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公道自在人心
    “把你的号码写下来。”

    哭泣的女人接过手机,慢慢将手机号输进去还给徐子瑞。

    后面苏楠和大周的电话也打完了:“放心吧,马上就有人来接你了,师兄你留她号码了?”

    “嗯,贾浩和方静秋在a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咱们应该继续跟踪事情的发展,免得把这事闹大,对他们也不好。”

    苏楠点头:“还是师兄你想的周到。”

    没一会大周的警车就开过来了,他正好在附近出警,以下车就热情的给了苏楠一个大大的拥抱“老大!”

    跟他一起开车的是个陌生的小伙子,看来是才提进治安办公室的新人。

    苏楠在他肩上拍了拍,平时在一起的时候没觉得什么,分开一段时间再见真是分外亲切:“觉着你又胖了,啤酒肚都出来了。”

    “没有的事儿,那是肌肉!”大周打着哈哈赶紧转移话题:“老大,这是小刚,咱们办公室才来的新人,也是高材生!”

    小刚赶紧去跟苏楠握手:“一直听周哥还有同事们说起过您。”

    “不用这么客气。”苏楠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好像看到了当初大虎的身影,同样是年纪轻轻的毕业生,怀揣着充满正义的警察梦走出校园,殊不知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危险。

    “我已经不是你们老大了,叫我楠姐就行了。”

    “楠姐。”

    “嗯,对了,这个人因为雇主拖欠工资在门口闹事,保安也很为难,你们看看要不然带回去,调解调解。”

    大周看了看人,又看了看这一片庄园式的的建筑,压低声音对苏楠道:“老大……这地方好像有点眼熟啊……”

    苏楠干咳一声,拉着他往旁边躲了躲,也小声说道:“没错,是方锦程姐姐姐夫的住处,所以人在这里闹事有点难堪……”

    “哎呀……”大周也为难了:“这不应该啊,人家怎么会拖欠她工资啊?不会是故意来闹事讹钱的吧?”

    “你带回去问问呗,这事儿交给你了!我还忙着呢!”苏楠说着就要脱身,却被大周赶紧拉住。

    “等一下啊老大,如果是故意讹人的倒好办了,如果不是呢,这其中如果有什么误会呢,如果真的是拖欠工资了呢?”

    苏楠道:“那就照章办事呗!大姐是最通情达理的人了,你好好跟她说说,一个工人的工资她还是付得起的。”

    “付得起是付得起,重要的是她要是想付不早付了吗,我要是强人所难,她就算不介意,你们家那小祖宗能放过我吗?”

    苏楠道:“放心,我给你吃颗定心丸,锦程那边我看着,行了吧?”

    “那那行,等出结果了我告诉你。”

    “解决了就不用告诉我了,没解决再告诉我。”

    大周故作委屈的装起了小媳妇:“咱这不是想找个借口跟老大你联络联络感情吗,最近派出所上上下下都想死你了!”

    “少给我脸上贴金,你也好好干,我也好好干,等将来有重逢的机会!”

    说起重逢,大周又想起一件事:“小林要被调往市局了,具体哪个部门还不清楚。”

    小林啊……苏楠点点头,表示小林调任也在意料之中。

    虽然小林和小张在办公室的资历是一样的,但小张去年才结婚,指不定哪天就怀孕要孩子了,上头调任的时候肯定会考虑这层关系。所以说,女人在办公室中受到的待遇较之男人一直是不平等的。

    而且小林不像小张那么咋咋呼呼的,什么事都藏在心里,做事也谨慎细心,所长肯定会优先考虑她,给她一个晋升的机会。

    “老大你可得好好混,等小林来了好带带她!我就这么一个干妹妹!”

    苏楠汗颜:“据我所知你的干妹妹好像能从派出所门口排到办公室了门口了吧?”

    大周嘿嘿笑道:“这年头,老好人比较招人稀罕!”

    “你老婆不吃醋也是心大!”

    那边徐子瑞已经走到了车子旁边:“楠楠,我们该走了。”

    “好!”苏楠应了一声又对大周道:“你也忙去吧,改天有空一起出去吃饭。”

    “好嘞。”

    苏楠上车,徐子瑞回头看了看那个索要工资的女人,又看了看方静秋的家,慢慢发动了车子。

    他自言自语道:“一个从军统世家走出来的女人,嫁入豪门,军商联姻,在a市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苏楠有点不高兴,语气冷硬道:“师兄,你不应该这么说,据我所知,大姐和姐夫结婚的时候,姐夫并不是什么豪门,只是办了一个小公司而已。”

    “当初的一个小公司发展的这么迅速,难道背后不是因为有个首长岳父撑腰?”

    说到这个苏楠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知道我公公是什么样的人吗?你根本不了解他就这么说?他是一个保家卫国的军人,一直刚正不阿,连自己的儿子走错路都能舍得打,你凭什么这么说他!”

    “方锦程是给你灌**药了吧,你不光被他迷了个七荤八素,连他家里人都这么维护!”

    “我只能说,国家的检察机关不是摆设,如果我公公真的做了违规的事情,早就应该为之付出代价了!”

    徐子瑞冷笑一声,气定神闲的开着车道:“我也只能说,时候到了,报应自然也就来了。”

    苏楠觉得自己对他的好感度已经降低为零,可能也确实是因为她嫁入了方家,所以听不得半点诋毁的言辞。

    “随你怎么想吧,大姐和姐夫现在的成就是他们两个人一手拼搏来的,公道自在人心。”

    “我猜,我只是猜测啊……”徐子瑞道:“那片‘公务员’小区应该就是他们公司开发的楼盘,会不会是公务员购买有优惠,所以才有这么多多当官的住进去?”

    苏楠怒道:“你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随便说说而已,做我们这一行的,遇到什么事情都忍不住往各种可能的方向推理一下。”

    苏楠干脆也不去搭理他了,憋着一肚子的气,今天都是这个局面了,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搭档呢。

    “对不起啊楠楠,我没考虑道你的感受,是我的错,我还当你是喜欢我的小师妹,所以才跟你畅所欲言,我忘记你已经是方家的少奶奶了。”

    苏楠道:“我只希望以后我们之间不要再探讨和工作无关的话题了。”

    徐子瑞情绪低落道:“我今天失言了。”

    “这不是失言不失言的问题,你对锦程一直抱有偏见,以至于连他家里人都出言诋毁。既然我不能改变你的想法,还请你以后尊重我一下,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些了好吗?”

    “尊重?你也知道,对别人需要尊重吗……”

    苏楠真的火大了:“大老爷们不要酸溜溜的,也不要拐弯抹角的好吗。”

    “好,我不说了。”

    得!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面对这么个师兄日子可怎么过。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距离产生美,一旦没了距离产生的都是糟心!

    回到市局就直接去了检验科,关于死者现场的指纹鉴定报告还有一些痕迹鉴定报告都出来了,目前看来陌生人指纹很多,后期还需要一一排查。

    至于一开始打电话通知他们的快递线索也有了,送快递的是小区的保安,查看了小区保安的监控视频,发现是快递公司的员工将快递全部打包送来,他们拆开包裹再一一进行投递,确保里面没有危险货品。

    “当天值班收发快递的保安已经叫来了,正在问讯室做笔录。”常年跟在徐子瑞身边的阿智几乎成了他的左膀右臂,所有琐事交给他办他总能处理的井井有条,此时他又拿出一叠资料交给徐子瑞道:“对了,下午安排了死者的家人来做笔录,徐队要不要过去听听?”

    徐子瑞翻看着手上的资料,头也没抬道:“我就不去了,到时候你把笔录给我就行,我下午要去排查几个嫌疑人。”

    “嫌疑人?”苏楠纳闷:“哪来的嫌疑人?”

    “这里面来的。”晃晃手上的资料:“这是与死者资金往来,有借贷纠纷的人员资料。”

    这一上午,徐子瑞终于做了件让苏楠佩服的事情了。

    死者于早上七点被发现死在家中,刑警大队出警,法医以最快的速度做了简单的死亡鉴定,沈岸之组织开会成立侦破小组。

    徐子瑞勘察了现场,还安排了手底下的人第一时间采集了各种信息和证据,不得不说,他这个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也并非徒有虚名。

    “你跟我一起。”

    苏楠一听赶紧说道:“不用了,我还是对审问比较感兴趣,你从嫌疑人入手,我从死者的家属入手,咱们,兵分两路。”

    徐子瑞看了看她,见她避开自己的目光,便略有些失望的点点头:“也好,咱们可以探讨一下。”

    探讨就不必了……苏楠忍不住默默腹诽:她可不想再继续维持这样的尴尬。

    很快,针对保安的审问结束,配合着录像视频保安也确实回忆起那天的快递来。

    就他的交代来看,快递是从快递公司打包来的包裹中一起出来的,他当时还比较奇怪,不用贴快递单也可以寄快递的吗。

    接着将快递送到位之后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也从未听说过那是一封恐吓信。

    笔录做的很仔细,也没看出什么漏洞,下一步的排查就到快递员的身上了。

    苏楠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电话一看,竟然是方锦程:“喂?有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