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强抢的压寨夫
    “不是说大喊一声就能把人唤醒吗?”

    “又不是让你真喊!”她也算是败给这个家伙了。

    大王八乐呵呵的:“没,没事儿,我爷爷打算,把三哥接,接回家去,警方,不,不同意,只能先在这躺着等他醒过来。”

    苏楠道:“当然不能同意,机场枪击事件的始末还没搞明白呢,还有,王向阳这肩膀上的伤到底怎么回事?”

    方锦程干咳一声,与心虚的大王八对视一眼,双手按在苏楠肩膀道:“媳妇儿,莫晓晓来了,在门口不好意思进呢,你去跟她聊聊。”

    “晓晓?”扭头看了一眼门口,想到莫晓晓和网相应的不正当关系,她又皱起了眉头,怎么就这么多事呢。

    “我去看看。”

    待苏楠离开冲大王八招招手,低声问道:“我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龙乃山!”大王八上前压低声音,顺便也掰了个香蕉:“没,没跑了!”

    “你查的?”

    拍拍胸口打包票:“那,那当然!”

    “我怎么就不信呢?”方锦程挑眉,神色之中满是打趣的意味。

    王向中到底有些心虚的透了个底:“其实,上,上头,老爷子们,查的!”

    王家曾经在a市屹立不倒多年并非没有原因,曾经打下这片江山的老爷子们才是最大的王牌。所谓的势力,所谓斗争,不过都是他们这些老人家玩剩下的,给孙辈们打打牙祭。

    但一旦真触动他们的逆鳞,护短的老爷子们第一个坐不住了。

    “如果真是他,那倒是我们小瞧他了……”方锦程沉吟道:“我以前只知道他在a市有点能耐,没想到他竟然能走私枪支弹药进a市,还能在警方安插他的人。”

    “什,什么?!”王向中摆手:“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个,龙,龙乃山没这么大,本事!”

    大王八一着急就越结巴,听的人也不舒服,没好气道:“你慢点说,甭着急。”

    “这个,龙乃山!没这么大能耐,他,背后没人!”

    没人没背景,在a市是站不住脚的,这是普遍的共识。

    然而方锦程却不这么认为:“以前没人,不代表他现在没人,我知道他的发家史。”

    “老爷子那边,要,要出手对付!龙乃山!”

    方锦程知道,那些人一旦出手,龙乃山在a市便无立足之地了,他兴许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一个怎样的王家。

    “跟你家老爷子打声招呼,先不要动他,这事没那么简单。”

    王向中道:“你,你确定?万,万一他再来弄点事出,出来,你和我,可担不起!”

    “我确定,你让老子给我点时间,我查点事情,我媳妇儿在市局呢,不把市局的奸细找出来,我不放心。”

    大王八道:“你,你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那必须的,谁没事爱掺和你们黑帮之间的恩怨情仇啊,要不是他怀疑这事跟苏楠有关系,他一点也不想插手。

    “龙乃山到底是因为什么和你哥撕破了脸?”

    “因为,一,一批货。”王向中道:“这,这事儿我知道,早先有一批货要,要进关,具体什么,我也不清楚,总之,挺,值钱!他一人吃不下啊!就,就想和我们王家一起,一起拿下,我哥不同意。”

    “到底什么货?”

    “我,我也不清楚,只听,我哥,身边的人,说的!”王向中道:“想必,他,龙乃山,都拿不下的东西!肯定不简单!我哥不想掺和这,这事!他,不缺钱!”

    姓王的确实不缺钱,洗白多年,没必要为了占那点小钱就身陷泥淖。

    “但,龙乃山这批货被出卖给警方了!被跟踪了!虽然还,还没截胡,但暂时弄不到手了!还损兵折将!他,他能不生气吗!他那暴脾气,在a市是出,出了名的,但,但也没想到他会有那个胆子!来暗杀我三哥啊!”

    方锦程勾唇一笑,在他肩头拍了拍:“你还说他背后没人?”

    大王八骂一声娘道:“丫的没想到!他,他也开始弯了!”

    “你说什么呢……”方锦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那么一大老爷们是gay?”

    “不,不是!他以前不是宁折不弯吗!现在开始投靠,别人了!可不就弯了!”

    “吓我一跳……”不过脑补了一下他变成gay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太tm有意思了。

    从病房内出来,苏楠跟莫晓晓还站在走廊里聊天,看他们出来了,莫晓晓表情局促的上前,给方锦程鞠了一躬道:“对不起方少,我弟弟,给你添麻烦了。”

    “你弟弟是你弟弟,你是你,你没必要为他不成熟的行为买单。”

    “怎,怎么回事啊?”大王八纳闷:“你弟弟谁啊?把我们方少,揍,揍了?”

    方锦程道:“作为一个大结巴,能不能少说两句?”

    “呦,呦呵!真的啊?!真的把咱们方少给,给揍了啊!这小子行!有前途!”

    莫晓晓不安局促道:“对不起,我回去会好好教训教训他,他还小,不懂事。”

    苏楠道:“多大点事,他们小孩子打打闹闹的,不成气候。”

    “喂喂,媳妇儿……说谁小孩子呢?你每天晚上缠着小孩子跟你滚床单?你这是猥亵未成年啊警花姐姐!”方某人不乐意了。

    大王八直接笑岔气了,为了憋笑,整个人都在‘花枝乱颤’。

    苏楠更是气到脸红:“你,你给我闭嘴!”

    “本来就是嘛,在我们家,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方某人捏捏苏楠的小红脸,只觉得分外可爱。

    苏楠一把将他的手打开:“既然是大人就正经点!”

    “好好好!”转而又对莫晓晓说道:“你放心吧,虽然你弟弟有点混蛋,但小爷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他一般计较,不过他现在心理方面有点扭曲啊,你得多注意一下。”

    “嗯,我会的,还是要谢谢你们。”

    方锦程摆摆手表示无所谓,别人的事跟他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电视台那边还有事情。”莫晓晓冲他们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等在护士站前的两个彪形大汉则一路护送着她下楼。

    “怎么回事?怎么不进去?”方锦程不明就里。

    苏楠叹气:“孽缘,孽缘啊!”

    大王八叹气:“孽,孽缘啊!”

    方锦程纳闷:“孽什么缘?这不是你嫂子吗?”

    “这,这个嫂子是我哥强抢的压寨夫,夫人!要不是我每天派人强行带她过来,她都未必肯看,我,我哥一眼!”

    “强扭的瓜不甜,你哥能不能醒过来都不知道呢,你干嘛这么逼人家。”

    大王八道:“你,你是不知道啊,我哥可喜欢她了!我这不想着,她多来来,能,能用,爱的力量,唤醒我哥吗!”

    “你哥醒不过来正好,省的祸害良家妇女,媳妇儿咱走。”

    苏楠点点头,第一次赞同了方锦程的观点,剩大王八站在那儿风中凌乱了。

    两人离开医院一起吃了个午饭,各自回工作单位。

    诚如萧婷所说的,他不会停职太长时间,再次回归办公室。

    苏楠自从被调任市局之后就一直跟在她那科长师父沈岸之身边,和其他参与案件侦破的人员不同,她每天基本都坐在办公室里。

    文案方面的问题有文职人员专门负责,她也不知道自己整天这里干嘛。

    但这里和海新区派出所不同,她在这里不是治安队长,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察,哪有提要求的资格。

    中午在她去医院的时间,法医部门已经将一份鉴定报告送了过来。

    报告上检验的是两具男尸,被发现死于停车场的一辆轿车中,这个案子是由专门的刑警队负责的,但苏楠来过一段时间就知道,这些案子的所有卷宗和法医报告,证据资料都要交由沈岸之一一过目。

    在沈岸之看之前,她先看一遍,确定没问题了就给沈岸之。

    资料上的尸体已经呈紫红色的块状尸斑,指甲发绀,眼鼻口内多有淤血渗出。法医给出的鉴定结果是内脏淤血,肺毛细血管充血,回流到右心腔的血流不能顺利地进入左心腔,而积在右心。由于有心腔积血,内脏各器官的血液不能回到右心,所以,出现有心、肺、脑、肝、肾郁血。脾脏是人体贮血器官,体内缺氧,则发生代偿性收缩,放出血液,参加循环,故呈皱缩的贫血状态,从而确定为压力窒息死亡。

    苏楠正看的专心,就听沈岸之在门口叫她:“楠楠啊,来这么早啊!”

    苏楠起身,向他敬礼:“师父。”

    笑着点点头道:“没回家吃饭?现在离上班时间还早呢。”

    “我跟锦程在外面吃的,也没什么事,就提前过来了。”

    沈岸之挺着略微有些发福的肚子,笑起来很是和蔼可亲:“对对对,年轻夫妻,如胶似漆!真好,真好!我年轻那会儿也跟你们似的,吃个饭都得手拉手,哈哈哈!”

    苏楠有点不好意思:“今天只是一起去看个朋友,顺便在外面吃了,不然要回爸妈那里吃饭的。”

    “看什么朋友啊?是王向阳吗?那边的警力够不够啊?叮嘱他们严防幕后黑手啊。”

    沈岸之虽然是笑着说的,但却不像是在开玩笑。

    “还可以,除了警卫之外,还有王家的人。”

    “嗯,这是尸检报告?”言罢拿起桌上的报告看了看,随手翻了翻。

    “对,刚送过来,正等着您来给您看看。”

    摇摇头:“不着急,你先看看吧,市局的这些老法医,本事大到能让尸体开口说话。这些细节方面的鉴定,都是查找凶手的最佳证据!”

    “嗯,好的,对了,这个案子进展怎么样?之前不是在后备箱中查出不少古墓文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