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不像好人
    “好,今天开始,我们就各走各路!”

    莫晓晓起身要走,刚走了两步就回头问他道:“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自由。”

    “等我自由的时候。”王向阳说这话的时候眼底竟然还带着揶揄的笑意,这一点让莫晓晓很是不爽。

    “那你什么时候才能自由?!”

    “不好说。”

    深呼吸一口气,莫晓晓又走了回来,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道:“是不是留在你的身边比在其他地方安全?”

    “是。”

    “虽然你失忆了,但你之前答应过我,会把你的所有财产当作补偿给我,还算不算数?”

    王向阳点头:“律师给我看过之前的保险受益人和遗产证明,有你和军军的名字。”

    “好!”莫晓晓点头,微微抬起下巴,在面对这个强大的男人时,她的脸上有着特殊的倔强:“既然留在你身边是最安全的,那我就走了,你还会像你失忆之前一样……爱我吗?”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能看出她的胸口在快速的微微起伏,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她甚至不太敢去对视自己的眼睛。

    “之前的事情不记得了,你得多提醒提醒我。”

    “你每天早上都会给我做早餐,下班回家还会主动打扫卫生,从来不会强迫我吃不愿意吃的东西,不会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也从来不会打我,骂我!”

    她一口气说完,眼眶发红,但却兀自强行镇定,一双眼睛睁的圆圆的。

    男人压低了身子,一张脸在她面前放大。

    两双眼睛近在咫尺,彼此互相对视,连温热的呼吸都能清晰的感觉得到。

    莫晓晓强行挺直的脊椎已经无法动弹,任由他缓缓向自己靠近,长睫微扇,脸颊微侧,柔软的唇瓣对上她的。

    瞳孔一紧,彼此肌肤相亲的感觉让她浑身僵硬。

    直到男人想要撬开她的唇齿,她才挣开桎梏,一把将人推开,眼圈通红横眉怒道:“你这就是是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抱歉……”男人说着道歉的话,心情却看似不错,唇边绽开一抹浅笑。

    就是这样的笑容,淡淡的,恍如开在春天的木兰花,不耀眼,却好看的让人错不开眼睛。

    就是这样的笑容,让她所有的脾气和怒火无从下手,真的很难想象,原来四年前,这个冰疙瘩还会露出这种笑容。

    王向阳道:“你先坐一会,我处理一下工作。”

    莫晓晓点头:“你忙吧,我可以看这里的书吗?”

    “可以。”说完又按了呼叫按钮对自己的秘书吩咐道:“送奶茶和点心进来。”

    很快就有人端了一壶上好的伯爵奶茶连带一个双层点心盘还有一碟水果送了进来,依次放在桌上让莫晓晓慢慢享用。

    对莫晓晓而言,好好的一个周末就耗在了这间办公室里。

    王向阳虽然昏迷的时间不长,但是时间跨度却整整少了四年,看着办公桌上那些急需他审核的资料内容,他不得不在电脑中翻找关于各个项目的策划方案。

    所以相对而言,他现在处理文件的速度反而慢了许多,时不时的还要给各部门负责人打电话,让他们来办公室亲自解释一下。

    王向阳不止一次的深刻意识到,这次失忆简直比要他半条命还要狠,每天一睁眼面对陌生的问题,绞尽脑汁的他简直是在透支生命。

    在办公室中一坐就是一整天,期间除了出去吃了个饭外就一直埋首于桌案前。

    莫晓晓中午在他的独立休息室中睡了个午觉,睡醒后就被王向中叫到楼下员工娱乐室看电影去了。

    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已经是员工下班的时间了,她还没回来,不过跟老八在一起倒是不会无聊。

    趁着那两人还没回来再处理一些文件吧,可当他翻到一份学校产权报告的时候,他就有些搞不懂了,王家竟然会去投资教育事业,而且还是跟三家合伙投资。

    看到合伙人中方锦程的名字,他已经猜到了个大概,拨通了方静秋的电话。

    “静秋。”

    “向阳?听说你身体恢复了,一直也没时间去看你,还好吗?”

    “还可以,今天来了公司一趟。”他起身面向落地窗,修长的身影被拉伸在夜幕下的玻璃墙上:“很长时间没有办公,感觉有点力不从心。”

    对方发出低低笑声:“我想起来了,锦程之前说过,你好像忘记了一些事情。”

    “嗯,瀚海大学的事情我也不记得了,虽然合伙人是方锦程的名字,但我觉得问你应该会更清楚一点。”

    方静秋道:“这是我给锦程的结婚礼物,对了,你应该知道他已经结婚了吧,和一个警花。”

    “这件事我听老八说过,浪子回头,挺好的。”

    方静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弄的王向阳莫名其妙:“难道不是?你笑什么。”

    “我只是想到之前你们两个人闹了很大的矛盾,对失忆的你而言,是不是就好像发生在昨天?”

    这就有点尴尬了,王向阳模棱两可的应了一声,方锦程被方良业抓走的一幕真的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他赌咒发誓破口大骂的说,姓王的,我这辈子和你势不两立,你等着,等我有能耐了,第一个崩了你!

    接着就被方良业啪啪抽了两顿皮鞭,抽了皮鞭还不老实,挣扎叫骂,两个当兵的从军用吉普上下来,把他五花大绑的弄车上去了。

    方良业这是在逼他从军,出卖他行踪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他可不就是对自己记仇了吗。

    说是记仇了,听老八说,他出事了还是这小子第一个往上窜的,也相当仗义。

    “好在这些年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对锦程也很包容。”

    “所以?”他的问题来了,所以收购个学校也得三方融资?至于吗。

    方静秋默默叹了口气:“其实这个主意还是你提出来的,林家经营教育事业多年,新近几年崛起的各种培训机构他们家也都占有大部分股票,在学校经营方面会提供许多帮助。至于王氏集团,主要是负责一个债券融资,负责将学校的烂账清算干净。”

    “我竟然还会这么善良?”

    方静秋继续笑道:“是啊,你远比自己想的善良的多。”

    王向阳道:“现在学校经营效果如何?”

    “我没有继续关注,从锦程口中得知,应该不错,他还说之前我投资的钱当作是借我的,等有钱了就还给我。”

    “这几年他变化挺大。”

    “不应该说这几年,应该说,结婚后,懂事多了。”

    “那你应该好好谢谢那位……警花?”

    方静秋勾唇浅笑:“嗯,我会的。”

    车窗外贴着黑色的玻璃贴纸,方静秋看着车窗上自己的倒影,天生的美人坯子,只需要淡妆就能勾勒出一张姣好的面容。

    她今天的波浪长发被一根点缀小珍珠的发带拢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风情万种。

    “静秋,”他身边坐着的人提醒她道:“电话打完了?下车吧?”

    她回头,冲着说话的人微微一笑:“好。”

    男人有些木讷的脸在对上这张近在咫尺的笑脸时微微染上绯色,他赶紧下车,殷勤的将方静秋那一侧的车门打开。

    “小心。”

    “没事的叶英。”

    叶英有点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不是关心的有点太过了?

    方静秋下车,迎面而来的就是酒店耀眼的灯光,灯光下潘英带着一群人走下台阶,热情的向方静秋伸出双手:“哎呀,方董,方董!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了您!”

    双手紧紧握住她的,甚至还要放在嘴边来个吻手礼,被方静秋不动声色的抽了出去。

    “潘二公子,好久不见。”

    “您客气,客气,呦,这几位应该就是贵公司的肱骨之臣吧!”

    紧跟着方静秋车子的几辆车上陆续下来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潘英也都热络的打了招呼。

    “潘二公子不愧是家世深厚的人,我这几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到你嘴里就成肱骨之臣了。”

    潘英眯缝着小眼睛嘿嘿笑道:“但凡能入方董法眼的,那可都不简单吶!想必各个都有过人之处!就算没有!在方董的下也一定能发光发热!您说是吧!”

    一句话让气氛热烈了许多,两帮人也终于融洽的会晤。

    潘英这个人常年混迹于a市的交际圈,自己又从事着娱乐行的生意,从当年a市有卡拉ok开始,到现在的酒吧迪厅,他都有涉足。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用在潘英的身上一点也不夸张,他就是这么的长袖善舞,左右逢源。

    今天的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衬衫,下摆掖在西装裤里,本来看上去不高的个头,大头皮鞋擦的锃光瓦亮!要不是脑袋后面梳着一个小揪揪,怎么看怎么像个暴发户大老板。

    可一看这小揪揪就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搞艺术创作的了,不过搞艺术的长的贼眉数目恐怕也就只有他了。

    他热情的将人引入酒店,带进巨大的包厢中,双方十几号人也是热闹非凡。

    待人一一落座,服务员就接二连三的上了美味佳肴,甚至还有喷云吐雾的船只送来了新鲜的刺身,整个包厢都好像置身于云雾仙境一样。

    一群年轻人纷纷惊叹的起身拍照,潘英则引以为傲的介绍起了这家酒店的特色菜,说的滔滔不绝唾沫横飞。

    坐在方静秋身边的叶英干咳一声道:“这个潘二公子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