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我想让你管我,我保证听你的话。”

    苏楠不搭理他,呼噜噜的吃面条,脸却有些微微泛红。

    方锦程坐在床上自说自话道:“龙乃山是这件事的牺牲品,幕后黑手也可谓是一箭双雕,既能挫王家的锐气,又能借王家的手除掉龙乃山。”

    苏楠吸了口面条转头看他:“这么说,动手杀王向阳的,不是龙乃山的人?”

    “第一次郊区堵截的人是他,不过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真的把王向阳置于死地。就算被人利用,也不敢真的杀人,顶多讨回一个公道,毕竟他一直认为是王向阳把他的生意捅給了警方,就是大虎因公殉职那次。”

    苏楠的瞳孔瞬间收紧,大虎因公殉职的责任都被她归咎给了龙乃山,没想到王向阳的事情也和那次牵扯不清。

    方锦程继续说道:“机场那次就不是龙乃山做的了,那个带头枪杀王向阳的女人叫凯瑟琳,警方口供中,她虽然已经承认自己是龙乃山的人,但王家情报机构调查后发现她只是东南亚的雇佣兵,一般这样的人有办法脱身,所以不会出卖背后主顾,尤其是她能力这么强的人。”

    苏楠捧着碗慢慢喝汤,眼底神情却是淡定自若的,小小一个a市也是卧虎藏龙,她觉得这件事好像越来越有意思了。

    “至于今天出院,确实是我安排的,不对,是我和大王八一块儿安排的!还有军子!”

    苏楠道:“人家市长的公子也跟你们胡闹?”

    “那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小时候还抢过我奶嘴呢,小爷一呼百应!”

    苏楠瞪他,后者干咳一声噤声。

    “王向阳有事吗?”

    “放心,没事,他还在医院好好躺着呢。”

    “医院?”她有些纳闷:“媒体不是说他今天出院。”

    “那是我让军子散播出去的假消息,目的是为了确认,要置王向阳于死地的人到底跟龙乃山有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有关系,龙乃山就死定了,如果没关系,他也死定了,只不过让我们知道还有幕后黑手,能更加警惕。”

    “结果就是跟龙乃山没关系了,那你们还要清除他的势力?”

    “他虽然在a市没多大本事,但被人当刀使,还是相当锋利的。”

    经他这么系统的一分析,苏楠还真觉得很有道理,也忍不住对他刮目相看:“看来这段时间在检察院也不是什么都没学到啊。”

    “媳妇教的好。”

    “这么说,你们分的两路人马都不是王向阳?只是一个引蛇出洞的计策?”

    “媳妇儿聪明!”毫不吝啬对自家老婆的称赞,还给她竖了一个大拇指。

    将饭碗还给他:“再来一碗。”

    “晚上吃太多容易积食不消化,明儿早上吃。”

    舔了舔嘴唇,有点意犹未尽,不过肚子里也已经有了个八分饱。

    方锦程用拇指摩挲着她的唇瓣,擦掉上面残留的汤汁,四目相对。

    苏楠还在生闷气,哼了一声起身道:“洗碗去吧,我洗澡了。”

    “媳妇儿,你要不要跟我再解释一下嘴巴的事情?”他到底还是有点耿耿于怀的,但凡是个男人就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没人会大度到媳妇被人强吻了,他还能一笑带过的,那绝对不是个男人。

    要问他为什么这么肯定苏楠是被强吻的,那他就要忍不住骂娘了。这不废话吗,放着小爷这么帅的小鲜肉不吻去吻那种丑八怪?苏楠脑子还不至于有病到这种程度吧!

    “徐子瑞就亲了我一下,被我揍了一拳。”

    暗中叫了一声耶!方锦程又故作镇定道:“那你的嘴巴为什么红肿成这样了?”

    “我恶心,自己搓的!”言罢就一甩浴室的门,将方某人关在外头。

    愣了一下,外面的人大声叫道:“媳妇儿!咱不生气啊!要搓也是搓那姓徐的一层皮!咱不生气!一会老公给你亲干净!”

    “洗你的碗去!”

    “好嘞!”屁颠的端着碗下楼,他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也没吃晚饭……

    将碗放进洗碗机,他掏出手机了看了看,大王八的未接电话有五个,s市二爷爷的未接电话有两个。

    先给大王八回,对方结结巴巴道:“方,方少!厉害了!我的哥!真,真让你说中了!龙乃山这,这会儿找,找我们家老爷子谈判呢!求放一条生路!”

    “不可能的。”

    “你,你怎么知道!”大王八乐了:“我们家老爷子们,给,给打着哈哈,一笔带过了!没答应!这,这是要让我动手啊!”

    “我当然知道,我什么不知道啊!你按照我说的做,准备把龙乃山的势力和场子清除就是了。”

    “那,那会不会太狠了?”

    方锦程就纳闷了:“怎么你们王家的人一个比一个没用了呢?我告诉你啊,你这脾气要放我们家,我们家老爷子喜欢!”

    “我,我哪没用了啊!我这不是好奇吗!”

    “很简单,王家漂白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远离是非,是非是谁给的?无非就是政府,铲除龙乃山的势力,拍卖他的场子,漂白充公,这是向政府邀功讨好的大好机会,你们家老爷子傻?就是你三哥现在清醒着也肯定也会这么做!”

    大王八恍然大悟,立马马屁拍起来了:“大,大哥!高,实在是高!”

    “没事挂了,派人盯着点徐子瑞。”

    “什么?”大王八不明就里:“不是应该,应该盯着点龙乃山吗!”

    方锦程冷哼一声道:“现在多方势力眼睛盯着他,他插翅难逃了,你盯不盯都行,徐子瑞最近好像要搞事情啊。”

    大王八却不同意他的观点了:“人,人家是警察蜀黍!要搞,也是好事情!为,为人民服务!没,没你想的那样!”

    “你以为上次机场警察来的晚是巧合?你以为上次徐子瑞追捕龙乃山的货物是巧合?你丫跟小爷在一起时间不也不短了吧,怎么还这么图样图森破?”

    “哦哦哦!方,方少你说的对!对!”

    “挂了!”没好气的挂断电话,他才不会说,是担心徐子瑞再对自家媳妇儿下手呢!

    刚才拍着胸脯说徐子瑞和这些事脱不了干系,实际上他也不能确定,照理说姓徐的没这胆子和魄力,破案兴许在行,但论勇气,但在别的方面显然就不行了。

    紧接着又看了看时间,确定不会打扰到外公休息才给二爷爷回了电话:“您找我?”

    “锦程啊,听说有人对王家下手了?”

    “嗯,这事已经搞定了,差不多了。”

    二爷爷又道:“你觉得这事和上次给少奶奶包里放的人有没有关系?”

    不是没想过这其中的联系,但是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他也不能乱下结论。

    “我倒希望有关系,一锅把这些杂碎都端了!”提起那颗也够他生气的了,不过好在二爷爷那边很快排查出放的人了,那竟然是在外公身边卧底许久的一个小小勤务兵。

    在没确定外公身边是不是还有其他同伙之前,二爷爷的决定是先暂时不动,一方面可以就近监视,他的下一步动作提前察觉,另一方面说不定可以排查出其他可疑的人来。

    观察了这么长时间,一切平静的几乎让他们相信那颗和这个小勤务兵没关系了。

    “你别着急,他们早晚会露出马脚,不管有没有关系,你在a市千万要小心啊!”

    “知道了二爷爷,代我向外公问好。”

    “好好好,放心吧,你外公倒时时常会问你孙媳妇儿怀孕了没有啊?”

    方锦程大囧:“哪那么快啊!”

    “也该有了吧!都结婚几个月了啊!你看看别人没结婚之前肚子都大了!你们俩不应该啊!”

    方锦程嘿嘿笑:“是不是觉得这不是我风格啊二爷爷?是不是觉得未婚先孕才是我风格?”

    二爷爷立马八卦起来,忍不住压低声音偷笑道:“你跟我说句实话!是不是要给你外公一个惊喜?你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你外公去!”

    “那好,我告诉你,你不准告诉我外公!”

    “好好好!”二爷爷显然已经迫不及待了,急不可耐的想要知道答案。

    方锦程干咳一声,卖卖关子,慢悠悠的说道:“这孩子呢,早晚会有的,我媳妇儿呢,现在不想要孩子,咱也不能逼人家不是。”

    “你看你这话说的!孩子有了还能不要吗!”

    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二爷爷你这话我就有点听不懂了啊,难道你要我先斩后奏?”

    “空谈误国!实战兴邦!”

    方锦程点点头,原来他还不如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家看的透彻:“看来我真有必要采取行动了啊!那择日不如撞日,要不今儿晚上就让咱方家少奶奶中个头彩?”

    二爷爷总算满意了:“我看行!年底就能生个大胖小子!”

    方锦程也觉得行,一想到自己升级为奶爸的样子,差点没乐的流出口水!

    “行了,这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倒是你那边,你要多加小心,敢动王家的人,都不是好对付的。”

    方锦程有点想叹气了:“姓王的现在还没醒过来,我也不知道他打算睡到什么时候。”

    “别不是变成植物人了吧?”二爷爷也不由担心起来:“我记得那个王家老三啊,为人处世相当老道成熟!要真这么躺下了,确实可惜!”

    “各领域的专家都请到了,多方会诊,没有诊出个什么东西出来,就是不醒也是无法。”

    二爷爷摇头道:“估计,悬了!”

    老人家见多识广,既然已经说出这样的话了,方锦程心里也挺不好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