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代沟
    回到房间,苏楠已经洗完澡出来了,嘴巴红的有点扎眼,也不知是哭过还是怎的,眼眶之内水汽氤氲。

    眨巴眨巴,有点无辜。

    光是这么看一眼就把方锦程心疼的够呛,赶紧接了她手上的毛巾给她擦头发:“来,坐下,我给你吹。”

    苏楠任他摆弄,让他用吹风机将自己的头发吹来吹去。

    五指抓挠按摩着她的头皮,顺手将打结的发丝顺开,方锦程侧头看了一眼苏楠。

    她似乎是有点困了,微微闭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吹的差不多了,这才靠过去,在她颊边亲了一口,一把将人抱起来放在床上。

    苏楠亦用手圈着他的脖子:“睡觉吧老公。”

    “好,”又低头在她红肿的唇瓣上落下一吻:“不要搓了,伤了你自己我心疼。”

    “嗯……”她的眼睛亮晶晶的看向方锦程,濡湿的眼底恍如小猫一般让人有些移不开眼睛。

    “我真不是故意让他亲的。”

    “我知道,强迫的,下次他让我逮着一次揍一次!”

    “我已经揍过了,这事就翻篇吧,睡觉。”

    “好,睡觉。”

    方锦程有时候也在想,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以前真潇洒啊,想干嘛就干嘛,但凡不顺心不顺眼的他就直接用自己的方式解决。

    但现在不一样了啊,多了一个媳妇儿,感觉整个人生都得从头学习了。

    龙乃山在a市消失了,这个曾经凭借一身蛮力从社会底层打拼起来的男人本就长的五大三粗,走到哪里都活像一座小山。然而这么大一个人,说消失就消失了,连带曾经追随过他的人。

    这件事在a市那些不为人知的场合流传出了许多的版本,有的说,这是政府的又一波打击黑恶势力计划,有的说,龙乃山多行不义必自毙,得罪了最不该得罪的王家,更有的说龙乃山只不过是个敲山震虎的炮灰而已,死了也白搭。

    虽然传言多种,但到底无法确定他到底是死了,还是逃了,就连苏楠所在的公安机构都无法确定。

    王向阳醒过来的那天,a市公安局的看守所发生了一起性质恶劣的越狱事件。

    曾经在机场构成危害社会安全罪的凯瑟琳越狱了,第一时间加派警力围追堵截,她却好像失踪了一样。

    苏楠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警车风风火火的开出去,又偃旗息鼓的开回来,天知道她有多着急,忍不住摩拳擦掌想要亲自出马。

    但现在不同以往,她的职位也和以前不同了,没法第一时间行动,也无法参与行动。

    紧接着方锦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媳妇儿,姓王的醒了。”

    “什么?”她骤然一愣,随即说道:“凯瑟琳越狱了。”

    对面沉默良久才道:“因为国籍问题,指控她有点麻烦,一旦公诉开庭审判,这个无期徒刑算是坐实了。”

    “但现在让她给跑了,a市有接应她的人,不过各大车站和机场都已经戒严,短时间内应该逃不出去。”

    方锦程却冷笑一声不敢苟同,语气之中还有些欣赏的意味:“那也说不定,她擅长易容,上次机场不就骗过安检,成功带了好几把勃朗宁。”

    “东南亚的雇佣兵都这么厉害?”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边应该有一支专业的雇佣兵培训机构,自产自销。”

    苏楠有些气不过:“到底是谁把这种危险分子放进来的!如同一颗定时

    !你刚才说王向阳醒了?凯瑟琳会不会再对王向阳下手?那边的安保工作做的还行?”

    “媳妇儿,你关心别人我会吃醋的。”

    “吃个毛线的醋啊!”苏楠忍不住大声吼他。

    办公室内瞬间安静,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也是败给方锦程这个家伙了!难道这就是和小鲜肉谈恋爱的代沟?

    拿着手机压低声音,苏楠道:“王向阳还在医院?下班后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他。”

    “好。”听得出对方声音里掩饰不住的笑意,苏楠恨的牙痒痒。

    早在王向阳清醒的第一时间,与王向阳关系亲密的人就已经得到了消息,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的自然是王家的人。

    王氏家族在a市之内也属于名门望族,家族庞大,分支众多却一向和睦。现在王家的家主是王向阳的爷爷,老人家因为年事已高没有过来,特地让儿孙们代为探望再回去回话。

    王家长辈带着妻子儿女,熙熙攘攘占据了一整条走廊,因为病房太小没法一同进去,也只能出来一拨再进去一拨。

    用王向中的话来说,那就好像赶集一样。

    但就算如此他也不敢放松警惕,龙乃山虽然已经倒下了,但是凯瑟琳却越狱了,保不齐她背后的人还会对他三哥下手。

    带头守在病房门口,每当有人要进去都要严格检查,生怕是凯瑟琳易容。

    好在王家的人无论男女老少也都警惕机敏,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就被别人冒充,探病的几波人来了又走也都一切顺利。

    “老八啊,医生怎么说?”二伯站在门口和王向中闲聊,因为医院不能抽烟的缘故,他只能把香烟放在鼻子前头闻来问去,他自己也是一个大烟枪。

    “没,没什么事儿!”王向中道:“就,就是多,多睡了几天!啥事没有!”

    二伯点头,往病房里看了看,王向阳虽然醒了,却依旧安静的躺在床上,对于别人小声的问询和关怀也仅限于点头和摇头便没有更多交流。

    “那一下不会拍傻了吧?”二伯有点担心:“要真傻了……唉,在小辈之中,没人能比的上他了啊……”

    王向中赶紧争辩:“没,没有的事!绝对!没有!刚才还跟我说,说话呢!绝对没这回事!”

    二伯叹了口气,在王向中的肩上拍了拍:“医生那边打好招呼,有什么问题及时解决,不要拖,拖出事情来,不是他们所能承担的。”

    大王八也紧跟着点头:“差,差不多行了!别再让家里人来,来看了!等三哥,休息好了,回家看去!”

    二伯欲言又止,最终点点头:“好,你也大了,办事老道了,就交给你了。”

    赶紧点头表示领导请放心,又叮嘱了不要再惊动旁人就打发他们走了。

    待亲戚们走的差不多了,王向中才松了口气。

    这么一个偌大的家族,动辄就是几十号人出动,再加上保镖保姆司机,浩浩荡荡的排场倒也威风八面。

    这也是他不愿意回家住的原因,这一点王向阳和他一样,除非逢年过节之类的大事回去几个小时之外,其他时间都自过自的小日子,简单,安静,没有俗事缠身。

    “三哥!”戳了戳病床上的人,王向中坐在旁边道:“要,要不要派人,把嫂子接,接过来!”

    一直闭目养神的王向阳慢慢睁开眼睛,眼底清浅,连时常深锁的眉头也摊平松开,他看向王向中,似乎在等他继续说下去。

    然而已经说完话的人,实在搞不清他这表情是要闹怎样。

    冷峻的眉终于再次锁紧,他叹口气道:“你哪个嫂子?刚才没来?”

    “没啊!”王向中气急败坏道:“还,还能哪个嫂子啊!莫晓晓啊!你,你一醒,我就告诉爷爷了!还没跟嫂子说呢!怕,怕她太,太激动!嘿嘿!”

    男人眉头愈发收紧,似乎在绞尽脑汁想事情:“我没有结婚。”

    “是是,没有结过婚啊!不过你不都说,以后要,要跟她结婚吗!这早一会叫!晚一会叫的,有什么区别!啊!”

    “谁?”

    “莫晓晓啊!”

    “莫晓晓……”他缓缓咀嚼着这个名字:“你知道他是谁?”

    “知道啊!嫂子啊!”王向中一顿傻子:“三,三哥!你不会睡了一觉,把,把嫂子给忘了吧!”

    病床上的人又看向天花板,因为电压不足的缘故,天花板上的多头吊灯有了轻微的闪烁:“我没忘……”

    他确实没有忘记,但他却不明白莫晓晓为什么会和他结婚。

    “需要我,我告诉嫂子一声吗?你昏迷的,这段时间啊!我天天!带嫂子来,来医院!来唤醒你!这,这就是爱的,力量!”

    王向阳摇头,扭头看向床头柜的方向,又左右看了一遍道:“给我,手机。”

    大王八屁颠儿的把自己的手机送上去:“你,你手机没电了!没有,解锁,我,也,也没拿出来过!三哥,您亲自!给嫂子打个电话!她一定得乐死!一定得兴奋死!”

    王向阳却并未拨打电话,而是直接翻向万年历。

    看看手机,又看看王向中,王向阳整个人都有点犯糊涂。

    “今年是哪一年?”

    “我,我记得你是过完年,出的事儿吧!这年都,都过了!还问哪一年?!”

    王向阳又再次看向手上的手机,似乎是有些不甘心的,他打开浏览器,赫然发现主页上显示的时间和天气。

    “我昏睡了多长时间?”

    “不,不短了!都快一个,一个月了!”

    王向阳躺在床上,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对,从醒来后的低调,到现在一言不发的沉默,王向中深觉自己的三哥心思也挺难猜的。

    “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三哥!龙,龙乃山玩完了!”

    一记眼刀迅速看了过来:“你说什么?!龙乃山?!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