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老兵要退伍
    李家老爷子的寿宴举办的隆重不失低调,接到请帖的人在入夜之后已经陆续到达。

    庄园内的花草树木都装点着小小的彩灯,耳边是远处海浪拍岸的声音,那温暖的灯光就如星落云海。漫步于花园林间,真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围绕着喷泉的四周摆放着四条长桌,铺着白色的桌布,上面所准备的点心酒水大部分是家中主妇的佳作,尤其是李家二儿媳妇忙碌一下午准备的西方糕点,为宴会增添了许多亮色。

    来人的车辆接二连三的驶入庄园之内,苏楠有些局促不安的等待和迎接。

    没有喧哗,没有嬉笑,有的只是悠扬的小提琴奏起轻缓的音乐,令人心生安宁。

    苏楠被打扮的好像一个洋娃娃,索菲亚亲自动手,用卷发棒给她做了发型,半披半挽,斜插着一枚小小的王冠发卡做点缀。

    略有些欧式连晚礼服,粗跟小皮鞋,让她别扭的都不敢看别人打量的目光。

    真有点后悔听索菲亚的话了,她明明都带了一身收腰小西装作为今晚晚宴的衣服了,优雅不失端庄,非常适合这种场合嘛。

    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三三两两熟识的人端着酒杯彼此热情的交谈,她却忍不住在想,要不要找个时间去把衣服换了。

    “呦!这不是我宝贝徒弟吗!”一个声音突然叫住苏楠,回头一看却是沈岸之与他的夫人。

    苏楠先是欣喜的叫了一声师父,继而压低声音道:“您老人家怎么也过来了?”

    “怎么,就许你来不许师父来啊?没这个没这个道理!”

    苏楠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边对沈岸之的妻子说道:“师母,您也来了啊。”

    后者微笑点头:“你师父给他的师父过生日,我当然得来,刚才我还说呢,这莫不是哪家来的小公主,还是你师父眼尖,认出你来了。”

    这么一说苏楠就更加不好意思了,扯着衣服有点不自然:“二舅的女儿,索菲亚给我打扮的,我本来是拒绝的。”

    “好看,好看!年轻女孩嘛,就应该打扮的这么好看才行!你看看你,大好年华,不打扮,难道要等到像你师母这个年纪了再打扮?!”

    沈岸之一句话惹的妻子嗔怒,对着他就瞪了一眼:“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嫌我人老珠黄了!”

    沈岸之赶紧摆手:“不敢,不敢,我真不是这意思!你要打扮起来肯定比楠楠还俊!”

    “去你的!老不正经!”师母又被他一句话逗笑,挽着他的胳膊,两个任倒是显得非常亲密,让人看了也不禁艳羡。

    “行,你先招呼着,我和你师母取着别人说说话。”

    “唉,好……”苏楠应下,目送师父和师母离去,再次尴尬了。

    她谁都不认识,招呼什么啊,方家的亲戚还没认全呢,这会儿又得招待李家的客人。

    只得端着香槟酒盘,围着露天会场走了一圈,看到有需要的人客气的送上酒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吧。

    虽然没人会认为她是服务员,但也不知该怎么称呼她,只有甚少的几个人会问她怎么称呼,这个时候她一般都会礼貌的回答,她是方家的儿媳妇。

    提起方家人人都是知道的,老爷子有个姓方的女婿不得了,方家有个大小姐和大少爷更不得了,没想到现在人家大少爷娶妻了,娶的也是个不得了的漂亮姑娘。

    不算热络的一一招呼到了,苏楠走到树底下的藤椅上坐下休息。

    人群之中,方锦程往她这个方向看了过来,几次想要让她去休息都没拉下脸来,现在看到她自觉的休息了,不禁微微一笑。

    苏楠对上他沉静的目光和微笑,却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你还是去看看外甥媳妇吧。”大舅体贴的拍拍外甥的肩膀:“她今晚也忙的够呛。”

    方锦程干咳一声,犹豫了一下,僵酒杯放在桌面上,向苏楠的方向走来。

    刚走没两步就听到二舅他们已经推着外公从屋里出来了,露天派对中的众人齐齐向这位峥嵘一生的老者行注目礼。

    老爷子坐在轮椅上,下楼梯的时候优点不太方便,是二舅威廉亲自将人连带轮椅一起抱下来的。

    方锦程见状赶紧迎上前去接着,小心翼翼的将外公放在地上。

    他抱在手里的几乎只有轮椅的重量,这位老人轻的可怕。

    老人家的白发已然掉光,光秃秃的脑袋上戴着索菲亚特地给他制作的生日帽子,颧骨高耸,眼眶深陷的脸上满是无尽慈爱的笑容。

    “老首长!我们来给你过生日了!祝您早日康复!永享太平!”一位头发花白的军装老人站在他面前端端正正的敬了一礼。

    宴会上其他几位军人也都纷纷效仿,用军人的礼节来表达对李家老爷子的祝愿。

    老人家笑着点头:“好,好,好,你们其实不必跑这一趟,等将来,我开追悼会的时候来也行……其实啊,开追悼会的时候更不必来了,来了我也见不到了嘛,现在来,正好,见见……”

    一句话说的缓慢,断断续续,花园里众人听的也觉得心里发酸。

    这次会面和诀别也没什么分别了,毕竟诚如他说,追悼会上就算来了,也是见不到的。

    来之前,众人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是心知肚明,但仍然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了。所有的准备和正能量在这位老者的面前都演变为心酸,谁也不知明天是否还能看到他。

    “别难过,没什么难过的,我这一辈子,没享什么福,但却过的比任何任都值!也都满足!”说了两句,他佝偻着一双眼睛打量着在场那些曾经的下属,似乎拼命想于夜色之中记住每个任的音容相貌。

    “就当啊,就当我退伍了,每年,退伍的时候不都是依依不舍吗?我这个当了七十多年的老兵,退伍了,退伍了。”

    在场的几位铁血军人的眼眶也逐渐泛红,已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现场气氛低迷,沉默的感伤流连在每个人之间,月色如水,清冷孤寂,好好的一个生日会开的真的似乎成了追悼会。

    苏楠忍不住上前两步走,鼓起勇气说道:“既然,老寿星都来了,我们,我们来唱生日歌,点蜡烛,吃蛋糕吧!我都忍不住想尝尝二舅妈的巧克力蛋糕了呢!”

    “我也是!我也是!妈咪做的蛋糕真的很好吃哦!简直……绝代风味!”索菲亚也蹦起来炫耀,两个小辫子一晃一晃的。

    二舅妈这个西方

    美女被女儿夸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好啊,我们一起给爷爷唱生日歌吧。”

    索菲亚连连点头:“嫂子!我们一起唱!”

    苏楠笑着点头:“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happy,rthday,to,youhappy,rthday,to,you”

    两人一唱一和,别人也都陆续加入进来,倒是真把现场气氛给带动起来了,老人家慈祥的目光聚焦在家人的身上,眼底皆是满满的幸福。

    生日歌唱完,偌大的巧克力蛋糕被推到了老人家面前,上面只有一根蜡烛,在苏楠的帮助下一起吹灭了蜡烛,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把蛋糕一一分给来宾,小提琴的演奏再次响起,人们的脸上也都带上了笑容。

    “外公,祝您生日快乐,我给您的生日礼物,过几天补上。”苏楠蹲在轮以前,一边握住他的手一边说道:“您今儿也是老寿星了,我得沾沾您的福气!”

    “嗨,我哪有什么福气……”老人家笑起来满脸的褶子:“你们才有福气,生在好时代,好社会……”

    “我沾您的高寿!”

    “你以后肯定能比外公活的长久!你们都会比我这个老头子活的长久……”他缓缓说道:“不过跟别人比,我活的算久的了,多出来的这些年,都是平白赚了的,没有遗憾……”

    索菲亚却撅着嘴道:“可我还是想要爷爷一直陪着,一直一直陪着我们,看到我长大,嫁给白马王子,生个小宝宝!爷爷你看多好啊!”

    “好,好,非常好啊!”老人家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到时候,就算爷爷不在了,爷爷也会知道的,包括你哥哥嫂嫂将来生宝宝,爷爷都会知道的!”

    苏楠鼻头微酸,忽然想到一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诗来,这句话说的可不就是生前未了的心愿,希望死后儿孙扫墓拜祭的时候传达一下吗。

    外公这一生确实也没什么遗憾了,唯一期盼的就是儿女能过好自己的一生,希望他们夫妻和睦,健康幸福,再来个儿孙满堂,足矣。

    现在看不到的,死后又真的能传达到吗?

    方静秋牵着一诺来给老爷子贺寿,这小姑娘应该算是辈分最小年纪最小的孩子了,小嘴巴甜甜的也会说话。

    索菲亚拉着苏楠去桌边吃蛋糕,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端着两杯红酒索菲亚递给苏楠一杯,她却吓了一跳,赶紧将索菲亚的那杯也一并抢来:“你还未成年吧,不能喝酒。”

    “红酒嘛,又没什么关系,再说了,不是酒能消愁吗,我今天很愁很愁。”

    “不行!”苏楠义正言辞的拒绝她:“未成年就是未成年,什么借口也不是你喝酒的理由!喝果汁去!”

    撅着个小嘴巴,索菲亚不情愿的端了杯橙汁过来吸溜了一口:“虽然我还未成年,但我的酒量比成年人还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