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小巨蛋大上海女妖精
    方锦程把酒瓶放回去,看向窗外那个霓虹闪烁的世界:“今晚咱们过来是为了正事,喝醉了说漏嘴看我不削你,你三哥也削你!”

    大王八委屈道:“还,还能不能行了!你们两个!欺压良民!”

    “你算什么良民,你要是良民,那小爷就是天下第一好人!”

    大王八往他身边凑了凑:“对了,我今儿早上跟你打,打完电话,马上有人,给,给我传了线报!”

    “什么线报?”

    “管理这些个场子的是个女人!是潘,潘大的一情妇!收,收并龙乃山场子的,也,也是她!”

    “呦,这女人厉害了。”方锦程不是没见过能独当一面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性格刚硬为人也非常洒脱,就算不是正房也得是个寡妇,怎么也落不到情妇的头上啊。

    情妇这种角色自古以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坑蒙拐骗一些房产地产资产,可她都已经能做到能游刃有余的处理黑道生意了,连个正房都拿不下?

    “是,是厉害!我要是,有这么个情妇!那得多,多省心!”大王八又开始色想非非了。

    方锦程道:“你连个媳妇都没有怎么要情妇,情妇情妇,那就是小三啊,你想要小三起码先弄个小二啊!有了小二才好发展小三小四小五小六不是。”

    “你,你诳我呢!自己掉进婚,婚姻的围城了,还,还拉我下水。”

    “小爷掉进我媳妇儿的围城也甘之如饴,你这种没娶过媳妇的人不懂。”

    “不,不敢娶,娶了媳妇儿别说小三了,就是看,看别人一眼都不行了。”

    “这点出息!”

    “敢情你,你还惦记着发,发展小三小四?好啊,我,我告诉警花姐姐去!”

    言罢作势要拿手机打电话,方锦程眼疾手快一把给抢了回来:“是哥们就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王向中又把手机抢回来道:“妻管严!”

    某妻管严听了还乐呵呵的:“行了,跟我说说这情妇吧,咱们今晚不是来玩的是,是来办正事的。”

    王向中指指不远处靠近江边的一座巨蛋型建筑物道:“那女妖精就,就在里头等着我们呢,我,我以我三哥的名义,约,约她了!”

    市区的地盘已经算是寸土寸金了,对于不靠海的a市来说,方静秋的‘人造海’已经让很多人趋之若鹜。但那毕竟也是个假的,所以这a市临江区的价位早已达到了半寸土十寸金的价位。

    当年龙乃山就混迹于临江区,在此发家致富,后来占据了a市一部分市场后不忘本宗,在江边建了一处颇有代表性的建筑物。

    a市人称小巨蛋,这是一处集餐饮酒店酒吧夜总会于一体的休闲娱乐场所,不少人趋之若鹜,要说这里头没有什么不违法的东西,谁也不敢保证。

    这应该是龙乃山手下最大的一片场子了,现如今也落进潘大情妇的手中,自然也是她活动的主要场所。

    就王向中所说,这情妇不像潘大在社会上没有什么名头和风声,不少人都认识她不认识潘大。

    现在因为龙乃山的事情所以也去调查了一下潘大,才知道他原来也并非默默无闻的一个人,名下有不少来路不明的存款还有生意,其中还有涉及与政府合作的建设项目,这就属于白的不能再白的生意了。

    但之所以没听说过他,还是因为这个情妇,大多数的生意都是她去打理,潘杰每天的任务除了吃喝玩乐就是吃喝玩乐。

    这潘杰的老婆陪两个小孩在国外读书多年,应该也和国内的这些事情无关,所以潘家就是他们这对狗男女的天下。

    在‘小巨蛋’前停稳车,服务生殷勤的上前打开车门。

    方锦程看着这个闪耀的几乎快要爆炸的建筑物,简直辣眼睛。

    他解开白衬衫上衣袖的纽扣,将袖子稍微挽高了一些,随意抓了把头发,让自己看上去不像是才从办公室出来。

    大王八今天的打扮和他相反,紧身的黑衬衫,将他那小身板勾勒的有点妖娆。

    服务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领着他们往夜色观景台走去。

    观景台建在小巨蛋的顶层,巨大的玻璃穹顶将夜空与室内的灯光融合,恍若天成一般。

    在门口,服务生客气的拦下了他们带来的保镖,低声说道:“请王公子谅解,您不能带保镖进去。”

    王向中知道这里的规矩:“别,别人可以留下,但,但他得跟我进去,这我哥们!”

    服务生看了方锦程一眼点点头,能跟王向中称兄道弟的想必也是不是一般人。

    观景台中的气氛和方锦程想象的有点不一样,本以为这又会是一个喧嚣的盘丝洞,但却没想到一进去就好像穿越到了七八十年的老上海。

    台上身着旗袍的歌女烫着大波浪的头发,抱着麦克风轻摇慢唱。

    台下五彩镭射灯下,男男女女搂腰抱臀,耳鬓厮磨的晃动在舞池中。

    就连周遭海报和装饰品都有旧上海的风味,今晚显然是在举办主题派对,正好被他们给碰上了。

    穿着中山装的服务生迎上来鞠躬说道:“请问几位,有没有预约?”

    王向中正了正衣领说道:“我,我叫王向中!”

    服务生马上了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人带到离舞台比较远的卡座,一抬眼就能透过钢化玻璃墙体看到江景夜色。

    “这地方,情调,情调还真不赖……”大王八说话都不禁刻意压低了声音,好像声音一大就能惊动这些老一辈的上海人一般。

    方锦程自进来之后就目光如炬的打量着全场的人,虽然灯光昏暗,但也能看出个大概。

    基本上没几个眼熟的人,不管是潘家还是龙乃山,他们所接触的社会阶层所认识的人和他方锦程所接触的并没有太多重叠的地方,毕竟这个世界大的很。

    最后他的眼睛停留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那人也穿着中山装,是个服务生,面带微笑向他们这桌走了过来。

    “二位先生您好。”此人未语先笑,眉眼弯成深深的月牙状,皮肤白皙,下巴尖尖,表面看上去似乎是个文弱的奶油小生。

    但是这种人又是无法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生存的,所以他必然还有其他的过人之处。

    “请问哪位是王先生?”

    王向中摩挲着下巴冲他吹了声口哨:“我,我就是,小哥长的挺帅。”

    后者微笑点头道:“我们露娜姐有点事晚点过来,还请王先生见谅,您二位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吩咐。”

    王向中吸了一下鼻子,阴阳怪气道:“哎呀,你,你们露娜姐不给我,我面子啊,竟然还迟到?”

    小哥赶紧解释道:“王先生,并不是您想的这样,露娜姐已经到了,只不过还有些事要处理,浪费您的宝贵时间等上几分钟,她马上过来。”

    言罢一招手,两位身着旗袍的气质美女端着酒水坐在了二人身边。

    “您二位先听听歌,喝喝酒,露娜姐马上就来。”

    王向中一手搂住其中一个美女的腰身,那柔滑的曲线顿时让他欲罢不能,这才美滋滋的笑道:“去吧,去吧。”

    “您有事随时叫我,我姓苏。”小哥这话却是对方锦程说的,在对上他裸看过来的目光时又略有些腼腆的低下了头。

    待服务生离开之后,大王八与陪酒女**,却不敢多喝酒,坐了没一会就有些着急了。

    另一个陪酒女劝酒方锦程不成便失落的自斟自饮起来,于夜色之中真好像旧上海的红灯绿女。

    她们和那些普通夜总会的女人不一样,气质斐然,可见是为了满足他们这样的高端客人而特意挑选的

    最吸引人目光的当属舞台上歌女,她身姿曼妙慢慢扭动,旗袍将她美好的曲线勾勒的令人移不开眼睛。歌喉饱满温柔,好像能将人催眠一般,让观景台中的气氛缠绵悱恻。

    大王八色心又起:“这台上的,女,女人好像有点味道,不知道叫,叫什么,一会给后台,送,送束花!”

    “干什么一会啊,你这会儿送呗,一会儿下台了给人家一惊喜!”方锦程如是提议。

    大王八觉得好:“行,就这么着!”

    方锦程冲服务生招招手,那个帅气的服务生一直注意着他们这里的情况,一看他招手就赶紧上前。

    “您有什么吩咐?”

    大王八道:“台上那位,唱,唱歌的美女,帮,帮我送束花去!”

    “好的,您要什么颜色,几朵?”

    “九十九朵!白玫瑰!”大王八美滋滋道:“这代表什么来着?”

    方锦程道:“不好吧,白玫瑰不适合这位热情如火的美女,红玫瑰虽然常见又普通,但也只有她配得上。”

    大王八用力在方锦程的肩上拍了拍:“就,你就这话我爱听!那,就红玫瑰!”

    方锦程对服务生使了个眼色,后者赶紧去准备了。

    等到台上唱歌的歌女退场,一组长腿舞女伴随着动感音乐出场,萨克斯欢快的风情奏响,场内的气氛被抬到了,顿时热闹起来了。

    大王八都忍不住坐在卡坐上搂着美女摇头晃脑起来,方锦程却胳膊肘撞了他一下:“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