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女婿撕破脸
    每次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苏楠都分外珍惜分外感恩,自从嫁给了方锦程,方家几乎把她过去那十年所失去的家庭温暖都补偿给她了。

    她从此之后不再是那个顶梁柱长姐,而只是一个被老公呵护在手心里的小妻子。

    别人口中难以相处的公公婆婆和大姑姐,对她却如同对待亲人一般,好像她自小就是他们的女儿,自小就是方静秋的姐妹。

    “爸爸来了!”坐在幼儿高脚椅上的一诺指着窗外兴奋的踢腿:“爸爸来了!”

    苏楠扭头一看,来的果然是贾浩。

    芬姨一边给小小姐擦擦嘴巴,一边乐呵呵的说道:“刚才大小姐打电话给姑爷还说开会要一两个小时呢,看来是提前散会了。”

    提前散会也不会这么快来吧……苏楠却有些纳闷,从方静秋打电话到现在十分钟都不到吧?难道这是他们老夫老妻之间的小情趣?叫做……给你个惊喜?

    芬姐去给贾浩开门,在客厅里接过贾浩带来的礼物道:“姑爷一直这么客气,每次来都带这么多礼物过来,这多浪费钱啊。”

    “应该的芬姨,之前听您说过腰椎有点不舒服,这次帮您带了个远红外的护腰,每天晚上才缠在腰上能起到治疗的作用。”

    “哎呀,难为姑爷还想着我,倒比我自个儿的儿子还细心呢,快进来进来,刚开始吃饭。之前静秋给你打电话呢,说你还要一两个小时才下班,所以就没等,要知道你来的这么快,就等你一起吃了。”

    芬姨絮絮叨叨,热络的招呼贾浩进餐厅。

    方太太笑道:“回来的正好,快坐下吃饭,饿坏了吧。”

    芬姨道:“姑爷又带了礼物过来,还给我带了个治腰疼的,我晚上得试试!”

    “贾浩这孩子最是有心的,每次都嘱咐你不要乱花钱,以后千万别带了。”方太太道:“静秋给他盛饭吧。”

    “好。”

    方静秋起身去拿碗筷给他盛饭,苏楠也起身道:“姐夫。”

    “嗯,弟弟和弟妹也回来了啊。”贾浩客气应答。

    “这不是老爷子回来了吗……”方锦程干咳一声,冲他挤眉弄眼很是无奈道:“其实我跟你一样一样的,宁愿不回来。”

    方良业瞪了一眼儿子,没好气道:“那你以后甭回来了!”

    “开玩笑呢,老爷子经不起玩笑话,所以说,我们有代沟嘛。”方锦程打着哈哈招呼贾浩:“姐夫快坐,今天不能陪你喝酒了,打算戒酒给一诺生个小弟弟!”

    正在喝水的苏楠为了强忍着不喷出来,硬生生的呛进了气管,趴在椅子上就拼命咳嗽。

    始作俑者却气定神闲的给她拍背:“慢点儿,这么大个人了,喝口水都能呛着,不让你老公省心啊!”

    “你!咳咳咳!咳咳!”

    一诺兴奋的拍手道:“太好了!我要有弟弟了!”

    方静秋盛好饭也笑道:“行啦,都知道你要有弟弟了,宝贝听话,先乖乖吃饭,老公,你倒是坐啊。”

    男人微笑摇头:“既然你们没等我已经开始吃了,看来这顿饭也没做我的份,我就不吃了,该来得来,礼物该送得送,这是我父母打小教我的礼数,我先告辞了。”

    说完冲众人点点头,转身走出餐厅,留下一屋子傻眼的众人。

    “你给我回来!什么态度!”方良业啪的一声摔下了筷子,反倒把还处于怔忪中的众人吓了一跳。

    方太太赶紧安抚他道:“你别生气啊,不要动不动就大吼大叫的!”

    已经走出餐厅的贾浩倒是真的停下了脚步,但却并未折返,只是头也不回的说道:“爸,因为我和静秋是夫妻,所以我尊称您一声爸,但我既没有得到过您的照拂和疼爱,也没有被您养过一天,我觉得我没有义务一次一次的任由您羞辱,践踏我的自尊!”

    扔下这句话,他真的是彻底走了。

    “姐,姐夫今天好像有点不顺心啊……”作为一个旁观者,苏楠也是傻眼了。

    方锦程这才反应过来,起身追了出去:“姐夫!”

    贾浩出门已经掏出车钥匙来,按下了启动键,停在门口的宝马灯光闪烁,等着主人的到来。

    “姐夫,你等等!”

    贾浩回头看着这个小舅子,因为情绪波动的缘故,他脸色微红,但看上去却是是极力克制自己:“锦程,你还有事?”

    “姐夫你牛掰,刚才说出了我一直不敢说的话!我老早就想跟老爷子翻脸了。”言罢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搂住他的肩膀。

    贾浩笑着将他的手拿下来:“你又不是没跟他翻过脸,只不过你是他的儿子,他就算对你管的严厉也不会真的伤害你。”

    方锦程脸上的笑有点挂不住了:“姐夫,你今儿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的?一家人吃饭本来是高兴的事,你说是吧?进去跟我爸妈认个错,咱们一块儿吃饭多好。”

    “不必了小舅子,你们家的饭我吃了难以消化,你快进去吧。”

    “姐夫……”他蹙眉道:“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每句话都夹枪带棒阴阳怪气的。”

    “是吗?其实我只不过是说了我一直想说的话而已,我和你姐结婚这么多年了,你父母从未接受过我,不管我又多大的成就也一直瞧不起我。我以为只要我卑躬屈膝就足够了,结果呢?换来的依然是不屑一顾,甚至每次回来要么预先告诉警卫员不要拦我,要么我到了得通报同意才能进来,苏警官每次来的时候也这样吗?锦程,我这个姐夫进你们的家门多困哪啊。”

    方锦程一时语塞,竟然不知该如何接下去。

    贾浩苦笑一声,表情难看到极致:“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兴许作为一个商人,我的职业在你父母眼中是最下等的?或者作为静秋的丈夫,我长得不够高大帅气配不上她?总之,我怎样都是错,既然如此,为了让二老顺心,我还是尽量不要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比较好。”

    “姐夫……”

    贾浩冲他挥挥手,走的潇洒。

    方锦程蹙眉看人离开,只得回到餐桌前。

    因为方良业板着一张脸,餐厅里的气氛低迷到让人觉得沉重,连一诺都乖乖的不敢挑食了。

    “你管他干什么?他爱吃就吃,不吃拉倒!你追他干什么?!”方良业忍不住开始训斥儿子了:“你没听他说,我践踏他的尊严了!”

    “听到了听到了,您老悠着点,甭上火,吃饭,我姐夫可能刚喝了酒,脑子不清醒,他说了,等清醒了来给您道歉,爸,喝点汤。”难得一见的,方锦程服软,还主动给他盛汤。

    “哼!他这什么态度!我一开始就说过!他不是个好东西!简直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爸,你别生气了,回去我说说他。”方静秋也温声软语道:“吃饭的时候不要生气,伤身体。”

    “唉……”方太太道:“他是跟你吵架了吗?心情看上去不是很好啊……”

    “没有的妈,你放心吧。”

    方良业却道:“你不要回去了,看他这个样子,这个脾气,你回去要是说他了,指不定开始欺负你了!”

    方静秋仍然为贾浩说好话:“放心吧,他一直对我言听计从的,不会欺负我。”

    “哼,我当初就不该选他!”

    方静秋无法:“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您就不要耿耿于怀了。”

    方良业这才不说话,吃了两口饭放下筷子回书房了。

    一直温驯的女婿突然露出了利刺向他挑衅,这个老人有些无法容忍。

    吃完饭苏楠帮忙收拾了碗筷回楼上房间睡午觉,已经在床上躺下了,一边抱住手机玩游戏。

    苏楠把头发扎起来洗了把脸:“吃完饭就躺下,不利于消化,你站一会。”

    听话的站了起来,继续玩游戏。

    “对了,咱爸跟姐夫到底什么恩怨啊?以前姐夫来的时候爸也没给他好脸色,我还以为爸一直是这样的人呢。”

    “是吗?”他头也没抬道:“对你也没这样啊,他就是不喜欢姐夫。”

    “我觉得姐夫听话的啊,每次来的时候都卑躬屈膝的,都恨不得下来给爸磕头了。”

    “越是这样老爷子越不喜欢,他是军人,在他眼里男人软蛋就是没用,还好小爷蛋硬。”

    苏楠真想把毛巾甩他脸上,这人脸皮厚起来简直是天下无敌。

    “为什么不喜欢啊?姐夫挺好的啊。”

    “这事得从我姐当年找对象说起,她之前在大学里谈了男朋友,我爸妈也非常喜欢,来过家里几次,文绉绉一个高材生。”方锦程扭头看了一眼床上:“你不让我躺着,自己怎么躺上了。”

    “啊?”苏楠拉了被子盖在身上一脸无辜道:“躺着说服啊。”

    大男孩不乐意了,索性也钻被窝里去,直接将手机扔一边,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大口:“来,睡午觉吧。”

    “话不要说一半,继续!”

    “嗯……后来我姐不知怎么认识了姐夫,就把那个男朋友给甩了,非要跟姐夫结婚,我爸妈不同意,你也值得的,我姐夫形象确实不佳。”

    苏楠点头:“配不上你姐。”

    “就是,哪像我俩,郎才女貌的。”

    苏楠被窝里拍了一下他的屁股:“说重点。”

    “后来外公撑腰,成就了两人的姻缘,你知道的,我外公也不喜欢我爸,因为外公插手这事儿,我爸可能觉得一家之主的主权被夺走了,面子上过不去,就一直也没给姐夫好脸色了。”

    苏楠不由叹息:“你姐夫也是不容易啊。”

    “其实很多人都纳闷,不知我姐为什么选择了姐夫,毕竟他没学历没样貌,当年也没什么钱。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俩人一直伉俪情深,外人也说不出话来。”

    苏楠近距离的看着大男孩漆黑的水眸,轻声说道:“我觉得……姐和姐夫好像有点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