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谋杀案
    曾经有个保姆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让小姐和爷爷奶奶打了通电话,她先是将人赶走,又禁止本市家政中心给她介绍工作。

    有些有意想要巴结她的人还四处散播这个保姆的不正作风,以至于她最后只能离开这个城市。

    方静秋脱下外套递给佣人,一诺又伸出小手来:“妈妈,要抱抱。”

    “已经很晚了。”她没有接人,却在女儿的头发上摸了摸,女儿那双和自己极为相似的眼瞳中噙着点点泪光,看上去非常委屈。

    “那一诺今晚想跟妈妈一起睡。”

    “你已经长大了,都快要上一年级了,完全可以自己睡了。”

    “可是爷爷奶奶爸爸都会搂着一诺睡……”她嘴巴一扁几乎快要哭出来。

    方静秋虽然面带笑意,但一双眼睛却显得异常冰冷:“我跟你说过了,不要再提爷爷奶奶。”

    小家伙抿着嘴真的哭出来了,佣人看到了赶紧轻轻拍着她的背哄着她。

    方静秋道:“不准再哭了,你要是再哭妈妈可就生气了。”

    小家伙抽噎:“我不哭了,妈妈,不,不要生气……”

    “好了,睡觉去吧。”

    “妈妈……”

    “自己睡。”

    这次她真的是什么也不敢说了,任由佣人将她抱回了房间,很快将人哄睡了。

    方静秋略有些疲惫的捏捏鼻梁,看到客厅里的几瓶新鲜的花朵马上猜到贾浩肯定来过了。

    “夫人,今天先生回来了,带了花……”

    “知道了,他有没有说什么?”

    “他说想要带小姐出去玩,我说这得跟您说一下,他说算了,然后就走了。”

    若说以前贾浩对她还能抱有几分畏惧和讨好,现在却变成了厌恶,对她不屑一顾,避之不及。

    怎样都好,起码她现在终于能稍微瞧得起他了,毕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整天吃饱了撑的去围着女人伤春悲秋。

    她更欣赏事业心重的男人,毕竟爱情可不是人生的全部。

    只不过,这个男人已经不需要她偶尔的临幸与抚慰了,兴许他已经在别处寻觅到了温柔乡,但她呢?难道下半生的漫漫长夜要自己过?

    脑海中浮现出叶英的样子,迅速摇摇头将其赶走,打了呵欠,忙了一天的她暂时没有心情去想别的,她还得去书房查阅一下邮件。

    周一应该算是一周中最忙碌的一天了,苏楠刚回到办公室就收到了师父大人的紧急传唤。

    换上制服去敲师父大人的办公室,外面的助理小伟却说老大去刑侦大队开会去了。

    既然去开会了那就先不打扰他了,等他回来了再去他那里报道吧。

    谁知道刚坐下没多久就见部门外面有人急急敲门道:“哪个是苏楠!”

    “到!”急忙立正站好:“我就是苏楠。”

    “沈科长让你去刑侦大队,快点!”那人撂下这句话就脚步匆匆的离开了,好像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一样。

    苏楠来市局的时间不长,地方大,科室也多,她的交际一向只限于办公室里的这几位同事。

    此时看他们也一个个的一头雾水,用自求多福的眼神望着自己,看来也没法问出什么来了。

    不敢懈怠,戴着警

    帽就赶紧往刑侦大队去,脚步快到几乎一路小跑。

    刑侦大队是刑侦科的第一现场,所有的刑事案件都冲在第一线,这边的主要负责人就是徐子瑞,这个传说中的大队长。

    还在海海新区派出所的时候苏楠的愿望就是能进市局,在徐子瑞的手底下工作,但后来发生的种种真的是让她对徐子瑞避之不及。

    办公室里没人,透过毛玻璃可以看到会议室里人影幢幢。

    敲敲门,屋里一群人都向她的方向看了过来,这让她觉得突然打断了会议有点尴尬:“那个……科长,您找我?”

    沈岸之正站在投影幕前,看到苏楠来了点点头道:“你去那边旁听一下。”

    看了一圈会议室,已经没有可以坐的位置了,不少人都在站着听讲。

    苏楠找了个不起眼的墙边站了,看到投影上显示的是一具女性尸体的照片。

    人已经死了,可以看得出来是被他杀,外伤是利器所致,硬生生的割断了喉管。

    沈岸之继续道:“市领导恨重视这个案子,比上次枪击事件还要恶劣许多,限定一周之内必须破案,下面就让苏法医讲讲死者的情况。”

    “好的科长。”身穿白大褂的苏法医是个中年女人,戴着无框眼镜,是个极为干练的人。

    “从我们对尸体的解剖来看,受害者应该是在毫无法抗能力的情况下被人割喉,失血过多致死……”

    法医细致的讲述了尸检结果,不少人都拿出纸笔认真的做着记录。

    苏楠来的匆忙,没有准备,干站着,有点尴尬。

    她注意到沈岸之眉头深锁,在他身边的就是徐子瑞了,这个高徒的表情也很不好,这让苏楠对这个案子不禁好奇起来。

    谋杀案对公安局来说并不新鲜,在a市这个人口大城更不新鲜。

    但一个谋杀案竟然能让市领导下达死命令,还能让沈岸之和徐子瑞都愁眉不展,难道是因为……

    “那个……死者难道是国家……”会议散了之后,她跟在沈岸之身边小心提出自己的疑问和猜测。

    沈岸之摇摇头,常年带笑的脸也变得非常严肃起来,他指指徐子瑞道:“这个案子由我亲自督办,你跟你师兄一起历练。”

    “啊?是!是!师父!”

    苏楠不禁有些激动起来,进市局这么长时间,她在办公室内一直做着文员的工作,屁股早就已经坐的痒痒了。

    现在师父终于让她开始办案了,是不是代表离重查父母失踪案又近了一步呢。

    “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要是破不了,你就等着提头来见吧!”沈岸之故意吓唬她。

    苏楠一缩脖子,有点惊恐道:“不是吧?您是不是亲师父啊?我是不是你亲徒弟啊?这么狠?”

    “破不了案就是没得到我的亲传!没得到亲传就不是亲徒弟!”

    苏楠欲哭无泪:“您这几天除了让我看以往的卷宗,就是让我解读法医的鉴定报告,什么时候传过我独门秘籍啊!”

    沈岸之一挺肚子问她道:“你再说一遍没传!”

    苏楠这才意识到他耗自己这么长时间的用意是什么,也得亏他下的死命令,让她多看看,还有事没事考核两句,让本来就想偷懒的她也不敢偷懒了。

    “传传传!传了!”苏楠郑重其事的点头:“确实传了!”

    已经将工作安排下去的徐子瑞快步过来道:“科长,已经弄好了,我想去死者的家中做一些调查。”

    “好,去吧,带上楠楠,这次案子很重要你是知道的,要是没按照规定时间破了……”

    苏楠补充道:“提头来见!”

    沈岸之指着苏楠对徐子瑞道:“对,你就提着她的头来见我!”

    “我一定拜了一个假师父……”苏楠这次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行了,你们俩赶紧去,有什么情况及时报告。”

    苏楠道:“师父,您还没告诉我,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大人物呢!”

    徐子瑞道:“走吧,我路上慢慢说给你听。”

    沈岸之叹了口气挥手:“去吧,去吧,赶紧的。”

    苏楠默默腹诽,师父啊师父,您老人家又不是不知道我是有家室的人,给我安排什么活不好,非要让我留师兄身边……

    简直迷之尴尬,而且还有点欲哭无泪,两人最后一次不愉快就发生在车里,没想到现在马上又要故地重游……

    上了徐子瑞的车,驶出公安局很久两人都没说一句话。

    落得一个清静,苏楠拿起他带来的文件夹翻看里面的法医鉴定报告,以及案发现场采集回来的照片。

    指纹和血液检验报告还在进一步的核实,所以现在看不到,通常案犯手法这么老道是不会轻易留下线索的。

    “你刚才是要问死者的身份吧?”徐子瑞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她是市宣传部副部长,丈夫是市劳动局局长。”

    “果然是个大人物啊……”

    “光是个大人物还不足以被上头这么着急破案,主要是她丈夫前几天才在人民

    代表

    大会上宣布了一项福利法整改方案,这项方案的提出有损许多有钱人的利益,引起了不小的公愤。公愤人员利用快递威胁他,要杀她全家。”

    苏楠一愣:“什么时候收到的快递?快递是什么样子的?”

    “就是死者死去之前的一个星期,快递是邮件形式,用的是a4纸,都是直接打印出来的字。本来所有人以为这不过就是一起威胁性案件,找到威胁人,治个扰乱社会治安罪好了。但是寄信人始终没有查到也就算了,他的太太竟然应了信上的内容而死于非命。如果这是连环杀人案的话,短时间内找到凶手就能避免更多人遭遇不测。”

    苏楠点点头:“没错,现在已经有头绪了吗?”

    徐子瑞认真开车,光看侧脸也看得出他板着脸,有点不开心他并不打算继续回答问题。

    “如果你不想搭理我也就算了,要不然靠边停一下,我自己坐公交回市局。”

    “楠楠,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苏楠告诉自己,深呼吸,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挤出一个微笑道:“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呢,我现在刚接触这个案子,你肯定已经心有成竹了,不想说就不说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