过一般,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好在你男人练过,不至于精尽人亡肾亏致死,否则你哪儿说理去。”

    明显的感觉到那人紧贴过来的结实胸膛,苏楠将身体蜷缩成虾米状,立马头脑风暴回忆了一下昨晚的状况。

    她好像喝多了,脑袋晕晕的,俩人好想还洗了个鸳鸯浴,也确实**了。

    但是凭什么说她快把他折腾死了啊!有什么证据?明明全身酸疼的是她好不好!

    方锦程小鸟依人一般靠上她宽阔的胸膛,小心翼翼道:“咱俩都这样了……你应该对我负责吧?我这辈子算赖上你了,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言罢还嘤嘤嘤的哽咽一两声,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哪家人高马大的小媳妇儿被始乱终弃了呢!

    苏楠越听越心虚,越听越觉得自己太不应该了。

    明明打算给他一点颜色瞧瞧,结果现在倒好,一个没忍住把人给强了。

    而且把人给强了这种事似乎也是她能做到的,所以……

    “我……”她转过身去,捧着方锦程的脸干咳一声故作认真道:“对你负责不是不可以,但你以后要乖乖的!”

    受了委屈的媳妇儿嘤咛一声扑进她的怀中,一睡醒就寻求母性光辉的‘波涛汹涌’,要不是正在演戏,他恐怕真的就一个忍不住重复一遍昨晚的play。

    “放心吧媳妇儿,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以后不管去哪都跟媳妇儿汇报,要是我说到做不到,你就把我甩了,让我永远也上不了你的床!”

    “你想的倒美!你要是再给我乱来,我偏不甩你!”苏楠恶狠狠的威胁他:“偏要把你捆在身边!”

    达到目的,暗中笑的得意非凡,口头上却忍不住抱怨:“最毒妇人心啊,尤其是做警花的妇人!”

    本来以为夫妻和睦的画面会再持续一会,直到苏楠看到了自己手腕上的淤青。

    凭她多年的办案经验来看,她只需一转头就确定了作案工具的领带被扔在了地上。

    “方!锦!程!明明是你丫的我!!”

    震天响的怒吼让整座洋楼都震了一震,楼下二爷爷看着簌簌下落的灰尘,用抹布抹了一下桌面:“年久失修,真是失修了啊。”

    小夫妻俩一前一后的下楼,外面花园一夜的桌台已经撤换干净,李川穿着件宽松的t恤,戴着个墨镜,正在躺椅上晃悠。

    方锦程端着杯咖啡出去跟他打招呼:“早。”

    躺椅上的人有气无力道:“早什么早啊……午饭都吃了……”

    “不要用单身狗的眼光来看世界。”方锦程提醒他,顺便在另一张摇椅上坐了。

    “靠!”

    晃了两下,他深有感触:“真有种退休老干部的感觉。”

    “好好干,你会有退休老干部的一天。”

    “没奔头没追求,不想干了。”他打了个呵欠,有点破罐子破摔。

    李川扭头看他一眼:“你现在工作挺好,跟你媳妇儿没事还能在职业上做个搭档,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就好像一条路,你走的再快,再平步青云也没用,路统共就那么宽,统共那么长,怎么走?”

    李川点头:“你这么说虽然没错……唉,随你吧,但你也老大不小了,凡事自己上心,自己努力,不要都指望你姐。”

    “我知道,”喝口咖啡,方锦程道:“之前用她的,我只当是欠她的,那都是我得还的。”

    “好小子,像你小舅!”

    这句话险些没把他给恶心吐了:“谁稀罕像你似的!”

    苏楠站门口叫他:“我先去收拾行礼,你一会赶紧来换衣服,咱们别误了飞机。”

    “知道!”

    他起身,对着小舅的肩膀拍了拍,方锦程道:“我去看看外公,你有事没事可以去a市陪陪你姐,自打我结婚搬出去后,她这老太太挺寂寞。”

    “知道了,我最近这段时间确实也没事。”

    “嗯。”

    回房换了件衣服,跟外公打了个招呼,说了再见,临走之前还去看了看昨天偷袭苏楠的那小子。

    虽然还是不肯张嘴什么都不说,但看上去已经没什么脾气了。

    “锦程你放心回去吧,有什么紧张第一时间联系你。”二爷爷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这几天招待客人有点忙,等都走了,二爷爷有的是手段法子让他张嘴。”

    站在门口看着那被捆在椅子上的人,方锦程道:“二爷爷,临走之前你帮我把苏楠的行礼再排查一下吧,不是有警犬吗,闻闻,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能登机的东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别有什么同伙。”

    “好,我这就去安排。”

    针对苏楠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因为他的人生好想完全围着苏楠转了,但他乐意,也是没办法。

    一个爱好持续这么长时间也是不容易啊!

    送他们去机场的还是小白杨,主动去楼上帮苏楠提行礼,两人就来住了一天,除了多带了一套衣服也没什么东西。

    苏楠不肯撒手,麻烦小白杨她不好意思。

    对方坚持,好说歹说把行李弄到手,撒腿一溜烟的下楼了。

    等苏楠跟着下来的时候方锦程笑眯眯的迎上了她:“现在就走?”

    “嗯,走吧,要不要给妈打个电话?”

    “不用,昨天不是说我们今天走吗,再说,她也难得去大舅家,咱们就不要打扰她了。”

    “好吧,等妈回a市的时候你记得去接机。”

    “有警卫员呢,用不着我。”

    苏楠瞪他,后者赶紧点头:“好好好,我亲自去接,行了吧!”

    外头有个兵哥哥牵着一只黑背军犬正在和小白杨说话,见她们出来了便敬了个礼撤退。

    小白杨手上还提着苏楠的行礼,手脚麻利的给放后备箱里。

    方锦程拉开车门让苏楠先上去,这才到后头去问他:“没什么问题吧?”

    “没问题!”鼻尖冒汗,他看上去也挺紧张。

    “甭担心,只是例行检查,什么事儿都没有。”故作轻松的宽慰一下这个年轻的兵哥哥,后者赶紧点头。

    一路上倒也还真算顺利,苏楠虽然请了两天的假,但实在吧放心局里正在经手的案子,天一亮就往市局跑。

    刚好碰见徐子瑞抓人回来,据说是当初写恐吓信寄恐吓信到宋家的暴乱分子。

    将人从车上扯下来,苏楠上下打量了一遍,得出的结论就是,像是会写恐怖信的人,但不像是杀人犯。

    个头不高,精瘦的一个年轻人,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头发相对于同龄的年轻人有点长,皮肤呈现病态的苍白色,穿着一件灰白色的卫衣,一条不太合身的破洞牛仔裤,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只能用颓靡来形容了。

    “你怎么来了?”徐子瑞上来就问她。

    苏楠反问他:“难道我不该回来?”

    “我听师父说你请了两天假。”

    “也没什么事,昨天下午回来的,到家天已经黑了,所以没过来。”

    徐子瑞点点头:“写恐吓信的人已经抓到了,现在就审他。”

    苏楠赶紧跟了上去:“进度还挺快的,看来离找到凶手不远了。”

    “如果真和他有关那估计不远,就怕和他无关。”

    苏楠也是这么想的,拿上自己的小本本就跟徐子瑞去审犯罪嫌疑人了。

    “对了,人是怎么抓到的?”

    他想了想道:“说来也巧,就在我们利用快递网络做排查的时候,网上有个火爆的帖子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火爆的帖子?”

    “有人将这个案子公布在了网上,并且危言耸听说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因为凶手寄过一封恐吓信。”

    “也不能说是别人公布在网上了吧……抓获凶手一事不是全国联网通缉的吗,很多人都知道。”

    徐子瑞没好气的看她:“你说还是我说?”

    “你说,你说。”

    “发帖的人还说,曾经有另一个特别狂妄自大的博主曾经发帖表示要让死者的劳动法案重新制定,如果不重新制定就要杀他全家,随即贴吧直播写了一封恐吓信并寄出。”

    苏楠不由一喜:“那之前的帖子呢?”

    “直播贴已经封了,不过现在的扒皮的搂住不知从那里弄到了直播时的照片,我们对比了一下她们收到的恐吓信,自己完全一样。”

    没跑了,铁定是直播的人寄出的。

    “快递那边没有结果,只能从网络入手,出动网警联系贴吧吧主调查发帖id和所在地,昨晚做了排查,今早抓获。”

    苏楠不由欣喜:“做的太漂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