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念念不忘
    方锦程俨然将蒋思文当成自己的全权代言人了,不少人在背地里也都给自己打抱不平,都觉得方锦程是看在他和蒋思文同寝多年的份上,碍于一个情谊在,而且更加熟悉所以才让他做事务所的老大。

    但方锦程自己却有自己的理由,虽然蒋思文是个书呆子,但却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书呆子,这个书呆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平时在学校里永远是最默默无闻的那一个,若非成绩太过优秀,他一定永远是个隐形人。

    但对于学校里的许多要求和规划,他都有自己独树一帜的见解和处事方式,不过是没有发挥的空间,也没有可以发挥的资金而已。

    硬把蒋思文身上的围裙给剥了,方锦程对他使了个眼色:“你过来,我跟你说说注册资金的事儿。”

    蒋思文跟他后头,两人走到门口人少的地方去说话。

    “我这上班不能迟到了,跟你长话短说,注册资金基本上已经到位,从这张卡上划就行。”言罢将银行卡交给了蒋思文:“里面统共不足三十万,你看着用,如果不够再跟我说。”

    “够了,够了。”接到那张卡,他小心翼翼的给揣在兜里:“用于哪些开销我会及时发邮件给你报账,另外这几天的装修费用我也都报账发你邮箱了。”

    方锦程点头:“我看到了,咱哥俩以后是要长久合作的,这点信任还是要有的,所以你以后不必天天发给我,实在不行先招个会计做账,月底我一起看,一起结算。”

    蒋思文点头:“行,那就照你说的办。”

    方锦程又看了一眼装修队伍中混着的姜玉琪,嘻嘻哈哈的小姑娘,在一群年轻人的中间大有活跃气氛的作用,但他却不由有些担忧道:“姜玉琪不是个省油的灯,对利益看的比较重,涉及资金的事情不要让她接触,另外,找个理由开掉她最好。”

    蒋思文脸皮薄,微微有些脸红道:“方少,我以为你会怪我同意她过来。”

    “我还不知道你?面对女人几乎就说不出话来了,尤其是姜玉琪这种女人,软磨硬泡你肯定就撑不住了。但撑不住归撑不住,以后还是得以事务所的事情为重。”

    重重点头:“我以后会的,谢谢你方少。”

    “对了,瀚海大学的几个债务纠纷案先拿来练练手,给我处理的漂亮点,省的那一群老东西说小爷我刚愎自用启用新人律师团队。”

    蒋思文却自信满满的笑道:“这种小事情你根本不用担心。”

    还真是,这确实是小事,也真用不着自己担心,但是拿着瀚海大学的钱投资律师事务所,再赚着瀚海的钱填补投资时所挖取的资金……

    方锦程在琢磨什么时候能够两清互不干扰,双方共同盈利呢……

    “那行,我先走了,你可千万不要什么事都自个儿动手,小爷也是服了你了,天生的劳碌命!”

    “习惯了……”

    方锦程要走,姜玉琪早就瞄准了人,看他抬脚就立马追了出去:“方少!方少!”

    蒋思文赶紧撤退,以免打扰到方少好事。

    方锦程再一次无语,这个书呆子到底有没有眼力劲?

    “嘿,方少,你还在检察院实习吗?”对着方锦程的肩上拍了一巴掌,姜玉琪上来就问。

    “嗯……我要去上班了,你有事?”

    姜玉琪歪头笑道:“也没什么事,就是觉得你现在完全可以坐镇律师事务所当老板啦!还辛辛苦苦的上班干吗。”

    “小丫头片子不懂,小爷的目标在星辰大海!”

    姜玉琪脸颊微红的吐吐舌头:“那,那你现在要走了?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什么?”

    “生日礼物!”

    眼瞅着下一个生日都快到来了,她还惦记着上一个生日的生日礼物呢。

    天知道他堂堂方少以前挥金如土的习惯了,结了个婚,为了男人的尊因要求金钱独立,没有老姐的资助,实习工资不够汽车加油的他早就囊中羞涩了啊,哪还有什么生日礼物啊!

    为此,他都很长时间没跟哥们出去嗨,没跟妹子出去约……呸!他是好男人,不约!

    突然想起来昨儿晚上好像在微信群里抢了点红包,大王八发的,还说什么庆祝三哥失忆变身厨师,他从此摆脱灶神的称号,再也不用在厨房挣扎!

    大手笔,发了几千块钱,方锦程睡的早,半夜尿急起床捡漏拿了六百块钱。

    “我还真给忙忘了,这样吧,我给你发个微信红包。”

    “你微信里终于有钱了啊,给我发多少啊?”姜玉琪一脸期待。

    打开微信,给她看了看余额:“六百七十二,我都给你。”

    姜玉琪抢过他手机,迅速的输入了数字,拿起他的手,用拇指按了指纹支付。

    “谢啦方少!等有空了我去检察院找你玩儿。”

    “别介,我们那地方管的严,你去了也进不去。”

    嘴巴嘟了起来,一脸失落:“是不是只有是进不去啊,要是,要是苏楠就能进去了?当警察就是好,到哪里都有通行证。”

    “不是你想的这样。”

    “难道她也进不去?”

    “我是说,她不是因为是警察才能进去的,因为她是我媳妇儿!好了,走了!好好装修。”

    言罢走的潇洒,头也不回,气的姜玉琪原地跺脚,只觉得心口憋的慌,愈发后悔以前举报信没有弄垮了苏楠,让她更加嚣张,竟然还进市局了!

    坐在办公室的苏楠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上的案件资料。

    “苏警官?”

    “哎!”

    门口的小警察敲敲办公室的门道:“徐队说让你一起参与家属审讯,你现在过来了吗?”

    “嗯,好,来了来了。”收拾了资料带上笔记本跟那小警察往问讯室的方向走。

    一路上她都在揉鼻子,难道真的感冒了?今天怎么一直觉得鼻子痒痒想打喷嚏。

    问讯室内坐着两个人,中年男子膀大腰圆,一副脑满肠肥的样子。另一个则是长发披肩,长相普通的一个女孩。

    苏楠早上在他们家看到过全家福的照片,能认得出这二人分别是死者的丈夫和女儿。

    两人眼眶通红,女儿更甚至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用猜也知道她几乎已经无法承受母亲被人杀死的事实。

    负责问询的民警说道:“其实你们不用来的这么早,我们上午已经简单的问了一些问题,你们如果情绪太低,我们可以缓缓。”

    受害者的女儿却愤然攥起了拳头,眼泪哗哗往下流:“我!我想要给我妈报仇!让杀我妈的人偿命!你们要问我什么赶紧问,我知道的都会说,拜托你们早点找到杀人凶手!”

    苏楠也安稳她道:“放心吧,上头也很重视这个案子,我们会以最快的方式处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稳定自己的情绪,回答所有问题的真相就行,但你要保证,不得有任何夸大其词的成分,也不得有任何隐瞒。”

    对方点点头,苏楠便说道:“第一个谁来?”

    “我来吧……”一家之主起身,发妻的离世对他的打击相当大,这个男人被折磨的形同槁木,脸上的表情也一片死灰,不知道是伤心过度还是被吓的六神无主了。

    苏楠和另外两个民警带他进了封闭式的问讯室做笔录,几个问题问下来,虽然没有得到什么确切的信息,但基本上证实了恐吓信的存在。

    “好了,你进来吧。”苏楠对受害者的女儿说道:“如果你觉得现在还不想说,就等等?”

    “不,我可以说。”她擦了把脸,刚把眼泪擦掉,又有眼泪涌了出来。

    虽然见多了死者的家属,但苏楠却没有那种麻木的心态,每次看到受害者的儿女,她都忍不住想起当初自己带着两个只会哭的弟弟妹妹,那时候的他们都觉得天要塌了一样。

    将心比心,她表示非常理解。

    “姓名。”

    “宋亚飞”

    “年龄。”

    “二十六。”

    “身份证号码还有户籍所在地报一下。”

    问询的民警按照流程问了她几个问题,关于死者的问题很多,但却并没有收获什么不一样的答案和不一样的内容。

    负责问询的民警最后又咨询了一下苏楠的意见,并且问她有没有什么内容是需要补充的。

    苏楠想了想道:“你已经交到男朋友了?”

    “嗯,我自从回国后就和他在一起了,算起来快两年了,也是缘分。他在酒吧上班,虽然只是一个服务生,但却是一个非常拼搏努力的小青年。”

    苏楠表示诧异:“那你们走到一起确实是缘分,但你父母会不会让你觉得你身份优越,对方配不上你呢?”

    要知道的,这种资本主义家庭,一向重金钱胜过感情。

    “我父母倒是从来没有反对过,他们也很喜欢苏琛。”

    “跟你说过?”

    宋亚飞点点头,回想起那个叫苏琛的男人,她只觉得分外委屈:“是的,是跟我们两个人说的。”

    “看来你父母都是非常开明大义的人。”

    “是的,他们还说苏琛在a市打拼不容易,想要给他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再帮他买房买车,将来好好跟我过日子……没想到,我妈还没看到我结婚就……”

    言罢不由哽咽,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苏楠一字不漏的都在笔记本上记了下赖:“你父母所要做的这些苏琛知道吗?他同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