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打赌
    “呦呵,你还挺厉害?看来我有必要跟你爸妈谈谈你的酒量了。”

    “哎哎哎,别啊嫂子!”索菲亚双手合十做祈祷状:“嫂子你最好了,千万别跟他们说,你别看我爸思想挺前卫的,可在这种事情上得了爷爷的遗传,特别特别古板!”

    “那你得答应我,以后不要喝酒,就算喝,也要少喝!”

    “我答应你!我是乖宝宝!”

    苏楠满意的点点头,啜饮一口红酒,她不会品酒,喝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听老爸说,爷爷最疼静秋姐了,明明我才是他的正牌孙女!静秋姐只是外孙女啊!”

    苏楠看了一眼老爷子所在的方向,方静秋还在,一诺却被贾浩带走玩去了。她似乎一时半会不会离开,佣人搬了张椅子过去,她就静静的坐在轮椅旁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他说话。

    老爷子不像面对他们似的笑容满面,脸上甚至微微带着些许愁容。

    “大姐昨天来的时候一直在爷爷身边,陪了大约有两个多小时才出来呢,估计爷爷要是不睡,她还会一直陪着。”索菲亚满脸惆怅的叹了口气,喝了一口果汁,用颓废的语气说道:“要我肯定做不到,也难怪爷爷疼她喽,我连十分钟都坐不住,我老爸经常说我屁股地下有钉子!”

    苏楠也不禁沉默,她想到的却是今天中午小舅跟她说的话。

    李川虽然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挺不靠谱的,但他说的话却不似是开玩笑。

    大姐做的事情外公知道吗?如果知道,外公会阻止她,还是会包庇她?她又饮啜一口,目光看向那说话的二人,似乎想在两人的表情上看出些许端倪来。

    忽然,背部挨了一巴掌,惊的她被酒水灌进了嗓子眼,猛烈的呛咳起来。回头向来人怒目相向。

    “锦程哥哥!”索菲亚径直就扑了过去,抱住他的腰身就露出花痴一般的嘿嘿傻笑:“哥哥今天贼帅!”

    “你哥哪天不帅了。”方锦程拍拍她的头示意她起开,一边看向苏楠:“你酒量不好,不要喝那么多酒。”

    苏楠冷哼一声,没搭理他,起身就走。

    “哎!”

    索菲亚偷笑他道:“帅哥也有被甩脸色的时候啊!”

    “那是她没眼光!”

    索菲亚道:“你们吵架啦?”

    “算是吧,大人的事情你这种小孩子不懂。”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

    “虽然大不了几岁,但我们之间有成年,和未成年的区别!”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痛的小丫头赶紧捂住脑门。

    “哥哥,既然嫂子酒量不好,你为什么不把她灌醉了欺负她啊!”

    正打算离开的人双手环胸蹙眉看她:“你从哪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名词儿?”

    “电视上啊!”迫不及待的和他分享道:“电视上,男人灌醉女人,就可以对她不可描述啦!”

    干咳一声,方锦程的目光追随苏楠而去,老妈正在把她介绍给几个旧友,彼此之间谈笑风生。

    可是,就算把苏楠灌醉做不可描述的事情,但好像对二人之间的冷战也没什么效果吧……

    但苏楠与众不同的一点,就在于喝醉……话说这种喝醉的福利他还真想再体验一下,看看上次是巧合,还是她真有醉酒后的双重人格……

    “小孩子不学好,少在这里乱出主意!”

    “真的呢,哥哥我以为你懂的会比我多,没想到你还是个清纯的小鲜肉啊!”索菲亚看他的表情有点失望。

    男人瞪她,却又将目光有意无意的瞥向二舅威廉,小丫头立马的偃旗息鼓:“你,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准备撤退,却被他提溜着衣领给提了回来:“说就是说了,要想我不找你老爸告状也可以,给你一个任务!”

    苏楠虽然在应酬客人,但和他们说话的同时,眼睛仍然有意无意的看向方锦程的方向。

    李家的基因好,方家的基因也好,小辈人当中,方锦程和索菲亚站在一起恍如一对金童玉女,不少宾客的目光都为之吸引。

    站在这样一个上层社会家庭,苏楠觉得自己有点格格不入。

    “楠楠,李叔问你话呢,又走神啦。”方太太笑呵呵道:“这孩子也不知想什么呢。”

    “啊?不好意思,李叔,我,我没听清,您刚刚说您的女儿……”

    李叔端着红酒呵呵笑道:“没关系,没关系,跟我们这些老人家在一起聊天确实是乏味了啊。”

    苏楠手足无措的辩解:“没有的事儿,听你们聊天感觉很长见识呢,你们经历的事情多,见识也多,刚才我看锦程呢……”

    言罢还略有些赧然的低下了头,众人了然,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哎呀,你这儿子儿媳妇感情真好!”

    “小夫妻俩,才一会看不到就想了!”

    “可不是!老话怎么说的来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几个长辈哈哈打趣,将她走神的事也就一笔带过了。

    果然,这种理由和借口也一直是屡试不爽。

    “在我的印象中,方家的儿媳妇也是一朵铿锵玫瑰,荆棘之花啊!没想到这女孩子在爱情面前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

    “她李叔你真是过奖了,”方太太呵呵笑道:“年轻人,还有的历练呢。”

    李叔道:“刚才我要说的就是,我家闺女在网上看到过你的事迹,一直很喜欢你,想问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跟锦程来我们家作客啊?”

    “好啊,这是我的荣幸。”

    “呵呵,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嗯,好的。”

    应付完这几位长辈,苏楠终于松了口气,方太太也道:“时间差不多了,客人应该也都要走了,今晚辛苦你了楠楠,你去休息一下吧。”

    “好的妈,您也休息一下。”

    “嗯,我去看看你外公。”

    “那我……”刚要说跟着一起去,就听索菲亚在她背后哇的一声大叫:“姨妈!嫂子!”

    方太太也被她吓了一跳:“你看看你,蹦蹦跳跳跟小兔子似的,带着你嫂子去玩吧。”

    “好!”索菲亚说完就赶紧牵着苏楠的手往吧台的地方跑,踩着比平时高的一双鞋,她险些摔倒。

    “慢点慢点,摔倒就有好戏看了!”苏楠赶紧拉住她。

    索菲亚眼睛亮晶晶道:“嫂子!帮个忙!”

    “什么忙?”

    把另一只手上攥着的酒瓶子拿到苏楠跟前,索菲亚一脸无辜道:“我和哥哥打了个赌!他说你喝不下这瓶酒!我说你喝得下!嫂子!”

    苏楠额角青筋一跳,忍不住在她脑袋上来了个暴栗:“你们俩能耐了!密谋半天拿我打赌呢!”

    “唔!嫂子帮帮忙吧!我可不想输给他!”

    “谁爱喝谁喝去!懒的理你们!”一声冷哼,她转身就走。

    索菲亚又急急拦住他的去路,眼泪汪汪的看着她,楚楚可怜:“嫂子,我要是输了就得把这瓶酒喝下去!”

    苏楠额角青筋啪啪直跳,面前这可怜兮兮的混血小丫头任谁看了都会于心不忍,必然什么要求都会答应。

    但苏楠不是一般人,她可是警察出生:“你哥这种行为极大的危害了这个家庭的团结稳定,我给你出个好主意,找你老爸去,肯定能为你当家做主,把你哥批判到底!”

    索菲亚又可怜巴巴道:“可是,他要是输了,就当众表演吞粪自尽……”

    苏楠冲她一伸手:“给我。”

    索菲亚不由一喜,将酒瓶子递给她。

    其实这也不过是度数比较低的预调鸡尾酒,要真来那么一瓶二锅头,苏楠可喝不下去。

    “你等着看他给你表演吞粪自尽吧,”苏楠霸气的咬掉瓶盖,看了一眼方锦程所在的方向,只见他正双手环胸靠在桌案上,兴致勃勃的看着自己,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喝,就你那点酒量,分分钟倒下!

    她这暴脾气偏偏不服输,拿起酒瓶子就咕噜咕噜喝了两口,除了有点凉,味道还是挺不错的。

    索菲亚继续怂恿,小巴掌拍的啪啪响:“嫂子好厉害!太棒了!哇塞!你是我偶像!”

    “少在这里拍马屁……”苏楠瞪她:“一切都因你而起,你还真好意思!”

    吐吐舌头,小姑娘有点心虚了。

    苏楠继续将剩下的酒喝完,擦擦嘴巴,一滴不剩,将空瓶倒转过来给索菲亚看。

    索菲亚忙不迭的点头,一把拿过空酒瓶就向方锦程奔去:“哥哥!你看,喝光了!”

    苏楠打了个饱嗝,虽然酒的度数比较低,但总感觉有点上头。

    晃晃脑袋,她想去亲眼目睹一下方锦程吞粪自尽的窘境!

    “楠楠!”迎面撞上一人,定睛一看却是沈岸之和他太太。

    “楠楠啊,我们先回酒店了,你明天回局里去?还是在这里住两天。”

    “明天就回去!”苏楠重重点了点头:“我就请了,一,一天的假!”

    头重脚轻的她努力让自己站的笔直,一脸大大的微笑。

    “你今晚喝多了吧,脸有点红,早点睡,明天别误了航班。”

    作为师父和上司,他有时候还是挺严肃的。

    “好的师父,这么快就散了?”

    沈太太笑道:“你外公身体吃不消,已经回去休息了,大家也都走的差不多了,我们也没必要干耗着了,我们走了,你们也好休息不是。”

    苏楠笑道:“还是师母想的周到,我送送您。”

    “不用忙,不用忙。”

    “没事,就送到门口,远了我也送不了啊。”

    客气了一番,苏楠将人往门口送去,其他客人也都陆续送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