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差生的逆袭
    “嗯,好的,对了,这个案子进展怎么样?之前不是在后备箱中查出不少古墓文物吗?”

    “对,你怎么看?”沈岸之反问向她。

    苏楠想了想道:“从车上的作案工具和查获文物来看,基本可以判断他们应该是一伙盗墓贼,就算不是盗墓的,但也跟盗墓的脱不了干系,没人会放心把这些东西托付给陌生人。”

    “对,然后呢?”

    苏楠拧眉道:“我也只是凭借自己的一点习惯和经验做出的一点推断,他们的死很有可能是分赃不均,或者是同行谋害,甚至突发猝死。但两个人不可能同时爆发一种疾病,如果是同行或者是分赃,为什么杀人之后没有把东西带走?排除所有可能,剩下的就有点不可能了,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在车内睡着了,一氧化碳中毒而亡。”

    沈岸之赞赏的点点头:“他们确实是一伙盗墓贼,不过应该不止两个人,也已经确定郊区拆迁发现的一处墓葬坑被盗,现在还在追踪这两个人的同伙,至于这两个人,也实在不走运,死在车里了。”

    苏楠有点激动,眼睛亮晶晶道:“这么说,我的推理是正确的?”

    “你猜呀,”沈岸之也像个孩子一样故意逗她道:“别的我不知道,但跟我想的一样!”

    “真的吗?师父你也是这么想的?”

    “目前还没有更多证据证明他们二人死于非命,只能说,运气实在不好,可能也只是想在停车场内休息一下,但没想到就没醒过来。所以啊,年底安全普法的时候,交警都会特别叮嘱司机不要在启动的车内睡觉!”

    苏楠道:“那现在就等那边出调查结果了!”

    “嗯,不过这案子**不离十,差不多就这样了。”

    随手将尸检报告扔在桌上,沈岸之道:“最近一直把你圈在我身边,你是不是很着急啊?”

    “不着急,跟在师父身边能学到很多本事!”

    满意点点头道:“这就对了嘛,老首长让你拜我为师,我不能什么都不教你啊!你这丫头脑瓜子挺好使,就是不太灵活,要是灵活了,不至于在基层那么长时间,毕业就该进市局的。”

    苏楠有点不好意思道:“这不是培养工作经验吗。”

    “经验哪儿培养都一样,你在市局学的更多!”

    “这不是来了嘛,正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我看咱师徒俩,就挺有缘!”

    沈岸之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在苏楠的头上拍了两下:“跟锦程那小子学滑了嘴巴!”

    “不敢,不敢!”

    “好了,下午还有几卷尸检报告送来,你好好研究研究。”

    “是!”

    敬了个礼,目送沈岸之进办公室去了,苏楠心情愉快的在椅子上坐下看资料。

    这就是苏楠目前的工作状态,每天三点一线,上班,回家,医院探望王向阳。跟市局各个部门紧张有序的工作状态不一样,她觉得自己每天都要闲的蛋疼了,以至于她现在看到方锦程一边忙自己的工作一边忙毕业论文都觉得有点羞愧难当。

    晚上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默默看方某人刷手机,她学聪明了,不问了。

    因为上次问他玩什么呢,得到的答案是,我在查资料。最后看了看,确实在查资料,法律学的系统资料,他在给自己充电,准备上交一份满意的毕业论文。

    “你以前是怎么想的?”苏楠用遥控器胡乱按着电视搜电视节目看,顺便用眼角的余光去悄悄看他。

    大男孩猿臂一展搂住她的肩膀,眼睛盯着屏幕,左手依然在手机屏幕上滑来滑去:“什么怎么想的?”

    “你以前逃课,扣学分,考试不及格是怎么想的,难道就没想过将来交不上论文没法毕业这回事?”

    扭头看向苏楠,方某人表情凝重道:“难道你没听说过,在每个学校,都有一个神秘的传说?”

    苏楠纳闷:“什么传说?”

    “那些挣扎在分数线下层的坏学生,最终都能安全毕业!”

    “怎么可能,听都没听说过。”

    方锦程挑眉质疑,忽然又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你们学校没有差生,各个的名列前茅,我媳妇儿更是前茅中的茅!”

    “也并不全是,也有差生像你一样临时抱佛脚,不过他们就算再差也比你强的多,来个突击,不在话下。”

    方锦程但笑不语,低头娶抢苏楠的苹果,让他啃了一口后苏楠赶紧躲了。

    “你们学校到底有什么传说?”

    方某人意味深长道:“有一种神器叫代写,论文而已,so,easy,媳妇儿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毕业了。”

    “你想的可真美啊,论文写出来有什么用,还有答辩呢?”

    “还有一种神器叫代答!”

    苏楠差点没笑喷了:“还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那是。”低头又想去啃苹果,结果被她避开了,见她躲着,不肯给自己吃,索性直接在她脸上舔了一口,留下一道口水印子。

    苏楠没好气的擦擦脸上的口水,瞪向他道:“好好查你的资料!好好准备你的论文。”

    “区区一篇论文而已,不着急。”

    “那你在干嘛?”

    “玩消消乐呢。”

    苏楠怒了:“玩消消乐你不早说?害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你!”

    “你等我干嘛?”

    “我?”鼓起腮帮子,她腾的站在沙发上:“好,不等你了,我自个儿睡觉去了。”

    方某人靠着沙发看她忙着找拖鞋,急匆匆啃了最后两口苹果扔垃圾桶里,每一步都将地板踏的砰砰作响,甚至还笨拙的踢到楼梯,痛的龇牙咧嘴,活脱一胀气的河豚。

    “媳妇儿?”

    “干嘛?”苏楠气到回头,直接被拥入一个温暖干爽的怀抱,身上害带有柠檬味沐浴露的清香。

    “不就是想要跟老公一起睡觉吗,直接说不就行了,瞧你这发脾气的小模样!”

    “玩你的消消乐去吧!”

    直接将人打横抱起,不由分说的大步迈上台阶:“媳妇儿,你有点不乖啊,虽然我比较喜欢就地正法这四个字,但地上太凉,怕冻着你。”

    苏楠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绯色蔓延,脸带耳朵和脖子都红通通的。

    “你放我下来!”

    “好好好,马上放你下来。”三两步踢开卧室的门,将人抱在怀中,含着唇瓣,直接压倒在床上。

    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她那柔软的发丝,发烫的耳垂,一边撬开唇齿纠缠在一处,一边已经攻城略地排除了两人最后的阻碍。

    一吻毕,苏楠的眼睛都莹润朦胧起来,她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双腿环住男人的腰身,有些呼吸不畅的问他:“你,你刚才要在什么地方做?”

    没皮没脸的人面不改色的挑眉:“客厅?不行,不供暖了,有点冷。”

    “这有什么关系!”没想到这儿还有个更没皮没脸的,有些撒娇耍赖,一脸期冀道:“咱们去试试吧!”

    男人的大手在她的腰眼上掐了一把,顿时让她浑身酥麻,几欲化成一滩软泥,他总是能对自己的敏感处一清二楚。

    “天儿暖和了再说,咱日子长着呢。”

    “咱以前真是太浪费时间了。”苏楠喟叹着,已经多次感慨他们俩滚床单的时间太短。

    忍俊不禁,又在苏楠的脸上亲了衣裤,他媳妇儿怎么这么可能呢。

    “那要不然这样,咱争分夺秒的,把过去失去的时间都找补回来?”

    “好的呢老公!”

    “好的呢媳妇儿!等老公一下,准备一下安全措施。”

    “老公你不想让我给你生宝宝吗?”

    “你已经准备好生宝宝了?”

    苏楠摇摇头,整个人好像醉酒一般,眼底含春眸光脉脉,她笑嘻嘻道:“怀孕了就不能做了。”

    不由抬手刮了媳妇的鼻梁一下,方某人道:“等你准备好再说,而且我也想好好过一段时间的二人世界。”

    “老公你真好!”

    “那是因为我老婆好!”

    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王向阳在医院躺在了半个月也没有苏醒,王家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终于拿到了特赦令,准许接王向阳回家休养。

    这个消息还是海新区派出所的所长告诉苏楠的,他这个人虽然平时看上去有点不太靠谱,但关键时候他比谁都拎得清。

    “小苏啊,这个王向阳不是锦程朋友吗,我也没锦程的联系方式,你得告诉他一声啊,这种时候出院,肯定要引起别人注意的,路上千万千万要小心!”

    苏楠知道所长的意思,因为前两次刺杀王向阳的事件太过恶劣,甚至涉及到警方的玩忽职守,还有机场安保系统出现的漏洞,现在王向阳除了作为嫌疑人之外,也是被列为头号保护对象。

    在医院里有各方人马的守护,出了医院尤其是在路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好说了,毕竟一切意外都有可能。

    王家想要出院她理解,势必也准备好了完全的应对办法,但是这种时候她还是给锦程打了个电话支会了一声。

    “你知道王向阳今天要出院吗?”

    方锦程道:“这事你也知道?”

    “所长打电话给我的,让我告诉你一声,务必小心一点。”

    “你放心,这件事做的很隐蔽,王家接人出院会兵分两路,其中有一路是障眼法,姓王的会从小路秘密转移。”

    苏楠觉得有点不靠谱:“就算是小路秘密转移,也不能自信到派少量人手,万一消息走漏呢?”

    男人干咳一声道:“媳妇儿,你就放心吧,你老公有法子应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