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家法伺候
    “他们对你用刑了?”

    “除了你还没人敢对小爷用刑,不过咱俩那也不能叫用刑,那叫情趣!”

    苏楠没好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给我在这耍贫嘴,今儿这事儿还没完,回家有你受的。”

    一个激灵,方锦程坐直了身子讶异道:“你不是吧?老爷子在家?”

    “不然你以为我是从哪里拿来的‘特赦令’?”

    方锦程二话不说就要去抢苏楠的方向盘,吓的她稳住方向盘的同时腾出手来打了他一巴掌,车子在路上蛇形一段距离之后终于恢复正常,也惹来两边车道上的车辆鸣笛抗议。

    苏楠怒道:“你干什么呢?不想活了也别拖上我啊!”

    “你现在要是不掉头回去,我还真活不成了。”方锦程放软声音祈求她道:“好媳妇儿,千万别把我扔刀山火海里去!”

    没好气的瞪他一眼:“现在知道怕了?做之前怎么不知道怕?怎么就不动脑子想想?也多亏上面还有老爸管着,要是他不管你,你是不是就要去杀人放火了?”

    干咳一声,眼神飘忽道:“又不是没想过……”

    苏楠知道他当年中二病时期的斑斑劣迹,加上正直青春,叛逆因子蠢蠢欲动,想尽一切办法脱离家庭的掌控,和家训家规背道而驰,正所谓活出自己的个性!

    也得亏认识王向阳这么一个黑道世家的三公子,梦寐以求的想加入,想称王,走到哪里都是一群小弟跟着,要多牛掰有多牛掰。

    然而还没等他混到牛掰的地步,确切的说还没混几天,就被王向阳廉价的出卖给方良业了。

    于是誓要改造儿子的方良业二话不说,直接将人扭送部队。

    当了两年兵被解救回来上大学,结果想要挣脱方良业的想法不仅没有磨灭反而变本加厉,苏楠觉得自己个儿就是父子俩战斗最好的牺牲品!

    “媳妇儿,要不咱今天不去了呗?”

    “我答应爸妈带你过去,你早想到现在,当初干吗去了?自己闯的祸,跪着也得给我背了!”

    “你忍心啊?”

    “忍心。”

    “真忍心?”

    “忍心。”

    “我可是你老公啊。”

    “你那是活该。”

    “我要是被打死了,你可就没老公了啊。”

    “我再找一个去。”

    方锦程无语了,盯着苏楠看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好,就冲你这句话,小爷怎么也得好好活下去!”

    苏楠哭笑不得,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放心,你都多大了,爸不会再打你了了,顶多教训你两句,让你长点记性。”

    点点头,心事重重道:“我知道,今天机场这事儿本来不会闹到这么大,也不会伤这么多人。”

    “怎么,有什么疑点?”

    “警察来的,太慢了……”方锦程拧眉,要说机场保安来的慢,或者没有安全应对措施,不能及时出现在第一线也就算了。

    一般机场附近还有驻地警察的,这些警察未免到的也太慢了吧,当有人第一时间报警,机场的防暴警察就该赶到现场。

    结果他们从航站楼打到机场大厅,愣是一个警察都没看到,要是警方及时出动,战斗哪会持续这么长时间。

    “会有人就他们这次的玩忽职守问罪,不过那也只是表面上的功夫,甚至随便找个理由开脱一下就能逃过去。”

    苏楠说完看看方锦程,想听听他的意见,看到他难得一见的认真表情显得极为冷定。

    “对方势力强大到竟然渗透进警方,我原本以为只是黑帮之间简单的恩怨情仇……”

    苏楠摇头:“没那么简单,王向阳这几年不是已经把王家洗白的差不多了吗,不管怎么得罪人也用不着要他的命。”

    “那就是和你有关系。”方锦程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苏楠看看他,没好气道:“你脑袋冻糊涂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将脑袋抵在媳妇儿的胳膊上:“还真有可能,给我焐热喽。”

    “一边去,我说认真的,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不是托他查……查你父母的失踪案吗,你看你因为查父母的失踪案被袭击多次,我在想他这次被袭击是不是也因为这事。”

    苏楠想了想,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还真有可能,如果真是这样我还挺对不起他的,等他醒了一定要好好谢谢他。对了,不是抓了几个人吗,还有一女的,好像是他们的头,应该能调查出一些线索来。”

    “嗯,等姓王的醒过来问问,你现在先想想一会怎么救我比较好。”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苏楠道:“你就好像一个没考到一百分的小孩。”

    “还真让你说对了,小爷还真没考过一百分。”

    “草包一个!”

    “小爷一般都只考九十九,九十八!”

    苏楠无语:“咱能不贫吗?”

    “是真的!”

    “好好好,真的。”

    “真的是真的。”

    “嗯嗯,乖,真的,真的。”

    “靠,怎么跟哄儿子似的。”

    苏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都说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小孩,她现在信了。

    军区大院的岗哨认得苏楠,痛快的放行,穿过训练区和办公区,沿着操场一路驶向家属住宅区。

    在作息严谨的军区大院内,大晚上还灯火通明的也就只有方家了。

    方锦程一看这架势就有点不想下车了:“媳妇儿,咱打个商量,你就说没把我赎回来,我在车上睡一夜得了。”

    “少废话,赶紧的,别磨磨蹭蹭的。”

    硬着头皮进门,方良业果然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人了,腰杆坐的笔直,也不知坐了多长时间,面前的茶水早就没了温度。

    方太太也坐在旁边,面带忧色,看到进门的两个人赶紧起身上前道:“回来了?事情麻烦吗?”

    苏楠笑道:“放心吧妈,不麻烦,没什么事,你和爸早点休息吧,不用担心。”

    方锦程也赶紧附和“对,早点休息吧,不用担……”

    话音未落就听方良业掷地有声的落下两个字:“过来!”

    一时间,整间屋子的温度已经到达冰点,气氛凝重到好像空气都无法流通了一样。

    “我让你过来!”又是一声呵斥,苏楠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那个在部队里雷厉风行,声如洪钟的方司令。

    方锦程硬着头皮过去,苏楠也要跟上,却被方太太伸手拉住,冲她摇摇头。

    “锦程这次太不懂事了,不管管他,以后还了得?”

    “可是……”苏楠看这气氛确实有点担心起来。

    方良业坐在沙发上,还穿着草绿色的军装,一张扑克脸更是不苟言笑,对这个儿子也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方锦程上前,一米八多的大男孩杵在那儿,多多少少给了这个已经上了年纪的军人带来些许压迫力。但毕竟是老子之于儿子,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震慑。

    “真应该让你蹲几年牢房!无法无天!你眼里还有没有法律!还有没有规矩!”方良业气到胸口起伏,猛的一拍桌子道:“我问你!你的枪到底哪来的!”

    “从敌人手上缴的。”答话的人也是一肚子气。

    方良业又怒斥他道:“我还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狐朋狗友!惹是生非!”

    “姓王的又不是只和我一人是朋友,不也是大姐的朋友吗?他们家跟你不也是朋友吗?到你那是生死之交,到我这儿就成狐朋狗友了?您这画风变的也忒快了吧?”

    “锦程!”连方太太都有些生气了:“好好跟你爸道个歉,服个软,勇于承认错误,保证不会再犯。”

    “他能承认错误?他能保证不犯?让他老实两天比杀了他还难!”

    “我没错误我承认什么!我就不信了,这事儿发生在你眼皮子底下你能不管不问?你能,那是你是铁石心肠!小爷不能!小爷有血有肉!”

    方良业气急败坏,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直接用手指向他道:“混账东西!你打架斗殴使用枪支!你还有理了!不要以为你结婚了翅膀就硬了!不成气候的东西!”

    “我混账!我不成气候,您老老当益壮,倒是再生个成气候的,整天折腾我干嘛!”

    这句话直接点燃了父子俩之间的战火,方良业二话不说就抽出腰间的皮带,猛的往他身上一抽:“给我跪下!”

    “爸!锦程!”苏楠大骇,已经看的目瞪口呆,完全不相信方良业会动手。

    虽然这父子俩的关系不好吧,但也没到了要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地步。

    方锦程显然是被打习惯了,一脸叛逆,嘴巴欠抽,却配合的噗通跪下。

    方良业的皮带又抽在了他的身上,发出啪的一声,让人听了也忍不住一哆嗦。

    然而被打的人却岿然不动,视死如归的架势和电视上赴死的抗日英雄有的一拼了。

    “我让你不长记性!我让你整天无法无天!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儿子!”

    ‘啪!啪!啪!’每一鞭都结结实实的打透了衣服,穿透了皮肉。

    “爸!不要打了!锦程知错了!”苏楠着急上前拦着,却被方锦程一把推开。

    “媳妇儿你一边去,这事跟你无关,不打我一顿,他怎么可能消气。”

    “你少说两句吧!快点向爸道歉!爸,锦程他真的知道错了。”苏楠急的都快哭了出来。

    方良业却是冷哼一声,用手上的皮带指向方锦程没好气道:“他知道什么!一次两次!非要把我气死他才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