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不要再提了
    徐子瑞现在的表情在苏楠看来有点难看,似乎像是一个憋着一肚子气的小媳妇。

    以前他不是这样的,总是有种挥斥方遒的自信,看人的眼神都有点居高临下的意味,话少,以至于让人错以为是个高冷的警察蜀黍。

    但是当你知道这个高冷的人也有七情六欲的时候,对他的崇拜多多少少是有那么一点幻灭的。

    “你真的只想跟我谈案子?”徐子瑞缓声说道:“我为上次的唐突跟你道歉……”

    苏楠心里念叨着求不说,求不说,但没想到他还是尴尬的旧事重提了。

    “不用道歉,我都忘了,我们,还是继续说说这个案子吧。”

    这次她把徐子瑞想要旧事重提的话匣子彻底堵住了,希望他能知趣一点,不要再提,不要再提!

    车厢内显得有些沉默,只能听见空调发出细微的声音。

    半晌后徐子瑞再次开口:“死者是这个家庭的女主人,还有一个在国外读书的儿子,一个巴黎服装设计毕业的女儿,女儿已经回国了,开办了一个服装工作室,只在网上销售,但是收入并不理想,应该算是啃老族吧。”

    “呵,现在当官的收入这么高了啊,全家都快移民国外了。”

    “可能就等着退休了,赚个盆满钵满就移民国外吧,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现在好了,也不用移民就先一命呜呼了,说起来,你们没有顺着恐吓信继续去追查吗?”

    “虽然发的是快递,但上面却没有贴单号,只只是手工写了地址和收件人,应该也没有经过快递公司的手。好在他们住在高档小区,到处都装有摄像头,目前已经开始排查快递那天的录像了。”

    “具体是哪天?”

    “已经半个月了。”

    苏楠叹了口气:“也许那时候的录像已经清除了……毕竟时间太久了。”

    “先查查看吧。”

    两人所抵达的小区也算是市中心比较高档的小区了,这片小区有别墅式的独栋建筑,还有精致复式小高层。

    因为才发生了凶杀案,所以小区的安保工作做的相当到位,不准任何陌生人出入。

    死者的家就在小区后面的一幢五层小楼上,从外面看来小区的绿化做的非常到位,随处也可以看到摄像头。

    徐子瑞将车子在停车位上停稳:“听说这个小区的公务员比较多,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苏楠打量着小区的欧式建筑风格,不由感慨道:“可能是在为自己移民国外做过渡吧。”

    徐子瑞不由蹙眉道:“也不是所有公务员都是贪官污吏,想着要移民国外。”

    “不好意思,”她吐吐舌头:“我忘记我们俩也是公务员了。”

    “我们俩跟这些人没法比,我们只是劳碌的老百姓。”

    “嗯,确实没法比。”苏楠将要带的东西带下车,两人一起向受害者所住的小楼走去。

    受害者的家在一楼,外面带着一个不小的花园,春暖花开的季节,花园里各色花朵已经开始争奇斗艳。

    徐子瑞直接掏钥匙将房门打开道:“他们已经不住在这里了,死者的丈夫在a市还有另外一套房子。”

    “确实应该先避避,谁知道凶手会不会第二次行凶。”

    两人进去,虽然尸体已经移走,但屋里仍然有股血腥味扑鼻而来。

    室外是欧式风格,室内的装修却是中式的,都是实木建材,有个楼上的复式建筑形式,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

    苏楠一眼看到了地上圈出来的死者轮廓还有斑斑血迹,她戴上手套和脚套才进去。

    徐子瑞也跟在后面道:“该取证的已经取证了,因为死者的丈夫把钥匙留了下来,所以我这次过来打算去其他房间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苏楠点头,在查看过死亡现场之后就去查看其他房间。

    主卧显得空荡荡的,重要的东西肯定被死者的丈夫带走了,没有查出什么来。

    女儿房间内的装修颜色以暖色为主,床头上居中挂了一张大大的情侣照。

    女孩子脸蛋圆圆的,看上去非常可爱但算不上漂亮。男孩子则长的比较帅,不,苏楠又仔细看了看,感觉应该用相当帅气来形容。

    果然,帅哥基本都不是配靓女的,这样让她心理稍微自信了点。方锦程虽然是个大帅哥,但她苏楠也不丑好不。

    “这是他们的女儿,就是那个做服装设计的。”徐子瑞翻看着女孩子桌上的东西,除了小女生秀恩爱的小物件之外就是关于服装设计方面的手稿和工具了,完全没有可疑的东西。

    楼下基本看完就去了楼上,楼上有儿子的房间,也是一无所获。

    这时候电话又打进来说之前送快递的人已经查出线索了,两人便开始打道回去。

    刚开车驶出小区,马路对面一个私人花园别墅前的景象吸引了苏楠的注意。

    只见一个女人正坐在那花园门口拍着大腿大喊大哭,活像一个泼妇,别墅里的保安出来劝说却毫无办法。

    苏楠道:“师兄,你靠边停一下,那边好像有点问题。”

    徐子瑞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调转车头,向路边靠去:“你还是改不了你做治安警察时的习惯,遇到这种闲事就管一管。”

    “治安和刑侦不都是警察,看到了当然不能不管。”

    这片花园别墅占地面积很大,与他们去的高档小区呈对门势态。别墅内有着巨大的一片花园,开车进去还要绕过一片树丛才能到达洋房门口。

    a市这么寸土寸金的大都市内,建造这么一片吸引人眼球的私人豪宅已经不是豪掷千金所能形容的了。

    说来也巧,之前经过这里的时候方锦程给她介绍过,所以她自然知道这里的主人是谁。

    看到两位警察过来了,保安好像找到了救星,赶紧上前两步立正敬礼。

    徐子瑞打心眼里瞧不上这几个穿着制服狐假虎威做保安的年轻人,随便点点头算是应付了。

    苏楠回了一个礼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她……”

    保安还没开口就被女人打断,涕泪横流的哭喊道:“警察大哥!救命啊!救命啊!我不活了!他们家坑骗我辛辛苦苦干活的血汗钱啊!我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啊!昨晚把我赶出来!让我大冷天在外面坐了一夜啊!我活不下去了啊!”

    徐子瑞道:“你能不能好好说,说重点!”

    “警察同志您好,我来说吧。”其中一个保安道:“这个女人之前在我们家做保姆的,昨天晚上做错了事情,所以我们夫人就赶她离开了,她今天一早就在这里闹,我们也赶不走她,太愁人了啊!”

    女人又大声问道:“你怎么不说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不说啊!啊?我当保姆,负责哄小孩睡觉,她不睡我能怎么着!我又有什么办法!这是我的错吗!就算是我的错!那也不该克扣我以前的工资啊!都是给人打工的!你们今天赶我走,有一天你么也会被人赶走!也会有我这么一天!”

    几位保安叹气了,面带难色看着苏楠。

    对这个女人他们劝说不下又不能来硬的,正如她说的,兴许有一天他们还真不如她了,都是在外打工的人,彼此也不容易都互相体谅。

    苏楠道:“这家的男主人是不是姓贾,女主人姓方?”

    徐子瑞看了看苏楠,又看向保安。

    保安赶紧点头:“可不是吗,我们贾总和方董,a市没人不知道的。”

    “方静秋不是个人!虚伪!刻薄!最会演戏的就是她!最不要脸的就是他!”女人又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苏楠怒道:“你闭嘴吧,刚才我还在想这里面是是不有点误会,现在听你这张口闭口都是脏话,看来是不可能有什么误会了,你被赶走也是自找的!”

    “警察同志!我真的没有!真的没有撒谎啊!我是太生气了,气糊涂了!但方静秋真的不是好人,你是没见过她变脸!比谁都快!”

    “虽然我认识他们夫妻二人时间不长,但应该比你这个保姆更了解他们,你现在是扰乱社会治安,不要再给自己添一个诽谤他人,侵犯个人名誉罪了。”

    女人连连摆手:“我说的都是实话!都是实话!不信你问他们啊!我难道还能骗你吗警察同志!”

    “不管骗没骗,你也不该用这种方式讨要薪资,你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吗?”

    “签了……”

    “你还可以选择走法律的渠道去要回工资,如果你再不离开,我只能叫我的同事来带你走了。”

    女人仍然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趴在地上就不走了:“我不走!你们当警察的都和他们是一家子!我一走就彻底要不回来了,不走!”

    苏楠叹了口气,以方静秋那种柔和的性子来看,这个人想必是犯了什么大错才不得已开除的。事情一旦闹大她为了不给自己添堵,看到这个女人撒泼耍赖也只好把公工资付了。

    这个女人就是太吃透方静秋的性子了,以此来威胁她。

    “你真是一点也说不通。”苏楠道:“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如果你实在不想走,那你等着,我找人来请你走!”

    言罢掏出手机,往后退了两步开始给大周打电话。

    一看对方要玩真的,女人反而更加慌张无措起来。

    徐子瑞攥拳干咳一声,掏出自己的手机按了拨号键递给那女人面前:“把你的手机号码输进来,我兴许可以帮你拿回工资。”

    女人继续摇头不肯接手机:“我不信,我不信!你们只是想要赶我走!我不信!我不信!”

    “你看,我什么都不做他们都会来抓你走,我又何必多此一举跟你要手机号呢?”

    女人哽咽道:“真的?”

    徐子瑞点头:“把你的号码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