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警花姐姐说的对
    苏楠赶到医院的时候大王八正在绘声绘色的向病房里的人描述自己的英勇事迹,结结巴巴,磕磕绊绊,几句话的事硬是说了半个多小时。

    vip专人房外面守着警察,穿着墨蓝色的制服,身形站的笔挺,在看到苏楠的证件之后敬了个礼,放行。

    方锦程也在病房里,正啃苹果,他午饭也没吃,现在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饿的快前胸贴后背了。

    大王八正说的眉飞色舞,当然顺带夸夸萧婷:“锦,锦程的老大!婷姐!好家伙!那才叫,一个,一个厉害!一把手枪,开,开的那叫一个溜!瞄的那叫一个,一个,一个!”

    “准!”差点被憋死,方锦程干脆替他说了。

    大王八竖了个手指:“对!准!”

    屋里的别人不乐意了:“还以为最关键那一枪是你开的呢!”

    “老,老子不打女人!”

    “八爷,您是不敢吧!”

    “毕竟没杀过人嘛,咱八爷还是非常善良滴!”

    “去去去!”大王八怒了:“老子杀的人比你们见过的都多!”

    屋里人又纷纷开始奉承八爷威武,八爷厉害。

    只有方锦程默默吐槽道:“你现在也成八爷了?你哥是王三爷,你怎么不叫王八爷?!”

    王向中一副要和他拼命的样子又引来屋里人哈哈大笑,苏楠进来道:“还笑得出来,看来没什么事。”

    “呦!警,警花!警花姐姐!”大王八更加兴奋起来、

    一直默默吃苹果想事情的方某人好像脑残粉看到偶像一样屁颠儿的奔到苏楠面前:“媳妇儿!你可算来了,走走,咱俩先吃饭去,小爷快被饿死了!”

    “先吃苹果。”苏楠顺手拿了个苹果给他。

    捧住苹果的人无语凝噎。

    “到底怎么了?晓晓你没事吧?”

    病房内只有一张床,除了坐在病床上的莫晓晓,一屋子的大老爷们。

    此时的她看上去脸色苍白浑身无力,腕上正插着输液,表情呆滞如她,在看到苏楠的时候才稍微有了一点血色。

    “楠姐。”

    “没,没事儿!啥事没有!”大王八兴冲冲道:“就,就一点点,皮外伤!主要是吓着了!吓着了!”

    苏楠皱眉:“这里应该用不着这么多人吧?还是先出去吧。”

    “我们,出,出不去啊!”大王八哭丧着一张脸,冲门口的方向使了个眼色:“我爷爷他们!还在局子里,处,处理这事儿呢!出去了,我们就得进去!先让我们在这里,躲躲!”

    苏楠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伸出手道:“东西呢?”

    “早,早处理了,警花姐姐,您,您是明白人!”

    机场的枪战伤者众多,当她知道方锦程也参与其中的时候先是担心继而又是愤怒,从昨晚开始这小子就鬼鬼祟祟不知在琢磨什么东西。

    如果他也涉嫌危害公共安全,她势必也是要大义灭亲的。

    不过王家深谙此道,恩怨归恩怨,从不挑战法律底线,手底下的人配枪要么是假的,要么就没子弹,跟苏楠那派出所一样,起个震慑作用,要真出什么事了,在社会主义新时代,谁护的了谁?

    大王八的枪有子弹,不过他没敢开,事情结束的第一时间,他率先派人将各人手上的枪处理了。

    警方赶到后顶多也只能给他们定个聚众斗殴,对方又是携带杀伤性武器的人,处理好了,他们这一帮人就只能是正当防卫了。

    苏楠肚子里有气,这要搁以前,她绝对是铁面无私直接给铐起来,但是现在她只想狠狠揍这些人一顿,都是些什么人啊!

    “以后遇到这种事!不管谁有危险!不管到底是什么恩怨!第一时间报警!不得私自行动!都记住了吗!”

    大王八被苏楠震慑,干咳一声,摸摸鼻梁有点不敢看她:“记,记住了,警花姐姐。”

    “还有你!”苏楠怒不可遏的指向方锦程道:“说的就是你!这毕业证还没拿到呢!跟姑奶奶装什么社会人!你能耐了?!翅膀硬了?!”

    “我……”方某人委屈的茫然四顾,最后确定苏楠确实在指着自己训的时候不禁低下了羞愧的头颅,全然一副小媳妇儿的样子啃着苹果。

    “我就不明白了!这什么年代了!你哥费心费力的洗白你们是为了什么!什么事不能让警察解决的?!什么事非得动刀动枪的?!《古惑仔》看多了是不是?脑子里装的什么东西!”

    “我,我,我!”大王八要为自己‘带盐’。

    “你什么你!你难道想说是那些人先找你麻烦的?!”

    “对!对对对!”

    “他们脑子里都是屎你也都是屎吗!有什么问题是报警不能解决的?!以后要是再敢胡来,我第一个拷了你!谁说话都不好使!”

    大王八双手合十作投降状:“警花姐姐诶,我,我错了,错了!”

    一个冷厉的眼神扫向方锦程,他往后缩了缩,尽量减弱自己的存在感。

    苏楠叹了口气,回家再收拾他!

    “楠姐……”莫晓晓看向苏楠,言辞之中带着恳求:“你能不能疏通一下,我想尽快出院,还要回电视台述职。”

    “你这情况能出院吗?”苏楠道:“盯上王向阳的人还没抓到幕后黑手,你现在出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就,就是!”大王八也连忙道“我们得,寸步不离的保护你!”

    莫晓晓摇头:“我又没做错什么,也没得罪人,用不着你们保护。”

    “这,这不是,你是我们,大!大嫂啊!”王向中道:“我们,当然得,保护!保护你!”

    “我不是你们的大嫂,我也不是王向阳的女朋友,要是有人来找我麻烦,我会解释。”

    “在飞机上你被威胁你没解释过?”方锦程终于吃完第二个苹果,忍不住插嘴道:“你不是记者吗,应该多看看社会的阴暗面才对,不要整天把天下想象的一片光明一片太平!”

    “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个社会是光明的!”莫晓晓也不禁拔高了声音,气到浑身发抖:“从王向阳对我下手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世道是不讲理的!是完全没有正义可言的!你们口口声声的法律!正义!不过都是道貌岸然的说辞!真正遇到麻烦了谁也无能为力!”

    “我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姓王的把你当少奶奶似的伺候,人家有麻烦了,你就要全身而退?”

    “不要说了锦程。”苏楠低声呵斥他。

    “得,我不说,我听媳妇儿的,不过我有义务告诉你,外头等着你的危险多着呢,你尽管走吧!”

    莫晓晓攥紧拳头低着头,很是颓败的样子。

    苏楠在她肩上拍了拍:“你不要多想,也不要着急,还有你们,也都先去隔壁房间吧,不要打扰她了。”

    大王八摸摸鼻头,一招手,带着跟班去了外间,病房内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晓晓,你还有什么要跟我说吗?”

    “没有。”莫晓晓摇头,叹口气道:“楠姐,我没事,你先忙去吧。”

    苏楠欲言又止,只得点点头。

    方锦程道:“走吧,你老公都快饿死了,管不管了?”

    两人刚走到门口,就听莫晓晓的声音幽幽传来:“我新年许的愿望是能摆脱王向阳,以,最好的方式,如果他死了,我就自由了。”

    苏楠一怔,有点不可置信的看向床上坐着的人,这么一个温婉柔弱的姑娘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方锦程气不过,要说话,却被苏楠抓住胳膊拉走。

    两人一路沉默的离开病房,顺便去王向阳的监护室看了看。

    他的后脑勺挨了那么一垃圾桶,脑干受损,整个人目前还处于昏迷状态,还没有苏醒。

    监护室门口守着警察,还有一些王家的人。

    苏楠远远看着这些人,有些年纪大的似乎在她的婚礼上出现过,有些却是没见过。

    王家在a市树大根深,儿孙众多,光是王向阳的势力也不过是冰山一角。只不过有些势力她不曾听说也不曾接触,但可以肯定的是,得罪了王家,后果很严重。

    “你觉得这次行动的主谋会是谁?”苏楠问方锦程。

    候着双手揣在兜里,表情难得一见的严肃:“在a市能下这么大手笔,拥有大批枪支弹药的人,统共也就那么几家,一只手就数的过来。”

    苏楠点头:“这件事已经由刑侦科正式接手了。”

    “你师兄?”

    “嗯。”

    “太好了。”

    苏楠挑眉,只听方锦程又懒洋洋笑道:“这事要是你接手,我得担心的睡不着觉了。”

    “我才调到市局,这种大案还轮不到我,我先在师父身边学习一段时间再说。”

    “最好不过。”

    两人不再逗留,直接下楼娶了医院楼下的餐厅吃东西。

    苏楠道:“你不想让我置身危险,我也不想让你置身危险,你对我的担心和我对你的担心一样。”

    大男孩一怔,搂着苏楠的肩膀,在她发生亲了一口,脸上绽开明媚的笑容,恍如拨云见日一般:“好,我答应你,以后不胡来,不让你担心。”

    苏楠这才稍稍满意,不过她却又一勾唇道:“怎么我听说,你那个婷姐也在呢?你们俩并肩战斗去了?要练鸳鸯蝴蝶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