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审讯
    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方某人干咳一声急忙辩解道:“我跟她早没什么了,还鸳鸯蝴蝶剑?看不出来啊媳妇儿,你还喜欢看武侠小说?”

    “严肃点。”苏楠道:“什么叫早没什么了?以前你们俩有过什么?”

    “谁跟小爷没有过什么?这不是什么光荣史,小爷以此为耻!以娶到媳妇你为荣!”

    苏楠道:“我只是有点失望,这件事你没告诉我,却告诉了她,没带我去,却带她去。她虽然编制比我高,但要论实战经验,我并不比她差。”

    “这怎么能一样?”方锦程蹙眉道:“媳妇儿,你有时候真应该有点身为女人的自觉,不要以自己能打能杀为荣,要……”

    “我什么时候不女人了!再给我说一遍!”直接用膝盖撞上方某人挺翘的屁股,踢的他往前踉跄了两步举手投降。

    大男孩双手合十做祈求状,嬉皮笑脸道:“这么多人呢,给老公留点面子?”

    苏楠没好气的勾勾手指:“给我过来。”

    屁颠儿的过去,见对方又扬起巴掌来,不情不愿的背转过身,屁股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两巴掌这事儿才算完。

    当天王向阳也没醒过来,机场枪战引起市领导的高度重视,涉案人员也于晚些时候抓捕归案。

    王家到底没能护下大王八,从一开始的监管禁足到拘捕,和本案有关的人员只剩下躺在医院里的王向阳和莫晓晓。以及那个长相美艳,单身匹马袭击王向阳的凯瑟琳,她被方锦程射中右手手腕,被萧婷射中肩胛骨,尚无生命危险。

    方锦程吃饱饭之后就被拘了,这小子显得很淡定,以至于送进市局的时候引来了不少围观。

    他本以为自己在各大高校赫赫有名,没想到在市公安局也是名声在外。

    他还穿着白衬衫,针织衫,短发清爽利落,吃饱喝足神采奕奕。

    迈着大长腿从警车上下来,挥手向楼上楼下的围观群众打招呼,就差一墨镜就能踏足娱乐圈了。

    “老实点!”押送他的民警大声呵斥。

    方锦程厚脸皮的笑道:“咱不带这样的,多少得跟粉丝打个招呼啊,这是礼貌,一看你就是没被粉丝所膜拜过。”

    民警脸黑的可怕:“脸皮敢不敢再厚点?这些都是我们苏警官的粉丝!你真是把她的脸都丢尽了!”

    “哪这么严重……”他脸上的笑容有点要挂不住了,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一般。

    只听对方又继续说道:“苏警官以前在海新区派出所的时候就一直配合我们的专项活动,什么工作都打头阵,要不是上头没人也不用熬到党校学习完才调过来啊!”

    “那是,我媳妇儿能是一般人吗?”

    “就你媳妇儿,我们的偶像,都等着她能和徐队做警界双雄呢,结果倒好,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了!”

    “你丫说谁牛粪呢!”还戴着手铐,方锦程就要和对方拼命了。

    几个人眼疾手快赶紧上前拉开,一边大声呵斥:“干吗!干吗!找死是不是!都进什么地方了还不老实!”

    “他丫说小爷是牛粪!我告诉你!小爷这牛粪最能滋养鲜花!看我媳妇儿长的盘靓条顺你们就眼馋是吧!我告诉你们啊!都给我把眼珠子收回去!那是小爷的媳妇儿!别一天到晚的打她主意,都给我小心点!”

    敢在市公安局掷地有声的威胁警察蜀黍,除了醉汉也就是他了。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人给按住了带去拘留处,多少有些哭笑不得,为苏楠感到不值,她那么好一姑娘,前途无量,怎么就摊上这么个玩意儿?难道真的是恨嫁?

    殊不知的是,苏楠要是在这,他绝对屁都不敢放一个,还能被ko一顿。

    方锦程脸也黑,在拘留处碰见了大王八,两个人隔着不锈钢的‘栏杆’彼此打了声招呼。

    关门,落锁,大王八隔空对他喊话:“方!方少!你丫没事吧!怎么颓,颓了呢!”

    “滚犊子!你才颓了呢!”

    “颓!颓废!”

    “安静点!不要说话了!”警察站在门口呵斥他们道:“串口供什么罪你们清楚,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

    “警察蜀黍!”大王八嬉皮笑脸道:“我,我们知道!就是瞎,瞎聊!通融通融!改天,请你们全家老小吃,吃饭!”

    一句话全家老小,半是讨好,半是威胁的,让人真有点拿他没辙。

    大王八穿的少,这里面又没有空调,一个劲的跺脚,又对着对面坐在椅子上大腿翘二腿闭目养神的方锦程吼道:“不,不开心?怕回不去了?你,你就放心吧!啥事儿没有!”

    “回去又能怎么样,小爷一直走根正苗红的十佳青年路线,现在倒好,因为姓王的直接把给整进来了。”

    “我,我也姓王!”

    “说的就是你!要不是你我能对王向阳那么仗义吗?”

    “是,是是是!因为我,因为我!”大王八继续笑:“你就刀子嘴!豆腐心!”

    “你说,我这一进来,得多给警花姐姐丢脸啊!”

    王向中对着自己的手哈热气:“怎么着?不,不惦记着给你爸妈丢,丢脸?惦记着给警花姐姐,丢,丢脸?”

    方锦程道:“他们的脸不早就被我给丢光了吗,我警花姐姐可不一样。”

    “是,不,不一样!”大王八道:“我,我算是服了你了!对谁都不服!就,就,就服你!”

    方锦程道:“我知道,不用老是强调。”

    外面传话进来提审大王八,这小子直接欢呼一声道:“可,可算是解脱了!要去有空调的,地儿了!你,你受着吧!”

    看都不看他一眼,方某人故作坚强的抽抽鼻子:“小爷体质好。”

    王家早就打点好了关系,王向中来坐笔录也不过是走个过场,所要说的内容彼此之间不用串供,早就心知肚明。

    无非是在事实之上做一点小的改动,比如说他们只是去接个机,顺便做一下正当防卫什么的。

    枪械?斗殴?不可能,没有的事,目击证人?哪个目击证人能证明拿枪的就是我们这一伙的?对,都是他们那伙人!

    至于机场监控更不用担心,敌人早就为他们想到了,事先破坏了所有安保系统和监控系统。

    审讯方锦程的时候他也这么说,倒也非常配合,毕竟上次不配合的结果是最后娶了个警花媳妇儿,一个就够他受的了,不想再娶第二个了,再说了,他对大老爷们没什么兴趣。

    从审讯室出来,正好看到外面看着监控是视屏的徐子瑞。

    这家伙穿上一套制服也是人模狗样的,尤其是这充满正义的目光看着他这个试图危害公共安全的‘罪犯’的时候,简直不能更帅,他要是女的估计也会春心萌动。

    好在他不是女人,看到这副故作高冷的面孔只想深深的鄙视一番。

    冲着徐子瑞伸了个小拇指,方锦程被带了下去。

    徐子瑞负手,脸色发黑的对一旁的人道:“就把他放在拘留处,今晚不用挪到看守所了。”

    那小警察有点犹豫,看看自己的上司又看看徐子瑞:“可拘留室没有床铺被褥,晚上很冷。”

    “一晚上又冻不死,明天还要再问他一些细节,换来换去麻烦。”

    小警察还是不敢擅自做主,虽然不知道方锦程身家背景如何,但是这样违规操作到时候再得罪个有背景的,那就麻烦了。

    求助似的看向自己的上级,对方似乎也有点无可奈何,最终点点头,算是给徐子瑞一个面子。

    直到送走徐子瑞这张冷脸,对方才无奈叹道:“这人也得亏是在我们手上,要是栽在了徐队手上,能这么容易?不给搁外面冻一宿都已经算是好的了!”

    “为什么啊?”

    “为什么?这一位,就是徐队的情敌!”

    小警察恍然大悟:“就他啊?不是我说苏警官也老大不小了,这小子顶多也就二十三四岁吧?”

    “那谁知道,高富帅嘛,都喜欢,小年轻,才出社会,没经验,被大龄女青年骗骗也是常有的。”

    伸出个大拇指表示:“老大说的对!”

    这个欺骗小鲜肉感情的苏楠在忙完自己的事之后就赶到了市局,天已经黑透了,虽说办理保释手续由她来有点不合适,但这个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方锦程要是关在她手上,那铁定不心疼,有一种心知肚明的掌控!

    但在别人手上,她不放心,谁也不知道晚上会出什么意外。

    赶在交接班之前把方锦程给放了出来,一上车他就不停打喷嚏。

    苏楠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他道:“能行吗?要不要去医院拿点感冒药?”

    “不用,被车上暖气呛的鼻子痒痒,没啥事。”说着又打了个喷嚏,抽出张纸擦擦鼻子,对着手机看了看,鼻头发红,有点懊恼。

    车灯照亮前路,苏楠缓缓开车驶出市公安局。

    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扭头看他一眼,见他一脸疲惫的倦色,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呢。侧脸看上去挺拔冷峻,一缕碎发挡在眼睑前,倒不像是还没毕业的大学生了,反倒更像是经历过什么社会的沧桑。

    “妈给我们留了饭,过去吃饭吧。”

    “还是媳妇儿好,要是老爷子铁定得让我在里头呆一晚上,美名其曰长脑子!我跟你说媳妇儿,那地方不是人呆的,你明儿一早铁定见不到我了。”

    “他们对你用刑了?”苏楠不由紧张蹙眉,言行逼供的事情虽然没在市局闹出来过,但不代表就不存在,这也是她所担心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