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李家
    “你刚才,怎么没跟锦程一起过来?”

    苏楠一怔,显然没意识到外公会问他们小两口的八卦问题,稍作迟疑答道:“刚才在楼下和苏菲亚聊了一会。”

    外公又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楠楠……锦程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辛苦你了。”

    说辛苦其实也不辛苦,方锦程虽然比她年龄小,但很多时候他倒表现的比自己成熟。

    看着仪器上的线条沉稳跳动,苏楠一时有些出神。若将来老的躺在床上无法动弹,与她白头,相扶到老的人又会是谁,会是方锦程吗?

    “你去吃饭吧,我这里不用你惦记,谁也不用惦记。”外公面容和蔼道:“外公身子骨硬朗的很,等日后好些了,回清源小区见见以前的老哥们!老姐们,呵呵,还真挺想他们。”

    苏楠笑着点头:“好,到时候陪您一起回去。”

    “嗯,那就说好了……你吃饭去吧,去吧。”

    点头下楼,苏楠心中百感交集。

    楼下餐厅已经陆续上了饭菜,众人招呼着苏楠落座,一大家子的人,倒也非常热闹。

    老爷子一共四个儿女,长子夫妻俩都来了,也就是大舅和大舅妈,他们本来有两个儿子,都是军人,但是长子在一次特别行动中捐躯,次子在部队没有赶过来。

    方太太李芯是老爷子的二女儿,从小到大备受疼爱,和方静秋一般无二。方家的一家之主没来,也是部队有事脱不开身。

    贾浩和方静秋带着一诺早一步到了,只不过二人虽然面带笑容,却也没什么交流。

    二舅威廉和外国媳妇带着索菲亚,这是颜值非常高的一家。

    小舅李川,三四十岁不修边幅的大叔一枚,孤家寡人一个,潇洒的不食人间烟火。

    苏楠在方锦程的身边坐下,李川隔着不远的距离微微抬了抬酒杯,向苏楠致意,她也回敬一个,仰头喝下杯子里的红酒。

    方锦程往前倾了倾身子挡住李川看苏楠的视线,后者有些个不乐意:“要尊敬长辈,让一让,我跟你媳妇儿说两句话。”

    方某人只当没看到也没听到,气定神闲的吃饭,就是不让,心里却已经忍不住的腹诽,你也知道那是我媳妇儿?这眼神有点太了吧。

    李川见他装傻,索性也不说了:“行啊你小子,故意找事是吧,以后收拾你。”

    苏楠看他一眼没说话,继续和索菲亚聊天,她本来就招人喜欢,尤其招索菲亚的喜欢,不停的给她夹菜,推荐自己喜欢的给她品尝,席间倒也热闹。

    等到午饭吃完,苏楠起身的同时对李川说道:“小舅,听说你从太湖给外公弄了块大石头?带我见识见识?”

    李川一听顿时来了精神,飞快的用餐巾擦干净嘴巴:“你还真得瞅瞅!那叫一个漂亮!”

    “我看过了!”索菲亚急急叫道:“真的真的非常漂亮!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浑然天成!是不是!我成语没说错吧!”

    二舅威廉满意的点点头:“不错,这个词语用的好。”

    洋妞舅妈则赞赏的在索菲亚的头上摸了摸,一脸的骄傲。

    李川冲她扮鬼脸:“这么大个人了,连成语都记不住几个,还有脸说?”

    索菲亚气的跺脚:“谁说我记不住了!我只不过老是会记混!姨妈你看小舅!”

    这个家里除了老爷子之外也就只有方太太能管得住李川了,只要被她看一眼,李川立马偃旗息鼓。

    “好好好,你厉害,我带你嫂子看石头去,你们慢慢吃。”

    方锦程推开椅子起身道:“我也没见过,我也要去。”

    李川还没说话呢,苏楠就先开了腔:“那小舅,我晚点去吧,我帮忙收拾餐桌。”

    方太太道:“你去吧,这里不用你惦记,有我和你姐呢。”

    索菲亚急道:“我和妈咪也可以帮忙!”

    李川干咳一声,一个使劲将刚站起来的人按下:“你这么个大灯泡跟着我们干嘛!甭过来打扰我们!”

    言罢就拖着苏楠快速逃离,这边方锦程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稀里糊涂的觉得有点不对劲,苏楠是他媳妇吧?他怎么就是灯泡了!

    看到方锦程吃瘪,苏楠心里也乐着呢,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同样是纨绔子弟,小舅的段数显然在他之上。

    二人出了别墅向楼后走去,那是一片观景花园,站在高处还能看到不远处的大海,听到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还能看到盘旋的海鸥。

    楼后属于半自然半开发的状态,路没有全部铺平有点不太好走,李川拉着苏楠的手登上一块白石向前走去。

    “小舅,你有话要跟我说?是上次姐姐和你聊的话题?”

    前面走着的人回头看她一眼,挑起一侧眉梢道:“你终于肯问我了?”

    “我本来也没打算问,你们是生意人,生意上的机密我也不怎么好奇。”

    李川道:“没事,你问吧,这点机密还是可以告诉你的。”

    想到那天不小心听到的对话,苏楠稍微有些犹豫:“大姐现在要做的事业是不是不太好?”

    “好也不好!”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李川很满意自己找到的形容词。

    “什么叫好也不好?”

    “静秋近几年涉足了医药领域,医疗药品器械一直很赚钱,尤其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在医疗上面的花费已经不再吝啬,国家对此还有一定的补贴。”

    苏楠点头:“这个我知道,且不说大姐赚多少钱,我觉得大姐公司所生产的药品在市场上都是中等偏下的价格,口碑也很不错。”

    “那你一定不知道静秋在东南亚组织一支团队,专门生产研发罕见病的药物。”

    “这我还真不知道,也没问过锦程。”

    “他应该也不知道。”李川三两步登上一块巨石,拍拍身边那一人高的一块湖石道:“就这块,你站那别动,看看这造型像什么?”

    苏楠手搭凉棚看向那块高处的石头,一时间还真没看出是个什么造型。

    “什么啊?看不出来。”

    李川道:“像不像大便的造型?”

    苏楠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嘴角抽搐,忍不住道:“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哈哈哈,逗你的,你仔细看看,像不像汉字‘寿’长寿的寿。”

    经他这么一点拨,苏楠觉得还真有点像了。

    “我本来不想送这个东西当礼物的,但也不知该送什么,随便了,反正意思意思。”

    “这个石头挺好的,怪不得索菲亚要说浑然天成,这种天然形成的字形石头应该很贵吧,而且过寿的时候送,寓意也好。”

    李川拍了拍石头深深叹气:“过什么寿啊,我们都在自欺欺人,老爷子这辈子活的值了,是该走的时候了,不必强留。”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不过自家亲人还是不舍不是吗。”

    “就像那些个得疑难杂症罕见病例的病人一样!”李川冲苏楠伸手,把她拉到石头堆砌的高处。

    既能将这一片别墅园林收归眼底,又能看到不远处的碧海蓝天。

    “那些疑难杂症之所以被称之为罕见病,就是得病的人少,全球也不一定有几个会得。所以能供病人维持生命的药物需求量也低,并不像常用药会专门批量生产,他们生产一次通常能销好几年,为此还要赔上设备和人工费用,很多厂家都陆续停产。”

    他们虽然生产药品,但他们只是个商人,不是救世主,在不能保证收入的前提下,自然不肯继续投入生产。

    苏楠似乎明白了小舅话中的意思:“这么说,大姐在国外生产的就是治疗罕见病的药?”

    “不能称之为治疗,这些罕见病在历史上的病例都非常顽固,基本没有研发出可治疗药物,顶多只有可控药品。”

    “那大姐……”

    “她所生产的都是别人停产的烂摊子,并且专门组建了科研队伍,打算研发出罕见病的治疗方式。”

    苏楠道:“这是好事啊,感觉大姐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一直在用自己的力量改变世界。”

    李川呵呵一笑,胡子拉碴的唇角向上翘起,给人一种放

    荡不羁爱自由的痞感。

    “当初我去国外不仅是帮她找科研人员,也是帮她窃取研发结果,那些研发成就本就应该属于别人。”

    “现在这个公司怎么样了?那天听到你们说话,感觉好像遇到了危机。”

    李川看着苏楠,眼神有些异样,看的她浑身不舒服。

    “不管你听到了什么,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包括锦程。”

    她想问为什么,不过话到嘴边就咽下去了。

    如果能让他知道就早告诉他了,更何况,要不是她那天撞见了,也不会什么都知道。

    “静秋所做的努力还不够,研发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但是控制类药品已经制作完毕开始装箱,打算运往国内,以及一大批东南亚国家。”

    苏楠点头:“感觉大姐很厉害。”

    李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只不过这些药物,会让人产生极为强烈的依赖性,到时候其他药品已经不管用了,病发就只想吃这一种。”

    苏楠纳闷:“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懂……”

    “这些药,吃了可是会上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