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王总归来
    全公司都知道他们的王总裁是个冰疙瘩,站在一百米开外都能被他的寒气所伤,所以碰到了还是敬而远之的比较好。

    但王向阳出现的消息很快就通过微信群和朋友圈在公司里广而告之了,他所经之处都藏着无数双眼睛打量着他。

    不少人还窃窃私语:听说王总之前受伤了,但他现在英姿飒爽的出现在眼前的样子完全不像是受过伤啊。

    瞧这英挺健硕的身姿,瞧这立体峻拔的眉眼,再瞧这充满禁欲系的眼镜,跟之前的王总有什么区别?

    不,有区别,王总今天竟然还带了个女人来公司!

    除了这个女人,还有王家的八公子王向中!

    王向中他们都知道,毕竟想要嫁入豪门的女人都有自知之明,既然得不到王总自然也不会放过王家的其他人,从大王八出现在王氏集团的第一天起,他的个人资料就已经广为流传了。

    但是那个女人是谁他们就不知道了,王家的哪个小妹?虽然长得挺好看,但没有继承王家高个头的优良基因啊,难道是远房的?

    在闪光灯亮起来之前,王向阳一把将莫晓晓拉进怀里,瞬间伸手挡住了她的眼睛。

    阴骘的眸光掠向拿手机的前台小姑娘,对方竟被这眼神钉在当场动也不敢动了。

    “把闪光灯关掉。”

    男人说完就带着莫晓晓进了电梯,王向中冲那小姑娘吹了一声轻佻的口哨,也赶紧跟了进去。

    剩下一众人面面相觑,王总刚才说的是,把,把闪光灯关掉?那是不是代表关掉闪光灯就可以拍照了?!

    这是王向阳的专属电梯,只站了三个人,空间还挺大。

    每次在这种逼仄狭小的空间内,莫晓晓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两步,远离王向阳。谁知她刚退了一步,就踩到了不明物体,王向中将痛呼压抑在了嗓子眼里。

    “对,对不起……”

    表情扭曲的摇摇头,顺便把人往前面推了推,那意思是说:想退?门都没有,再过去一点!

    小脸黑了下来,硬着头皮又往前走了一步。

    王向阳看看她,又看看冲他一脸讨好微笑的大王八,总觉得莫名其妙。

    抬手摸摸莫晓晓的脸,男人低声道:“不要鼓着嘴巴,脸本来就圆……”

    后者身体一僵对上他的眼睛,竟然在他眼底看到了些许笑意。

    笑?这个男人也会真心的笑?

    不,那明明是个嘲笑的表情吧!

    电梯的门打开,已经得到通知的公司高层们齐刷刷的站在电梯门外同时鞠躬:“王总。”

    “嗯。”

    抬头,却看到一个女人率先从电梯里出来。

    “你,你们好……”虽然做过记者,当过主持人,多少人没见过,但一看到这架势她还是下意识的想要躲在王向阳的背后,却在回头的瞬间撞进他的怀中,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

    王向中干咳一声狡黠道:“咳!这,这位是未来的,总裁夫人!”

    “夫人好!”一众高管又是齐刷刷的叫了声夫人,脸上堆满热切的微笑,更加让莫晓晓手足无措。

    王向阳不动声色的握住她的手,她手指微微一僵却也没有挣脱,任由他牵着出现在众人面前。

    “王总,听说您之前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本来我们想过去探望您的,奈何那边安保实在到位,这不,也没来得及去见您。”

    为首的人看上去已经五六十岁了,但是毕恭毕敬的模样让自己看上去反倒像个晚辈。

    王向阳的目光扫视了一圈,这四年来,公司虽然变化不大,但是管理层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动,不过好在高层大多都是熟人,在他的记忆中也有这些人的一席之位。

    “没事,我有看你们发的邮件,这段时间不在,公司的事情辛苦你们了。”

    “应该的,应该的,好在不负王总的重托,这段时间一切都在正轨,只不过股价有所下跌……”

    “下跌也是正常的,我遭遇枪击事件中枪,外界也都知晓,媒体更是不明所以的大肆报道,股票没有跌停已经算好的了。”

    “哈哈,好在王总您吉人自有天相,找个时间开个记者招待会,一切流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嗯,”王向阳的目光扫了一圈道:“公关部去安排吧。”

    公关部经理赶紧点头:“好,我会和秘书部商量好时间,到时候告诉您。”

    “嗯,你们都去忙吧,我处理一下最近积压的事务。”

    “好,有什么吩咐您随时叫我们。”

    点点头,手牵着莫晓晓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在没进门之前她有点抵触的想要抽开手,但对方却不由分说的,攥的死紧。

    王向中跟在后头,又在暗中推了她一把。

    迫于压力只得顺从的进入,却没有半点好脸色。

    “三,三哥!这,办公室应该没,没什么变化吧!”王向中嘿嘿笑道:“好在你也不是一个,喜欢,改变的人!”

    点点头:“确实没什么变化……”

    这是一间半圆形办公室,墙上有三面巨大的落地窗,落地窗之间镶着玻璃书架,里面的藏书比四年前多了一些。

    办公桌上除了堆积的文件夹之外就只有两台电脑显示屏,和简单的纸笔。

    中间放着一套黑白色的简单的沙发还有茶几,偶尔有小型的会议要开,就直接选在了这里。

    王向阳的目光最终落在了墙边那恍如小型冰箱一样高的保险箱上,王向中也跟着看了过去,一脸讪笑。

    “我,我说哥,你还记得,密,密码吗?”

    王向阳看向他,后者赶紧憋笑,好让自己看上去一脸悲怆。

    “记得……”

    “那你保佑你这四年没有换过密码吧,否则只能拆下来了。”莫晓晓说的幸灾乐祸,不过她又看向镶嵌密码箱的墙壁。

    一般为了防止密码箱失窃,墙壁中还会同时启动一系列的应急系统,一旦被撬,报警不说,还能瞬间伤到偷窃者,未免有点得不偿失了。

    王向阳打开密码盖,输入指纹,扫描瞳孔虹膜,继而按了一串数字。

    滴滴滴三声,提示密码错误,再输错两次今天就没有机会开启了。

    “哥,你可得想,想清楚了再开!”大王八提醒他。

    王向阳却没有停顿,接着又输入了一串数字,但听咔哒一声,保险箱已经打开了。

    莫晓晓以为所谓的保险箱里面肯定堆积着金银珠宝,不然怎么能叫保险箱呢,但里面堆积的文件夹告诉她,她猜错了。

    想想也是,有钱人的钱不放在银行不拿去投资,怎么会锁在保险柜里呢。

    翻看了一下封存的资料,抽出几份他没有印象的拿出来,却不小心带着一份文件夹滑落。

    文件夹的书名为,乔木……

    王向中把那份文件捡起来:“这,这,什么东西?”

    “给我吧。”接过文件夹,王向阳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莫晓晓,只见她双手攥拳,身体微微颤抖,心下不由一黯,看来她知道的远比自己所想象的多。

    只不过照自己的计划和性格,怎么也不会告诉她这些事情,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拿出一些资料,重新将保险柜关上。

    莫晓晓低着头道:“你先忙吧,我出去等你,放心,我不会走。”

    最后一句话似乎是对王向中说的,但王向阳却接过了话尾:“你留下,老八先出去。”

    “好,我走,嫂子,我,我哥脑子有点问题了,你懂的,温柔,温柔点!”临走之前不忘对她使眼色,最后小心翼翼的离开。

    王向阳给她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顺便让她在沙发上坐下。

    “我不知道你和老八之间达成过什么协议,也不知道他对你说了些什么,是否威胁过你。”男人将水杯放在她面前:“我还记得你在我刚醒时说的话。”

    莫晓晓抿着嘴巴不说话,只是略微抬眸看向了他,似乎在等他的进一步动作。

    “对于你父母的事情,我不知道以前有没有道过谦,今天正式向你道歉。”

    “我并不想原谅你,有些事情,对不起无法弥补。”

    男人又继续说道:“我会履行我的承诺,继续支付你和你弟弟的生活费,直到我无力支付为止。另外,我们之间过去有过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你现在是自由的。”

    “我是自由的?你的人每天都寸步不离的监视着我,看守着我,这就是你所谓的自由?”

    男人微微沉吟道:“可能外界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所以会对你有所不利,他们这么做只是在保护你。”

    “照你这么说,这难道不是威胁?我和你在一起就是平安的,离开了你就会有危险,就有人对我不利,你这不是变相的囚禁?”

    男人薄唇紧抿,半晌没有说出话来,最终短促一笑,唇角微勾:“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不想离开。”

    “我当然想离开!”莫晓晓腾的站起来,气急败坏的涨红了脸:“刚才明明是你说的,离开了你就会有危险!”

    “是吗?”男人心情不错的反问了一句:“我说的好像是他们守着你只是为了保护你的人生安全,而不是说只有留在我身边才安全。”

    “那,那这是你说的,我走!你派人保护我可以!但不能再纠缠我!”

    男人没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她,眼角微微带着些许笑意。

    他以前不是一个爱笑的人,一个冷若冰霜的男人在四年前竟然会这么爱笑?可不知为什么,看到这样的笑容竟然让她也跟着脸红心跳起来:“好,今天开始,我们就各走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